第234章 忙着陪媳妇儿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…你刚才说什么?谁会回来了?你再说一遍,再说一遍?”

忍着胳膊上被抓疼的痛意,桃子看着萧荛儿激动异常的反应,心里开始打鼓。因为萧荛儿那表情,从眼睛到表情,实在看不出一丝惊喜。反而透出一股难以置信的惊恐,还有很多让人看不明白的东西。

“说话呀!你哑巴了!”萧荛儿磨牙,怒,抓住桃子胳膊的手更为用力。

瞬时,桃子脸色一白,疼的,也是吓得。因为从来没见过萧荛儿如此暴躁的样子。

“回…回表小姐,凤侯爷他…他回来了…”桃子不由结巴,忐忑不安。不明白萧荛儿这是怎么了。

“你怎么知道的?快说…”萧荛儿死死的盯着桃子,眼里盈满戾气。一副你敢乱说一个字,即刻就掐死你的模样。

桃子看着,越发紧张,“是…是奴婢刚才给国公爷和老夫人送汤的时候,无意中听到的。”

“听谁说的?”

“听木…护卫说的!”

“木护卫,你说木子?”

“是…。”

“你确定?”

桃子用力点头,心里却觉得越发诡异。萧荛儿的反应太让人想不通。

若是没听从,若真的是木子说的。那十有八九是错不了了。也就是说凤璟他真的回来了。

这认知,让萧荛儿心砰砰狂跳,紧绷,脑子一团乱。“除了这个,你还听到了什么?”

“奴…奴婢还听到木护卫对老夫人说,侯爷带着蔺芊墨出城了…?”

桃子声音未落,萧荛儿已亟不可待开口,“你说蔺芊墨?蔺芊墨她…她被找到了?她没死吗?”

惊讶之中,透出的却满满的恶意和尖刻!

想想萧荛儿曾对蔺芊墨关心备至的样子,再看现在这副满眼戾气,无一丝喜色的样子。

桃子骤然眼皮直跳,头皮发麻,她好似窥探到了不该知道的秘密。而这一刻,眼睛爆红,脸色发白,温柔不再,满脸尖刻的萧荛儿在她的眼里,更是陌生的可怕!

惶惶难安,紧声道,“奴婢也不是很清楚…。就是听到木护卫说,蔺芊墨她没事儿,然后…。”

“滚…滚出去!”

“是…。”匆忙应,白着一张脸,桃子飞快的跑了出去。

萧荛儿瘫坐在地上,怔忪,惊乱,无法相信,“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呢?凤璟为什么没死,为什么?到底哪里出了错…。”

萧荛儿想不通,内心充斥着满满的不甘。凤璟回来了,蔺芊墨也没事儿。那么,也就是说以后她要在一边继续看着,凤璟宠着,爱着蔺芊墨吗?

不…。萧荛儿不能接受。上一世,她那么惨,蔺芊墨应该落得跟她一样,那才公平。可现在这样算什么?

在萧荛儿的心里,蔺芊墨凄惨,凄凉而死了那才是该得的结局。也只有这样萧荛儿才能放下上辈子的事儿。

反之,蔺芊墨若是幸福了,那岂不是显得她上辈子太可笑了吗?

对比上一世,这一世,在凤璟出事儿后,蔺芊墨的处境比她当初更加的艰辛。可蔺芊墨竟然熬过来了。而她呢?先是被人骗,接着被人糟蹋,最后受尽折磨死去!

如此完全不同的结果,这赤裸裸的对比。犹如一根毒刺,深深的刺入了萧荛儿的心里。令她感到难堪至极,羞愤不已!

难道她就这么比不上蔺芊墨?难道凤璟之所以不爱她,都是因为她太蠢的原因?

这想法出,萧荛儿几乎咬碎了满口牙。她上一辈子只是太过单纯而已,其他,绝对不比蔺芊墨差。绝对不…

缓缓起身,眼眸冰冷,沉暗。蔺芊墨活着也好,正好可以比较一下,让人们都看看。看看她萧荛儿对比蔺芊墨那是一点儿不差,分毫不差…

总之一点,蔺芊墨若是太幸福,那就是对她的羞辱。

另一边,看到凤肣的身影,不等他进门,张氏就疾步迎了过去,神色不定,紧绷,“老爷,我刚听说,凤璟他回来了,这是真的吗?”

凤肣看了她一眼,抬脚走进屋内,扫了一眼屋内的下人,“都下去吧!”

“是!”

下人退下,凤肣看着张氏,眉头皱起,对于张氏的表现不满意,“你是凤璟的婶婶,他平安归来,你应该是高兴,是喜极而泣。你这满脸紧张的样子,让人看了是怎么回事儿?”

闻言,张氏心跳加快,“这么说…他是真的会回来了?”

凤肣点头,“是,他回来了!”说着,眼底划过一抹暗光,神色隐晦不明,“马上就回到凤家来。而前些日子凤家的所有事儿,也都瞒不过他,他都会知道!”

张氏听了,心头发紧,揪着手里的帕子,不由紧张。所有的事儿,自然也包括,他们二房把他郡王爷的位置,取而代之一事儿了。

还有,她曾经跟三房的人一起,企图撵走蔺芊墨的事儿。凤璟对蔺芊墨有多在意,她是亲眼看过的。这一来的话…

“老爷,你说凤璟回来,会不会抓住凤麟为郡王一事,还有我曾经想赶走蔺芊墨…。”

凤肣听了,看着张氏紧张的样子,不疾不徐道,“凤麟郡王的位置,那是太子顺势封下的,又不是我们从他手中抢来的。而且,他现在已是侯爷了,郡王爷的位置,他已不需要了,所以他不会浪费那个精力去计较那个。至于你提议驱离蔺芊墨一事,他心里必然不快。不过,就算不快他也不会做什么。毕竟,你并没有真正的伤害到蔺芊墨。”

张氏听了,心里略微放松了些。对于凤璟,张氏看不透,唯一的清晰的认知,就是凤璟武功极好,还有就是下手极狠。离开前,那些被他一手就捏死的丫头就是极好的证明。也因此,张氏对凤璟那是反射性的存在着一种畏惧。

明知道他杀一个人,跟杀一个鸡一样的容易。自己还惹了他,这心里能不害怕吗?

“比起你做的那个,反倒是凤嫣,我听说蔺芊墨从凤家离开的时候,凤嫣曾专门过来羞辱过她?”

张氏点头,“丢给蔺芊墨一些个破衣服,破碗筷,还有一点儿碎银子。”

凤肣听了不由笑了,“不知道凤璟知晓他自己的妹子,用打发叫花子的方式,去对待过蔺芊墨后,会是个什么反应!”

“谁知道呢!”张氏也很是好奇。不过,凤璟已归,大房的事儿她是再也不会去参合了。就看看乐子就好!

说完,两人沉默片刻,凤肣起身,“走吧!”

“去哪里?”

“凤璟既然已回来了,自然是要跟父亲和母亲商量一下,看看怎么迎接他!做为长辈,这种时候必须拿出做长辈的样子。”

张氏听了,起身,“老爷说的是!”

张氏随着凤肣安往主院走去。

听到从主院中传过的消息,凤腾坐在软椅上,手里拿着一本书,垂下眼帘,遮住眼中的沉浮…

凤璟回来了!这也预示着,凤祺彻底没希望了。

皇宫

“母后…”

“太子请坐。”皇后说完,抬手,“你们都下去吧!”

“是!”宫婢退散。

赫连珉既开口,淡淡道,“母后这么急着叫儿臣过来,可是为了凤璟归来一事?”

皇后点头,随着道,“我听闻赫连冥他也一起回来了,可是真的?”

赫连逸点头,“二弟身受重创,身体还未复原,无法来探望父皇,刚才特别派人想本殿告了罪。”

“重创?伤的可重?”

“听闻伤了面部!”

皇后听言,眼神微闪,心放下!伤了面部,那也是有了缺陷。而在皇家,一旦身体有了缺陷,也就意味着皇位在与你没关系了。看来赫连冥就是归来,对太子的威胁也不大。

没威胁,只要就要多关心一下了,“等下我让钱嬷嬷带着御医过去,给二皇子看看。”

赫连珉听了,点头未多言。

皇后继续最关心的问题,“凤璟回来,你预备如何?”

皇后问的含蓄,赫连珉却听得明白。皇后想问的是,如何拉拢凤璟。同时还有如何防备!

凭着这次赫连昌对凤璟做的事儿,难保凤璟不会生出什么异心。若是那样…。

赫连珉眉头不经意皱起,“先静观其变吧!”

赫连珉想得到的,皇后也同样想得到。毕竟,凤璟可不是那么容易拉拢的,若是太急躁了,说不得反而会适得其反。所以,还是先等等,看看凤璟的反应再说吧!

“还有,蔺芊墨和耶鲁佑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城墙上?”皇后感到不解。凭着宫中的戒备,耶鲁佑和蔺芊墨一出现,应该马上就会有人发现才是。怎么…

赫连珉听了,悠悠一笑,道,“宫中有一条直通城墙的密室。”

皇后听言,皱眉。皇宫中有密道皇后一点儿都不奇怪。不过她奇怪的是,“耶鲁佑是怎么进入密道的?而且,明知道宫中危机四伏,想要他命的人都在,他竟然还出来,是真的不想活了么?”

“劫持蔺芊墨的不是耶鲁佑,而是我那三皇弟。耶鲁佑只是在乔装打扮,潜藏入三皇府后,巧合的碰上了蔺芊墨而已。”

赫连珉话出,皇后眼睛骤然大亮,“你说劫持蔺芊墨的是赫连珏,你可确定?”

“已确定!”

“这可真是好,这可真好…”

赫连珏劫持蔺芊墨,算是彻底把凤璟给得罪了。不,得罪的不是凤璟,恐怕还有赫连逸。蔺芊墨生命受到威胁时,赫连逸有多紧张,那可是有目共睹的。如此一来,赫连珏怕是彻底跟皇位无缘了。眼下,他能活多久,怕都将会成为一个问题吧!

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三弟惯会用这一招。只可惜这次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。”赫连珉说着,眼眸沉下,“不过,也幸好最后蔺芊墨落入了耶律佑的手中,不然,凭着九爷对蔺芊墨的在意,那…。这帝位跟我也是无缘了。”

皇后听了心里随着一跳,瞬时反应过来。怪不得,在赫连珉主持朝政,得百官拥护,眼见帝位及登上时,赫连珏和贤妃还能那样淡定,一点儿动静都没有。原来是暗中就展开了算计呀!

明了,心中不由后怕!若要赫连珏得逞了,那赫连珉丢失的不止是帝位,恐怕还有性命吧!

一时静默!

片刻,平复,皇后看着赫连珉开口,“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去做的,及时让护卫过来告诉我。”

扶持赫连珉登上帝位,她不遗余力!

“嗯!”

“好了,我就不耽误你的正事儿了,你去忙吧!”

赫连珉起身,“儿臣告退!”

赫连珉离开,皇后凝眉,眼底情绪变幻不定。凤璟归来,赫连昌怕是再也没醒来的机会了!包括赫连珏恐怕也将会被除去。这本是皇后很乐见的。

但是,随着,凤璟将会成为太子最大的威胁。凤璟手里的近千万的凤家军,再加上赫连昌和昭和,西域勾结的种种丑恶,赫连皇室在百姓哪里的声威眼中受损。

借助这股风,若是凤璟起兵谋反。那,改朝换代也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呀!

皇家御林军,侍卫队,跟征战沙场的凤家军是完全无法比拟的。而,被赫连昌收回的那一个虎符的凤家军。呵…就算虎符在手,他们或许也不会听命于皇家去对付凤璟。

军之上,早已被冠上了凤字。这些兵士在凤家手里太久了。想让他们反过来对付凤家旧主,恐怕不易!

皇后想着,心里发沉。第一次真切的体会,为何赫连昌会千方百计想收回凤家的兵权了。

这种头悬剑,如鲠在喉的感觉实在让人无法心安。

别院

蔺芊墨不知道睡了多久,再次睁开眼睛,看到的就是满窗的皎洁,还有…。凤璟那熟悉的面容!

“醒了!”

蔺芊墨没说话,抬手,抚上凤璟的脸颊,而后,手指弯曲,用力捏了一下,认真道,“疼吗?”

凤璟点头,“疼!”

蔺芊墨听了,笑了,“看来我不是做梦!”说完,抬头,在凤璟那泛红的脸颊上亲了一下。亲完,把脸凑过过去,“该你了!”

凤璟听了,眉头动了动,“要我掐回来吗?我舍不得!”

话落,挨了蔺芊墨一冷眼,扬眉,“看来夫人的意思,我没体会明白!”

“废话!我是让你亲回来。”

凤璟听了,恍然,勾唇,扶住蔺芊墨的脑袋,用力在她脸上亲了一下。

蔺芊墨瘪嘴,嫌弃,“凤璟,你竟然变得这么老实了!我真不习惯。”

“老实?怎么讲?”

“让你亲脸你就亲脸,不知道嘴巴更好亲吗?”

凤璟听言,眼里流过笑意,“那为夫再来一次。”

“晚了,不给亲…。”蔺芊墨的话未说完,唇被封住,随着,满脸,包括脖颈,所有外露的肌肤被亲了一遍。

“起开,都是你口水。”

凤璟听了,学着蔺芊墨把脸凑了过去,“夫人可以亲回来!”

“没力气!”

“肚子饿了?”

“饿死了!”

“看来为夫没有饭菜有魅力!”

“那是自然,因为饭菜能经常换,腻了就换,腻了就换,所以才能保持魅力一直不变。”说着,盯着凤璟,意有所指。

凤璟伸手,拦腰把蔺芊墨抱起,“饭菜可以,可夫君你就别想了。你就算腻了,睡在你身边也是我。”

蔺芊墨听了,问,“我睡着的时候,你在我边上。”

“嗯!”

“有没有做什么?”

“脑子里想了。”

“可没做?”

“想等你吃饱了!”

“你回来,只想这个?”

“什么都想。”

“包括京城美女!”

“墨儿,你睡醒了!”听到声音。

凤璟转头,看了蔺毅谨一眼,大舅子什么的,有时候还是有用处的。

蔺芊墨从凤璟臂弯中,下来,“哥,我饿了!”

“走吃饭去,哥给你准备了很多你爱吃的。”

听到这话,凤璟抬眸看了蔺毅谨一眼。

不意外的,直接被蔺毅谨无视了。

“我最近比较爱吃酸的。”

“酸的?”蔺毅谨疑惑,难道他记错了,“我明明记得你最讨厌吃酸的呀!”

“我这不是怀孕了嘛,所以,口味就变了!”

这话说的那是一个自然,随意,又淡然。

两个男人听的却是脑子直接空白!

“怀…。怀孕?”蔺毅谨面部抖动的厉害,连带的口舌结巴。凤璟才回来不过几个时辰,墨儿就怀孕了?

凤璟太阳穴猛跳。

“哥,恭喜你要做舅舅了!”

“舅舅…?”蔺毅谨脑子一团乱。虽然他从来没经历过,不过,他可以确定女人怀孕绝对不是这样的过程。绝对不是…

凤璟上前一步,走到蔺芊墨身边,“也恭喜我要当爹了!”

蔺毅谨:…。难道是他记错了不成?女人怀孕其实就是这么快?

蔺芊墨听到凤璟的话,顿住脚步,转头看向蔺毅谨,瘪嘴,“哥,你听到了吧?”

“什么?”蔺毅谨呆愣,发懵中。

“就是凤璟呀!他说他要当爹了!他有别的女人了…”

“什…什么时候的事儿?”蔺毅谨产生自我怀疑,他是不是傻了?可是他明明伤的是胳膊呀?为什么脑子却开始不够用了呢?

“你怀了身子,我自然就当爹了!”

“放屁!你都不在,我去哪里怀孕?”

“那我再接再厉!走吧,吃饭去。”

“你刚才高兴不?”

“我心跳很快。”说着,拉起蔺芊墨的手,放在自己心口,补充一句,“吓的!”

蔺芊墨听了,扫了一眼凤璟下身,“怎么就没吓尿呢!”

“吓回去了!”

“哼!”

凤璟看着,笑了笑,伸手拉过蔺芊墨,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,“夫人,我真的是凤璟,不是任何人假扮的。所以,无论你怎么气我,都不会再走。而且,我身体也真的已经完全恢复了,不会陪你到一半儿就离开。”

蔺芊墨听言,眼帘微动,伸手反拉住凤璟,不再说话。

总是觉得不踏实,不由想作一作!

蔺毅谨听完,看着两人的背影,心里不是滋味。墨儿这就不生气了?可他还生气呢!凤璟离开这么久,让墨儿担惊受怕这么久,怎么能这么轻易就饶过。

“二皇子怎么样?可还好?”蔺芊墨吃着饭,问道。

“脸上留了道疤,其他还好。”

“当时你跟他都中毒了?”

凤璟点头,“身体受损,内力被压制,一动真气,既被反噬。被困高崖山洞之中上不去,下不来。当时为避过龙卫,把洞口给封了,所以,凤和他们去寻找的时候也错过了。”

凤璟说的平淡,可这其中的过程必然不会如他说的那么平淡。不过,蔺芊墨探过凤璟的脉搏,确实已无大碍。

“被困山洞,你们吃什么?”

“不能动弹的那几日,因为太饿,想把赫连冥给炖了!他也跟我相同的想法,想吃了我来果腹。后来能走动了,发现山洞里能吃的东西还不少。”

“都是绿色的吧?”

“嗯!”

“怪不得把脸都吃绿了。”

“赫连冥的比我更绿。因此,我颇感安慰,看他也顺眼不少。”

蔺芊墨听了,扯了扯嘴角。倒霉时,看到一个比你更倒霉的,这心里就特别平衡。

“什么时候从山洞出来的?”

“半个月前。”

蔺毅谨听了,看着凤璟,皱眉,“半个月前都出来了,怎么现在才赶回来?”

“因为不太顺利。”凤璟避重就轻,“身上没钱,肚子太饿,没空狩猎,觅食。一路借着农家吃食回来的。”

“你们乞讨呀?”蔺毅谨惊疑不定。

凤璟点头,“一般我把风,赫连冥下手!”

蔺毅谨:…。偷呀!

蔺芊墨勾了勾嘴角,“一路上都借了什么?”

凤璟给蔺芊墨夹着菜,柔和道,“在山洞太久没见荤腥,出来之后,我跟赫连冥直接去牵了人家一头牛。看着牛,想着是先烤前腿,还是先烤后腿。想的正在流口水,牛就叫了。然后,牛的主人就出现了,看到我们,大喊一声头牛贼,接着拿起棍子就挥了过来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,我们就跑了!”

闻言,蔺毅谨嘴角抽搐!

蔺芊墨给出结论,“那牛肯定是听到了你们的心声,才会突然叫起来的。”

“也是被赫连冥的口水给吓到了才叫的。”

蔺芊墨听了,盯着凤璟的嘴巴看。

凤璟轻咳一声,“也许还有我的。”

蔺毅谨听了,看了凤璟一眼,移开视线。不忍直视!什么英雄气概,什么的绝世无双,彻底没了。者流口水什么的,你流了也就流了呗,真是没必要说出来。

蔺芊墨抬手揉了揉凤璟的头发,“可惜我当时不在,不然我们一定能吃到牛。”

凤璟点头,“我当时也是那么想的。”

“所以以后除去一定要带上我。”

“嗯!绝对带上。”

蔺芊墨笑了笑,“你继续说。牛没吃到,然后呢?”

“吃一堑长一智。虽牛没吃到,不过却攒到了经验。接着我们去下家,我就开始把风了,赫连冥也不贪大了,直接敲晕一只羊抗走了。羊肉的味道很好。”

“看来我相公以后又多了一个名头了,侠盗!”

“侠盗?嗯,名符其实,很衬我。”

蔺毅谨听着,瘪嘴。偷鸡摸狗的,也敢封侠盗!他妹妹真偏心眼,凤璟也够大言不惭,还名符其实?还衬他?

不过蔺毅谨还是第一次知道,凤璟这么会聊家常,还这么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。

凤璟确实乐在其中。

经历分别,差点永别。对于凤璟来说,什么事都没蔺芊墨来的重要。

能看着她,跟她说说话,想抱抱她,亲亲她,真切感受她在自己身边那种圆满,凤璟才觉得心里踏实。

或许,很多人都在猜测,凤璟回来之后,会先找对谁下手,先抹了谁的脖子。

其实,他们想的也没错,凤璟定会除掉一些人。但却不是现在。

现在,他忙着陪媳妇儿,没空对他们动刀子。先活着吧,不过,想想凤璟身后的千万凤家军。多活几天,也不过是煎熬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