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6章 钳制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吃过晚饭,凤璟拉起蔺芊墨,准备带她去溜溜圈,消消食,顺便花前月下,谈谈情,聊聊爱什么的。心中气氛正浓。这边蔺毅谨就端起来大舅子的架子!

放下手里的筷子,蔺毅谨双手环胸,一副长者姿态,严肃且认真的看着凤璟,对着蔺芊墨道,“墨儿,你先出去一下,我有些事儿想跟凤璟谈谈。”

蔺芊墨听了,看着蔺毅谨那样儿,不由就笑了,眼睛晶晶亮,放光,“哥,你这幅样子好帅哟!”

蔺毅谨听言,不自觉得挺了挺胸,压下上扬的嘴角,轻哼一声,傲娇道,“你哥我一直都很帅。好了,别耍嘴皮子了,你先出去,我跟凤璟有正事儿说。”

“确定是用嘴说?”

“不然还能用什么说?”

蔺芊墨扬了扬拳头,道,“看你一副想削他的样子,明显是想用拳头交流呀!”

蔺毅谨听了,皱眉,摸了摸自己的脸,“我明明已经很克制,隐忍了!怎么还这么明显?”

蔺芊墨听言,笑的见牙不见眼。

凤璟看蔺芊墨笑的开心,淡淡开口,“关于这点儿,大舅子可以向我学习。我从来不喜欢你,可在脸上从来看不出来。”

蔺毅谨瞪眼,冷哼一声道,“是,你脸上是看不出来,因为你对是直接用嘴巴说出来。”

凤璟点头,接着道,“你也可以说我。我刚好可以借此,让墨儿多心疼我一些。”

蔺芊墨听了,抬手在凤璟脸上捏了一下,“脸皮又厚了!”

“他不是脸皮厚,他是根本不要脸。”蔺毅谨鄙视,嫌恶。

凤璟听了,伸手圈住蔺芊墨的腰身,眼帘垂下,纤长的睫毛,扬起一抹脆弱的弧度,声音忧郁,“墨儿,蔺毅谨说我不要脸。”

看着凤璟这样,蔺芊墨后背开始发麻,酥麻,“你确实不要脸呀!”

“我只对你不要脸,对他可从来没有。”凤璟说着,开始污蔑,公然诋毁,“蔺毅谨这样说,肯定是因为我吃了他家的饭,住了他的屋,又长得比他好。所以,开始对我口出恶言了。”

蔺芊墨听了,看着蔺毅谨发黑的面孔,抿嘴一笑,脸上却满是惊讶道,“我哥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?”

凤璟点头,“他的胸怀不及我万一。”

“是吗?”凤璟这话一点儿可信度都没有。

“自然,你看他每天在我夫人跟前晃悠,我都没跟他计较。可他却还嫌弃我吃的多。夫人,为夫寄人篱下被人欺负了。”

蔺芊墨听着,眼里满是怜惜,如鸡妈妈看小鸡仔似的,看着凤璟,温柔道,“看着这么可怜的你,可怜我开始起鸡皮疙瘩了!凤璟,你这张脸不给力呀,苦肉计被你使成美人计了,来不及心疼,眼睛先花了。”

凤璟听了,抬眸,俊雅的下巴,扬起一抹优美的弧度,“那我下次不绕弯了,直接来没人计。”

蔺芊墨笑眯眯点头,“嗯嗯,我喜欢看那个。”

凤璟魅宠,“要不要我露点儿腹肌…”

“要,要,我最最喜欢那个!”

“那再露点儿…。”

凤璟更深一步的话未出口,蔺毅谨看着蔺芊墨那越发晶亮的眼眸,脸色青了,紫了,人也暴躁了,发威了,“凤璟,你给我闭嘴!蔺芊墨你给我出去。”

见蔺毅谨发火了,凤璟适时表现出自己的风度,一脸诚恳,道歉,“一不小心说穿了他的心思,是我失礼了,害的大哥恼羞成怒。”

蔺芊墨听着凤璟那死人的话,再看蔺毅谨那青红交错的面容,为妹的良心冒了冒头,笑眯眯道,“哥,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你连名带姓的叫我,真好听!”

蔺毅谨听言,望天,嘴巴抿成一条直线。

蔺芊墨看此,干笑。睡多了,睡的有些傻了。这是安慰么?分明是火上浇油嘛!

轻咳一声,表态,“那个,你不是要跟凤璟谈谈吗?那我先回避了,不耽误你们谈论男人之间的秘密!”

“嗯!”

“那个,哥,容我在说一句!”

“说!”

“你想怎么修理他不管。不过千万不能非礼他,知道吗?”

“蔺芊墨…”

“哥,你反应这么激动,不会是被我说中了吧!”蔺芊墨惊疑不定的盯着蔺毅谨,“你真的…”

“蔺、芊、墨…”

“我走了,走了…”说完,一溜烟跑掉了。

蔺芊墨离开,凤璟悠然在一边坐下,什么脆弱,什么忧郁,完全无踪,整个又恢复那副寡淡,讨人嫌的模样。

蔺毅谨瞪眼,心里刺挠的厉害,手也发痒,“凤璟,你现是越来越不要脸了。”

“我在墨儿面前一贯不要脸,不止是现在。”

蔺毅谨听了,气笑了,“你以此为荣呀!”

“才发现吗?我以为表现的很明显。”

蔺毅谨:…。

“真该让墨儿看看你这幅嘴脸。”

“我什么样子,墨儿都喜欢。因为我是凤璟,好的那是纯粹,坏的那是真。”凤璟说的风轻云淡,可那表情,脸上写着几个大字,我就是在显摆。

“就是因为这样,你才会特别讨人厌。”蔺毅谨不再跟他斗气,表情放正,认真道,“外面都在传,太子准备攻打西域和昭和,可能还会让你带兵,这些你可听说了?”

“嗯!”

“你会去吗?”

凤璟未答,只淡淡道,“西域,昭和在京城放毒,百姓受害,他作为太子,自然要做出些声势出来。”

蔺毅谨听了,眼神为闪,“声势?”

“做出声势,获得拥护。眼前,对于赫连珉来说,最重要的不是灭了西域,昭和,而是先登上皇位。”

“这么说来,他只是说说而已,不会真的发兵?”

“既然说了自然也会做出一些行动出来。”

蔺毅谨听了,皱眉,“这么说,你还是要去?”

凤璟摇头,淡淡一笑,神色隐晦不明,“我就是主动请命,赫连珉也不会让我去。”

蔺毅谨听了,一时不明,“为什么?”

凤璟不温不火道,“此次若我带兵攻打,那么,必不会跟上次一样,雷声大雨点小,只是点点血色而已。”

蔺毅谨听言,心里一紧。

“踏平两国,血流成河,颠覆所有…。但,结束之后,却不会让他们融为大瀚。”

凤璟话落,蔺毅谨微微一怔,又瞬时明了,心头骤然紧缩,猛跳,“凤璟,你是说…”

凤璟看着蔺毅谨,波澜不起,淡淡道,“两国兵权近三百万,赫连珉担心我会纳为己有,让他们与凤家军融为一体。反过来,灭了大瀚!”

凤璟说完,勾唇一笑,清淡不在,阴魅尽显,阴寒凛然,“其实,他担心的没错,因为我确实会那么做!”

蔺毅谨闻言,心口一窒!

“铁马金戈,刀光剑影,尘来血去,我为的从来不是大瀚稳,为的只是蔺芊墨的安。而我想成就的也从来不是别人封赏的英雄之名。再大的名头,都没蔺芊墨那一句夫君来的动心。”

“忠君之心,我无;爱国情怀,我没。我心狭隘,他们加负在蔺芊墨身上的,我不能容。所以…”微微一顿,看着蔺毅谨,眼底溢出黑沉,“若是对蔺芊墨好,请一直都是。”

“这也正是我想对你说的话!”

“我会记住!”凤璟说完,起身,面色恢复以往的平淡,“收复西域,昭和,赫连珉无心也无力。而我也不会离开…”

“可你刚才说…。”

“西域,昭和斗的正欢,静看就好!至于之后…等到了你自会知道。”

蔺毅谨摇头,“我对那些不关心,我只希望你不要再离开墨儿,让她再为你担心,受怕!”

“不会,再也不会!”

“那就好!好了,你去陪她吧!不然,那丫头说不定该胡思乱想了。”

凤璟听了,勾了勾嘴角,“她不会胡思乱想。”

“那可不一定…。”蔺毅谨话未说完,在看到门缝中钻出的一个脑瓜后,顿住,嘴巴歪了歪。

蔺芊墨扒在门框上,嘿嘿笑,“原来男人的秘密就是这个呀!”

蔺毅谨望天,无言以对,这丫头竟然听门缝。

—凤璟起身,走向蔺芊墨,“走吧!”

蔺芊墨点头,伸手拉过蔺毅谨,“赏月去!”

凤璟脚步顿住,“一起吗?”

“怎么你不愿意?”蔺毅谨不满,挑衅。

“怎会!”否认,继而看着蔺芊墨道,“跟我们一起,让他看着我们卿卿我我,正好刺激刺激他。也好让他早些找个媳妇儿。”

这话,听着怎么这么让人生气呢!

蔺毅谨黑脸,“凤璟,你最近话越来越多了!”

“是吗?”凤璟一副才意识到的模样,对着蔺芊墨道,“看来,我是真的会为蔺毅谨着想了。”

蔺芊墨白了凤璟一眼,接着道,“不过,你的话也有道理。哥,你确实该找个媳妇儿了。”

蔺毅谨听了,嘴巴抿了抿,看了凤璟一眼,神色一变,满满失落,长叹一口气,“我确实该给你找个嫂子了。”说完,拉着蔺芊墨的手,正色道,“来,帮哥哥好好琢磨琢磨,这京之中可有适合我的。”

蔺毅谨要找媳妇儿,蔺芊墨自然分外上心,“你喜欢什么样子的?说来听听。”

蔺毅谨想了一下道,“要漂亮,要贤惠,要体贴…就跟墨儿一样。”

“那可就难找了,像是我这般十全十美的人可是不多。”

“确实,像墨儿这么脸皮如墙厚的,真是不多…”

“没办法,这脸皮随了我哥了。”

蔺毅谨:…。

抬手在蔺芊墨脸颊上捏了一下,道,“你怎么不说,你不会女红,不会做饭也都是随了我了。”

“这还用说吗?明显是随了你了!”

“那我还不会生孩子呢!”

“幸好我这点儿没随了你,不然,凤璟还不休了我呀!”

“他敢!”磨掌霍霍。

“他若敢,不等你削他,我就现扁他了。”

“有志气,这点儿也像我!”

“都像你,真担心哪天凤璟变心,喜欢上你了!”

“为预防万一,我赶紧找个媳妇儿吧!”

“靠谱。”

“皱,跟我说道说道去。”

“说什么呀?我认识的,了解的,可都名花有主了。”

“不说女人。”

“那说什么?”

“说说凤璟当初是怎么缠你的,我也学习学习。等到哪天我遇到了,我这也算是提前有了准备了。”

蔺芊墨听言,点头,赞成,“这想法很靠谱!”

“那是,皱说说去,越细致越好。”

“要细致呀?那可是要收费的。”

“墨儿,我可是你哥!”

“所以,看在我们是兄妹的份上,我少要点儿好了。”

蔺毅谨听了一咬牙,道,“行,我给钱。不过,一定要狠细致才行。”

“放心,放心,除了洞房花烛夜不跟说之外,其他我都告诉你,走,走…。”

凤璟看着相携离开的兄妹俩,不由开始回忆,纠缠蔺芊墨的时候,他做过最不要脸的事儿是什么呢?想了一会儿,发现好像每件事儿都挺不要脸的。这认知…。凤璟骄傲!

不过,以后关于蔺毅谨找媳妇儿的事儿,还是闭口不提的好。不然,媳妇儿的心思就又跑蔺毅谨身上了。

凤家

“哎…”

“怎么了?大半夜的还唉声叹气的?”萧飞起身,并体贴的为凤宣披上衣服,关心道。

凤宣拢了拢身上的衣服,道,“就是想到凤嫣有些闹心。”

“太医不是说她养养就好了吗?”

凤宣摇头,“太医当着我们的面儿是那样说的,可走之前却隐晦的告诉文忆敬,凤嫣伤了身子了,以后怕是不会再有子嗣了!”

“文忆敬跟你说的?”

“嗯!”

“确定吗?”

“当时我也怀疑,会不会是文家厌了凤嫣,故意这么讲的。所以,我后来又特地去问了问那太医。”

“怎么说?”

“太医说,凤嫣不但难再有子嗣,身上恐怕还有别的病灶。”

“别的病灶?指什么?”

“生子之痛,每日必承受一次。”

凤宣话出,萧飞神色微动,眉头皱起,“这是何病?”

“太医没明确的说,只说,不会伤及性命,但也无法医治!”

萧飞听言,明了。这恐怕不是病,而是被人下了毒吧!每日承受生子之痛,无性命之忧?这是要让凤嫣,死不了也活不成呀!是谁下的手?凤璟么?垂眸,遮住眼底沉浮。

凤宣也清楚这其中必然有猫腻,有隐情。跟萧飞一样,不由得想到了凤璟。所以…。怎么都睡不着。若是凤嫣只是病了,她绝不会这么吃心。

“凤嫣的情况,你跟父亲,母亲说了吗?”

凤宣点头,“说了!”

“二老怎么说?”

“我娘让我保持沉默,什么都不要说,也不要多问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听母亲的。把这件事儿放在心里就好。凤嫣的身体,父亲,母亲应该会有办法的。”

凤宣听了,忍不住道,“你说,凤嫣她是真的病了吗?”

萧飞伸手拍了拍凤宣的手,隐晦道,“太医说她是病了,那她就是病了,你别多想了。那样会让母亲更加为难。”

凤宣听言,眼神微动,“你也怀疑,凤嫣她是……”

“是什么?”

“算了,不说了!睡觉吧!”

“好!”

熄灯,躺下,黑暗中,萧飞拥着凤嫣,一双眼眸,在夜色中,越发沉暗。凤宣果然很像凤霆,在关键的时候,总是本能的护着凤家人。连对他这个夫婿也做不到绝对的坦诚!

刚才她也跟他一样,怀疑是凤家所为吧!呵呵……

另外一边,凤老夫人也在为凤嫣的事儿睡不着,对着国公爷不由道,“你说凤嫣的事,是不是……”

凤老夫人话未说完,凤霆既道,“不是凤璟!”

听国公爷说的这么肯定,凤老夫人问道,“你见过凤璟了?”

“没有,但却可肯定。”国公爷平静道,“凤嫣是他一母同胞的妹妹,他就算容不得她,也会给她个痛快,不会这么狠命的折磨她。”

“我也是这样想的!只是……还有谁如此容不得凤嫣呢?”虽然凤嫣惹到的人不少,可有能力,能够一点儿痕迹不留对她下手的却是不多。

凤老夫人一时想不到,可国公爷却早已猜到。但却不予给凤老夫人说,这事儿她知道了也无用,又何必多添烦扰。

“凤嫣的事儿,我会看着办,你就不用操心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文家

文家二奶奶对凤嫣实在是忍不下了,让下人叫来文忆敬。

“忆敬,不是娘想说,实在是凤嫣……”

文二奶奶话刚开头,文忆敬既道,“过几天就是父亲的忌日了,你带上下人提前过去吧,在那临近的庄子上住上一段时间陪陪父亲吧!”

文二奶奶听言,皱眉,这是让她躲出去吗?她倒是愿意,只要能够不见凤嫣别说住一阵子,就是住一年她也愿意。只是……

“凤嫣才生,我这个时候过去,怎么都说不过去。家里要忙的事实在是太多了,这时走开,一定会招人非议的。”

文忆敬淡淡道,“我已跟祖父说过了,祖父也已同意。”

文二奶奶听了,神色不定,“你祖父同意了?”这样做,极有可能可是会得罪凤家的,这……

文忆敬点头,道,“你虽是凤嫣的婆母,孩子的祖母。可若是身体不适,也是不适合照顾她们的,过了病气总是不好,所以,去庄子上养养也是应该。”

文二奶奶听了明了,这是让她以养病的名义躲出去。

如此,文二奶奶觉得整个人放松了不少,同时也不由感到心酸,被媳妇儿逼的离开的婆母,这世上她怕是第一个吧!想着,心里发涩,对文忆敬也越发觉得亏欠和心疼!

“我就这么走了,那你呢?你该怎么办?”

“你不用担心儿子!”

“怎么能不担心呢!早知道现在,当然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娶凤嫣。”

“事已至此,说那些已无用。”文忆敬说完,起身,“时候不早了,娘早些休息吧!我先回去了。”

“好……”文二奶奶看着文忆敬消瘦的背影,忍不住垂泪。她是个无能的母亲。

文忆敬回到自己院中,还未进去,不意外的已听到凤嫣那熟悉的叫器声。停下脚步,在院中的长椅上坐下,靠着椅背,抬头,看着天上月色,静静听着凤嫣叫嚷声。也许是听得太多了,已经麻木了吧!竟连厌烦都不出了。

不过,听着凤嫣那中气十足的声音,文忆敬不免有些佩服。白天耗费了那么多的精力,还流了那么多的血。她还能这么有精神……确实挺顽强。就是不知道,当那样的痛每日重复一遍,她是否还能这么神气!

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眼神昏昏暗暗,不见一丝光亮。

京城,别院

听完凤和对凤嫣情况的禀报,凤璟什么都没说。

凤和亦是一言不发。

沉默良久,凤璟开口,“陵城那边如何了?”

“确定主子无事,大奶奶日子有所好转。而屡次来信,却不见大爷回信,已开始起急。怀疑是送信的人未把信函送到大爷手中。对大爷,大奶奶依然十分信任,从不曾怀疑。”

凤璟听了,眼底划过什么,稍纵即逝,无从探究,清淡道,“她认定一件事,从不会轻易改变。随她……”

凤和听了,明了。大爷的事儿,不用告知大奶奶,一切顺其自然。

静默,片刻,凤和开口,“另外,凤祺的住处已查到了。”

凤祺,听到这个名字,确定他的身份。凤璟情绪未有太大起伏。

凤祺,凤腾的延续。同他,却没有太大的关系。他只是关注一件事儿,“利用杨莹诋毁夫人之事,可跟他有关?”

“凤祺知晓,其妻吴氏也是知情人且有算计之心。但,最先提出,谋算夫人却是令人有其人。”

“是谁?”

“肖映……”

凤璟听言,眼睛微眯。

凤和继续道,“肖家在离开京城之时,在途中曾遭遇劫匪,东西被洗劫一空。而肖映和身边丫头,在那个时候失去了踪迹,属下当时得到消息,却未探究太多。只是不曾想,她竟然遇上了凤祺一家。”

“派人过去看着,先不要让人死了。”

“属下明白!”

“下去吧!”

“是!”

凤和离开,凤璟转身回到屋内,褪去身上外衣,等待寒气退散,才去内间。

坐在床边,看着蜷曲在床上,睡的香甜的蔺芊墨,凤璟脸上溢出一丝浅淡的柔和,伸手轻抚上蔺芊墨的脸颊,那柔嫩的触感,心生怜爱……

身边有她,再多的不圆满都可被填满。

翌日,早

凤璟,蔺芊墨刚用过早饭,放下碗筷,既迎来一个特别的客人。

看到眼前人,蔺芊墨视线直接落在他咽喉上。

凤璟神色依然清清淡淡。

萧飞看着他们,微笑,笑的自然,亲和,“刚好有事儿来这一片,就顺便过来看看你们。”

这笑容,这态度,蔺芊墨不由就笑了,“看着萧将军,我对人的认知再次刷新了一个新的高度。俗话说得好呀,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呀!萧将军就是一个典型,奇人,奇景呀!”

萧飞听了,呵呵一笑,“侄媳妇过奖了!”

听到这话,蔺芊墨笑意森深,“满清十大酷刑都不够用了。有萧将军,或许刑法也要随着再创新高才行。”

“听侄媳这话,可是还在生我的气。”

蔺芊墨摇头,“不,我只会跟人生气,跟畜生从来不会。”

萧飞听了一点儿不生气,连笑意都未有丝毫改变,“侄媳说这话若是让你姑姑听到,她可是会伤心的。”

这话,对凤宣的利用,一点儿不遮掩。

“畜生果然是畜生,说不出人话,也办不出人事儿。”他不要脸,她更没必要激动给他看。不然,她就输了!

“萧飞,今儿个也没外人,你脱了身上那层人皮。把你那原型现出来给我们看看吧!正好长长见识,看看到底是何方走兽?”蔺芊墨不咸不淡道。

“侄媳真是牙尖嘴利!”

“再利也是人口,比不上你这兽类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伸手从袖袋里拿出一个玉佩,递给凤璟,“你的玉佩,我给你拿回来了。”

萧飞话出,蔺芊墨脸上所有情绪无踪,眼眸寒光盈满。人影闪动,杀气冲天,剑至咽喉……

“萧飞,你该死!”凤和声音盈满阴冷。

萧飞听了,淡淡一笑,看了一眼凤和,还有围绕在自己身边,满身嗜杀之气的凤卫,看向凤璟,“凤侯爷,不谈谈吗?”

凤璟面色淡漠,“被你拿来钳制我的人,除了凤宣都有谁?”

凤璟话出,萧飞笑开……

蔺芊墨眼眸微缩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