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0章 蔺纤雨 进袁家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要去皇陵!

听到赫连珏这句话,秦卿眼前阵阵发黑,差点没晕过去。

去皇陵,路上或许被砍死。就算侥幸活下来,去到那日子也是苦死。

如此…。秦卿眼圈瞬红了,心发慌,脑子一团乱,紧声道,“贤妃娘娘呢?她怎么说?”

看着秦卿那失措,惊恐的模样。赫连珏脑中不由映现,蔺芊墨被他圈禁时镇定自若,不慌不乱,谈笑之中,暗谋自救的灵动狡猾。

这对比出,赫连珏不由笑了。若是蔺芊墨的话,这个时候想的必然不是如何留下,而是谋划着与他共同进退吧!

就如凤璟出事儿时那般,不是慌乱的哭泣,不是遥想以后重获安逸。而是,默默承受,极力寻找。

眼底划过一抹怅然,那颗蒙了层的明珠呀!曾经,他只要伸手就可得到。只可惜……他从不曾在意。而她现在已是凤璟的了。跟他赫连珏再无关系。

秦卿焦迫的看着赫连珏,“殿下…”

赫连珏看着她,淡淡道,“只我去皇陵祈福,你不必跟去。”

赫连珏话出,秦卿一怔,心里一松,随着又一紧。她不随着去,留下岂不是要守活寡?这样日子又能好到哪里去?

秦卿那变幻不定的神色落入眼底,赫连珏神色越发清淡,也已不想再看,转身走了出去。

“殿下…。”话出,又顿住。看着赫连珏的背影,无言,不知该说什么。是去?是留?秦卿一时难以抉择。

直到赫连珏身影消失,秦卿瞬时瘫坐在椅子上,浑身无力。

桂香赶忙上前,急声道,“娘娘…。现在怎办?”

秦卿按着额头没说话。

桂香动了动嘴巴,看着秦卿紧皱的眉头,嘴巴动了东,最终不敢再多言,伸手倒了杯水,“娘娘,先喝点水!”

秦秦摆手,起身,“给我更衣!”

桂香听了,紧声道,“娘娘这个时候还要出门吗?”

“回秦家!”

桂香听言,一拍头,“奴婢真是笨。”这个时候自然是要回秦家求助,取经。

“奴婢伺候娘娘更衣。”

“简单就好!”

“奴婢明白!”

“殿下,皇子妃刚去出府,去秦府了!”

赫连珏听了,摆手,“下去吧!”

“是!”

秦卿的举动,赫连珏一点儿不意外。身为女子,遇到事儿的时候,第一想到的总是求助。如蔺芊墨那样,先想对策的没几个。

或许,她们的依靠的比蔺芊墨多吧!凡事习惯了靠别人,而蔺芊墨习惯了靠自己。就如当初被驱离京城一样,她靠着自己活下来了。

赫连珏想着,勾了勾嘴角,拿起酒壶猛喝了一口。他想的太多,也太多余了!

“凛一!”

“主子!”

“准备一下,择日启程!”

“是!”

凛一领命离开,赫连珏丢下手里的酒壶,听着那清脆的破碎声,勾唇,眼神忽暗忽明。想让他死,没那么容易!日子即将变得有趣了。他开始期待了……

秦家

卿卿回来,卿家人基本都已知道她是所谓何事才回家的。

不待秦卿开口,卿大人既屏退其他人,只留秦夫人在身边。看着秦卿,直接开口,“三皇子要离京的事,我们都已知道。并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这事已没有回旋的可能。三皇子离京是必须!”

秦卿闻言,脸色微变,心里陡然沉下,却不死心,“父亲,真的不能更改了吗?贤妃娘娘呢?”

秦大人听了,声音压低,沉沉道,“贤妃娘娘是受宠不假,可她宠爱来自皇上,她最大的依仗也是皇上。现在皇上昏迷不醒。贤妃背后又无得力娘家人。太子一句,后宫不得干政,足以驳回贤妃一切说辞。而且,皇上这种情况,让三皇子去皇陵,那是尽孝。贤妃若是阻拦,一个居心不良的名头即刻就会落在她的头上。所以,这件事儿纵然贤妃再不愿,也无力去逆转。”

秦卿听言,急声道,“若是三皇子病了呢!这样不就可以…。”

秦卿的话未说完,秦大人既道,“病了自然是不能去了,只是…。”微微一顿,眼眸沉沉,意味深长道,“只怕太子会借由这个名头,顺势让三皇子一直病下去,直到…。”

秦大人话未说完,但意思却是十分的明白。直到三皇子病逝。

秦卿脸色青白,心口发冷。皇家的争斗素来残酷,这种事儿太子绝对做的出。再加上过去三皇子一直颇为受宠。在太子的眼里,赫连珏早已是眼中钉。现在抓住机会,又如何会放过,必然是除之而后快,动起手来必然还不犹豫。

秦夫人听着,心里发闷。本以为凭着赫连昌对赫连珏的疼宠,最后他应该是最有机会登上帝位的。所以当时才会毫不犹豫的把卿儿嫁了过去,可没曾想现在却是…。

秦夫人凝眉,面色沉重,“老爷,若是三皇子去皇陵的话,那卿儿该怎么办?”

“能怎么办?自然是随着一同去。”

秦夫人听言,虽然料到会是这结果,但还是忍不住发急,“老爷,我看你想个办法,让卿儿留下来吧!去往皇陵的这一路必不会太平稳,要是…。”

秦夫人的话说到一半儿,既被秦大人打断,“嫁夫从夫。祈福佑皇上安康,这种事三皇子都推避不开。她又怎么能避的过。”

更重要的是,秦卿若是不去。让朝堂上那些同僚官员看了,对他肯定又是一番诋毁。不过这话秦大人没说出来。因为会显得他为父的太过冷清。

但这确实他心里最真实的想法。秦卿已是出嫁女。而随着三皇子的失势,她也随着失去了价值。秦大人虽也心有不忍,但关系秦家将来,他不能感情用事。一个已没价值的女儿,如何也没秦家的儿子的仕途来的重要。

秦夫人面皮发紧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看着秦大人,秦卿心里涌出一股凉意。就算她避不开,可她父亲这态度是不是太过干脆了些呢?明知道凶险,她随时可能命丧,他却连一点儿犹豫都没有,呵呵…

压下心里凉凉的闷涩,秦卿平静开口,“三皇子说,我无需跟着去。”

秦卿话出,秦夫人眼睛一亮,“真的?三皇子真的这么说?”

“嗯!”

秦大人听了没头不经意皱了一下。

秦卿看着秦大人(秦松)的神色,心口绷紧,“父亲以为我该如何选择?是听从?还是跟从?”

秦松看了秦卿一眼,沉默。良久,开口,“卿儿,你别忘了你膝下还无所出。若是留下,将来你怎么办?”

秦卿听了抿嘴,眼里划过一丝嘲弄,“父亲的是让我跟同三皇子离开了?”

“这是危机,可也是你的机会。你与他同甘共苦,以后他待你必将不同。”

呵呵…。话是不错!只可惜,她怕是等不到那天,就先把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了。

看来她这次回来,除了真切的体会一下来自父亲的凉薄之外。再无其他了…。

起身,“父亲的话,女儿会好好思量。如此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说完,抬脚离开。

脚步声消失,秦夫人面色不是太好,“老爷,这种时候你跟卿儿说这话,是不是…。”

“你觉得我过分了?”

秦夫人不敢直接承认,只委婉道,“老爷的思量,妾身也能理解。只是,卿儿听了,心里怕是会伤心呀!”

“难道我说让她留下,然后看着她一辈子守着那三皇府,那就是对她好了?”

“这…。”秦夫人噎住,一时无言。

守寡跟去死,那个滋味更好些?那个都不好…。

回往三皇府的马车上,桂香看着阴沉着脸的秦卿,心里不安。虽然她不知道秦大人跟秦夫人都说了什么。但是看秦卿比来时更为难看的神情,可以猜到肯定是很不如意。

其实,就桂香来说,她是一点儿都不想秦卿跟这行赫连珏去皇陵。万一路上有个什么意外的话…呜呜,她可是还没嫁人呀,就那样死了可是太冤屈了。

不过,有这件事儿,桂香也想清楚了,若是秦卿能够留在京城。她也不巴望着被三皇子收入房中了。她干脆的找个差不多的小厮就赶紧把自己给嫁了。来世上一遭,若是连女人都没做过,那就太亏了。

城外,别院

“向赫连珉献计,让他借由为皇上祈福为名义,驱离诸位皇子的那位谋士,昨天夜里被赫连珉杀了。看来,赫连珏的那番话,赫连珉还是听进去了。”

凤璟听了,捻着手里的棋子没说话。

赫连珉作为储君,缺少了一份为君的霸气,豪气。但为君者的多疑,比起赫连昌来他却是分毫不差。

“去皇陵的都有谁?”

“三皇子赫连珉,五皇子赫连玝。”

凤璟点头,未在多问。

留下剩余的三位皇子,是期望在未登基前,成为他的助力吗?

想法不错,可不会实现!

“你家主子可在屋里?”

门口蔺芊墨的声音传来,凤璟放下手里的棋子,起身,打开房门…。

蔺芊墨那带笑的小脸映入眼帘,“夫君!”声音甜腻腻,听之,身心舒畅。不过,在看到蔺芊墨手里端着的汤盅中后,凤璟嘴里反射性的开始冒苦水。

凤和看了,即刻低头,迅速往后退了一步,期盼蔺芊墨忽略他的存在。

凤璟带头去听房角,还听到那种私密的话题。

凤和还帮着清理场地,这主仆。应该惩罚一下。无规矩不成方圆是不是!

他们的反应,蔺芊墨看在眼里,直接无视,笑眯眯,很是贤惠道,“夫君,凤和,喝汤了!”

凤璟听了,什么都没说完,端起汤一口闷。长痛不如短痛,直接喝完,了事儿。

看凤璟都喝了,凤和自知躲不过,上前,“多谢夫人!”说完,端起,效仿凤璟,一口闷了。

汤入口…咦!不是苦的,不是酸的,也没那辣死人的味道了。竟然意外的十分好喝!

凤和低头,看着手里的汤盅,神色不定。是他味觉出问题了吗?

凤璟微微俯身,在蔺芊墨脸颊上亲了一下,淡淡微笑,却是魅惑勾人,“谢夫人开恩!”

这姿态,这声音…。蔺芊墨耳朵怀孕了,眼睛亮了,指了指另外一边脸颊,“这边!”

凤璟听了,嘴角笑意加深,伸手扶住蔺芊墨头,额头,脸颊,鼻子,下巴,亲了个遍。

凤和不敢抬头,聪明的闪身离开了。

“不生气了!”

“一点儿不生气。就是喜欢看你喝苦辣汤时丰富的表情。”蔺芊墨嘿嘿一笑。

“坏!”

这话听着麻麻的,蔺芊墨发现凤璟现在好像会撒娇了。虽然那清淡的表情看起来不太像,不过,那绵长的音调却就是那个味儿呀!

抚了抚胳膊,舒缓那麻意,蔺芊墨开口,“今天有空吗?”

凤璟点头,“嗯!”

“我想去看看蔺毅慎他们,一起去吧!”

凤璟听了,眼底闪过什么,瞬时即过,恢复如常,点头,“好!”

***

“夫人,大公子,少奶奶,侯爷和郡主过来了!”林嬷嬷话落,屋内一静。

“快,请侯爷和墨儿进来。”蔺毅慎最先回神,看向杨氏,“你也出去迎迎。”

“哦,好…。”杨氏把孩子放到蔺毅慎怀里,起身,疾步走了出去。

蔺毅谨看向孟怜儿,无声叹了口气,“把脸上的泪擦擦吧!”

孟怜儿抬手,急忙拭去眼角的泪,脸上神色难掩不安,“慎儿,你说,若是侯爷知道了纤雨的事,会不会…。”

蔺毅慎听了,神色莫测道,“你只需记住错的是谁,也切记不要生出什么不该有的贪妄,侯爷自有思量。”

孟氏听了,眉头紧皱,还欲说什么,在听到门口杨氏的声音,还有脚步声后,停下,随着起身,迎了出去。

“侯爷,墨儿,请进!”

“好!”

“臣妇见过侯爷,见过夫人!”孟氏俯身,请安。

“蔺夫人请起!”

孟怜儿已不是蔺家姨娘,而是蔺恒的平妻了。只是,母亲这称呼,蔺芊墨叫不出,也不适应。叫蔺夫人,更自在些。

“是!”孟氏自然不敢计较那个,她这平妻的位置,可还是蔺芊墨给予的。

“侯爷,夫人请坐,我去倒茶!”说完,不待蔺芊墨说什么,孟氏就快步走了出去。

蔺芊墨看着孟氏的匆忙的背影,莫名感觉到一股躲避的味道。

“侯爷,墨儿,请坐!”

凤璟颔首,随意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。

蔺芊墨却是抬脚走到蔺毅慎的跟前,伸手把窝在蔺毅慎怀里的孩子抱了起来。绵绵软软,一股奶香,肉肉的脸蛋,黑黑圆圆的眼睛,那模样,看着就让人想蹂躏一番。

“看看这脸蛋儿,啧啧…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,白嫩滑溜。谁能想到这小子生下来的时候,跟小老头似的皱巴巴的呢!”蔺芊墨不甚熟练的抱着孩子,称叹。

“咿咿呀…。”娃子躺在蔺芊墨怀里,睁着圆滚滚的眼睛,看着她,流着哈喇子,张口支吾。

蔺芊墨看了,会心一笑,大言不惭,欺负娃子听不懂,不会说,“你出生的时候,是挺丑的,看来你也赞成。”

“咿呀…”

“不错,不错!这小子很有自知之明。”

“啊呀…”听不懂,却是笑了。

那纯真的笑颜,让人心软成一团。

“嘿嘿…。看到美女开心吧!真有眼光,来亲一个…”

吧唧一声,亲的响亮。

“咯咯咯…。”或许是被亲的痒痒的,孩子咯咯笑开。

那声音,听在耳中,蔺芊墨随着笑开了,“臭小子,真是可爱!”

看蔺芊墨和孩子玩儿的开心,杨氏收回了要抱过孩子的手,笑意柔柔,“他喜欢墨儿!”

蔺芊墨听了,用手点了点孩子柔嫩的脸颊,笑眯眯道,“知道我喜欢你,所以,也喜欢我,是不是?”

“咿呀…”

“好乖!”

看着蔺芊墨逗弄孩子的模样,凤璟觉得…。还是晚些要孩子的好。

蔺芊墨这母性挥发到一半儿,身上忽然一股温热袭来,怔忪,僵住!

蔺芊墨的异样,凤璟即刻看在眼中,起身,上前,“怎么了?”

“哦…。”蔺芊墨愣愣着,把孩子从怀里移开些,看到自己身上那一片湿,好似还能看到热气,愣愣道,“他尿了!”

杨氏听言,急忙上前,接过孩子,“这孩子刚才尿过,怎么又尿了。真是…。墨儿,抱歉!”

蔺芊墨摆手,“我这也算占便宜了。小子,这是给姑姑的见面礼是不是?”

“咿呀!”

“行!我就收下了,等你长大了,我定会告诉你媳妇儿。到时可别羞哭了。”

蔺毅慎听了,好笑,看来这一泡尿要被记十多年了。

见蔺芊墨没一丝不快,杨氏放下心来,把孩子交给婆子,道,“墨儿,我先带你去换件衣服吧!”

“好!”蔺芊墨随着往外走去,走到门口,顿住脚步,看向凤璟,笑眯眯道,“璟公子也抱抱吧!提前熟悉一下,练习一下。”说完,离开。

蔺毅慎看向凤璟。

凤璟静默,片刻,看向孩子。肯定,对于那泡尿,他不会如蔺芊墨那般镇定自若。下不去手…。悠悠开口,“自来讲究,抱孙不抱子,本侯不需要熟悉,练习,墨儿她过虑了。”说完,看了蔺毅慎一眼,悠然坐下。

蔺毅慎跟凤璟接触的不多,无法肯定的确定他的意思。谨慎起见,开口,问一句,“侯爷是让我把这古话,如实禀报,还是…。”

凤璟抿了一口茶水,清清淡淡道,“告诉她,我抱过了,抱的很好!”

蔺毅慎听了,垂眸,“我知道了!”应,同时忍不住腹诽;这算不算是惧内?

“你说,凤侯爷今天突然过来,是不是为袁夫人做主,来惩治大少爷的呀?”小丫头窝在墙角,低声道。

“应该不会,刚才从门口经过,还听到里面有芊墨郡主的笑声呢!”一个小丫头摇头,轻声道。

“我看不一定,刚才我看夫人的脸色可是很不好。”

“夫人也许是为纤画小姐的处境担心吧!毕竟…。”小丫头声音压的更低了,“就算现在纤画小姐借着身孕进了袁家。可那外室的名头可是怎么也抹不去的。外室,那是连妾室都不如呀!这以后的日子,不用想,必然是不好过呀!”

“唉,纤画小姐怎么就做出那种事儿来了呢?这是毁了自己一辈子呀!你说,大公子把她接回来,还说了愿意养活她一辈子,她怎么还…。说是去看夫人,结果竟然跑去了袁家,跪在袁家门外,嚷着怀了袁大公子的孩子,她是真豁出去了。”

这明显是拿孩子胁迫袁家让她进门呀!这么一来,袁家必定心生厌。对她也必定不会有好脸。

“我听说,就算纤雨小姐那样闹,袁家也是不愿让人进门的。最后还是袁夫人开了口,她才得以进去的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千真万确!”

“这袁夫人倒是够…够大度的!”

“呵呵…。也许吧!谁知道呢!”小丫头笑的意味深长。

“红儿,绿儿,你们在做什么呢?”

“刘…刘嬷嬷!”

“在这里乱嚼什么,还不给我干活去!”

“是,是,奴婢这就去!”两个小丫头,起身,急忙跑开了。

直到两个小丫头跑不见,刘嬷嬷才抬脚走开,转弯,定住…。看着眼前两人,想到刚才那两个丫头说的话,不由脸色大变,“侯…。侯夫人,大少奶奶…”

蔺芊墨看了她一眼,什么都没说,抬脚离开。

杨氏面色发紧,忐忑不安,疾步赶上蔺芊墨,“墨儿,这个…。是我们没看好纤雨,让你为难了!”

蔺芊墨听了,淡淡一笑,“路是她自己选的,与大嫂无碍。而我也没什么好为难的。”

“袁夫人是侯爷的嫡亲妹妹,现在纤雨进了袁家,这…。”杨氏怎么想这事儿,心里都不安。凤璟好不容易回来了,蔺芊墨那苦日子好不容易熬过去,若是因为这事儿,让他们夫妻生出什么间隙来,那纤雨罪过可就更大了。

蔺芊墨看着杨氏忧心的神色,“不用担心,没事儿!走吧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