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6章 不恶,也不善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别院

凤璟从洗浴间出来,看到蔺芊墨坐在窗前,一手托腮,一手又在习惯性,无意识的画圈圈!那是她每次遇到事儿时,就会下意识出现的动作。

凤璟缓步上前,在她身边坐下,“在烦恼什么?”

“在琢磨,怎么把蔺纤雨弄出来,送走!”蔺芊墨说着,起身,伸手拿过凤璟手里的棉巾开始给他擦头发,顺便问,“相公可有什么良策!”

凤璟放松身体靠在软椅上,松散的衣服,让那强健的身体,若隐若现,整个人显得慵懒而性感,开口,声音低缓,磁厚,在这静谧的夜晚,听着有些勾人。

“简单的事情,无需复杂化。让凤和过去一趟,告诉袁斌(袁朗之父),蔺纤雨留在袁家,让人膈应,把她送去庄上静养。”

蔺芊墨:…。“果然,好简单!”

凤璟听了,清清淡淡道,“要权势,就是为了任性。若处置一个蚂蚁,还需费心费神,权势要来还有何用!”

蔺芊墨听言,不由笑了起来,“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,相公这话说的秒,听的我豁然开朗呀!”

“这马屁拍的不错,听着通体舒畅。”

“如此,可有赏赐?”

“我!”

蔺芊墨瘪嘴,“你本来就是我网中的鱼。”

凤璟听了,抬眸,看着蔺芊墨,眉头轻皱,“得到了,就不稀罕了,你现在可是已有这想法了?”

“那是现在有的,这想法,我早就有了!”

“墨儿,你应该知道,你说这样的话,我…。”

“你很不欣赏!”

“既然知道,为何还说?”

蔺芊墨嘿嘿一笑,没心没肺道,“没什么,就是想看你斤斤计较,小心眼的样子。”

凤璟听了扬眉。

蔺芊墨手不停,擦拭着凤璟的头发,眯眯眼,笑呵呵道,“甜言蜜语,山盟海誓你不太会说。我只能从你这斤斤计较里发觉,然后确定,哦,这男人会小心眼,那就是很在意自己媳妇儿了。嘿嘿…。”

凤璟听言,勾了勾嘴角,“甜言蜜语,山盟海誓,我也会说…”

“好听话什么的,偶尔听一句就好,听多了会腻歪。感觉,我这方法挺好,还能感受一下你蹭蹭飙高的心跳。虽然那加快的心跳,是火气拱起来的,不过,作为一个能让自己相公心跳加速的女人,我还是非常有成就感的。那是魅力的象征呀!对此,我对自己表示很欣赏。”蔺芊墨怡然自得。

“如此说来,我是不是偶尔也应该作一下,感受一下夫人的心跳!”

“听到你说这话,我心已经跳了。”

凤璟听了,勾了勾嘴角,“这感觉确实不错,比听甜言蜜语,更感欢喜!”

“是不错!不过,你不许作。不然,我跟你急。”

“夫人,你这是只准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。是否太过霸道了些。”

蔺芊墨听了,小手一抬,秀发一撩,仰着下巴,傲娇道,“没办法,身为女人,就要对自己好些,不然,老的太快,男人容易变心。”

凤璟伸手,圈住蔺芊墨的腰身,抬眸,眉目生花,烛光之下,面容柔和,轻魅,“夫人,还在担心我会变心?”

蔺芊墨垂眸,看了他一眼,“你希望我无所谓?”

“不,我还是喜欢看你担心。”

“我确实担心,太能招蜂引蝶了。招女人也就罢了,竟然还招男人,真要命!”

“墨儿…。”

“知道,这话你也不欣赏。”蔺芊墨叹息,“若是生下孩子长的跟你一样,那我真是要心焦了。”

凤璟:…。一提到孩子,他就开始心焦了。凤璟最近开始感到有压力了。晚上夫妻之事,不做,他想,做了,他又担心。孩子,虽必不可少,但他觉得,能晚两年最好。

说到孩子,蔺芊墨想到了蔺纤雨肚子里的那个。

“把蔺纤雨送往庄上容易,可她肚子里的孩子,你打算怎么处置?”

凤璟轻抚着蔺芊墨纤细的腰线,感受指腹下的柔软,眸色却是忽明忽暗,隐晦不明,莫测难辨,“孩子,自然是好好保护!”

闻言,意外,出乎预料。本以为,留蔺纤雨一命,已是看在蔺逸慎的面,至于孩子,凤璟绝对不会留下的,没曾想…。

既留下,必有缘由,跟仁慈无关!凤璟不恶,但也绝不善。

“能说说吗?”蔺芊墨好奇。

“夫人想知道,为夫自然知无不言。那个孩子…。”

凤璟说完,蔺芊墨脸色变幻不定,悠悠道,“既然如此,那就依相公所言。”说完,看着凤璟道,“相公既不喜那不忠的男人,也要切记,自己千万别做了那样的男人。”

“我没那贼心,也没那贼胆儿。就是我都有,夫人也会把我扎软,不给我那身板。”

“这话说的跟顺口溜似的。不过,最后一句话,倒是实话。”蔺芊墨低头,在凤璟额头上用力吧唧一下,笑呵呵道,“你确实了解你夫人。”

“身体尤其了解…。”

聊家常,聊到最后,理所当然的歪了!

袁家

凤璟发话,凤和翌日就去了袁家传话。

对于凤璟的令,袁家自然不会违背,也不敢违背。在蔺纤雨这件事儿上本来就是他们袁家理亏,若是他们还唧唧歪歪的,那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。

袁斌看着凤和,圆滑道,“蔺纤雨身体不适,我们也正打算送她去庄上静养,东西都已收拾好了。”

袁斌这话想表达一个意思,凤璟就是不说,他也不会留下蔺纤雨在袁家膈应凤冉。这是求好,卖好!

凤和听了,开口,“如此,倒是显得我家主子多此一举了。”

凤和话出,袁斌眉心一跳,面色微僵。

凤和看着袁斌的神色,面无表情道,“主子说,人既送出去,孩子就要顺利产下,不要出现什么意外,免得大小姐受人非议。想来袁大人应该是同样的想法才是。”

袁斌听着,神色变幻不定,试图从凤和脸上看出一些什么来。

“袁大人无需多想,主子既是这么说的,就是这么想的。”

袁斌听了,垂眸,“我明白了,我会让人照看好她。”

“如此,告退了”

凤和离开,袁朗,袁大奶奶从内间走出来,看着袁斌,两人神色各异。

“老爷,凤护卫刚才那话…。”袁大奶奶皱眉,直接怀疑,凤璟真的要蔺纤雨的孩子平安降临吗?

袁朗眉头紧皱,不作他想,直接怀疑这其中必定有阴谋,“父亲,你怎么看?”

“必有妖!”

袁朗点头,也是同样感觉。凤璟这一令,哪里是维护凤冉,分明是保全蔺纤雨。

“难道是因为蔺芊墨?所以…。”袁朗凝眉,道。

袁斌听了,静默,沉思,良久,开口,“这是个理由,不过…。却有太多说不通的地方。首先,凤璟对蔺芊墨的喜爱就算再深,也到不了以妻为天的程度。一个强势的男人,这种卑微的事,他不会做。另外,凤冉也不是个笨蛋,蔺芊墨若真的如此在意蔺纤雨,你认为她还会跟蔺芊墨那么亲近吗?”

袁大奶奶轻声道,“我感觉凭着蔺芊墨的聪明,她若是真的要保全蔺纤雨,办法多得是,没必要这么大张旗鼓的,惹凤冉不痛快,让凤家不满。”

袁斌说的在理,袁大奶奶说的没错。如此…。袁朗越发疑惑,不明了,“既然如此,凤璟为何会如此交代呢?”

蔺纤雨不用死了,她肚子里的孩子保住了。袁朗作为男人,作为孩子的父亲。一点儿喜悦,欢喜不曾有。他现在唯一想知道的,只有凤璟为何要留下她们!

男人的凉薄,冷情,让人心冷。但这就是现实,因为他不缺女人,不差孩子。他想要的是仕途,是前程。而这凤璟可以给他。至于蔺纤雨的死活,他早已不在意。

对于袁朗来说,蔺纤雨死了,他心里反而更干净些。

凤璟的用意,三人一时均是想不通。

“父亲,可要派人暗中去探探?”

袁朗的提议,即刻被袁斌拒绝,“你还未探到什么,就先被凤璟发现了。一无所得,徒惹他不快。这种事不宜做。”

探查不得,猜测不到,那该怎么办呢?

袁大奶奶看着袁朗开口,“要不,你隐晦的向凤冉打探一下。”

袁朗听了,眼眸溢出沉色,“她就算知道什么,恐怕也不会告诉我。”

自从有了蔺纤雨这出事,凤冉虽然表面上对他虽跟以前一般无二,很是贤惠,通情达理的谅解,包容了他的所作所为。但袁朗却清楚的知道,凤冉对他已经不同了。

比如,他这次被降职,凤冉除了表示关切,宽慰他之外。一点向凤璟求助,为他打算的意思都没有。由此可见,凤冉跟他已经不再一条心了。现在不过是表面平和罢了。

袁大奶奶叹气,作为婆婆,凤冉这样,她很不喜。可若站在女人的立场,她倒是很能理解。丈夫纳妾也就罢了,养外室,确实无法无动于衷,完全接受。

袁斌面色发沉,冷声道,“闹出这么多事儿,都是你的错,怨不得别人。”

这话是明面上,冠冕堂皇之言。

其实,就袁斌来看,袁朗养外室,根本算不上什么事儿,说不上错。袁朗唯一错的,是太不小心,被发现了,还闹开了。不但误了自己的仕途,还连带损了袁家的名声。这就是极大的错误了。

袁朗听了,心里发堵,“父亲,我也是被蔺纤雨给算计了,若不是她给我下药,我也不会…”

“就算最初不是你本意,可后来呢?那却是你自愿的!”

袁朗垂眸,无话可说。图的一时新鲜,落得今日境况,他也是悔不当初。也因此,他容不下蔺纤雨。

袁大奶奶听了,赶紧打圆场,“好了,好了,这事儿就别说了。眼下还是想想凤侯爷真正的用意是什么吧?”

袁斌看着袁朗道,“这件事儿你若是有本事向凤冉探出那是最好不过。否则…。就静观其变吧!凤璟在盘算什么,等到蔺纤雨把孩子生下来,自然就知晓了。”

“老爷,真的要她把孩子生下来吗?”袁大奶奶暗腹;那样一来的话,很多谋算可就只能终止了。

袁大奶奶暗指的是什么,袁斌清楚,沉声道,“凤璟既然说了那话,那么,保不准暗中就会派人监看着。所以,你所盘算的事儿,就此为罢吧!免得惹出更多幺蛾子。”

袁大奶奶垂首,“我知道了!”应着,不由懊恼,“早知如此,我或许上次就该直接弄掉她肚子里孩子。那样也少了现在的烦扰。”

主要原因,还是她千算万算没算到凤璟会是这态度,不然,她早就动手了!

袁朗,袁斌听了都没说话。

凤冉听到蔺纤雨被送走的消息,继续逗弄怀里的孩子,什么都没说。

***

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,总是要先露几手。太子妃也是一样。

成亲的第五天,既在太子府摆了宴,宴请京城众位官家夫人,小姐。蔺芊墨自然也在受邀之列。

看着手里的帖子,还有这亲自前来的,太子妃身边的近身嬷嬷。

“本来太子妃娘娘要亲自过来送帖子的,却又担心太过叨扰夫人,所以,就让老奴过来了,太子妃对夫人很是惦念,若是明日夫人无事,还请一定前往。”

这话说的恭谦,示好的意思显而易见,同时也带着试探,蔺芊墨若是不去,潜在的就会给人以,凤璟对太子有看法,心存异想。

蔺芊墨开口,微笑,“请回禀太子妃娘娘,明日臣妇定当前往,不负太子妃盛情。”

蔺芊墨话出,顾嬷嬷笑开,弯腰,拘礼,“明日太子府,恭候妇人大驾。那,老奴就不打搅夫人了,先行告退。”

“凤竹,代我送送顾嬷嬷。”

“是!”凤竹颔首,“顾嬷嬷,请!”

“有劳!”

顾嬷嬷离开,少卿,凤竹回转,看着蔺芊墨,不由道,“其实,夫人若是不想,可以不必去。”

蔺芊墨躺倒在软榻上,懒散道,“太子刚掌权,太子妃刚上位,气势正盛。我这次不去,还会有下次,推脱不了。特别这第一次,你若是不去,抹了她的面儿,太子妃肯定会越发的惦念我,所以,我还不如第一次爽利些,以后反而好推脱。”

凤竹颔首,“夫人说的是!”

这些弯弯绕绕的,凤竹不擅长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