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7章 惹到了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蔺芊墨应下邀请,这让太子妃不由松了口气。第一次宴请百官家眷,若是蔺芊墨就拒绝了。那她就真的难堪了。

好在蔺芊墨是个知道分寸的,没仗着凤璟的宠爱,持宠而娇。无论心里对赫连皇室存在什么看法,外在都没表现出来。

“娘娘,看来这蔺芊墨很聪明,也很识相!”画眉为魏熙月轻轻捶着肩膀,轻声道。

魏熙月点头,既道,“你告诉顾嬷嬷,让她明日在门口候迎蔺芊墨入府,不许有一丝怠慢。”

“是!”

“凤家那边如何?”

“凤老夫人年事已高,身体不适明日就不过来了,由二房夫人张氏带几个小辈儿来府。”

“嗯!”

凤老夫人近年来已极少外出,不来,也不意外。

“峯儿和依儿哪里一切可都好?”

赫连峯,赫连依。前太子妃留下的一双儿女。

画眉恭声回禀道,“两个小主子一切都好。”说着,微微顿了一下,压低声音,隐晦道,“就是脾气大了些,很是惦念生母。”

魏熙月听了,勾了勾嘴角,“由此可见,他们都是孝顺的孩子。”

画眉听言,垂眸,开口,声音几不可闻,“娘娘,两个小主子身边伺候的人,都是赵氏精挑细选留下的,您看…。要不要给换了,免得她们带坏了小主子。”

不停地在赫连峯,赫连依的耳边念叨赵氏的好,教唆他们给魏熙月添堵。那就太膈应了。

魏熙月摇头,不急不缓道,“她们都没犯什么错,就这么换了,太说不通。而且,眼下我也不想动她们!”

“娘娘,您的意思是…。?”

“换上自己的人也不尽然是好事儿,若是赫连峯他们出了什么差池,皇后娘娘岂不是要怪罪我照顾不周吗?你别忘了,府中那些个妾室,可没有一个是安生的。我刚入太子府,凡事都不能操之过急了,慢慢来吧!”

“娘娘说的是,是奴婢思虑不周了。”

也是,若是换成了自己的人,那么,赫连峯,赫连依出事儿,自然也都怨到魏熙月的这个主子的身上了,恐怕还会给人以别有居心的印象。这第一印象坏了,以后可就不好做了。

反之,若是现在伺候的人出了错,比如带坏小主子什么的。那,不等太子妃出手,太子恐怕就先把他们赶走了。毕竟,太子现在最看重的可是魏家,而不是赵家。

静默,片刻,魏熙月开口,声音低低,柔柔,“赫连峯,赫连依哪里,你让人多上心些。看看两个小主子最喜欢什么,吃的,用的,还是玩儿的,都别拘着他们,府中也多备着,别短了。”

画眉听言,眼神为闪,“是,奴婢知道了!”

太子妃这是打算养废他们吗?凡事顺着他们的喜好来,不但显示了自己的慈爱,还令他们沉迷,轻易养成骄纵,跋扈的性子。

这办法…。极度阴损。六七岁的孩子,若是没人引导,养歪很容易。

“另外,他们身边伺候的人,也都仔细的查探一下。”

画眉听言,即刻明了。查探那些奴婢最看重,最在意的是什么。然后,捏住她们的软肋,就不信他们不听话。到时,还不是太子妃说什么,就是什么。怎么教导那两个碍眼的东西,那也是太子妃说了算。

明白,轻应,“奴婢明白,明日就让人去查。”

“让哥哥的人去查。”

“是!”

别院

“今天我去了蔺家,祖父跟我说,我该定亲了。”蔺毅谨说着,伸手被倒了一杯酒,一口饮尽。对于定亲,成亲,无甚期待。

蔺芊墨听了,抿了一口茶水,“祖父说的也没错,你确实该定亲了。”

凤璟坐在一边,静静听着。

蔺毅谨没所谓道,“也许吧!”

蔺芊墨看着蔺毅谨那样子,正色道,“京城的关系网,盘根错节,错综复杂,没有太多纯粹。不过,只要你喜欢,那女子也有心,管她爹是谁,想娶就娶了。若是媳妇儿娘家人太不给力,大不了让你妹夫灭了他们。你无需顾忌,娶个自己喜欢的女人最重要,没什么可犹豫的。”

蔺毅谨听了,不由笑了,“你当我是土匪呀!”

蔺芊墨不以为然,“男人嘛,面对喜欢的女人,土匪一下,流氓一些都是很有必要的。若是跟个女人似的扭扭捏捏,让人看了,才发急,不觉那是风度,反而觉得你没魄力,缺乏男子气概。”说完,补充一句,“当然了,前提是那个女人也得对你有意思,并确定无情人,无夫婿。潘金莲那样的你可不能喜欢,西门庆你也不能做,知道吗?”

蔺毅谨听了,横了她一眼,“西门庆那样的,我自然不会做。你哥我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“如此最好不过。但是,相比西门庆,武大郎那样的更不能做。绿帽子,你给别人带,我还是能接受的。可你自己带,那可就太挫了。”

蔺芊墨话出,蔺毅谨忍不住,抬手,在她额头上敲了一下,瞪眼,“你这是咒我呢?”

“嘿嘿…。我就是想说,若是真要丢一样,咱们宁可轰轰烈烈的遗臭万年,也不要委委屈屈的过一辈子。”

“这话…。听着真是别扭。我就不能不做西门庆,也不做武大郎吗?为什么非要比较他们。”

“这倒也是!”蔺芊墨呵呵一笑,没心没肺道,“不过,若非要比较,你还比上人家武大郎呢!人家还会做烧饼,你可不会。人家像你这么大年纪,还娶了个漂亮媳妇儿。可你,现在却连个影儿都没有!”颇为嫌弃。

蔺毅谨听着,转头看向凤璟,“凤璟,你就不知道管管你媳妇儿吗?”

凤璟看着蔺毅谨道,“有什么好处?”

蔺毅谨:…“你要什么好处?”说完,又道,“关键是你管得了她吗?”

“管得了。”

“管得了什么说来听听。”

“管她有钱花,惯她,管着我!”

蔺毅谨:…。这人真是越来越敢说了。

蔺芊墨:…。这男人真是越来约会说了!

看着他兄妹两个那表情,凤璟放下茶杯,悠然道,“说吧,你中意什么样的,明日我让人去查探,合适,就提亲,成亲吧!一个大男人,这种事儿你吃不了亏。”

这话说的真是欠抽!蔺芊墨横了凤璟一眼,不跟他较真,看着蔺毅谨道,“说来听听。”

蔺毅谨也不扭捏,矫情,干脆道,“杨氏那样的很好。”

凤璟听了,扬眉,“她是你大嫂!你想做武松?”

闻言,蔺毅谨脸黑了,咬牙,“我是说像杨氏那种性情,家世,又不是说喜欢她…。”蔺毅谨说着,咽下,起身,“真是没话跟你们说。”说完,甩袖子,走人。

走出去,背后,蔺芊墨的声音传来,带着不满。

“前些日子,我哥还说最好是像我这样的。这才几天的时间呀,就变成大嫂那样的了。啧啧…。这心变得可真是够快的。”

蔺毅谨脚步踉跄了一下。凤璟清淡的声音随着传来。

“放心吧!他就算是西门庆,我也不会给他找个潘金莲。”

“我不担心,我哥那人小气,没西门庆那挥金如土的豪气。拿钱祸害女人这种事儿,他做不来,舍不得钱。”

“原来如此!”

蔺毅谨嘴角抽搐,望天。希望提亲的时候,他妹妹也把这话给说进去。让他一辈子孤着算了!

翌日

凤璟陪着蔺芊墨用完早饭才出去。临走的时候,还不忘,说一句,“去露个面即可,无甚趣味,无需多待。下晌我无事儿,带你出去转转。”

“好!”

凤璟离开不久,蔺芊墨也带着凤竹往太子府而去。

太子府

“太子妃,侯爷夫人来了。”

“快请!”魏熙月说着,自己起身,往前迎了几步。既表示了,对蔺芊墨的看重,又不会落了自己的身份。

众人看着,心思各异,脸上却均带着微笑,静待蔺芊墨的到来。

少卿…

“臣妇见过太子妃…”话说完,身未俯下,已被扶起,魏熙月温柔,带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“快快请起。”说着,牵着蔺芊墨的手,在自己身边坐下。

蔺芊墨坐下,向张氏,萧荛儿等凤家人,微微颔首,算是打招呼。

张氏看着蔺芊墨,回以微笑。过去发生太多多事儿,她还曾开口要赶离蔺芊墨。有这些在先,张氏也不会再去妄想,蔺芊墨会跟她这个二婶有多亲近。蔺芊墨能够不怂恿凤璟,对付他们二房,能维持这表面的平和,也就够了!

萧荛儿看着蔺芊墨,眉目染笑,声音柔柔,“表嫂!”

蔺芊墨点头,淡笑。淡淡的疏离,透着客套。态度清晰,众人了然,看来蔺芊墨和萧家姑娘并不是很亲近热乎。

萧荛儿看此,嘴角弧度下垂几分,心口发闷。

蔺芊墨那明媚的气色,舒展的眉眼,凤璟出事儿时那种压抑,沉暗完全无踪。人看着也越发的漂亮了。这清晰的变化,显而易见的幸福,让萧荛儿心口不由发堵。

为什么经历同样的事儿,最后的结局,却是那么的不同。她那样的凄惨,而蔺芊墨却是完全的相反。不但身份更上一层,就连分干净对她的情义,也是越发浓厚了吧!

在凤璟的眼里,蔺芊墨已成为那个与他共患难,见真情的人了吧!

萧荛儿垂首,心潮翻涌,带着酸意,自嘲。

“墨儿,你尝尝这个,刚送入宫中的,味道还不错。”魏熙月亲手摘下几颗葡萄,放入蔺芊墨眼前银盘中。

圆润,透亮,色泽诱人,蔺芊墨拿起,放入口中,酸甜的味道在口中散开,“很好吃。”

见蔺芊墨吃的那么干脆,一点儿犹豫都没有,魏熙月眼神为闪,有些意外。蔺芊墨就这么放心?确定她不会暗中做什么手脚吗?不过,她确实不会。赫连珉登基为帝,凤璟是一个绕不去的存在。所以,眼下她对蔺芊墨,只想拉拢,其余什么都不会做。

也许,蔺芊墨也是确定了这一点儿,所以才会对她完全不戒备?若是这样的话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

蔺芊墨的信任,就是一种无形的支持,她很乐意让百官家眷都看到。

魏熙月笑的更为柔和,“你喜欢等下让奴婢送些去侯府。”

送上门的东西,蔺芊墨自然不会拒绝,“臣妇在此先谢谢太子妃了。”

魏熙月既想表示皇家的容,和。那么,她自然愿意配合,表示为臣的忠,良!

微笑在表面,动刀在背后。话柄少留。

魏熙月和蔺芊墨相谈甚欢,下面坐着的百官家眷,自然也是其乐融融。

在此期间,蔺芊墨与夏如墨也聊了几句,当然都是客套话,彼此态度也都是清淡,平和。让人看不出亲近,也挑不出错,找不到话柄。在外,这样最好。

客套,寒暄之后。在魏熙月的主持下,不觉到了各家夫人,千金表现才华,艺德的时间了。

表现自己美好的一面,赢得夸赞,落的美名。这没几个人会排斥。女儿家有个好名声很重要,那相当于是拿到了嫁入高门的钥匙。

所以,对于表现自己这块儿,众位夫人均是很歉让,众位小姐却是跃跃欲试,很积极呀!

而蔺芊墨对这些都不擅长,关于这一点儿,大家差不多都知道。继而,魏熙月很是体贴,不说什么让蔺芊墨上去露一手的话。跟她一起乐呵的看着,不时的夸赞着。

蔺芊墨也是笑眯眯的欣赏着,这家小姐的画艺,那家小姐的琴艺…

不得不说,这些小姐还真是多才多艺,琴棋书画,说不上样样十分精通,却也每样都有触及,每一样都能拿得出手呀!这点儿,她是真的比不了。若是比吃的话,那就不一样了,她肯定能赢。想着,又塞了一个糕点放入口中。嗯,这味道不错!

“萧小姐,该你了,我们可是很期待。”

萧荛儿听了,看着夏如真,微笑道,“那夏小姐可是要失望了,我跟诸位小姐,怕是没法比,琴棋书画,我不过上略懂皮毛而已。”

夏如真呵呵,“萧小姐这话可就太谦虚了,京城之人,哪个不赞萧小姐是位孝顺,又贤德呀!”

有些话,夏如真不想说。可是每次看到萧荛儿,她心里就止不住泛酸,发闷。本来,要跟凤玿定亲的那个是她,可最后,却变成了萧荛儿。夏如真无法无动于衷,心里闷的厉害。

萧荛儿听言,面色越发柔和,笑容愈发柔美,连声音听着都透出一丝甜腻来,“夏小姐过谦了。我倒是听闻,夏小姐的字,写的可是一绝呀!”这话出,萧荛儿不意外地看到夏如真的面容僵了一下。

看此,垂眸,端起手边的茶水,掩饰嘴角加深的笑意,心情舒畅。

上一世,夏如真最拿的出手的,最得意的就是她字。曾经,她们经常在一起练字。对她的字,萧荛儿再熟悉不过。这也是为什么,萧荛儿能轻易模仿出夏如真的字,然后暗中传信给韩文名,照就了他与夏如真私通一事。

也因此这事,夏如真恐怕对写字什么的,很难再喜爱起来了吧!每每写字,就想到那些信,想到她被自己的笔记,定了罪!哈哈哈…。

萧荛儿在心里笑的欢畅痛快。

“我的字不值得一提,倒是萧小姐从小在京城长大,想来跟我们京城之人,必有不同之处吧!今日趁此机会,就露一手,让我们也见识见识吧!”夏如真声音平缓,可话中却带着一丝轻视,鄙夷的痕迹。

边关对比京城,犹如,偏陋对比高华。讽刺之意很浓。

张氏听着眉头不经意皱了起来。众人神色各异,思索。没听说,萧荛儿跟夏如真有过什么过节呀!怎么两人的对话听起来,透着一股针锋相对的味道呢?

别人怎么想,夏如真懒得理会,也没所谓。萧荛儿背后有凤家,她也不差,她身后还有九爷,九皇妃呢!

萧荛儿听了,抬眸,勾唇,“夏小姐都这么说来,如果我再推拒,可就显得太矫情了。如此,我就献丑了!”说完,起身。

看到萧荛儿那层层叠叠,飘逸的裙摆。蔺芊墨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,暗道;这衣服,明显是早有准备呀!

琴起,舞动!

舒缓的琴声,轻柔的动作,举手,投足,玲珑身姿一览无遗。女性的柔和,娇媚尽显!

萧荛儿脸蛋不美,可身材却是无可挑剔。

少时,琴声渐快,动作亦是,抬手,长袖飞舞;旋转,裙角飞扬;

琴声变得紧凑,高亢。动作柔美之中,也随着增添了力道,裙摆也随着动作,从层层叠叠到逐渐散开,颜色从开始单一的嫩绿,开始增添别样色彩,犹如那绽放的花儿一般,百花齐放,色彩缤纷。

一舞,听觉与视觉的双重冲击,享受!

一舞成名!

夏如真看着,握在手里的帕子越扯越紧,脸色泛白。气的身体发颤。萧荛儿明显就是早有准备,却还在那里跟她故作态。真卑鄙!

一舞结束,掌声随着而起。

魏熙月微笑,看着蔺芊墨道,“萧小姐这舞让人很是惊艳,跳的真好。”

蔺芊墨笑了笑,“是好看。”

赞美的话,传入耳中,萧荛儿眼底划过一自得。脸上却是不显分毫。这结果在她意料之中。这舞她已经练了两年多,为的就是这一日,让她们惊艳,赞叹。

“献丑了!”谦虚的话,是为得到更多的赞美。然,她话刚落下,想听的话还没听到,太子身边的近侍忽然走进来。

“太子妃!”

魏熙月起身,“木护卫,可是太子殿下有什么吩咐?”

“回太子妃,凤侯爷下朝,经此,想接凤夫人一同回去,说,下晌有事儿要办。”

这话出,萧荛儿脸上的笑意不觉淡下,刚才的愉悦消失殆尽。

蔺芊墨起身,对着魏熙月微微俯身,“臣妇先告辞了。”

魏熙月点头,客气而周到道,“顾嬷嬷,代我送送墨儿!”

“是!”顾嬷嬷上前,躬身道,“凤夫人请!”

“有劳!”

蔺芊墨离开,宴会如常,继续进行,其乐融融,一团和乐。

?**

马车上,凤璟伸手为蔺芊墨整理了一下,微乱的头发,随意道,“怎么样?”

“还好,没出什么幺蛾子。倒是见识了一下京城众小姐的才艺,都是多才多艺之人呀!特别是萧姑娘,一舞迷倒众生呀!”

凤璟听了,淡漠道,“迷倒众生!这其中怕是不包括凤玿。”

蔺芊墨听言,扬眉,“你这话说的,别有含义,透着玄机呀!”

“萧荛儿…。一个令人不喜的人!”声音淡淡,眼眸沉沉,晦暗莫测。

蔺芊墨问,“她惹到你了?”

“惹到了!”应的干脆。

“她做了什么?”好奇。

“不太想说!”应的利索,也任性。

蔺芊墨好笑,没所谓道,“不想说就不说。反正,也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儿。”

凤璟伸手把蔺芊墨抱在自己怀里,放松身体,下巴抵在她肩头,淡淡道,“静看二房的反应吧!”

“哦!”蔺芊墨对萧荛儿的事儿,不甚感兴趣,轻拍了一下凤璟圈在自己腰身的手,“凤璟,你有没有感觉我胖了?”

凤璟听了,胳膊用力,把人抱起,掂了掂重量,点头,“是重了一些。抱着也更舒服了,软软绵绵。”

蔺芊墨听言,笑开。

“这么高兴?”

“是挺高兴,看来那些金贵补品没糟蹋,都吸收了!”

“喜欢吃,就再买些。”

“不了,把底子养好了。以后吃家常便饭就行。”

“嗯!”

“对了,二皇子妃今天怎么没去?魏熙月应该也给她发帖了吧!”

蔺芊墨话出,凤璟沉默。

“不能说?还是出什么事儿了?”

“她应该是有身子了。”

“真的!”

看着蔺芊墨瞬时亮起的眼眸,凤璟不再开口。

“相公,得空我们去看看吧,你和赫连冥也算是生死之交了,他做爹了,我们应当去恭贺一下。”

“生死之交之后,我们就两看相厌了,不去恭贺也没关系。”

“厌不厌的都随你便,什么心情不重要,重要的是过去沾沾孕气呀!”蔺芊墨说着,坏心眼道,“也让你看看赫连冥那嘚瑟的样子,最好受点儿刺激,那样在生孩子的事儿上你也能积极点儿。”

凤璟听了,平淡道,“他成亲比我早,生孩子比我早,也理所当然。”

“可你比他老呀!”

凤璟:…。“你觉得我老了?”

“反正你不是少年了。”说完,用别样的眼神看着他。

看着蔺芊墨那眼神,凤璟没说话,伸手,按住蔺芊墨就是一通收拾。

“凤璟,你又不是女人,那么在意年纪干什么呀?”

“你刚才看我的眼神,像看长辈。你是欠收拾!”

蔺芊墨听了,咯咯笑了起来,“我用眼神敬爱一下都不行呀!”

“爱就行,敬给我舍了!”凤璟很有意见,颇有微词,“我头皮都麻了,以后那种眼神不许再出现。”

“可我心里就是那么想的呀!对璟公子,我是打心眼里,又敬又爱…。唔…。”

以吻封缄,消停了!

?**

有凤家的背景,得太子妃的夸赞。萧荛儿这名头也算是出去了!

萧荛儿,贤德,聪慧,德艺双馨!

“表小姐,现在贵门中的夫人,那一个提到小姐,那是个个都竖大拇指呀!”小丫头讨巧卖乖,脸上带着欢喜,骄傲,还有敬慕。

那表情,那眼神,萧荛儿看着脸上溢出笑意,心中满意,“你呀,就会哄我开心。”

“奴婢是实话实说!”

萧荛儿听了,笑意浓!

这丫头确实比桃子那丫头会讨人开心。只是嘴巴太甜了些,长得也太俏了些。如此,纵然喜欢,也不能留在身边,省的晃了凤玿的眼。

“好了,你先出去吧!叫桃子过来一下。”

小丫头听了,眼中划过一抹失望,却不敢表露什么,俯身,“奴婢这就去!”

“嗯!”

小丫头走出屋子,低着头,暗暗给自己鼓气;没关系,来日方长。总有一天,萧小姐会把自己收到了身边的。

主院

凤老夫人,凤宣母女二人相对而坐,却均是沉默不言。

看着凤宣明显消瘦的面容,那眼中抹不去的担心,凤老夫人无奈,心情沉重。凤宣如此,不作他想,就是为萧飞。

“宣儿!”

“嗯!”凤宣应,却明显心不在焉。

“荛儿的事儿你都知道了吧!”

听到荛儿两字,凤宣回神,收敛心神,“娘说的是…。”

“荛儿来京这些日子,为自己博了一个好名声,这你应该都听到了才是。”

“是,我听说了!”

“你怎么想?”

“挺好的!”

凤老夫人听言,摇头,“我看并不尽然。”

凤宣听了,正色道,“娘觉得不是好事儿?”

“女儿家有个好名声,自然不是什么坏事儿。只是,有的时候名头太盛,反而被它所累。容易被名声所束缚,因此,反易被人拿捏。为名声,顾忌太多。比如,别人打了你一巴掌,而你,或许就会因那贤德的名头,不能轻易还手呀!”

闻言,凤宣皱眉,“娘说的有道理,只是现在…。”

“现在已这样,自然也不能再做些什么,故意去抹黑自己。不过,你最好还是提点一下荛儿,让她以后低调为好,行事稳妥比名头更重要。”

“我知道了!我会跟她说的。”

“你说的时候婉转些,荛儿是个要强的,你说的太过直接,或许会落的一个适得其反。”

凤宣听了,讶异道,“她不会多想的,我说了她就定会理解的。而且…。娘,荛儿性子绵软,她可不要强。你应该了解呀!”

凤老夫人听言,隐晦道,“婉转些吧,要顾忌孩子的自尊心。她这会儿正高兴,那话等于是给她泼冷水,换谁心里都会不愉快。免得她误会了!”

“哦,我知道了!”凤宣说完,看着凤老夫人道,“娘,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想跟我说?”

凤老夫人拍了拍凤宣的手,叹气,眼里担忧不掩饰,“就是看你消瘦,娘心疼得慌。”

凤宣反手握住老夫人苍老却温暖的双手,低头,苦笑,“萧飞到现在一封信都没有,我实在是放心不下。不过,娘不用为我担心,我过些日子就好了。”

凤老夫人无声的叹了口气,不想提到萧飞,不着痕迹转移话题,“你二嫂昨日过来,说,下个月有好日子,想把玿儿跟荛儿的亲事儿给办了,问问你什么意见没?”

“我没什么意见,这挺好。荛儿嫁人了,我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儿。”

凤老夫人点头,未再多说。

这些日子,萧荛儿可谓过得很舒心,张氏对她亲近有加,凤玿对她温柔体贴,凤肣看她透着满意。府中的下人,对她也是越发恭敬。

只要不跟蔺芊墨做比较,萧荛儿觉得这样的日子,还是很让人满意的。

只是,这种舒心的日子,却并未维持太久,随着成亲日子的临近,在萧荛儿复杂,却也期待的心情之下,给了她一个晴天霹雳……

噩梦重现…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