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4章 一家人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别院

“主子,收复,攻打西域,昭和的将领确定了。”

听到凤和的禀报,凤璟淡淡道,“是魏刚!”

“是!”

凤璟上次受伤,身体尚未恢复,国公爷年事已高,不宜出战。如此,能担其重任的自然只有魏刚了。

魏刚,上次震慑西域,昭和的副将,作战经验,对方形势,都已清楚。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,魏刚去很合适。

更合适的是,他是太子妃的嫡亲哥哥!

“随行的是谁?”

“四皇子赫连坤!”

凤璟听了,点头,未在多言。

魏刚手里现有的兵士。赫连昌病倒,赫连珉自然从其手中接掌的一个虎符的兵权,再加上现在留守在边关的凤家军士,这些中和在一起,对付西域,昭和足够了。

所以,关于凤璟手里近千万的兵士,赫连珉连提及都不曾。不是不窥觑,不是不想用,只是在未登上宝座之前,不敢开口夺之而已。

夺取兵权,时机未到。

看来,赫连珉这次欲图不少呀!

一;魏刚和他已是同一条船上的人,昭和,西域近五百万兵权,落入魏刚手中,自然而然也随着成为赫连珉的助力!若是让凤璟去的话,他还要担心凤璟会把那些兵权占为己有,由此,他反受威胁。恐慌凤家会瞬时叛变。

赫连珉现在想要的不是凤家的辅助,而是只希望凤家能够老实待着就好。

二;四皇子赫连坤随行出战,顺势死去,或落下点儿残疾。如此,又少了一个能威胁到他的人。

虽赫连珏离开前的一些话,影响到了赫连珉,但,对于那些留守在京城,对皇位同样虎视眈眈的其他皇子,赫连珉仍旧难以容得下,抑制不住动手除掉那些想威胁他的人。

“主子,赫连珏的妾室有喜了!”

凤璟听言,抬眸。

凤和详禀道,“今日上午,秦卿一大去了宫中向皇后禀报这一喜讯。皇后当即派了太医去了三皇府,经过探脉,已确定那妾室确实已有了一个多余的身孕。”

凤璟听完,淡淡道,“倒是一件事儿喜事儿。”

“确实是喜事儿,而且还挺巧!”

赫连珏这边刚走,他的妾室就被发现有了身孕。若是运气好能一举得男。那…就算赫连珏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,他也算是后继有人,秦卿亦是老有所依了!

“主子!”随着声音,苏子闪身出现在屋内。

凤璟点头。

苏子看着凤璟,恭敬禀报道,“肖映儿身边那丫头的身份查到了。”

“说!”

“清河知府张源的庶女儿张娇!”

苏子话出,凤和不由意外,张知府的女儿怎么会成为肖映儿的丫头?

张娇,对于凤璟来说就一个身份,曾伤害过蔺芊墨的人。

“人现在哪里?”

“据查探,张娇和肖映儿在主子归来的那一天,就离开了凤祺那里!现在人在何处还未查到。”

“未查到?可是已被人灭口了?”凤和不由做此猜想。

“还无法确定!”

“告知张源,让他去寻人,一个月之内务必把人找到,否者他这知府的位置也就坐到头了。”找人,凤璟不差人。使唤张源,纯粹是迁怒。谁让他是张娇的父亲。谁让凤璟是个小心眼的人。

“是,主子!”苏子领命离开。

凤璟起身,边走,边道,“夫人可起身了?”

“回主子,夫人已经起来了,现在正跟大小姐在说话。”

凤璟闻言,脚步微顿,“凤冉过来了?”

“是!”

凤璟没说话,抬脚往外走去。

凤冉的小女儿,跟杨氏的儿子差不多大小,都快半岁了,同样的粉嫩爆表呀!

袁月谐音圆月!名字简单又吉祥,期盼如意!

蔺芊墨吃过饭,跟凤冉一起坐在院子里,开始逗弄小月儿。

“袁月,小月月,我是舅母。”软软的小手,肉肉的脸蛋,看的人好像捏一下,亲一下。

前世今生加在一起,蔺芊墨也活了二十七个年头了。到了想做母亲的年龄,再加上凤璟上次差点丧命的冲击,蔺芊墨现在不想别的,就想要个孩子。

这种心情之下,见到那软软小小的孩子,不由就母爱泛滥,对孩子越发没抵抗力。

看着蔺芊墨逗弄孩子那分外柔和的眼神,凤冉不由笑了笑,“大嫂很喜欢孩子?”

“以前没感觉,最近才发现确实挺喜欢的。心灵纯净又干净,抱着想想软软的,很惹人疼!”

凤冉听了,点头,“有孩子让人心安,日子也觉得有盼头,不是太难熬。”

这话说的平淡,却掩不住的怅然。

蔺芊墨听了,抬眸,看向凤冉。

凤冉扯了扯嘴角,带着一丝嘲弄,“袁朗被降职了,蔺纤雨见红了!”

“这算是,祸不单行!”

“是祸,也是必然!”对蔺芊墨,凤冉没什么顾忌,“袁朗本来快要升职了,可因为蔺纤雨那一场大闹。惹得监察御史不满,向太子弹劾了他,说他品行不端,作风不正。得此名,别说升,能保住现在的职位就不错了。”

得此名,以后升职恐怕也未有太大希望了。没管住下半身,这仕途算是毁了一大半儿了。袁朗不如意,蔺纤雨自然不会好过,见红才是开始!

“她可有想出府的念头。”看在蔺毅慎的份上,蔺芊墨多问一句。

凤冉摇头,“知道蔺大公子对大嫂还有一份兄妹情谊,所以,在她见红后,我派人去问过她,若是她愿意,我可让她离开。可惜…。”

凤冉说着,摇头,无奈道,“但却被认为我不容人,别有居心,甚至跑去我婆母面前,说是我动了她肚子里的孩子。本以为她多少有点儿脑子,可没想到…。也是,若她真的是聪明人,当初就不会做袁朗的外室,并用那样极端的毁己的方式进入袁家了。”

蔺芊墨听了,眉头不经意皱了起来。

看着蔺芊墨的神色,凤冉开口,直白道,“大嫂可是觉得我说话太过了?”

蔺芊墨摇头,“没有,我只是感到有些奇怪。”

“奇怪?怎么说?”

“对于蔺纤雨我说不上十分的了解,可她的性情我也透彻几分。好胜,要强,但人却说不上蠢!所以,她应该知道诬陷你,并还大闹,对她一点儿好处都没有!”

凤冉,凤侯爷的嫡出妹妹。袁家的正房大奶奶。蔺纤雨一个外室。凤冉就是直接杖毙了她,都是不需要理由的,也没人会站出来说什么。这一点儿蔺纤雨应该很清楚。所以,她这么闹腾,是想寻死么?

其实,从蔺纤雨为袁朗外室,蔺芊墨就感到哪里有些不对劲儿。只是,那阵子忙着凤璟的事儿,没心思想别的,也没精力去探究那个。

凤冉听了,凝眉,其实就她自个来看,凤冉不觉得蔺纤雨有多聪明。不过,蔺芊墨既然这么说了,凤冉多问一句,“大嫂可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儿?”

蔺芊墨未答,反问,“对于蔺纤雨的诋毁,袁家人对你什么态度?可是绝对的相信!”最后一句话不是询问,反而是肯定。

“是,我婆母当即狠斥了蔺纤雨一通,又宽慰了我一番。”对于袁大奶奶的态度,凤冉一点儿不意外,“蔺纤雨害的袁朗仕途受阻,袁家人容不得她是必然。而我,现在我大哥平安归来,她看重我,向我示好,也不过是想借助我哥的力量,为袁家和袁朗求的好处罢了”

蔺芊墨点头,“却是如此!不过…。”微微一顿,浅笑,轻问,“她们这样,你可会觉得感动,可会帮忙吗?”

“不会!”凤冉答的干脆利索,毫不犹豫。袁朗既敢养外室,就该得到教训。而这样一个让人心塞的夫婿,也让凤冉少了那份辅佐他的心。

反正,无论袁朗是升,还是降,对于凤冉来说的没差别。因为有一个做侯爷的哥哥,属于她的荣华富贵,都一点儿不会少。且,哥哥比丈夫更靠得住!

“你无心想帮,经过蔺纤雨一事,袁家算是确定了。如此…。”蔺芊墨说着微微一顿,眼神隐晦不明,浅笑,“妹妹可听过,先礼后兵,软的不行就来硬这些俗话。”

蔺芊墨话出,凤冉一怔,而后眉心猛然一跳,脸色变幻不定,“大嫂你的意思是…。”

“蔺纤雨或已成为袁家的一枚棋子!”

闻言,凤冉心陡然一沉,“棋子?”

蔺芊墨淡淡道,“无风不起浪,空穴不来风。蔺纤雨见红,你被牵入,这相当于种下了一颗种子!以后类似的事情多发几次,蔺纤雨诋毁的话多讲几次,这颗种子就会发芽,长大…谎言说的多了,人们听的多了,渐渐就会变成真的。第一次,半信半疑,最后,或许理所当然的就相信了。因为,蔺纤雨的孩子或许会威胁到你孩子的地位,所以你容不得她。还有,蔺纤雨做下的事,太让你膈应。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讲,你都应该狠虐她,看她吃尽苦头,再弄死她!”

凤冉听着,神色不定。

蔺芊墨不疾不徐道,“在袁家蔺纤雨必死,袁家容不下她。不过,因外室之事,袁家名声随着受损,在这关头,不宜多生风浪。要动手,必须有个众人都能接受的理由,也必须有个压得住的人来撑起,且袁家还不会招人非议。如此,你认为,借由谁之名最好呢?”

凤冉听言,心里一沉,静默,片刻,开口,“我?”

“不错!你是袁朗的正妻,你容不下蔺纤雨这个害的你夫君仕途受损的人,更容不下她肚子里的孩子。如此,想弄死她没人会觉得意外。另,你是凤璟的嫡妹妹,蔺纤雨死在你的手上,没人会多言一句。包括蔺家,我祖父蔺相也不会多说。”

“大嫂说的是,我确实是最佳人选。借由我之手除掉蔺纤雨,袁家不染一分腥。”

“嗯!蔺纤雨死于你手,外人不多言,可在袁家之内,你却会听到各种不同的声音。面对猜疑,你无法视若无睹,而袁家趁机给予绝对的相信和维护。由此,你若心生感激就帮袁朗,你若无动于衷,也可以此为把柄拿捏你,逼你就范。”

蔺芊墨说完,正色道,“当然,这只是我的猜测,他们没此心最好。只是人心难测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袁朗此次落马,你未求助你哥帮他。如此,袁家人难免心生疙瘩。所以,还是多注意些为好。”

凤冉听了,勾了勾嘴角,怅然,苍凉,“人心难测!这句话,大嫂说的很对。不说别的,袁朗就是个真切的例子。过去,我一直以是他是品德无双的好夫婿。却没曾想他竟是个喜好沾花惹草的风流痞子。而且,他那风流债也是在我大哥出事儿的期间惹下的。由此可见,他对我的情意掺杂太多其他东西。”

袁朗要了蔺纤雨,让凤冉看到的却不止是他的花心,还有他的冷情。

他明知凤璟出事儿后,作为妹妹的她心里有担心,惊忧。他作为丈夫不知道宽慰她,体贴她也就罢了,竟然还在那个时候伤她!呵呵…

或许是看凤璟没了,他就可以不把她看在眼里,开始无所顾忌了吧!所以,就露出那本潜藏的风流性子。

夫妻同心,从那时起,以后再不会有!以后,就相敬如宾的过一辈子吧!只要袁朗能对孩子好,至于其他,什么深情厚意,相濡以沫什么的,凤冉也不再求。她和袁朗注定成为不了,凤璟和蔺芊墨这样的夫妻。

蔺芊墨听了没说话,也就是因为明白那些。才不由多说几句,让凤冉多注意些。在那大宅门中,母亲安好,孩子才能安康!

“为了不必要的麻烦,或许我应该让蔺纤雨离开。”

蔺芊墨听言,静默,少卿开口,“若是你想,由我来可好?”

凤冉摇头,“这事儿我还拿得下,就不麻烦大嫂了。”

蔺芊墨伸手轻轻点了点袁月柔嫩的小脸,看她咿咿呀呀的摇头晃脑,挥手蹦脚,笑了笑,看向凤冉,“一直想谢谢你,谢谢你在凤璟出事儿时,给以的真心,也谢谢你对我说的那些暖心之言。所以,想为你做点儿什么。我是如此,你哥也是一样。共富贵,同担当,一家人,不就是如此吗?”

蔺芊墨话落,凤冉不由眼圈微红。她是凤家女,在别人眼中地位非同一般。可有些心酸只有凤冉自己知道。她是凤家人,可凤家人却不止她一个。在她遇到事儿的时候,凤家并不一定能顾得上她。

包括她的父母,都依靠不上。父亲太冷淡,对于她的事儿从不主动过问。母亲就更不能提了,能不添乱就不错了。她最大的依仗,是凤璟!只是凤璟…。凤冉敬他,却也畏他,很多时候,根本不敢打扰他!不到万不得已,她不想麻烦凤璟!

偶尔遇事,凤冉总是有一种无助,孤凉的感觉。而现在…。

共富贵,同担当,一家人!简短的几个字,让凤冉心生波澜,动容。

“大嫂,谢谢你!”

“姑嫂亲,赛黄金,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。是不是,月儿!”

“咿呀…”

“我们小月儿真是聪明。”

凤冉听着,看着觉得心里松快。

“冉儿,月儿认生厉害吗?”

“只要身体舒服,吃饱肚子,她不太认生。”

蔺芊墨听了,从凤冉手里抱过袁月。陌生的怀抱,不但一声不哭,反而欢腾了起来,伸出那肉嘟嘟的小手,在蔺芊墨脸上又抚又揪的。

凤冉看了,赶紧伸手,拦下,“月儿不可以这样。”

蔺芊墨一点儿不在意,“她这是喜欢我,向我打招呼呢!是不是月儿。”

“咿呀…”

“果然不认生!”蔺芊墨说着,看着凤冉,笑眯眯道,“今天能不能让月儿留下?”

凤冉听了,轻笑道,“我倒是很愿意让她跟大嫂待着,不过,她可是麻烦的很。”

“带孩子哪有不麻烦的。”蔺芊墨抱着月儿,漫不经心道,“你回去跟袁大奶奶说,我跟你大哥很喜欢月儿,所以,留她在这里住一晚。明日太子大婚,早上我带着月儿,还有你大哥一起,去袁家接你,我们一同坐马车过去。”

闻言,凤冉即刻明白了蔺芊墨的用意。

这是要袁家人知道,无论是凤英的事儿,还是蔺纤雨的事儿,都不曾影响到她跟蔺芊墨之间的姑嫂情。还有凤璟,虽然清淡,蔺纤雨的事未替她出头。但却不代表对她这个妹妹不在意!

由此,希望袁家人行事有所顾忌,不要对她生出什么利用之心来。

明了,心生感激,“那一切就麻烦大嫂了。”

一切,这其中自然包括蔺纤雨的事。

蔺芊墨点头,不再多言,只看着袁月,轻柔道,“月儿,今天晚上跟舅舅和舅母一起睡好不好?”

蔺芊墨话出,凤冉眉心一跳,想到凤璟,开始不安,“大嫂,这个…晚上让月儿跟奶娘睡就好。不用把她带在身边。”

“你放心,我会看好凤璟,我自己也会小心的,绝对不会压着月儿。”

“我不是担心大哥,我是怕大哥…大哥他会不高兴。”

“怎么会!你大哥最喜欢小孩子了,月儿留下他一定很开心。”蔺芊墨大言不惭道。

凤冉惊讶,“大哥喜欢小孩子?真的吗?”

“当然,是他亲口说的。因为喜欢孩子,所以想赶紧要个孩子。”蔺芊墨面不改色,心不跳的胡说八道。

凤冉听了,半信半疑。凤璟年纪不小了,想要孩子倒是可能。可若说他特别喜欢孩子…。凤冉有些想象不出是什么样儿。

当晚上,床上多了一个孩子时,凤璟会是什么样呢?

“让奶娘抱她下去!”

“那怎么行,月儿好不容易睡着了,动她再醒了怎么办?”

“若不是你使劲儿亲她,逗她笑,她早就睡了。”凤璟说的平淡。无人知,其实他心里正在冒酸水。进屋半个多时辰了,蔺芊墨的眼里除了那只会笑的,软小东西,完全看不到他的存在。半个时辰的时间,凤璟透彻了冷宫两字的含义。

蔺芊墨听了,笑眯眯道,“月儿可爱呀,香香软软的,一股奶香味。好了,时候不早了,睡吧!”蔺芊墨说完,在袁月身边躺下。

不一会儿…

呼呼…

大的打起了小呼噜。小的开始吐泡泡。睡着了!

凤璟:…。忽然想找赫连逸喝一杯。

上前,伸手,刚碰触到袁月,蔺芊墨睁开眼睛,直直看着凤璟!

凤璟;…。淡淡道,“她睡歪了,我把她放正。”

蔺芊墨听了,转眸,看着睡的四平八稳的月儿姑娘,点头,“夫君放的真正。”说完,闭上了眼睛。

凤璟摸了摸鼻子,在蔺芊墨身侧躺下,“这床小了点儿。”

“嗯,睡我跟月儿刚好。”

凤璟听言,伸手把蔺芊墨拥在怀里,不说话了!就这么睡吧,不就是一个晚上么很开就会过去。

没过多久…

“凤璟,凤璟…”

蔺芊墨声音起,凤璟即刻睁开眼睛,开口,声音带着一丝刚睡醒的沙哑,低沉,“我在!别怕…”以为蔺芊墨又做噩梦,梦到他坠崖死了,出口既是安抚。

“别腻歪,你去点灯,月儿好像尿了。”蔺芊墨说完,清楚感到身会的男人身体僵了一下。

蔺芊墨咧嘴,握住凤璟的大手,还有那上面的一点儿湿意道,“你手上也沾到了。”

蔺芊墨话未落,身后男人瞬时起身,灯光随着亮起。

袁月下面湿了一片,蔺芊墨的衣服也是湿的,凤璟就是在蔺芊墨衣服上沾到的。

“小家伙,睡在尿窝里还睡的这么沉。”蔺芊墨看着袁月香甜的小脸,好笑。

“凤竹,进来!”凤璟开口。

凤竹闪身出现在屋内,“主子,夫人!”

“让奶娘过来,让她把孩子抱走…”

“不用!马上天亮了,她也尿过了,继续在这里睡吧!”蔺芊墨摆手,从床头拿过月儿的衣服,轻轻给她换上,抱起,用被子把她包裹住,看着凤竹,轻声道,“你把铺盖换一下就好。”

“是,夫人!”

“璟相公,赶紧去洗洗手吧!我也去换件衣服。”

凤璟听了点头,没多言。

蔺芊墨看着凤璟的背影,笑了笑。大小孩儿!

翌日

凤冉刚准备停当,下人就小跑着过来禀报。

“少夫人,侯爷和侯夫人过来了。”

凤冉听言,微微一愣,这么早就来了?想着,疾步往外走去。

蔺芊墨抱着月儿,面色柔和,脸上带着浅笑。而凤璟脸上看不出什么,不过,从那微微下垂的嘴角,凤冉直觉感到,凤璟心情好像不太好。

“大哥,大嫂!”

“嗯!”

蔺芊墨把月儿递给凤冉,微笑,“小家伙玩儿的很高兴。”

“给大嫂添麻烦了。”说完,低声道,“大哥他没说什么吧?”

“没有,就是照顾月儿有些手忙脚乱的。”蔺芊墨看着凤璟笑了笑,对着凤冉道,“今天早上,准备吃饭的时候,我让你大哥抱了月儿一会儿。然后,月儿很给面子的便便了。”

“便…便便?”

“嗯,刚好便在了她舅舅那华美的衣服上。”蔺芊墨说着,想到凤璟当时的反应,不由笑的更开。

凤冉嘴角抽搐。

“大…大哥,抱歉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“还好,不臭!”

这话,完全的言不由衷。

蔺芊墨乐不可支。凤冉笑的发干。

几人刚说几句话,袁家其他人就都过来了。免不了又是一番寒暄。

客套完,凤冉同蔺芊墨同坐一辆马车,往皇宫而去!

赫连昌病倒,随后可能驾崩。太子赫连珉亲政,登基为帝指日可待。虽然,这其中存在无数个万一。但是,赫连珉眼下的地位,却是不容他人有丝毫不敬,百官入宫恭贺,魏家人的地位,也随着水涨船高,位置也顺其自然的排在了首尾,跟凤家齐驱并驾。

凤璟带着蔺芊墨,同赫连逸同坐。两个女人见面,既聊开了。

凤璟,赫连逸彬彬有礼的客套了几句。

这让再坐的官员看的,心思不定,但也就心里琢磨,无人敢去探究。不说赫连逸地位的尊贵,就凤璟,那日徒手撕了耶鲁佑一事,让人想起,头皮都还是麻的。谁敢去惹这阎王。

“表哥,表嫂!”

听到声音,蔺芊墨转头。肖映儿带笑的面容映入眼帘。

推荐好友温润润女强爽文《倾宠冷萌妃》

破阴谋阳谋,虐贱人渣人,携俊男萌娃,走逍遥大道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