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2章 路遇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二皇府

“娘娘,该喝药了!”

秦卿却好似没听到桂香的话一样,木木的靠在软榻上,整个人透出一个灰暗的气息,眼中盈满茫然的灰寂,寂寥的苍凉。

桂香上前,满脸担心,“娘娘,身子重要,不管怎样,您也要先保重自己呀!”

秦卿沉寂,不言。

“娘娘…。”

桂香劝慰的话未出口,秦卿沉沉开口,“说吧!在外都听到些什么?”

听到秦卿的询问,桂香欲言又止,闪烁其词,“娘娘,眼下最重要的是自的身子,至于其他都不重要。”

听着桂香含糊不明的的回答,秦卿面色越发暗沉,“看来,都是一些不好听的了。既是如此,我越想知道,那些人在背后是怎么说我的。”

“娘娘…”

秦卿声音冷下,“把你听到的都说出来,不许隐瞒一分一毫。”

见秦卿已不耐,桂香不敢再含糊多言,垂眸,忐忑道,“说娘娘只能享富贵,不能吃苦受累。对三皇子,娘娘这是薄情寡义,对皇上,娘娘这是不敬不孝…。”

秦卿听了,嗤笑,满满嘲弄,手却下意识的攥紧,紧绷,“继续说!”

“说秦大人教女无方,还说…。”桂香声音越来越低,“还说三皇子娶到娘娘,是造了孽…。”

啪…。

瓷器碎掉的声音,打断了桂香的话。

膝盖一软,即刻跪地,请罪,“奴婢言辞无撞,请娘娘息怒!”

秦卿胸口剧烈起伏,心中愤怒压抑住不住,委屈随着涌出,眼眶发红,咬牙,“赫连珏娶我是造孽?一群口舌无忌的贱人,她们知道什么?她们明白什么?就敢这样编斥我?”

“娘娘,都是一些无知之人,娘娘无需跟她们一般见识。”桂香小心翼翼宽慰道,“娘娘受了多大的委屈,奴婢看的很清楚,娘娘的苦衷她们不明白,可奴婢都懂.....但不管如何,娘娘都要先保重自己才好呀!”

这次去往皇陵根本就不是秦卿不愿意去!

虽然对于去皇陵,秦卿是排斥的很,可她也没坚决的表示不愿意去。她因为害怕,还在迷茫,犹豫不定时,却突然病倒了…。不,确切的说是,被人故意下药强制把她困在了三皇府。而,对她下药的那个人,不是别人,正是三皇子!

原因,他不愿让秦卿跟着。但留下秦卿却不是因为不忍,不是因为不想秦卿跟他一起去吃苦。出发点,跟疼惜完全无关。赫连珏是嫌秦卿累赘。另,对她下药,并不是非要如此才能留下秦卿,纯粹是因要惩罚她!

一剂药,决绝而残忍的剥夺了,秦卿为母的资格。

这样的残忍,让人从心里发寒,对未来更是绝望的彻底。一个女人再生不了孩子,已与废人无异!

而赫连珏惩罚秦卿的原因,不为其他,只因蔺芊墨!当然,秦卿是这么认为的,也已认定。

“原来,我真的没多想,也都没猜错。他那几日心情那么好,不是因为我伺候的好,也不是因为我说出的话,太动听。而是因为别人取悦了他…。”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蔺芊墨。

秦卿眼眸盈满冷寒,对赫连珏的爱意,在他亲手断了她的子嗣缘后,彻底转为恨意。

曾经爱有多浓,现在恨就有多深。

所有的付出,都是自取其辱。这样的认知,赤裸裸的现实,对于秦卿这样的天之骄女来说,那比杀了她都痛苦。

桂香低头,垂下眼帘。秦卿对赫连珏太用心,如此,更容易多心。赫连珏的任何改变,秦卿都会反复琢磨。

也因此,赫连珏那无由来的好心情,让秦卿探究许久,暗中偷偷探查了许多。未有发现,却更多疑,如此隐秘,必然存在什么秘密!最担心什么,总是最先怀疑什么,秦卿当即怀疑赫连珏外面有了别的女人!

这种猜测让秦卿心难安,也就是在那个时候,一个小厮忽来言,说他知道赫连珏为何心情好。对于小厮的话,秦卿半信半疑。

小厮也未多言,只是给了秦卿一包药,说只要她把这个药粉洒在赫连珏的身上,马上就会知道勾引赫连珏的那个人是谁。

秦卿刚开始不以为然,并未听从小厮的话在赫连珏的身上动手脚。只是,这种忍耐,并未坚持到最后。最终她还是用了药,然后…。就发生了其后的事。

小厮不是小厮,而是西域的帝王耶律佑伪装的。而那个勾引赫连珏的人也不是别人,竟是蔺芊墨。

借由秦卿的手,借助药物的作用,耶律佑在密室中劫持了蔺芊墨。若不是凤璟及时的出现,或许现在蔺芊墨已经死了!

“就因为我坏了他金屋藏娇的好事儿,他就毁了我的一切。赫连珏,他太狠,也太可笑。”

秦卿嘲弄,讥讽,发泄心中郁结,愤然,“既然那么喜欢蔺芊墨,当初在她巴着你的时候,为何不娶了她?既然放不下,怎么不拿出男人的魄力,跟九爷一样去跟凤璟争抢一下。就会偷偷的摸摸的做些那见不得人的龌蹉事。”

桂香听着秦卿完全不在顾忌形象,尖刻的怒骂声。头低的更下了。

“枉我也是瞎了眼,被猪油蒙了心,竟然会对你这样的不堪的,窝囊废动心…。”

秦卿是不幸的,而她的不幸,在于从一开始她就对赫连珏用错了心态。

嫁给一个皇子,晚上,脱了衣服你是他的妻子,是他的女人。可白天,穿上衣服之后,你就要暂时舍去自己的情丝,让自己成为他的助力,成为他的臂膀。

不要用自己带情的眼睛,去评判他的情绪。而是要从整个皇室大局,去猜测他的心理。

皇室之人,没有那个会被男女之情占据太多心神。儿女之情只他们一时的情趣,而登基为帝才是他们真正的所求。

所以,赫连珏当时会心情好,跟蔺芊墨完全无关。他高兴,只是因为,那帝王之位即将唾手可得。

而他对秦卿如此难容,不是因为她害他失去了蔺芊墨,而是因为她让他失去了帝位。

秦卿输在了自己太过感情用事,也输在了她太不了解赫连珏!

** *

因为凤肣的交代,故而在去的白云寺的时候,张氏就分外热情的拉着萧荛儿邀她跟自己同坐一辆马车。

对于张氏的热切,萧荛儿羞怯一笑,点头应。并心中舒畅,张氏就该这么稀罕自己才是。

凤宣笑了笑,心中宽慰,未作他想,“既然如此,那我跟娘坐一辆。”说着,不忘道,“荛儿,路上照顾好你舅母。”

“是,女儿知道!”萧荛儿乖巧答应。

凤老夫人看了张氏一眼,未多言!看来,关于萧飞的事,凤肣确是没对张氏说。不然....张氏就算是装,恐怕对萧荛儿也做不到如此热情。

想着,凤老夫人不由忧虑。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萧飞的事儿,想瞒一辈子怕是很难。那,等到萧飞事情摊开的那天。凤宣会如何?萧荛儿在二房又该如何自处呢?

唉...但,若是为此退亲。让萧荛儿嫁去别家的话。凤老夫人默默摇头,那样情况只怕会更糟。张氏知道的那日,就算心里膈应,可顾忌那一层亲戚关系,还有荛儿的乖巧,应该不会太为难她,尧儿只是忍耐些,日子总是能过的,假以时日,都会过去。

可换了别家,恐怕就真难以容得下她,必将休了她!那样宣儿更难活下去。

唉!只愿荛儿能多积福,来日张氏念及那些,不会因萧飞的事儿,太过难为她!

“娘,上车吧!”

“好!”

“小心些。”

“嗯!”

坐稳,启程,出发前往白云寺。

一路上,张氏拉着萧荛儿不停地说着话,兴致看起来好的不得了。

萧荛儿也耐着性子,柔柔,温和的陪着张氏说话,有问必答的同时也不忘表现一下自己见解,看法。然后,看着张氏意外,惊讶,怔忪的模样。萧荛儿心里笑的开心,怡然自得。

她萧荛儿也算是活了两世的人了,自然跟那一般的千金闺秀不同。这只是开始而已,以后她会让张氏看到她更多的与众不同。

现在萧飞无踪,萧荛儿少了一份得力的依靠,她也该慢慢的显露自己的不同了。她不想二房的人,因为少了萧飞这个助力,就开始看低她!

张氏看着萧荛儿,柔和却难掩自得的眼眸,眼底极快划过一抹暗色。看来萧荛儿并不如她表现出的那样温柔绵软,或许她也是有城府的!如此....

张氏对萧荛儿更为上心了!一个拿捏不了的儿媳妇儿已够让人不舒服,若她再是个心机城府重的。那,张氏从不舒服,开始排斥...

别院

侯爷府已经落成,可不论是蔺芊墨,还是凤璟都没有要搬进去的意思。

太过华美,奢华的院子,反而缺了一种家的氛围。所以,两个人继续蹭住在蔺毅谨这里。对此,蔺毅谨表示欢迎之至,巴不得他们永远住在这里才好呢!那样,他可以时刻盯着凤璟,防他出轨,防他欺负墨儿!偶尔,还可以摆摆脸子给他看。

嘿嘿....蔺毅谨感觉,这大舅子越做越有滋味了!

凤璟从外面回来,就看到蔺毅谨笑的那副阴损样儿。

“又想出什么幺蛾子?”

“嚯...”凤璟忽然出现,突然出声,吓的蔺毅谨不由一跳,抚胸口,瞪眼,“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知不知道?”

“平生不做亏心事儿,夜半不怕鬼敲门。”淡淡一句话,直指蔺毅谨做昧心事儿了。

闻言,蔺毅谨横了他一眼,不屑道,“什么亏心事儿也没你听墙角来的恶劣!堂堂一侯爷,那种事儿你也做得出。实在令人惊叹的,下巴都掉下老长。”

“这话记得跟九爷也说一遍。”凡事坏事儿,凤璟总是不忘捎带上赫连逸。

说完,不待蔺毅谨开口,凤璟既道,“墨儿呢?”

蔺毅谨也懒得再跟凤璟抬杠,干脆道,“她去看凤英了!”

“你怎么没跟着一起去?”

“我倒是想,可墨儿说,她们女人家说话,我个大男人少凑热闹。”

凤璟听了,扬眉,了然,“原来是被嫌弃了!”说完,不给蔺毅谨还嘴的机会,转身走人了。

蔺毅谨:...

庄上

凤璟过去,就看到蔺芊墨坐在凤英的墓碑边,包膝看着大海,脸上带着淡淡的浅笑,目光平和,悠远,还有一丝,浅淡,却不容错辨的忧虑!

忧虑?凤璟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,转头看向凤和,“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什么事儿了吗?”

“主子指的是....”

“夫人身边!”

凤和摇头,“没有!”

凤璟听了,未在多问,心却记下,抬脚向蔺芊墨走去。

“什么时候过来的。”

听到声音,抬眸,看到凤璟,眼中那一丝忧虑无踪,眉眼润开一抹笑颜。

凤璟看了,心却不由沉了一下,直觉感到,蔺芊墨有事儿瞒着他!

“你来了!”伸手拉住他的大手,借助他的力道站起,笑眯眯道。

凤璟点头,弯腰为蔺芊墨派去身上的尘土,顺带为她整理好裙摆,动作自然,熟练。

凤和在一边看着,不由一笑,看向凤英的墓碑,凤英若在,一定会很高兴吧!

“刚才在想什么?”

听到风璟的问题,蔺芊墨沉沉叹了口气,忧伤道,“在想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有孩子呢?”

凤璟听了皱眉,为孩子忧虑?

看着凤璟微皱起的眉头,蔺芊墨挠头,“药也吃了,你也努力着,为什么我肚子还不见动静呢?”

“该有的时候自然就会有了,无需着急。”

“那你不是白出力嘛!”

“你若愿意,我愿加倍出力!”

蔺芊墨听了,伸手在凤璟高挺的鼻子上捏了一下,“加倍出力,等着做爹吧!”

做爹?凤璟听着,没什么感觉,对孩子不是太期待!

× × ×

“各位夫人,小姐,求求你们行行好,施舍我们一点儿银钱,救舍妹一命吧!”

“我兄妹二人,家逢大难,不得已背井离乡,投奔亲戚,奈何未到地方,家妹却是身染重病,银钱花光,病情却不见好转....”说着,声音染上哽咽,低泣,悲凉,“我兄妹自来相依为命,舍妹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我也活不下去。”

“小民愿卖身为奴,只求那位好心人舍些银钱,让我可求医,救救家妹...”

听到车外传来的声音,萧荛儿眉心一跳,随着,极快伸手拉开车帘!

一个年逾十八九岁的俊秀男子,一身狼狈,落魄不堪的跪在路边,怀里躺着一个大约十四五岁,脸色青白,病弱不堪的女孩!

看着,萧荛儿眼睛骤然大亮,激动!竟然是他!

“停车,停车...”萧荛儿顾不得其他,急声开口。

马车应声停下,“表小姐,有什么吩咐吗?”外面赶车小厮的声音传来。

张氏眉头皱了一下,又瞬时松开,“荛儿,怎么了?”

“舅母,那兄妹两个好可怜呐!”萧荛儿看着路边的兄妹两,眼里满是不忍,怜惜。

张氏听了,漫不经心看了一眼,这种可怜人她见过太多了,心里早已生不出什么感觉。而且,看着萧荛儿那副不忍,同情的模样。张氏直接怀疑,是真同情人家?还是,只是做给她看而已?

“舅母,我身上还有些银钱,我想送于他们。”

张氏听言,微微一笑,“荛儿有这份心,自然是极好。只是....”说着,微微一顿,意味深长道,“只是,出门在外,还是谨慎一些的好,这种不明来历,不确定是否可怜还是装可怜,别有所图的人,我们还是少接近为好。”

萧荛儿听了,心里无声的笑开。换做别人就是真可怜,她也不会去好心接近,可这人不同,这人将来可是大有作为。所以,无论如何她都不能错过!

温柔一笑,“舅母说的是,荛儿记下了。不过,这次是去白云寺是为爹爹祈福求安。所以,无论他们是真,还是做戏。我都想多积攒一份善缘,为爹得多求一分安。”

张氏听了,笑容淡下。人家把爹,把孝道都搬出来了,如此她还能说什么呢?

“荛儿这么孝顺,你爹是个有福气的。既然如此,那让丫头那些银钱送于他们吧!”

萧荛儿摇头,“既为善,有所求,我还是亲自过去一趟吧!这样才诚心。”说完,不待张氏说什么,萧荛儿已提着裙摆,扶着丫头的手下了车!

张氏看了,心里不愉。好嘛,现在就开始无视她的话了。这以后还能得了!

萧荛儿不知张氏心中不满,扶着丫头的手,迈着碎步,向那兄妹二人走去。

而一个人,却先她们一步走到了那对兄妹的跟前。

“我身上无太多银钱,少有薄财,送于公子救其妹,以解燃眉之急吧!”

面容清俊,身姿挺拔,声音温润,一身白衣,更显公子如玉,俊雅无比。

长得好,心还善....萧荛儿身边的丫头桃子,看着,小脸不由红了红。

而与萧荛儿却是与桃子完全相反,看到突然出现的那良善,清俊公子。脸色骤然变得惨白无比,眼眸睁大,惊恐,惧怕,整个人犹如见了鬼一样!

他...竟然是他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