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5章 生死有命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赫连昌重病倒下,昏迷不醒。京城之人,无论是百官还是百姓,首先第一反应是皇子夺嫡,宫闱之变恐将起!

然,就在他们瞪大眼睛,绷紧神经,静待宫中大乱,血色突起之时。这第一把火没在皇宫燃起,反而先烧到了自己的身上。

毒气蔓延整个京城,中毒之人不计其数。且,被传是凤家所为,原因向皇家报复。

忽然中毒,不明原因就已很让人惊怕。现在,听闻传言,更让人惶恐。

虽皇家派了太医下来医治,百官也在安抚,说此事跟凤家无关,乃是西域和昭和之人所为,目的是为挑起大瀚的内乱,引发不稳。

但,这样的安抚解释,对那些死了家人的百姓却是毫无作用。

丧子,丧夫,白发人送黑发人的,听不到他们的解释。心情激动,情绪不稳之下,不管不顾,不少跑到了凤家的门上有的甚至跑到了宫门口去痛哭,去发泄心中的悲痛和不满。

就算是西域下的毒,可那也都是皇家和凤家引起的,而他们老百姓是被牵连的。现在,西域的人无踪,他们心中的愁怨,只能向着凤家和皇家发出。

如此,西域和昭和两国帝王,想引发骚乱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。

为安抚和医治这些百姓,皇家方面花费了不少的精力和人力。而凤家也是同样,为了避过这一危机,行事连带受到了很大的束缚。

无形中,凤家和皇家均被大瀚百姓所钳制。而让西域和昭和帝王,趁机流窜,逃走。虽最后都被杀,但也有了蔺芊墨被挟持一事。

另外,值得一提的是,在凤家遭受危机之时。萧飞的表现在凤家的眼里,那是可圈可点。不止帮着二房嫡子凤麟坐上了郡王爷的位置,还在维护凤家,和追捕西域和昭和两个帝王的事情上表现不俗。

据说,昭和帝王安羽就是被萧飞所斩杀的。为此,太子还当着文武百官的面,当众褒奖了萧飞,赞他有勇有谋,乃一智将!

妻凭夫贵,妻凭夫荣!萧飞大出风头,得太子欣赏,得凤家高看。同时,也因为萧飞的智勇,连带的也在无形中抚平了,因中毒一事,京城百姓对凤家的猜疑。可以说,凤家这次之所以能化险为夷,萧飞功不可没!

夫君如此出彩,作为妻子的凤宣,自然是与有荣焉。再加上凤璟死而复生,平安归来。凤宣这好心情,简直是藏都藏不住,而她也不想藏,都是喜事儿不是么?

“这都三天了,璟儿这混小子怎么还不回来?”凤宣给老夫人轻轻按着肩膀,忍不住抱怨道,“知道他想媳妇儿,想先陪着墨儿,我们都理解。可再怎么样,也该抽空回来看看我们吧!”

凤老夫人听了,叹气,“这次墨儿受了那么多的委屈,还差点丢了性命。凤璟大概是吓坏了,应该多陪陪她。这些日子他们小两口都不好过,让他们两个安静的多待会儿吧!”

“我也知道,所以,就算这心里挂念的要命,我也没去打搅不是。”凤宣思虑道,“我也担心,璟儿和墨儿这样,若是传出去,京城又一群嚼舌根子的,说长道短的。口舌如刀,流言能杀人呀!前些日子,若不是那些个流言蛮语的,墨儿也不会离开凤家受那么多的委屈。这也就是墨儿够坚强,要是换个人,还真是承受不住,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!”

老夫人听了,眼里溢出歉疚,“是我们没护住她!”

凤宣听了,停下按肩的动作,看着老夫人,忍不住道,“娘,凤璟不会是为了这件事儿恼了我们吧?所以,才不会回来!还有墨儿,我们当时…。”

“你就别乱猜瞎想了。”

“我忍不住呀!对蔺芊墨,我们确实有对不住她地方。她正在艰难的时候,我们没帮着她也就算了,竟然连些暖心的话也没说。”凤宣说着,叹气,“以己度人,将心比心,这事儿若是搁在我身上,我定会生出些怨怼来。说什么一家人,在关键的时候,就是袖手旁观!”

“当时那种情况,让她留在凤家,只会受到更多的委屈,你二嫂,三嫂她们…。”凤老夫人说着摇头,无奈,“所以,让她暂时离开凤家,离开京城避一避,耳边也能清静些。”

“二嫂和三嫂她们…。”凤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站在同为人母的立场,她们担心自家儿女会被蔺芊墨所牵连,连带的影响了名声,想让蔺芊墨离开,这也不是不能理解。但是,反过来,若是站在蔺芊墨这边的话。那张氏和江氏当时的做法,却不免让人寒心,明显有落井下石之嫌呀!

唉,只能说在大是大非,关系到自身利益之时。是舍己利人?还是舍人利己?还是很好选的!

“这些你就不要妄加猜测了,等到凤璟回来的时候,先看他的态度吧!”凤老夫人豁然道。

“若是凤璟真的怨了我们该怎么办?”

凤老夫人听了没说话。若是别的事,凤老夫人还敢断言一句,凤璟不会。毕竟当时的情况,确实是离开去留下更好。可,关系到蔺芊墨…凤老夫人就无法确定了。因为一旦牵扯到蔺芊墨,凤璟对事儿,对人的态度,都会变得有些极端。所以…。

“顺其自然吧!”

“娘,要不我过去看看他们?”先探探什么的。

凤老夫人听了,一时沉默,犹豫!

“国公爷!”

外面请安的声音落下,凤霆的身影出现在眼前。

“爹!”

看到凤宣,凤霆眼中划过一抹沉重,而后消失无踪,在凤老夫人的身边坐下,随意道,“在说什么?”

“在说凤璟这小子怎么还不回来。”凤宣应着,动手给国公爷倒了一杯茶端了过去。

国公爷接过茶水,喝了两口,放下,不紧不慢道,“该回来的时候就会回来了,你们不用管!”

凤宣听了想说些什么,凤老夫人已经表态,“我们都听你的。”

凤宣听言,嘴巴动了动,最终没再多言。国公爷自从上次病倒,身体已打不如从前,不想再给他多添烦扰。谁让她自己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呢!唉…

“萧飞呢?”国公爷随意问道。

提到萧飞,凤宣眼中溢出一丝柔色,“他一大早就进宫了,听他说,好像太子殿下要与他商讨,讨伐西域和昭和的事儿。”

国公爷听了,垂眸。

凤宣愤然道,“以前我最讨厌的就是打仗,每次打仗你和萧飞都不得安生。可这次,我却很赞同。昭和和西域太不是东西,先是谋害,污蔑凤璟,羞辱我们凤家,而后又对京城的无辜老百姓下手。他们这种作为实在让人难忍,不灭了他们实难消心头之恨。”

凤老夫人听了未答话,转头看向国公爷。

国公爷看着凤宣,避过,反问,“前几日你不是急着想回边关吗?准备什么时候启程?”

“爹,你这是烦我,要撵我走呀!”

“边关清净!”

“这倒是!不过,就是要走,我也要等到玿儿和荛儿的亲事儿给办了。”凤宣兴致高昂道,“现在凤璟也平安回来了,所以,我想把荛儿和玿儿的亲事办的隆重一些。也算是弥补她定亲时的清淡。同时也算是借着他们的喜事儿,冲走凤家这些日子的晦气!爹,娘,你们说呢?”

“萧飞怎么说?”

“他自然是听我的。”凤宣难掩自得。

国公爷听了,淡淡道,“我听闻太子有意把萧飞留在京城。”

“这事儿他跟我说过了!不过,他知道我在边关自在惯了,所以,他说等找到合适的机会,就婉拒了太子的盛请。”凤宣说着,心中幸福蔓延。一个男人把你看的比仕途都重要,她很满足。

凤老夫人也颇为欣慰。

关于萧飞的一些事儿,国公爷还未曾对老夫人提起。

回边关吗?国公爷眼中闪过一抹沉光。起身,“我出去一下。”说完,大步离开。

凤宣看着国公爷的背影,伸手挽住凤老夫人的胳膊,笑眯眯道,“娘,你发现没,我爹现在对萧飞多关心。这可是以前不曾有过的。”

“怎么?听你这话意思,是嫌你爹以前多萧飞不好吗?”

“那我哪里敢!只是相比较来说,我爹可是很少主动提起萧飞,问我他的事儿的!”

凤老夫人听言,心头莫名一跳,眉头皱起,若有所思…

“外祖母,母亲…。”萧荛儿突然走进来,神色匆忙,满脸不安。

凤宣看了,瞬时起身,急忙道,“怎了这是?”

萧荛儿拉过身后的婆子,紧声道,“这是文家的婆子,过来求见外祖母的,我刚好碰到。因挂念嫣儿表姐,我就多问了一句。这一问,她竟说,嫣儿表姐要生了…”

萧荛儿话出,凤宣和凤老夫人心头同时一跳。

“凤宣这还不足八个月,怎么就要生了?”凤宣凝眉,看着文家婆子道,“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

“回姑奶奶,二夫人这些日子一直都好好的,今天早上还特别的精神,可今天半晌的时候,忽然说肚子痛。二奶奶和二公子听了,当即请了大夫回府,这一探脉,竟说二夫人要生产了。二奶奶和二公子听了均是不相信,欲再请大夫时,二夫人却是真等不得了,二奶奶看此,不敢耽搁,赶紧请了稳婆过去,也赶紧让老奴过来禀报老夫人一声…。”

凤老夫人听着,眉头紧皱。

凤宣虽然很不待见凤嫣,可这关头,若是不管不问,心里又觉得不忍,“娘,我过去看看吧!”

“叫声你二嫂一起,过去看看吧!”

“好,我这就去。”凤宣说着,疾步走了出去。

“外祖母,我也过去看看。”说完,随着凤宣走了出去。

文家婆子,躬身,恭敬道,“老奴告退。”

“嗯!”

屋内静下,齐嬷嬷从外面走进来,看着凤老夫人未松开的眉头,轻声道,“老夫人你放宽心,二小姐的身体一直很好。或许只是文家太紧张了,应该不会有事儿的。”

“若不是真的有情况,文家不会派人过来说。”

齐嬷嬷听了,垂眸。没说话,因为齐嬷嬷心里也清楚,不足八个月就生,这本身就不是一件事小事儿。所以,也期望凤嫣身体好,能扛过这一劫了!

城外,别院

或许是前些日子神经太紧绷,心里承受太多。致使蔺芊墨自凤璟回来之后,整个人好像因为放松的原因,变得越发懒散,越发爱睡觉了。

见凤璟从屋内走出来,蔺逸谨上前,低声道,“墨儿呢?又睡了?”

凤璟点头。

蔺毅谨听了皱眉,“她这么睡,真的没事儿吗?”

“我找太医给她探过脉了,无大碍!应该是前些日子累着了。”

蔺毅谨听言,心里放松下来,“只要没事儿就好。”说完,忍不住瞪了凤璟一眼,不满道,“既然知道她累,你晚…晚上的时候也稍微节制点,少折腾她。”

这话说的,有够直白!凤璟挑了挑眉毛,亦足够坦诚道,“墨儿想要个孩子,所以,我必须努力!”

蔺毅谨闻言,嘴角哆嗦了一下,噎住,憋了半晌,咬牙,“你等着吧,等墨儿真的有了身子,憋死你!”说完,哼哼哧哧的走人了。

凤璟看了,勾了勾嘴角。

“主子!”凤和闪身出现,看着凤璟禀报道,“二小姐要生产了,情况不太好。”

凤璟听了,静默,而后淡淡开口,“生死有命!”

凤和听了,了然。

“关于她的事儿,不要告知夫人。”

“属下明白!”说完,看着凤璟道,“刚回来的时候,碰到影二,他对属下说,九爷让您得空去他哪里一趟。若是主子没空的话,他过来这里也可以。”

“请九爷过来这里吧!”

凤和闻言,意外。若是以前,主子必然不想九爷过来这里,因为不想他见到夫人。可现在…

看出了凤和的疑惑,凤璟却未多说,“去吧!”

“是!”凤和领命,飞身离开。

九皇府

赫连逸听了凤和的回禀,温和一笑,“你家主子有心了。”说完,抬手,让他离开。

凤和离开之后,影一不由道,“凤侯爷这次竟然主动请主子过去,这倒是让人有些意外。”

赫连逸冷笑,带着一丝嘲弄,“那是因为墨儿对本王感激,而他,不过是想当着墨儿的面儿,表示一下他不会亏了本王对他的帮助,以此消了墨儿对本王的感激,和亏欠罢了!”

影一听了,嘴角抽搐,无语!

凤璟果然还是凤璟,真是一点儿都没变。感谢主子的时候,还不忘在蔺芊墨的面前表现一下自己。真是…

不过,主子和凤郡王现在的关系,倒是让影一觉得放心了不少。

因为蔺芊墨,主子对凤璟的帮助实质的。同样的,也因为蔺芊墨,凤璟也必然会回报主子几分且不带虚的。

凤家手里的兵权,加上凤璟对赫连昌的不满。如此,只要主子愿意,登上那个位置,简直是轻而易举之事。当然,前提是凤璟没那个野心。不过,就算凤璟有那个心,但蔺芊墨却是真的不喜欢。如此一来,凤璟或许也不会跟主子去争抢。

想着,影一不由唏嘘。生出一种成也蔺芊墨,败也蔺芊墨呀!

“属下见过九皇妃!”

“嗯!九爷在吗?”

“九皇妃稍等,属下进去禀。”

“进来吧!”

“九皇妃,请!”

“好!”

少卿,夏如墨提着一壶酒水,来到赫连逸跟前,“九爷!”

“起来吧!坐!”

“好!”

赫连逸扫了一眼夏如墨手里的酒,“来找我喝酒吗?”

“是!”

赫连逸听了,温和一笑,“这是来安慰我吗?”

“九爷需要安慰吗?”夏如墨认真道。

赫连逸未答,间接默认,“什么酒?”

夏如墨拿起手边的杯子,倒了一杯放在赫连逸跟前,“九爷尝尝就知。”

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,点头,“味道不错!”

夏如墨笑了笑道,“我祖父藏了几十年的,自己舍不得喝,这次含泪送给我了,让我拿来给九爷尝尝。”

赫连逸听言,不由扯了扯嘴角,“听你一言,这酒的味道更好了!”

“再来一杯?”

“嗯!”

“属下让厨房炒菜几个送过来。”影一说完,走了出去,让赫连逸和夏如墨可以独处。

经过这些日子的观察,夏如墨确实挺不错。所以,影一倒是很愿意她多陪陪赫连逸。

屋内,影一离开,既静了下来。一个默默的喝酒,一个安静倒酒。

几杯酒喝下,静默良久,赫连逸不疾不徐开口,“明日凤璟宴请本王过府一叙,你也跟着一起去吧!”

夏如墨闻言,倒酒的动作一顿,看向赫连逸,见他神色淡淡,未见起伏,沉默少时,点头,“好!”其余不多言,不多问。

赫连逸抬眸,看向夏如墨,温和道,“墨儿说的没错,你确实是个挺好的女人。”

赫连逸话出,夏如墨心口微缩,不可抑止。而后,垂眸,淡淡一笑,“若是我有一个好身体,就凭九爷这一句承认,我必然会努力争取一下。不去强求自己取代蔺芊墨在九爷心里的位置,只求能跟九爷相敬如宾,相依相伴的过一辈子。”

赫连逸听言,眼帘微颤,抬眸,看着夏如墨,静默,良久,最终什么都没说,拿起杯子,一口饮尽杯中酒。

夏如墨亦不再多言。人跟人的缘分有多种,她能跟赫连逸结为夫妻,就算两人之间无情缘。她也不想让它变成孽缘。一辈子就嫁这一次人,她想求一良缘,死后能得他一丝牵挂,这辈子也算没白嫁。

文家

“啊…。好痛…。”

“夫人,你忍忍…”

“啊…你这贱婢倒是会说,你给我忍忍去,啊,痛死我了。”

“文夫人,你这样喊叫可是不行,一会儿生孩子可是会没力气的。”

“滚,滚出去…啊…”

稳婆听了没动,心里却不住摇头。

凤嫣这脾气实在让人不耐。这么些年来她给不少富贵人家的夫人接生过,可凤嫣这性子的却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女人生孩子哪里有不痛的,你叫几声,骂几句,那都太正常。可像她这样,身边来个人,关心一句,问一句,她都把人给腌臜出去了。

不论是谁,不看辈分,连她婆婆和她娘家姑姑,都被她给气走了。人家担心她,想守着,她却非要说人家是要害她。一副跟人家苦大仇深的模样,啧啧…。

当然了,高门之中腌臜事儿确是不少。凤嫣会那样说,说不定这其中真是有什么猫腻也说不定。不过,从凤嫣这口舌无忌,蛮横无礼的模样来看。被人害那也是活该!这脾气还真没几个人能受到了!

“啊…。好痛…”

“夫人你在忍耐一下…”稳婆不走心的安抚着。

凤嫣满头是汗,那股锥心的痛意缓过,转头,看着稳婆,满声戾气道,“你老老实实告诉我,我还没到八个月,为何会生?是不是有人对我下了药了?”

稳婆摇头,“文夫人你想多了,你是胎气不稳造成的,你身体…。”

“放屁!我从怀身子,十天半个月的就会找大夫过来给我探脉,我胎气稳的很,你少在这里骗我。说,你是谁找来的?她给了你多少钱?”

“文夫人,小民哪敢害您那,你就是给我一千个胆子我也不敢呀!”

“你不用在这里装!聪明的最好早点儿招了,否认,我有的时候办法让你,啊…。”话未说完,一股尖锐的痛意再次袭来,疼的凤嫣,眼前阵阵发黑。

“快,拿水过来,孩子露头了,快…”

“是…。”

“好痛…。”

听着屋里的动静,文二奶奶嘴巴紧抿,竟然是头吗?看来凤嫣是无大碍了。心里很失望。

因为有凤嫣这个母亲,文二奶奶对那个孩子是没一点儿期待,只恨不得凤嫣连同那孩子一同没了才好。那样,她儿子,包括他们二房也算是彻底清净了,也解脱了!

凤宣看着文二奶奶,还有文忆敬两人面色沉重,眼中却无太多担心的样子。心里无声的叹了口气!这也怪不得别人,要怪就怪凤嫣她自己。

真是不问不知道,一问才知道凤嫣她是多不靠谱。她在凤家折腾也就算了,没想到在文家折腾的更厉害。

平日里对文忆敬,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的,天天端着她凤家二小姐的架子,别说体贴夫婿了,能不找茬就不错了。

对文二奶奶这个婆婆也差不多,颐指气使的,各种看不上。作为媳妇儿,不去跟婆婆请安也就算了,天天还指桑骂槐的。真是…。凤宣无力!

而张氏低着头站在一边,那是一句话都不说。凤嫣这么能作,她身为婶子站在这里觉得没脸的厉害,臊死个人!

就凤嫣这样,别说让人为她出头了,人家文家能不休了她都已是仁慈了。

萧荛儿同样低着头,在一边站着,一言不发。不是不想开口表示一下关心。因为实在是担心一开口,她就会笑出来。凤嫣真是太厉害了。上辈子包括这辈子,凤嫣是她见过,最能作的一个。

“啊。”

“哇…哇…”

凤嫣的尖叫声,伴随着孩子微弱的啼哭声从房内传出。

门外的几个人抬头,神色各异。

少卿,稳婆抱着包裹严实的孩子走了出来,俯身,笑呵呵,道喜,“恭喜二奶奶,二公子,二夫人生了个小少爷!”

听言,文忆敬眼神微闪,看着襁褓里弱小的孩子,勾了勾嘴角,“辛苦了,顺子,赏!”至于凤嫣如何,却是一句未问。

萧荛儿扫了一眼,那弱小的孩子,心里冷嗤。这么弱,一看就是个长不大的。不过,凤嫣肚子倒是挺争气的,一举得男呀!

文二奶奶脸上勉强扬起一丝笑意,看着凤宣和张氏道,“老天保佑,总算是母子平安,我这颗心也算是放下了。”

凤宣回以笑,笑的略微僵硬,“是呀,人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强。”

“是…”二奶奶一句话未说完,屋内丫头忽然白着一张脸跑了出来。

“二奶奶,二少爷不好了,夫人下面的血止不住!”

丫头话出,几人神色一顿。文忆敬最先回神,“顺子,去请大夫过来。”

“是!”顺子领命,跑着离开。

同一时间,屋内凤嫣的尖叫声响起,“这是什么?为什么这么多血?为什么止不住…”

“二夫人你别怕,公子已让人去请大夫了,马上就过来…”

啪…

一个清脆的巴掌,伴随着凤嫣蛮横,又难掩恐惧的叫嚷,“都这个时候还请大夫,他按的是什么居心?”

“二夫人…”

“我姑姑和二婶不是在外面吗?让她们赶紧进宫一趟,帮我请太医过来…。愣着干什么呀!赶紧去呀!”

“是…”

小丫头走出来,看着凤宣和张氏,惶惶然…

张氏觉得难堪至极,脸真的被凤嫣丢尽了。

看着张氏那紧绷,难看的脸色,凤宣叹气,身份在这里摆着,文家的人在这里站着,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也不能撒手不管。

“二嫂,荛儿,你在这里等着吧,我进宫一趟!”

“好!”

凤宣离开,文二奶奶看着张氏,苦笑,赔罪,“是我们文家无能,让凤二小姐受委屈了。”

是赔罪的话,却刺耳之极。完全的夹枪带棒!

张氏听了脸色僵硬。心里忍不住怒骂,她为何要站着了听着难听话。

听着文二奶奶的话,看着张氏的脸色。萧荛儿心里笑开了花。看来凤嫣不止文家厌了她,就连凤家也是烦透了她呀!

“二夫人,凤姑奶奶已经进宫去请太医了,你别担心…”

凤嫣听了,看着仍然往外溢的血红,一点儿都不觉得心安,心里惶恐的厉害,人也越发的不消停了。

“你现在去凤家一趟,去叫我哥过来,告诉他,他亲妹妹马上就要被人给害死了!”

萧荛儿听言,心头一跳。

“二…二夫人…”

“他若是不来,我就把蔺芊墨对我做下的恶事儿,全部给抖落出去。我要让世人都知道,我是被蔺芊墨给害死的。而她,不但是灾命的命格,还是一个歹毒至极之人…”

萧荛儿听完,垂首,抿嘴,忍笑。她还真是不希望凤嫣就这么死掉了!

张氏眉头紧皱,脸色难看至极,“我看凤嫣是被吓得神志不清了,这都开始胡言乱语了!”

文二奶奶听了,叹气,添一把火,“不瞒你说,这些日子凤嫣经常说这种话。为这,我还专门找大夫给她看过。大夫说,她这八成是梦魇了!”

“确实有些像,我看等过些日子找个大师过来,给凤嫣念叨念叨吧!”

“我也是这样想的。也怀疑,是不是我文家的风水不好?才害得凤嫣这样的!”这话透出一股浓浓的讽刺味道。就差直接说,若是不想凤嫣出什么事儿,就赶紧把她接走吧!

“我看文家的风水是极好的,看看忆敬就知道了。”接凤嫣回凤家,这话张氏可是不接。同时,她也一点儿不想让凤嫣回去。

两人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说着,听着屋内凤嫣继续在哪里咒骂蔺芊墨。

萧荛儿静静听着,身心愉快,越发舍不得凤嫣死了!

没多久,凤宣带着太医回来。

一番忙乱,太医从屋内走出来,脸上带着疲惫。

“太医,如何?”

“血止住了,二夫人…。”太医说着,顿了一下,才道,“二夫人无大碍了,好好养一阵子就好了!”

“多谢太医!”

“不敢!”

又客套了几句,文忆敬送太医离开。临出府,太医对着文忆敬轻言几句才离开文家。

文忆敬看着太医的背影,想着他的那句话,神色隐晦不明。

太医坐在马车上,无声叹息,凤二小姐以后的日子怕是要难熬了!那滋味,可是不好受呀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