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1章 对萧荛儿生疑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离开蔺毅慎家。马车上,蔺芊墨看着凤璟,“蔺纤雨的事,你都知道了?”

凤璟点头,“蔺纤雨影响不到凤冉。”

蔺芊墨听了没说话。除了伤了心之外。蔺纤雨确实影响不了凤冉分毫。因为不需凤冉动手,袁家已先容不下他!

孟氏看着蔺毅慎,忐忑难安,紧声道,“侯…。侯爷可有说什么?”

蔺毅慎平缓道,“凤大小姐不会动蔺纤雨一分。”

孟氏听了,紧绷的神色舒缓了一分。看来,侯爷不会因为蔺纤雨的事,迁怒于蔺毅慎了。只是,雨儿…

看着孟氏那微微舒缓的神色,蔺毅慎开口道,“但也不要妄想凤大小姐会护她一分。所以,蔺纤雨能活多久,就看她自己的造化。”

凤璟的意思很明了,不要企图通过蔺芊墨,来为蔺纤雨谋取什么。那样,只会适得其反。现在对于蔺纤雨,凤璟包括凤家均是漠视。反之,若是他们贪心不足。那,漠视不再,直接弄死蔺纤雨大家都干脆。

蔺毅慎话出,孟氏眼圈即刻红了,女人的后院,存在多少腌臜,算计,她清楚的很。无身份,无依仗的,若是得宠还好。不然,日子肯定十分难熬。而蔺纤雨那是一样都没有。未进门就已让袁家厌,如此…弄死一个外室,对于袁家来说跟捏死一个蚂蚁差不多。

垂泪,蔺纤雨再不争气,那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。纵然气她,可更多还是为她痛心。

“慎儿,娘不敢奢求谁护着她,也不想她膈应凤大小姐。娘现在只想让她从袁家出来。你看,你能不能跟墨儿说说,把她给弄出来…。”

蔺毅慎听了,平淡,也淡漠道,“蔺纤雨不想认命,她是铁了心了要入袁,豁出去了想争取一席之地。现在,你让墨儿出手把她弄出来,蔺纤雨如何能从?到时,若是蔺纤雨出了什么差池。你告诉我,你让墨儿如何自处?”

孟氏听言,正色道,“无论最后结果如何,我都感激芊墨的出手相助。”

蔺毅慎沉沉一笑,“你感激,可其他人却不会。蔺纤雨没了命,墨儿牵扯其中,满身嘴也说不清。帮忙惹来一身腥,一番非议。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,墨儿不会做。凤侯爷也不会让她去做。最后,你求的没如愿,反而惹凤侯爷生厌,那时你会后悔!”

孟氏听言,心缩成一团,闷的透不过去,“难道说,就这样看着雨儿去死?”

蔺毅慎看着孟氏那眼泪外溢的双眸,缓缓移开视线,沉沉道,“对于蔺纤雨,我能保她的只有一个衣食无忧,至于其他…。路是她自己走出来的,她心意已决,我亦无可奈何。只盼她能早已明白,及时回头。”

那样还能保一条命。纵然孤老一生,也能多看看世间不同景!如果她继续执迷不悟,无人可救,她是自寻死路。

***

“哥,哥…。”

到家,马车还未停下,一个急切,熟悉,且不讨喜的声音传来。

蔺芊墨看向凤璟,“凤二小姐!”

“哥,我是嫣儿呀!哥…”

听着车外的声音,蔺芊墨悠然道,“看来我耳力不错!”特别是对于讨厌的人,她记更清。

凤璟听了,没说话,拉过蔺芊墨,抬脚下车。

“哥…。”高昂的声音一顿,降为低八度,“嫂…嫂嫂!”

这声嫂嫂透着勉强,不过就这也已让人意外。按道理说,没踩她一脚的机会时,凤嫣一般都是无视她的存在。今天怎么…。

眉头微杨,抬眸,看向凤嫣,不由愣了一下…。

华美的衣服包裹着臃肿的身材,厚厚的胭脂水粉掩盖不了脖颈处的沉黄皮肤。而那闪耀花贵的饰品,让她的头发看起来更加的枯黄!这是凤嫣…。?有一瞬间,让人不敢确定。

凤璟神色平淡,看了凤嫣一眼,视线落在一边的文忆敬身上。

“侯爷,夫人!”文忆敬弯腰,垂首,见礼。

凤璟什么都没说,握着蔺芊墨的手,抬脚走了进去。

凤嫣看此,疾步跟了过去。

“你忙吧,我先回屋了!”蔺芊墨说完,松开握着凤的手,转身往屋内走去。

脚迈出,既顿住,看着扑到在她面前,欲冲向她却被凤竹拦在的凤嫣,眉头不经意皱了起来。

“蔺芊墨…不…。嫂嫂,我错了,过去都是我不懂事儿,都是我不好,做了很多让嫂嫂不高兴的事儿,求嫂嫂一定不要怪罪我才好…”凤嫣急切的说着,话好似对蔺芊墨说的,可注意力却全部都在凤璟的身上,意图明显,想从凤璟的眼中看到一丝柔和,还有对她的怜惜。

凤嫣从来就不是一个懂得隐忍的人。张扬的嚣张,蛮横的跋扈,坏的不掩饰。这也算是一种真性情吧。只是,这种真性情却怎么都无法让人喜欢。

而让凤嫣这样一个自我的人,说出这道歉的话,恐怕对于凤嫣来说,已是一种耻辱了吧!说完之后,必然更恨她。不过,凤嫣如何,蔺芊墨早已不在意。

“不怪罪!你们说话吧!”说完,转身,去了蔺毅谨的屋子。

蔺芊墨离开,凤嫣脸色稍微好看了些。很好,蔺芊墨还算识相,没愚蠢到揪着不放,故意为难她,留下看她乐子,不然凤嫣会更膈应的慌。

为不再承受那种痛,为让凤璟高兴,那些服软的话她可以说。但就如蔺芊墨刚才所想,这些话对于凤嫣来说,那就是耻辱。

“哥…”凤嫣看着凤璟,眼圈红了,眼泪掉下。当然,这泪水不是因为凤璟历劫归来,她也不是喜极而泣。纯粹是为她自己感到特别的委屈而已。

凤璟静静看着凤嫣,若说曾经,在凤嫣企图谋害蔺芊墨的时候,凤璟对她还会生出怒火。那么,现在,凤璟对着凤嫣,已生不出任何情绪,连怒气都不再有,淡漠一片,生不出一丝波澜。

血缘斩不断,可情意却可以。

你给予什么,我回报什么。你有情,我有意。反之,你无情,我自无义。

在他出事儿后,凤嫣是什么反应,凤璟已一清二楚。

在蔺芊墨危难之时,凤嫣是如何对她的,凤璟亦是心知肚明。

对凤嫣,凤璟没亲手捏死他,已是容忍。若她想再求其他…。适得其反,后悔来过!

“哥,你知道吗?我快要死了,我每天都要经历一场死去活来的痛苦折磨!”

凤嫣说着,想到那滋味,哭出声音来,“哥,你一定要帮我!我现在变成这样,都是那恶人所为。”

“哥,你帮我把那人给找出来。敢谋害凤家人,谋害凤侯爷的妹妹,怎么也不能放过他,不然,你颜面何存?”眼睛赤红,泪水外溢,带着满满的戾气。

“还有文忆敬,他看我变成这样,不说帮我,竟然还说要休了我!他这分明是欺人太甚,根本是无视你的存在。”

“我那婆婆也是一样,明知我身体不好,她不照顾我也就算了,竟然还装病躲了出去。”

“还有文家的那个妾室,看我现在没精力,竟然趁机夺走我儿子。一个贱婢还妄想教养我儿子,简直是不知所谓,居心叵测,什么教养,她分明是想害死我儿子!而文忆敬明知那妾室不安好心,可他竟然视而不见,不但不管,还护着!”

眼泪被愤然,愤怒取代,对着凤璟抱怨开来,言辞一如往常,犀利,刻薄!

文忆敬却是没一点儿表情,好似凤嫣现在讨伐,指责的那个人,根本就不是他一样。

凤璟表情更淡,到此,兄妹情义也算是完全断了。

凤嫣说完,抬脚上前,走进凤璟,伸手想拉凤璟的衣服,却在看到凤璟那极致清冷的眼眸后,顿住,瘪嘴,“哥…。你不疼我了吗?”

凤嫣话出,凤璟转眸看向文忆敬,“想对我说什么?”

文忆敬扯了扯嘴角,苦涩蔓延,“目的不纯把人娶了进来,现在这样我也算是得了报应。不敢向侯爷说什么公道,更不敢说一个休字,亦是不敢暗中生什么谋害之心。但,从今天之后,我能给她的也就一个名头,一份衣食无忧。至于其他,就算侯爷现在杀了我也不再有。”

文忆敬话落,不等凤璟说话,凤嫣先是跳了起来,“目的不纯把人娶进来?文忆敬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文忆敬没说话,静待凤璟表态。

凤嫣却是不依不饶,“还有,能给我的就一个名头?这话是什么意思?你…。你打算让我以后守活寡?”这种认知,不敢置信,更是对她的极致的羞辱。

文忆敬依旧保持沉默。

这沉默,在凤嫣眼中瞬时成了默认。

怒火翻涌,抬手,一个巴掌对着文忆敬挥了过去,动作熟练,娴熟,一看就是常干这种打人巴掌的事儿。

文忆敬不躲不避,生生受了那一巴掌。

“文忆敬你是个什么东西,谁给你的胆子,竟敢给我说出那种话。”大骂,不忘告状,“哥,你都看到了,都看了吧!文忆敬他就是这么对我的,哥你一定要给我做主,文忆敬绝对不能饶恕!不给他点儿颜色看看,他不知道我们凤家的厉害。”

文忆敬听着凤嫣那叫器声,还有那理直气壮的命令语气。再一次怀疑,凤璟跟凤嫣真的是一母同胞的兄妹吗?为何如此天差地别?

当初他在娶凤嫣之前,也暗中查探过,知道凤嫣那高傲,跋扈的性子。只是,因为她是凤璟的妹妹,所以,文忆敬感觉,就算脾气不好,人应该不是什么蠢人,所以才决定娶了她。可现在看来,他当初是想多了,也想错了!凤嫣跟凤璟是一点儿相似的地方都没。除了同姓凤…。

“凤和!”

“主子!”

“东西给他!”

“是!”

凤和从袖袋里掏出一张纸,在凤嫣期待,疑惑的眼神中,递给文忆敬。

文忆敬伸手接过,看过,既明了,抬头,看着凤璟道,“我明白了,明日既启程离开,以后绝不再出现在侯爷面前。”

“什么启程离开?要去哪里?呃…。”凤嫣的话没说完,脖颈上猛然一痛,人瞬时昏死了过去。

凤竹伸手接住凤嫣的身体,揽着她走出去,放入马车中。

文忆敬拱手,“下官告退!”

“嗯!”

***

马车上,文忆敬看着昏迷躺倒的凤嫣。再看手里的调令…。嘴角扬起一抹微笑,似放松,似苦涩。

上次凤嫣意图谋害蔺芊墨,惹怒凤璟。凤璟一怒,欲把凤嫣驱离,最后却因凤嫣有孕被搁浅。而那次就算被驱离,还有一个期限,只是凤嫣有所改变就可回来。可这次…。

同样的场景重复,只是这次凤嫣对蔺芊墨,做出的事不再是口头,而是事实。而想对的凤璟对凤嫣的驱离,驱离的期限也延至死亡。

凤嫣的亡日,就是他的归期!

文忆敬抬眸,透过车窗一角看着外面熙攘的人群,眼底溢出一抹怅然。

给凤嫣一个名头,活着时让她衣食无忧,同时看着她,圈禁她,这是他别有目的娶了她的代价!

一辈子守活寡,一生母子分离,日日承受锥心之痛,这是凤嫣所得的惩罚!

九皇府

“赫连珏,赫连玝,五皇子妃已离京。三皇子妃秦卿恰时病倒,留了下来。”

赫连逸听了影一的禀报,温和一笑,意料之中。

“主子,可要动手?”

赫连逸静默,片刻,摇头,神色莫测,“赫连珉被赫连珏的话影响,若是这个时候赫连珏,赫连玝丧命。赫连珉恐怕会狗急跳墙,那样反而麻烦。”说着,微微一顿,眼睛微眯,“或许,不要我们动手,所想的结果就会得到。”

影一听言,似懂非懂。

赫连逸却未在多说,只淡淡道,“静待消息吧,不出几日应该就会有噩报传来!”

凤和闻言,不再多问。

“主子!”

影二闪身出现在眼前,禀报道,“刚才芊墨郡主派人给皇妃送了些东西过来。”

赫连逸听了,扬眉,“是什么?”

“补身体的药品,还有…。”影二说着顿了顿,略有不自在道,“还有一本医术,是讲那个…”

影二话未说完,赫连逸既出声打断,“我知道了!”

不用说的太细致,影二也是松了口气。

影一低头,九皇妃这是要被芊墨郡主带坏的节奏呀!

赫连逸开口,“只给了夏如墨东西吗?”

潜意词,没给他的吗?

影二听了,轻咳一声,低声道,“也有给主子的。”

赫连逸闻言,眼睛不由一亮,“是什么?”

“壮…。壮阳药方!”

赫连逸:…。“再说一遍?”

“芊墨郡主在准备礼物的时候,凤侯爷一直在一边看着。说…主子曾跟他说过,身体阳虚的厉害。所以,凤侯爷很用心的让芊墨郡主为主子准备了这个处方!”影二不敢抬头。

影一头垂的更低。

赫连逸抿嘴,却意外的不觉生气,或许是因为早已习惯了吧!凤璟要是蔺芊墨面前夸奖他,那才是反常。

“方子呢?拿来我看看!”

“是…”

影二把方子递过去,赫连逸无视那上面的药名,只看着那扭曲的字体,温和一笑,“墨儿的字还是这么丑。”

这话,怎么听都像是夸奖!

秦家

秦松得知赫连珏已离京,而秦卿却因为病倒留下的消息后,眉头瞬时皱了起来。

看来,在死跟守寡之间,秦卿选择了后者。如此,他秦家的女儿,在外人看来,难免要落下一个薄情寡义的名头了。

京城别院

“凤璟,来,把这个喝了!”蔺芊墨说着,把碗放入凤璟手中。

凤璟低头,看着手里黑乎乎的,充斥着药味儿的东西,眉头不由皱了起来,“这什么?”

“给你补充精气神的。!”

凤璟闻言,脸色不由僵了一分,男人对这种能力问题,无法坦然处之,皱眉,“我让你觉得不满足?”

凤璟话出,换蔺芊墨脸色僵住了。

凤竹即刻低头,放下手里的碗,疾步退了出去。

这问题关系太多,凤璟必须问清楚,放下手里的药,直直看着蔺芊墨,认真道,“若是不满足,你为什么还不让我继续多要?每次我一贪多,你不是发急,就是撒娇求饶的不给我?”

凤璟说着,觉得问题严重了,眉头皱的更紧了,“难道你一直的觉得不舒服?还是说,你从来有体会到话本上说的,那种高chao的…。”

话没说完,嘴巴被捂着。

蔺芊墨瞪眼,咬牙,“我说的是精气神,精气神!这药只是让你身体更好,种子更棒,到时生出的孩子身体也能顶呱呱而已。你给我天马横空的歪到哪里去了!”

凤璟听了,拉下蔺芊墨的手,看着她,道,“这么说,我刚才是多想,其实你一直都很满足,每次也都会高…”

“凤璟,你可以闭嘴了!”

“你不是说夫妻之间,要忠诚,坦诚吗?坦诚的告诉我你的感觉吧!”

蔺芊墨:…。

伸手端起刚才凤竹放下的那碗药,捏着鼻子,一口灌了下去,那味道…。眼泪都被冲出来了,呲牙咧嘴,“我的感觉就是,我们该要个孩子了。这药你喝半个月,把身体好好调理一下!”

调理身体,这份关心,是为孩子!这感觉…

凤璟看着蔺芊墨,目光柔柔,“你年纪还小,我们再等等!”

蔺芊墨听了横了他一眼,“我年纪小,你不是也下手了吗?该做的都做完了,想起我还年幼了!”

这话凤璟听在耳中,心思随着歪了,理儿不理儿的凤璟已经顾不上了,视线顺着蔺芊墨脖颈往下,落在某处,定住,喉结无意识滚动,手下意识的握了握,轻喃,“不该小的一点儿不小!”说完,抬眸,看着蔺芊墨,“夫人,刚才的药凑效了!”

蔺芊墨听言,嘴角抽搐,“凤璟!”

“嗯!”眼神灼灼,表情无辜。

“你药还没喝,凑效个屁呀!”蔺芊墨气不出,想笑了。

闻言,凤璟看了看被他丢在一边,自动遗忘的药,眉头微动,“竟然还没喝吗?”说完,轻轻一笑,看着蔺芊墨道,“看来为夫能力非同一般!只是看看都能补到精气。”

蔺芊墨:…。好想蹂躏他一番。

凤家

自萧飞离开,凤宣就一直愁眉不展,心里总是难安。

凤宣那副为萧飞忧心忡忡的模样,凤老夫人看着这心里实在不是滋味。萧飞那种人,完全不值得宣儿为他伤神。只是…这话却说不定,因为有些事儿怎么都讲不得。

真实的理由说不得,宽慰的话凤宣根本听不进,如此,只能另想他法了!

“宣儿,这两天我想去白云寺一趟,你陪我一起去吧!”

凤宣听了,抬头,不甚有精神,“去白云寺吗?”

“嗯!最近家里发生太多的事儿,我想去拜拜菩萨,静静心。”

凤宣听言。沉默了一下,点头,“好,我也正好为萧飞求个平安。”

凤老夫人默然,而后点头,未说话。

“娘,就我们两个去吗?”

“府里这么多人总是有一个看着,所以,你二嫂跟我们一起去,你三嫂在家里守着。你若是觉得空落,就让荛儿也陪我们一起过去,省的荛儿在家你不放心,因为我打算在哪里待个几日。”

是静心,主要还是让凤宣散散心。

凤宣点头,未作他想,“那我跟荛儿说一声,让她也提早准备一下。”

“嗯!去吧!”

凤宣离开,凤老夫人重重叹了口气,心无奈!

“为父亲上香求安?”

“嗯!”

“那女儿自然是要去的!”表现孝道,萧荛儿自然不排斥。

凤宣听了,看着萧荛儿,颇为欣慰道,“你父亲知道你这么孝顺,心里一定会很高兴。”

萧荛儿挽住凤宣的胳膊,柔柔道,“那不都是女儿应该做的嘛!”

凤宣扯了扯嘴角,笑的勉强。

“娘,你不要担心,爹爹一定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

“嗯!”

这边,凤宣母女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。

另外一边,凤肣看着张氏,交代道,“这次你随着母亲一同去白云寺,一路上照顾好母亲的同时。记得好好观察一下萧荛儿!”

张氏听了,心头一跳,看着凤肣神色不定,“观察她?老爷,你这话是何意?可是发现她有什么不对吗?”

凤肣摆手,神色如常,随意道,“她能有什么不对。不过就是以后身份不同了,不但是我的外甥女,也将会是玿儿的媳妇儿。你也试着拿婆婆的心态去好好看看,若是有什么不合心的地方,回来告诉我。”

“告诉你?然后呢?”张氏莫名的有些激动,老爷不会是想退亲吧!

凤肣抿着茶水,不疾不徐道,“我自然是告诉宣儿,让她教导教导荛儿了!免得以后进了门,你又觉得这里不合适,哪里不如意的。”

只是这样呀!张氏有些失望,不知为何,自从萧荛儿和自己儿子定了亲,张氏这心里就开始不自在了。看到萧荛儿总是感到哪里别扭。不过,这话她不敢说,不然凤肣又该说她没事儿找事儿了。而且,传到老夫人耳中,也必然惹得她不喜。

“我知道了,我会注意多看着她点儿。”

“嗯!”凤肣点头,意味深长道,“你记住,我对荛儿再好,那也绝不会超过玿儿去。所以,你看到什么只管说。不过,一定要属实,知道吗?”

这话,张氏听着心里舒服极了,瞬时就笑开了,“老爷你放心,我自然是有一说一,那无中生有故意抹黑荛儿的事儿,我也不会做。”

“那就好!”

根据护卫这些日子的探查,发现萧荛儿一些特别奇怪的地方,只是却又无从证实。如此,只能让张氏近距离的仔细观察一下。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实质性的发现!

萧荛儿是萧飞的女儿也就罢了,看在凤宣的面上,这门亲他也就认了。但若是萧荛儿本身还存在什么问题。那,就是天皇老子来了,这儿媳妇儿,凤肣也不会要!

想到萧飞,凤肣直到现在还恶心的不行。看到萧荛儿跟萧飞那相似的眉眼,凤肣眉头紧紧皱起,担忧呀!若是将来生出一个肖似萧飞的孙子。那…。凤肣胃里开始翻涌!

看着凤肣那变幻不定的表情,张氏直觉感到,凤肣有什么事儿瞒着她。可是什么呢?疑惑,好奇,开始胡思乱想,不会是看上哪个丫头了吧?所以,刚才才跟她说那些好听的?给她来个先甜后苦?

想着,张氏好心情消失殆尽,抿嘴。离开前,一定要要弄清楚,看看是哪个骚蹄子又在凤肣面前晃悠了!

夫妻两个,思路完全不在同一条线上,不过,却是同样的泛着恶心!这也算是一种默契吧!

两日后

凤老夫人带着凤宣,萧荛儿,还有张氏往白云寺而去。

马车上,萧荛儿揉着眼睛,眉头紧皱。

“表小姐,你怎么了?可是哪里不舒服?”

萧荛儿摇头,“没事儿!”说着,放下手,眼皮又跳了起来。跳的萧荛儿心里开始不安。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,隐隐感到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儿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