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1章 当爹的心情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喜?没有!

惊喜,狂喜!更没有!

他脸白了,见鬼了一样。

蔺芊墨看着,咯吱咯吱,咬苹果的声音,加重力道,“凤璟,你这什么表情?”

“高…。高兴的!”嘴角在哆嗦。

蔺芊墨轻哼,“璟公子高兴时的表情,还真是与众不同。你不说,我还以为你是吓着了。”说完,不再理会那抽风的男人,转身,继续漫步。

凤璟按了按眉心,这个时候的心情,怎么形容?七上八下的!

“主子,你还好吧!”凤和看凤璟一副受惊的表情,不由道。

凤璟听了没说话。

蔺芊墨转头,看着那主仆两个,满是歉疚道,“璟公子真是不好意思了,你夫人肚子不争气,没能如你所愿的晚两年才怀孕,让您老失望了。还有凤和,真是抱歉,让你家主子受惊了。”

这话说的,阴阳怪气,夹枪带棒。

怀孕了,本是想分享一下心里那份欢喜。可没想到…分享到了一肚子火气。

电视上,电影上,演的那些,听到妻子怀孕,又是跳,又是叫,又是抱着老婆转圈圈,高兴的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的男人,都是虚构的吧?还是说,她嫁的这个太异类!

知道要做爹了,第一反应不是惊喜,而是惊吓!

咬牙,怎么不吓死他!

什么母凭子贵!到她这里也成忽悠了。孩子来,她降位!好恼火。

看着蔺芊墨,眼里火苗簇簇,凤和赶紧上前,拱手,弯腰,“恭喜夫人。”

“嗯,我确实很欢喜。”

“夫人身体可好,有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?”

“我身体好的很,一直到孩子平安降临都会很好!”

凤和听着,头皮开始发紧。第一反应过了,看来要有些日子不得夫人好脸了。

蔺芊墨抬脚走人。

凤和看向凤璟,“主子…。”

“把柴嬷嬷带来,伺候夫人!还有稳婆,都尽快准备好。你亲自去找,彻底查探,要确保万无一…”说着,摇头,“我自己去!”

凤和;…。“是!”

凤璟大步往那闹脾气的女人追去。

凤和看着,长长叹了口气,这才刚开始,主子神经就这么紧绷,这往后的几个月怕是难捱了!不过…。咧嘴,欢喜,感动。主子也马上要做爹了,这可真是好!

蔺芊墨回来好一会儿,也不见男人身影出现。这情况…让蔺芊墨都想揪花瓣儿了。凤璟这厮真的这么不喜欢孩子?都到了避之唯恐不及的程度?

“夫人,你还好吧?”看蔺芊墨脸色不好,凤竹关心道。

“身体很好,心情很糟!”蔺芊墨说完,看着凤竹,正色道,“凤璟小的时候是不是被小孩子伤害过?”

“呃…。这个,奴婢不清楚。不过,小孩子伤害不了主子吧!”

“说不好!有的人小的时候被兔子咬过,长大后,看着威武雄壮,却对兔子反应很大。小孩子的攻击力,可是比兔子大多了。谁知道凤璟是不是被小孩子怎么着过。”

凤竹听了,挠头,想不出,也想象不来。

正在蔺芊墨胡思乱想间,凤某人终于出现了,同时一起来的还有那有过几面之缘的华老太医。

蔺芊墨:…。

“华太医!”

“是,是…。夫人,请伸胳膊。”华太医白着一张脸,微喘息,腿发颤,惊魂未定。那高度,那速度,一路疾驰,高空飞行,差点没要了他老命!

“哦,好…”看着华太医,摇摇欲坠,一步三晃,随时都要晕倒背过气去的样子,蔺芊墨也不敢再多言,很是配合的伸出胳膊。

可怜的老大夫,嘴角竟然还沾着米粒儿。这是在吃饭的时候被突然,强行带来了吧!

抬眸,忍不住白了凤璟一眼。

凤璟紧紧盯着老太医那微微发颤的手指,蔺芊墨的白眼被他完全无视了。只是,看着华太医那颤抖的手指,面色难看,眉头皱起,紧绷,沉沉开口,“可是哪里不好?”

“哦…没…没有!”华太医咽口水,他才刚摸到脉搏,还没探到什么,哪里会知道好还是不好?

“没哪里不好,你抖什么?”凤璟凝眉。

华太医苦笑,坦诚道,“我…我是被侯爷吓着了。”

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,吃的正欢畅,他正琢磨要不要抿两口小酒,兴致正浓时,一个人影忽然无声出现在屋内。迟钝的人都没反应过来,继续吃喝,笑说。敏锐的察觉到了,心跳不稳了,看清来人又惊呆了。

各种反应出,还未等他们开口说话,凤璟忽然伸手,夹着他,飞身离开!

华太医…。差点吓尿了!

爹突然不见了,再迟钝的儿子,也察觉到了,瞪大眼睛,嘴角挂着汤汁,大吼,“快来人,快来人呐!爹被人掳走了…”

“给我闭嘴…。”稳重的小子,话未说完。稚嫩的童音传来。

“爹爹,我们家里最漂亮的姐姐在这里,那人怎么把爷爷劫走了?”

第一次见到劫色的,没想到竟然还是个喜欢老男色的。

这最后的声音传入耳中,华太医差点没堵死。

华家小孙子,脑子一团疑惑,思想歪七八糟。爷爷美吗?他怎么从没觉得?

华家迟钝儿子,听言,惊疑不定,神来一句,“难不成那人缺爹?”

倒…。

万幸这句华太医没听到,不然,华家那蠢萌儿子,少不得要挨一顿揍。

凤璟听到华太医的话,看了一眼他嘴角那一粒米饭,脸不再阴着,“探脉吧!”

“是!”华太医都快哭了,手颤的更厉害了,颤颤巍巍开始为蔺芊墨把脉。

心里七上八下,看凤璟这样子,若是让他探出蔺芊墨有什么不好的。那…。抹汗!

咦!这是什么脉?这是…。华太医手不抖了,激动了!

少卿,松开手,咧嘴,小命保住了。

起身,腿也不抖了,精神气儿也好了,心跳被治愈了,“恭喜侯爷,将获麟儿,夫人她有喜了!”

“确定?”

“下官拿性命保证!”

“她身体如何?可康健?”

“夫人身体极好。”

凤璟听了,凌然道,“拿性命保证?”

“…。是,性命保证!”

“嗯!”凤璟点头,心微安,“跟我出来。”

“是!”

两人出去,蔺芊墨起身,趴在门口,透过门缝往外看。

凤璟不停的在问着什么,华太医郑重的应着什么。

凤璟开始皱眉,面色凝重。华太医不住抹汗,脸色发白。

说了良久,凤璟凝眉,抬手。华太医躬身,有凤和带着,往外走。

蔺芊墨清晰看到,探过脉后,本已走的十分稳健的老太医,脚步又开始踉跄了。

蔺芊墨摇头,不知道凤璟这厮又说了什么,把人吓成这样。

“夫人,主子回来了!”

蔺芊墨听完,回转,老老实实在椅子上坐好。

“你先下去吧!”

“是!”凤竹离开。

凤璟走到蔺芊墨身边,弯腰看着她,神色恢复如常,温和道,“想不想喝水?”

蔺芊墨摇头,“刚喝过!”

“还想吃苹果不?”

“不吃了!”

“那,困了吧!”

“还好!”

蔺芊墨看着凤璟,有问必答。

凤璟沉默片刻,动了动嘴巴,正色道,“肚子,真的没有不舒服?”

原来不是高兴,而是太紧张了!紧张的过了,反应太大了。

蔺芊墨起身,伸手圈住凤璟的腰身,严肃,认真道,“我很好,一起都好!”

“确定?”

“确定加保证!”

凤璟听了,伸手把蔺芊墨拥入怀里,幽幽淡淡道,“那就好!”

蔺芊墨仰头,踮起脚尖,在凤璟优美的下巴上亲了一下。心里无声叹气。有孩子,多大的喜事儿呀!怎么到了凤璟这里,搞得跟生死离别一样?搞得她都紧张了。只是这话她不敢说出来,不然,凤璟还不知道会怎么想!

凤璟垂眸,抬手,轻轻抚过蔺芊墨的唇,幽幽道,“以后,别乱亲!”

蔺芊墨:…“哦!”

蔺芊墨这么听话,凤璟更感无力。

亲了,就会想,可再想也要不得,那滋味太难受。

可若是连亲都不给亲,一点儿腥味不让他沾。好像更难受!

“还是,想亲的时候,亲亲吧!”

“好!”

凤璟:…。唉!

有孩子,蔺芊墨纯粹的高兴。凤璟,百味复杂!紧张大于高兴。

凤家

凤玿半靠在床上,凤肣坐在一侧,看着眼前的护卫,开口,“如何?”

护卫垂首,恭敬回禀道,“怡红院老鸨言,红莲自二少爷之后,就被安置在了后院,不再接客。”

凤肣听了眼睛微眯,“她们这是早有预谋,合谋算计凤玿吗?”

“据老鸨说,她是受了红莲的蛊惑。红莲说,二少爷承诺了,会接她入府。所以在此期间她不会再接待客人。老鸨当时并不相信,只是红莲说,她不会白吃白喝,她可教教里面的姑娘弹琴,唱曲儿。还说,她有一本秘籍,可教导姑娘如何接待客人,留住客人,如何挣得大钱。”

“那老鸨答应了!”

“是!因为经过红莲的教导之后,生意是好了起来。所以,那老鸨就答应了。不过,给出一个期限,若是一年之后,二少爷并未接她回凤家,那么,红莲就必须再接客。红莲也爽快的应了!”

凤肣听了,冷哼,“那女人有身子,那老鸨就一无所觉吗?”

“老鸨说,红莲差不多每日都是坐着教人弹琴,唱曲。所以,她不曾发现异常,当红莲挺着肚子来到凤家闹腾的时候,也是吓了一跳。”

脱的倒是干净!

凤玿听着一直沉默,直到护卫说完,才开口,略过过程,直入主题,“大夫怎么说?”

“大夫说,红莲的身子已有五个月。”

“肚子里是男孩儿,还是女孩儿。”

“是个男孩儿!”

凤肣听言,眉心跳了跳。

凤玿面无表情,“你先下去吧!”

“是!”

护卫离开,凤肣,凤玿陷入沉寂。

良久,凤肣开口,“说说你的想法吧!”

凤玿不温不火道,“若是这个时候动了红莲,传出去,我继不检点,放荡之后,恐怕又会多一个心狠毒辣的名头。”

凤肣听了没说话。因为他也是同样的想法。有人不遗余力的抹黑凤玿,保全自己。红莲若是出事儿,那人只会大肆宣扬。

“所以,暂时不要动她!”

凤肣没意见,不过…“她肚子里孩子已经五个月了,等不了太久,事情必须尽快解决,经不起拖延。”

凤玿勾唇,清俊的面容,愈显柔和。只是眼中的神色却是与之相反,深冷,阴寒,“父亲放心!”

一次被两个女人耍,也是新鲜!

“夫人!”

张氏沉着脸,看着顾嬷嬷,“老爷怎么说?”

“老爷说,顺其自然!”

顾嬷嬷话出,张氏面皮绷紧,“这是要把人留下吗?”

顾嬷嬷垂眸,低声道,“老爷说,关于红莲,奶奶无视即刻。”

无视?这是不要她管了!

张氏抿嘴,脸色变幻不定。若是凤玿身体好好的,那红莲,在出现的那一刻,她就把人给杖毙了。可是现在…张氏心里发闷,恼火,却也犹豫了!

凤玿身体若真是无法恢复,那红莲肚子里的那个,极有可能会是他唯一的子嗣。如此…。

去母留子,去母留子!

红莲,张氏容不下,她必须死!

“既然老爷都这么说了,我自当尊从。”

红莲,张氏也懒得去看她一眼。

顾嬷嬷听了,低头。看来张氏对红莲肚子里的那块肉,还是在意了。

“那萧荛儿怎么样了?”张氏沉着脸道。

“表姑娘精神好些了,只是身体还虚的厉害。”

张氏听了轻哼,萧荛儿那做派,还有对玿儿那深情厚意的样子。张氏一点儿不觉得暖心,感动。反而感到膈应的不行。

“看看她,一遇事儿不是晕倒,就是病倒。哪里有当家主母的大气,稳重。真是令人堵心!明明也是大家小姐,却偏偏跟那矫揉造作的妾室一样。嘴上说的好听,人却是病病歪歪的,真是闹心死!”

诸事不顺,让张氏说话也越发的刻薄,尖锐!

顾嬷嬷垂首,不敢回应,多言。张氏的话虽然刻薄了些,不过,也并不无道理。身为大家主母,遇到事儿,一定要镇得住场。

可表小姐…。少爷出事儿时,她晕倒又病倒,好了之后,对二少爷表深情,照顾有加。让人赞,贤德又贤惠。

这次红莲出现,她不吃喝不喝,接着重复晕倒病倒。起身之后,又一次对二少爷表示深情一片,不怨也不悔!看的府中下人,又是感动一片。

顾嬷嬷无声叹息。要说,萧荛儿表示出心里有二少爷也是没错。只是,作为一个正室夫人,遇事儿要的是大气,要的是魄力,而不是跟一个妾室一样,哭哭啼啼的,说情表爱的。那样反而看起来显得小家子气。

而且,不知道是不是她多心了。顾嬷嬷总是感觉,萧荛儿那样子,有点儿…怎么说呢?…有点儿假,有些虚伪,像是装的!

二少爷身残,她或许会一生守寡,一辈子都无儿无女。这种事儿搁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都受不了,就算再深情,也会不安。可表小姐却是不同,哭的倒是厉害,可却只有深情,一丝不安,不曾显露过。这很怪异!

还有,面对身怀二少爷孩子的女人,她也不见多激动。除了心痛之外,表现的特别宽容。这…。

就顾嬷嬷来看,但凡是用了真心,真情的女人。面对这种事儿,怎么都难以忍受,轻易的宽容,绝对不会有。

女人的大度,都是不得已而为之。主动的接受,包容,也是有。不过,前提是那个女人无心,对那个男人不在意,所以,也无所谓他跟谁有了孩子。

所以…。顾嬷嬷头埋的更低了。萧荛儿对二少爷是真情也罢,是假意也好。这都是她一个奴婢说不得,也管不了的事儿。

张氏幽幽开口,“过去,凤璟出事儿的时候,我看着蔺芊墨,还觉得凤璟是个倒霉的,娶了个没心没肺的女人,连夫君死了,都没掉一滴泪。可是现在,我倒是情愿看萧荛儿跟蔺芊墨一样,眼泪不掉,废话不多说。只是站出来,铿锵有力的维护着玿儿,不是像现在一样…”

除了病,就是哭,对外,连一句此生非凤玿不嫁这样的话都敢说。

顾嬷嬷听着张氏的抱怨,暗道;若是表小姐真那样,张氏也不会满意。

因为,二少爷身体这样,萧荛儿顶着这么个头衔。张氏对她各种猜疑,怎么都不会满意。

主院

凤老夫人屏退所有的下人,让齐嬷嬷守在外面,看着凤宣道,“现在就我们娘两,你有什么想法,尽可直说,无需掖着,瞒着,落得以后后悔!”

凤宣听了,看着凤老夫人,也不再矫情,干脆道,“娘,我想带着荛儿回边关去。”

凤宣话出,凤老夫人眉心一跳,却不觉得意外。

凤宣继续道,“凤玿现在这种情况下,我退亲。我跟二哥,二嫂之间怕是彻底断了情分了,他们定会怨上我了。但不管如何,我都不想让荛儿嫁过去,就算我自私,无情吧!”

当初,荛儿要嫁给凤璟,凤宣都很是犹豫。更何况是凤玿了。并且,现在还多了一个怀了孩子的红莲。如此,凤宣更是难以接受了。

凤老夫人听了没说话。对于退亲,凤肣会怎么想,凤老夫人不敢确定。但是,张氏定会怨上凤宣。哪怕,这次错的是凤玿。凤宣此刻退亲,在张氏的心里,也会被认定为凤宣是嫌弃了凤玿,是无情无义的表现。

叹气,“就算退亲,你也没必要回边关。”

凤宣摇头,正色道,“现在这种情形,我留在凤家怎么都不合适。所以,我跟荛儿还是尽快离开吧!而且,就文儿和武儿(凤宣的两个儿子)在边关,我这心里也实在是放心不下。若不是为荛儿成亲的事儿,我早就应该回去了。”

现在留下的理由已不在,她再留下也说不过去了。毕竟是出嫁的女儿,特别现在萧飞还不在,她更应该守着家,若是还在娘家待的太久,婆家那边也真是不好交代。

凤宣嘴上说的,心里想的,老夫人都明白,只是…让凤宣回萧家,凤老夫人无法放心!

“荛儿的身体现在还不宜远行,你再等等吧!”先拖着,再想其他办法。

凤宣听了,沉默,犹豫!

“你再急,也要想想荛儿的身体情况。万一出了什么事儿,你又该心急,后悔了!”

闻言,凤宣叹气,点头,“娘说的是,我再急,也不差这几日。那就等荛儿身体好了再回去!”

“嗯!”

“不过,眼下我和荛儿再住着了实在是有些尴尬,不方便。所以,我想带着荛儿出去住。”

“出去住?”凤老夫人皱眉,“要住哪里?”

凤宣想了一下道,“要不,我去璟儿那里吧!自他回来,我还没好好跟他说说话。不然,这次一走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。”

凤老夫人听言,第一感觉,凤宣想的是没错。不过,凤璟可能不会欢迎她们过去。原因…凤老夫人一时说不清。或许是因为萧荛儿对蔺芊墨那含糊不清的态度吧!

见凤老夫人不说话,凤宣不曾多想,只是单纯的以为。凤老夫人对于她被迫离开凤家出去住,感到心里不是滋味。同时本来好好的一桩喜事儿,最后变成这样不说,还伤害了她跟凤肣的兄妹之情。所以,心里很是难受吧!

继而,凤宣柔声,宽慰道,“娘,你不要多想,我出去住大家都自在些,我觉得这样挺好。等到过几年,事情清淡了,我再向二哥,二嫂认个错。想来,他们就算心里有不满,也不至于记恨。”

这话纯粹是安慰。不管过多久,张氏都会记恨,就是凤肣心里也有有疙瘩。因为人都是护短的。

“先不说这些了,出去住儿事儿,我晚上跟你爹商量一下。你先照顾荛儿吧!”

“好!”

别院

蔺芊墨怀孕的事儿,凤璟把保密工作做到了一个极致。除了身边的几个人,外面是一点儿风声听不到,凤家的人亦是一无所知。包括国公爷和老夫人,凤璟也不曾告知。

国公爷和老夫人知道了,定然会很高兴。可是对于凤璟来说,蔺芊墨的安危是第一,没人来分享这份喜悦也没关系!

当爹的喜事儿不予人分享,同时,家里面那些蔺芊墨和蔺毅谨养的鸡鸭狗什么的,也都被凤璟干脆的给清离了。

鸡鸭不太通人性,走的时候,除了嘎嘎,喔喔之外,看不出什么。

可狗儿不一样,很通人性呀!走的时候,汪汪的,一步三回头的,黝黑黝黑的眼睛看着蔺芊墨,那小眼神,看的蔺芊墨那是满心不舍呀!不过,看着凤璟那幽幽的表情…。瘪嘴,不敢开口说留下,只能使劲挥手绢,告别,告别…。

因为,凤璟的紧绷,蔺芊墨看在眼里。所以,人也随着变得特别老实。但凡,能令凤璟皱眉的事儿,她极少去做。

比如,吃饭狼吞虎咽,生冷不忌。

比如,走路太快,照前不顾后等等!

不过与此同时,凤璟也无意识的开始变得逗比了!

哈哈哈…。当她笑的太大,声音太响亮。

凤某人,皱眉:他在肚子里咯吱你了?

睡觉,趴着时。

凤某人会问;肚子硌得慌吗?

翻白眼,她怀的是孩子好吗?他以为是石头么?

上厕所时间长了!

凤某人凝眉;太用力,孩子会随着一起出来吗?

各种奇葩问题,听的蔺芊墨乐不可支。第一次知道,凤璟竟然如此有想象力!

蔺毅谨听的,忍不住对蔺芊墨道,“你给凤璟把了脉了吗?确定他没生病?”

柴嬷嬷也是哭笑不得,同时压力也很大。因为每次凤璟问她,她说,不会,无碍,没事儿时。凤璟总是用完全怀疑的眼神看着她,好似她别有居心似的!唉…

凤璟自己紧张也就算了,他还多疑,搞得别人也跟着紧张起来。

特别是凤和,因为每日跟在凤璟身边,凤璟的一切反应他都看在眼里。不由的,神经也随着紧绷起来。连一只鸟飞的太靠近蔺芊墨,凤和都忍不住会担心,那鸟会不会撞到蔺芊墨身上,爪子会不会把她抓伤了!

蔺毅谨看着,摇头,“凤侯爷上战场的时候,恐怕都没这么紧张!”

蔺芊墨点头,“所以,我是特别的感动呀!”

“不觉得有压力吧?”蔺毅谨最担心的是这个,凤璟太过紧张,让蔺芊墨感到不安。

蔺芊墨塞了一颗葡萄到嘴巴里,很是淡然道,“没什么好紧张的。一回生,二回熟。经过这一次,下次再有孩子,凤璟自然就好了。”

蔺毅谨;…“这个还在肚子里呢?你就想下一个了?你准备生几个出来?”

“三个!”

“想的倒是不少。不过,我看凤璟这样子。感觉,这一个之后,他恐怕不会再让你生第二个了!”

蔺芊墨听了,贼贼的笑了。那笑,坏坏的,透着猥琐!

蔺毅谨看此,头皮一麻,移开视线,屏退脑子里各种黄暴的画面。

“吃葡萄吧!”

“蔺毅谨…。”

听到声音,看到来人,蔺毅谨眼里溢出喜色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