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0章 怀孕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二皇子府

自蔺芊墨离开,蔺纤画和其心腹丫头,就开启了等待模式,脖子伸长,不断地往外张望。盼望着凤家来人,蔺芊墨能传来什么话,最好是助她们实现所求的话。

然,望眼欲穿,翘首以盼等了一天,无一人出现。

蔺纤画凝眉。

丫头红儿,开始担心,“小姐,蔺芊墨她是不是不愿意呀?”

蔺纤画摇头,“不会!关乎子嗣,关系后半辈子,没有那个女人会无所谓,不在意!”

“既然如此,那她怎么还不派人来请小姐见面,谈谈呢?”

蔺纤画听了,沉默,片刻,皱眉,“她是不是没听懂你潜意的话,没看到点心里夹带的纸条?”

“这个…奴婢也不敢说。”绿儿不敢肯定,担忧,“小姐,若是她没看到该怎么办?”

蔺纤画抿嘴,后悔,或许她应该把纸条直接塞进蔺芊墨的手里。

只是,当时看到她跟姜蓉聊的开心,关系紧密。就有些顾虑,毕竟她跟蔺芊墨之前的关系,可是完全称不上好。如此,不由担心,蔺芊墨会直接把纸条交给姜蓉。所以,就选择了更为隐秘,也更为稳妥的方法。

只是…。这方法好像太隐秘了些。隐秘的蔺芊墨极有可能看不到。闹心…

看着蔺纤画变幻不定的神色,绿儿也后悔道,“也许,奴婢应该把纸条直接放在篮子里,那样或许好些。”

蔺纤画按了按额头,心里焦躁,却无奈,“再等等看吧!今天看不到,明天或许就看到了。”

绿儿听了,赶紧道,“小姐说的是!”

“好了,你先出去吧!我想躺一会儿。”

“是!”

绿儿离开,蔺纤画坐在软椅上却是没动,望着窗外,暗下的天空,眼中盈出怅然!

曾经,她太真的以为,只要能入二皇子府,她就是等于掌控住了自己的命运,握住了她的富贵。只要抓住机会,老天再给点运气…。

她往前一步,就会成为赫连冥的正妃!

而赫连冥,只要再往上踏一步,就会坐上了那个宝座。那她蔺纤画就是大瀚至高无上的皇后。一人之下,万万人之上。更在蔺芊墨之上。

在富贵,权势面前,不止男人有野心,女人也有!

她曾经也是雄心万丈,感觉自己无所不能,且定会受到老天的眷顾,她会实现她所向往的所有。

可是现在她才知道,她过去是有多天真,多可笑。

姜蓉是个丑的,可不代表她是个没脑子的。

在赫连冥出事儿的那段日子,府中但凡有些姿色的女人,都被姜蓉给发卖了。只留下一些老实木讷,不讨喜的,其中也包括她!

而姜蓉留下她的原因,不是以为她是相府的女儿,也不是因为她木讷,特殊。只是因为赫连冥厌恶她!

想着,蔺纤画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沉沉冷冷,原来她算计赫连冥的事儿,姜蓉早就知道,赫连冥也是心知肚明。怪不得,无论她如何讨好卖乖,赫连冥都不屑来她的院子。姜蓉对她亦是完全不曾看在眼里。

姜蓉把她们这些,完全不会威胁到她地位的人,留在了府中。一人独揽赫连冥的独宠!现在,更是顺利的怀上了子嗣!

蔺纤画想着,心头发紧。

赫连冥厌恶她。娘家完全帮不上她。可她年纪却是越来越大。再这样下去,她这辈子真的要完了。容颜老去,赫连冥恐怕更是看不得她了。不得男人宠,有没孩子傍身,后半生何等凄凉。

孤老一生,那种萧索,每每想起,蔺纤画都不寒而栗。

她不想老无所依,不想凄凉的过后半辈子。所以,她怎么也得努力一下。现在她所能指望的,有这个能力的,除了蔺芊墨再无第二人。

想遍所有,最后竟发现,有这个能力帮她的除了蔺芊墨,再无第二个人。

这样的处境,这样的无奈。无数次让蔺纤画生出一种,早知今日悔不当初之感。

“若是过去,我对蔺芊墨好一些。现在也不会落得如此卑微的地步!可惜…。”

那时她预测不到会有今天。若是能预测未来。那她肯定不会选择给赫连冥做妾了。而是……呵呵一笑,神色复杂。她一定会选择嫁给凤璟。那,蔺芊墨现在的尊宠就是她的了。虽位不及皇后,可却是连皇后都要敬三分,让三分。

遗憾,她那个时候看不上凤璟,因为从来没想过凤璟会好。不然…。相信那时大瀚的贵门千金都是同样的想法吧!

想做郡王妃的位置,却忍受不了一辈子守寡的痛苦。

摇头,吐出一口浊气,屏退那脑子里那杂乱的想法。

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。眼下她只希望蔺芊墨会为她丢出诱饵诱惑,而后,借由她之力,让凤璟向赫连冥许以好处。迫使赫连冥来她的屋子,要了她,直到她怀上孩子!

男人的宠爱她已不去渴求,现在,只希望能有个孩子,让她后半辈子有个指望。

而,蔺纤画也确信,只要蔺芊墨点头,凤璟一定会出手。赫连冥也定然会答应。

因为赫连冥只要想要那个位置,就一定不会拒绝凤璟给出的好处。

赫连昌病重,随时都有可能驾崩。太子赫连珉若是也随着出事儿。那…。赫连冥这个二皇子,就是理所当然的皇位继承人。

只有一步之遥,赫连冥就会踏上那个位置。想到这个,蔺纤画心跳就开始不稳,子嗣必须马上要,刻不容缓!

蔺纤画这里满脑子的谋划,蔺芊墨哪里也不平静!

***

面如玉,眉如月,唇如花,发如墨。

身材高挑,纤腰微束,胖瘦适中,凸凹有致!

青春花季,清纯妩媚相结合,一个尤物。

外在无可挑剔,身份更是尊贵无比。大瀚王朝,七公主殿下!

完全的白富美,赫连毓儿,女人羡慕嫉妒,男人心动的存在。

“凤夫人,今天我是特意来谢谢谨公子的。”贵为公主,却是十分谦和,不见一丝高傲。用那漂亮的眼睛,浅笑看着人,而不曾用鼻孔。

蔺芊墨回以笑,眼睛扫了一眼蔺毅谨。

蔺毅谨站在凤璟的身侧,眼睛盯着凤璟的后脑勺,看的十分入迷,专注!

蔺芊墨看此,咬了咬牙根儿,收回视线,微笑,客套,“公主言重了!家兄不过是举手之劳,当不得公主如此厚谢。”

昨日,蔺毅谨外出,走在街上,路经他身边的一马车,忽然惊马,因近在咫尺,蔺毅谨反射性伸手,拉住缰绳,帮着控了一下马。就这么地…。

当时车内的人儿,因受惊,腿软的厉害,不曾下车当面道谢,只是在车内说了一句谢谢。

经过一天,人缓过来了。这不,盛意拳拳,厚礼送上,上门表感谢。礼够贵重,人也够美呀!

“若不是谨公子及时出手,后果不堪设想。这救命之恩,如何答谢,都不足以表达心中感激!”赫连毓儿说的真诚,诚恳。

蔺芊墨轻笑,神色温柔。公主厚谢,不能承受之重。

好在,赫连毓儿未久待,客套的话,感谢的话说了一遍,喝了一杯清茶,就带着宫女离开了。

人一走,蔺芊墨精神了,脸上笑意随着一收。揉着笑的发僵的脸蛋儿,抬脚走了出去!

“蔺毅谨!”

一声吼,躲在侧屋避嫌的两个男人一同出现。

蔺毅谨笑眯眯上前,“我在,我在!”

凤璟缓步走到蔺芊墨身边,淡淡开口,“蔺毅谨刚才在收拾包裹!”

凤璟话出,蔺毅谨笑容僵在脸上。蔺芊墨眼睛微眯!

蔺毅谨;…。干咳一声,给自己打开场子,“墨儿不是总说,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嘛!所以,我刚才就畅想了一下将来。顺便抖了抖包裹。想着,有备无患什么的!”

蔺芊墨听了,看向凤璟,“他抖包裹的时候,你在做什么?”

凤璟风轻云淡,干脆利索道,“为夫担心他负担太重,就把他身上,还有包裹里的钱财都拿出来了。”说完,把手里一沓银票,还有几两碎银子,一并放入蔺芊墨手中。

蔺毅谨摸了摸腰带,掏了掏袖袋。默…凤璟这厮!竟然偷,还连碎银子都不给他留。

蔺芊墨看着手里的银钱,把碎银子,塞回到蔺毅谨的手中,“一路吃好喝好,慢走,不送!”

“墨儿,我错了!”

“你没错!感到不妙,赶紧撤离,这想法跟我不谋而合。”

“墨儿,我若是知道马车上是她,我…。我一定不伸那个手。”

蔺芊墨听了,嗤,“看到受惊的马,一般人会动都是脚,那个时候想的是赶紧避开。谨公子倒是与众不同,竟然是伸手去控马?哥哥,你是不是觉得那马蹄子的味道特别的迷人,所以,想近距离的感受一下呀?”

蔺芊墨不高兴的原因,跟他救了谁无关。而是,他在危险面前,让自己处在了危险中。

感受这份关心,蔺毅谨说起话来,更是绵软,认错认得更是甘愿,“墨儿,哥哥错了!我保证不再有下一次。”

蔺芊墨哼了一声。

“墨儿…”

“七公主是个美人儿!”

蔺芊墨随意的话出。蔺毅谨赶紧道,“世上没有那个女人比得上我妹妹。”拍马屁。

凤璟不咸不淡道,“美人吗?没注意!”人在眼前,完全看不到。

蔺毅谨:…。向凤璟学习!

蔺芊墨听了,看着凤璟似笑非笑,“没看清吗?那下次好好看看。”

凤璟神色寡淡,一脸四大皆空态,冷淡道,“没兴趣!”

蔺芊墨白了凤璟一眼,不再说无用的,意味深长道,“自来英雄惜美人,美人爱英雄!现在,哥哥也许就是皇家赫连七公主严重的英雄。如此,哥哥有什么想法!”

蔺毅谨正色道,“我不是英雄,惜不来美人。不过,我真的该定亲,成亲了。”

皇家的公主,哪怕她美的惊天地泣鬼神,蔺毅谨也生不出什么想法来。

蔺毅谨没被美色迷了眼,动了心。蔺芊墨不有松了口气。她还真担心,蔺毅谨会喜欢上那公主。

蔺毅谨对公主无心,但是他救了公主一事却在京城迅速传开。

瞬时引来一片羡艳,一片猜想!

蔺芊墨只感,蔺毅谨定亲,已刻不容缓!

蔺芊墨正琢磨着蔺毅谨的事儿,那边,凤家一劲爆消息传来。

“一炷香之前,一个女人挺着肚子跪在凤家门前。说,怀了玿少爷的孩子。”

听到凤竹的禀报,蔺芊墨神色微动,神色莫测!

凤玿刚残,这女人就上门了。

萧荛儿退亲的想法起,这女人就来了!

这下凤家要热闹了,凤玿有子嗣了,就算‘残’了,膝下也得一儿半女了。若证实这孩子确是凤玿的。那,凤肣,张氏碍于凤玿的身体情况,这女人有极大的可能进入凤家。

这样一来的话,萧荛儿可就有了绝对退亲的理由了。

凤玿坏了声誉,得了子嗣,萧荛儿成功退亲,名声无损,还能得一票同情。

这一出戏倒是精彩!结局也可说的上圆满,各有所获呀!

就是不知,导这一切是哪个?

“这事,你主子可知道了?”

“主子已知晓。”

蔺芊墨听了,托着下巴,“两个无心的人定亲,成亲,果然幺蛾子不断。”无需旁人动手推波促澜,他们已是一箩筐的算计,狗咬狗一嘴毛。

所以,蔺毅谨的亲事儿就是再急迫,也不能轻忽大意。一定要找个他喜欢的,也喜欢他的!

叹气,这心操的,提前体会了一把当娘的感觉!以后若是有了儿子,她这也算是积累经验了。

凤家

前几天愁云密布,今日乌云满天。

看着跪在跟前儿的二房一众人,还有脸色苍白,坐在椅子上被人抬过来的凤玿。国公爷,老夫人面色均十分难看。凤宣站在一边,神色复杂,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。

“凤玿,那女子说的可是真的?”国公爷开口,声音发沉。

凤玿抬头,清俊的面容,灰白而憔悴。看着,让人心疼,也让人恼火。

看着国公爷,凤玿开口,气息微喘,透着无力,“孙儿不敢欺瞒祖父。那女子我确实认识,五个月之前,我外出办事儿,曾和她有过身体碰触!不过,她肚子里面的孩子,是不是我的,我不敢确定。”

因为那女子是青楼卖唱女,虽然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,可不保证她其后没有其他男人。

关于那女子的身份,那女子也没隐瞒。凤家的也都知晓。如此,凤玿话中的意思,自然也都明了。

也因此,脸色更为难看!

凤玿自十六岁后,张氏就在他屋里安排了一个通房丫头,让他通晓人事儿。

男子到了那个年纪,家里都会给安排,有的甚至安排的更早。这是一种大现象,所以,很正常,不会有人觉得难以接受。只是那通房丫头,在正室入门前绝对不许有孩子。不然,可就坏了名声,也坏了规矩,

嫡子未出,庶子先得,这是大忌,是宠妾灭妻的先兆。这样的人家,哪家女儿也不会想嫁。就算凤玿是凤家子孙,若是这事儿坐实了,对他将来的影响也是极坏!

在场的都明白这点儿,所以,对他做下的事儿,无法不气。通房丫头怀了孩子,已是大忌。更何况是一个卖唱,卖身的妓女了!难忍…

张氏抹泪,“玿儿呀,你怎么这么糊涂呀!”

凤肣低头,面色沉重,压抑,请罪,“子不教父之过,都是儿子无能,未教导好凤玿。”

张氏这会儿没心思做表面功夫,也无心听凤肣那冠冕堂皇的说辞,看着凤玿,急声道,“玿儿,你说,当时是不是她勾引你的?”

国公爷听言,冷哼,“那种地方,也是人逼着他去的吗?”就算那女人勾引他,前提也是他自己不检点先迈进那个地方的。

凤玿低头,“是孙儿的错!”

张氏抿嘴,不敢跟国公爷抬杠,还嘴,紧盯着凤玿,厉声道,“你当时办了事儿,就没让她吃药吗?”

“吃了!”

“吃了怎么还会有孩子?”

听着张氏的话,屋内的人看着她,皱眉!

凤宣凝眉开口,“那女人说,她暗中把药给换了,所以…”

凤宣的话还未说完,张氏即跳了起来,一蹦三尺,看着凤宣横眉冷目,“凤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你是不是巴不得那女人怀的是凤玿的孩子。这样你才好开口退亲,舍了我儿子是不是?”

“二嫂,你怎么能这样想,我不过就是…。”

凤宣解释的话说到一半儿,张氏即再次打算,声音尖锐,“你不过就是看我儿子病了,就对他开始不满意了。所以,帮着那贱女人一起往我儿子身上泼脏水!”

张氏这话说的实在不好听,凤宣脸色也不由沉了下来,“二嫂你这么说就太过分了。”

“是我过分,还是你们太薄情。玿儿刚出事儿,你们就来落井下…。”

“闭嘴!”凤肣沉声开口,带着戾气,“送二奶奶回去。”

“老爷!”

凤肣看着张氏那气势冲冲的模样,沉沉道,“这事儿你若是可以抚平,就继续在这里闹,我们都听你的。否者,就给我出去!”

她能抚平吗?不能。那,只能出去。

红着眼睛,抹泪,张氏抬脚走了出去。

张氏离开,国公爷面色冷硬,开口,“你们也都出去。”说完,看了凤肣一眼,“你是做爹的,自己儿子下的事儿,你自己处理。”

“我知道了!”

一干人离开。国公爷按了按眉心,露出疲态。老夫人叹气,无奈。

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不是所有的事儿都能揽的起,他们有心,也没那个精力了!

二房那边沉寂,气氛沉重的让人透不过气来。

而萧荛儿这边也差不多,事发之后,萧荛儿把自己关在房中一整天,不吃不喝,不言不语。直到傍晚,凤宣实在急眼了,软硬兼施才令萧荛儿开了门。

眼睛红肿不堪,脸色雪白如纸,满眼的伤痛,无法掩饰。

“娘…”声音干涩。

一个字,凤宣眼泪瞬时喷涌而出,伸手把萧荛儿抱在怀里,哽咽,“荛儿!”

“娘,不要担心,女儿很好!”强颜欢笑,忍痛,安慰。

那模样看着,更是令人心痛不已。

“荛儿,你放心,娘不会让你受委屈的,绝对不会!”

萧荛儿听了,笑了笑,笑的温柔,怅然,也苍凉,“娘,人生在世,没有哪个人不会犯错的。所以,我不怪玿哥哥,发生这样事儿的,他也不是诚心的。我不怨他…”

这话,再配上那表情。简直就是闻着伤心,见者流泪,感动的心都为她疼了!

“荛儿…。”为母的凤宣,心更是缩成了一团,哽咽出声。

“娘…。”该说的说完了,一声绵软,依赖又无助的轻唤后,萧荛儿闭上了眼睛,华丽丽的姿态优美的晕倒了。

“荛儿,荛儿…。”

“小姐,表小姐…”

“快,快去禀报老夫人,让人进宫请太医,快…”

凤宣的焦灼的惊呼声,还有,下人们担心,乱作一团的声音。

萧荛儿全部听在耳中,嘴角勾起一抹即可不见的弧度。

凤宣院中的动静,传到凤肣耳中,手中杯子碎掉,眼底阴寒之气蔓延。本以为,她就会玩儿些小把戏,所以,对她没太上心。可没想到,一个大意,反而被她算计了!

呵…。真是可恼!

手上的痛意,让凤肣眼中寒气更重。来日方长。他会让她先体会一下生不如死的滋味,再死去的!

别院

晚饭之后,一如往常,凤璟拉着蔺芊墨,溜圈消食。

嘎吱……

又是一口,蔺芊墨啃苹果,啃的欢。凤璟开口,“你晚饭吃的不少。”

“是不少!”嘎吱,又是一口。

“苹果别吃了,晚上吃太多对身体不好!”

蔺芊墨点头,“确实不好!”说着,微微一顿,既漫不经心,道,“不过,我现在一张嘴,管两个人,多吃一点儿没所谓。”

凤璟觉得他好像听到了什么,别有深意的话。是什么呢?没太明白。

“你刚才说…。”

“凤璟呀!你今天心情如何?”

“还好!”

蔺芊墨听了,抬头,仰望星空,“今天的月亮真是好圆,好漂亮呀!”

凤璟盯着蔺芊墨,点头,“是挺圆的。”

“相公心情不错,今天月色也不错,这个时候,告诉你,应该很合适!”

“告诉我什么?”

“也没什么,就是我月事大概要停几个月。”蔺芊墨很是了平淡道。

“什…。什么意思?”不要问他为什么结巴,他也搞不懂。

“没什么意思,就是大概,应该,可能,肚子里有孩子了。”

蔺芊墨淡然的说完,又啃了一口苹果,嘎吱嘎吱嚼着,看向凤璟!

看到凤璟那表情,蔺芊墨感觉嘴巴里的苹果变味儿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