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2章 凤璟,害喜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阴嗜,你怎么来了?”

蔺毅谨这表达喜悦的话,阴嗜听了,眉眼一吊,矫情的性子依然,“怎么?听你这话可是我不该来。”

蔺毅谨:“哈哈哈…。”笑着,忽然一顿,表情一收,声音降为低八度,“确实不该来!”

就蔺芊墨现在的身体情况,凤璟的紧张程度,阴嗜这个时候过来,完全不被欢迎。

蔺毅谨这说的是真话,绝不是玩笑话。可阴嗜却是无所觉,看了蔺芊墨一眼,瞪眼,冷哼,“跟你这个妹妹处的久了,你说话果然越发令人不喜了!”

蔺芊墨听了,没感觉。每次见到阴嗜,他总是来这么一句,不新颖了!比较新颖的是,阴嗜这次竟然还带了女人过来。看着站在阴嗜身后的两个主仆装扮的女子,表示好奇!

蔺毅谨动了动嘴巴,想说什么,不过顾忌随着阴嗜带来的两人,要说的话咽下,“先坐下歇会吧,喝点儿水。”

反正也就一杯茶的功夫,等到凤璟回来,即刻就会清场子。连带他一起,都给清出去!唉…。现在除了蔺芊墨之外,任何人在凤璟眼里,那都不算是个人,跟那鸡鸭差不多。

阴嗜可从来不会客套,一屁股坐下,指着随他一起来的两个人道,“这是我姨母的女儿,我堂妹——蓝月儿。这个是她的丫头红梅!”

阴嗜介绍的话出,蓝月儿主仆两个上前两步伐,对着蔺芊墨,俯身,见礼,“民女(奴婢)见过侯爷夫人,见过蔺公子!”

蔺毅谨很是温和,打了招呼,“蓝小姐!”

来者是客,微笑三分,蔺芊墨随着道,“不必多礼,请坐!”

“谢凤夫人!”

蓝月儿道了谢,却是不敢坐,转头看了看阴嗜。

“她让你坐,就坐吧!”阴嗜很是随意道。

蓝月儿听了,这才坐下,抬头看看蔺芊墨,神色有些拘谨,眼里却是掩饰不住的好奇。

带着婴儿肥的脸蛋,青春的脸庞,娇俏可爱,圆圆的脸蛋,圆圆的眼睛。蓝月儿,长的说不上十分漂亮,但却是十分可爱的一个女孩儿。

特别是那那纯净,不参染杂质的眼神。蔺芊墨看到了,眉头微动。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这样的眼神…。若非太会伪装,就是真的心灵干净。那也就代表着,这是一个被保护的极好的孩子!

“蓝小姐请喝茶!”伸手递过一杯茶,阻断她那太过直白的眼神。

“哦,好…。谢谢凤夫人!”伸手接过茶杯,或许是蔺芊墨随和让她感到放松。喝着茶水,脸上扬起笑意。

阴嗜看了一眼,移开视线,对着蔺毅谨道,“最近怎么样?”

“挺好!你呢?”

“我还是老样子!”

男人之间的问候少了一份客套,简单而简短。

知道他过的不差,阴嗜转头,看向蔺芊墨,“凤夫人,你最近怎么样?”

“挺好,身体倍棒,吃嘛嘛香!”

看着蔺芊墨那白嫩,红润的脸颊,阴嗜颔首,“确实挺好,看看这脸,除了肉再没别的了。”

蔺芊墨听了,笑呵呵,“心宽体胖,多正常。”

阴嗜撇嘴,“小心凤璟嫌弃你!”

蔺芊墨呵呵,“我们情比金坚,他就不会有嫌弃我的那一天。”

阴嗜听了,轻哼,“小心大意失荆州,没有男人喜欢肥似猪的女人。”

蔺芊墨横了他一眼,“你吃了药过来的么?不会说句好听的吗?”

“不会!”

蔺芊墨看向蔺毅谨,“哥,这嫂子不能要了,休了吧!”

蔺芊墨这话出,阴嗜脸色微僵。那段不太愉快的画面,映入脑海。

蔺毅谨叹气,“早就休了,可他还在纠缠不休。”

“厚脸皮!”

“蔺芊墨,你这女人…”

“主子!”

听到声音,院中一静!凤璟身影出现。

对于凤璟的美,蔺芊墨已经麻木了。阴嗜,蔺毅谨已经习惯了。可第一得见的蓝月儿主仆两个,是直接被惊艳了。

蓝月儿两眼大亮,小嘴微张,眼中惊艳,清晰可见。呜哇,果然跟嗜表哥说的一样,真是漂亮的…。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!

丫头红梅呆住,怀疑,这到底是人,还是画中仙?

看到阴嗜,蓝月儿几人,凤璟顿住脚步,眉头…

蔺毅谨在凤璟眉头皱起之前,赶紧上前,看着他,紧声道,“喝完茶,我就带他们…。”蔺毅谨本想说带他们去另外一个庄园,可想到蓝月儿是女客。顿了一下,道,“我带他们去大哥那里住几日。”

蔺毅谨说完,盯着凤璟,看他点头,叹气,看来他的安排,让他很满意。如此,也代表凤璟是真的不欢迎阴嗜,蓝月儿他们住在这里!

“凤侯爷,许久不见,别来无恙!”

“还好!”简短回应。

“民女(奴婢)见过凤侯爷!”蓝月儿主仆两个俯身,见礼!“嗯!”微微点头,视线直接略过她们,落在蔺芊墨身上,上前,走到她身边,伸手把她拉起。陌生人,离蔺芊墨太近,凤璟不喜。

蔺芊墨起身,凤璟低头,伸手为她整理一下裙摆,动作熟练而自然,无声的默契。

“你们坐吧!”客套一句,拉着蔺芊墨缓步往屋内走去,走着,每日问的最多的话出,“今天怎么样?”

“除了想你,一切都好!”

这话半真半假,参杂水分,不过听起来感觉很好。

凤璟抬手为她抹去嘴角一点葡萄汁“又吃葡萄了?”

“嗯!”

“天凉了,少吃点儿!喜欢吃水果,就吃苹果吧,让柴嬷嬷给你用热水烫烫。”

“行,听你的!”蔺芊墨应着,随意问,“你今天怎么样?”

“除了精神恍惚,一切都还好!”

听言,蔺芊墨咯咯笑开,“最近听璟公子说话,满是人间烟火的味道,接地气,不错,不错!”

“我在你眼里还有不好的地方?”

“一直都不好,最近才转好!”

“气我!”

“哪有!你应该知道,我只是口是心非。那话你反着理解就好了。”

“一直都挺好,最近才变得不好?这样理解吗?”

“难不成你觉得你最近表现很好?”

凤璟;…。“暂时改不了,你忍着吧!”

“你不用改,我乐在其中!嘿嘿…”

两人的对话,轻轻浅浅,让人听不太清说的是什么。只是,那相携离开的背影,却是分外美好。

蓝月儿看着,不由转头看了蔺毅谨一眼,而后低头,揪着帕子,看不清表情,耳垂却染上一抹红色。

只是蔺毅谨,眼睛正看着蔺芊墨,未成人发觉。

阴嗜嗤鼻,“凤侯爷是越来越目中无人了!”

蔺毅谨听了,收回视线,看着阴嗜,意味深长道,“他看不到你,你应该感到庆幸。”

闻言,阴嗜不明,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意思是,趁着凤璟动手把我们扔出去之前,我们自觉离开,去我大哥家里吧!”

阴嗜听了,瞪眼,“看来,我来的不是时候呀!”

蔺毅谨无辜道,“这话刚才我就说过了!”

阴嗜:…。原来,那话不是逗他玩儿!而是真的!

“凤侯爷这待客之道…。”

“他待客从来无道!少说一句,对你没坏处,走吧,走吧!”蔺毅谨看着蓝月儿,带着一丝歉意,官方道,“抱歉,这地方人多,地方小,不够住,所以,随我去我大哥家吧!”

蓝月儿听了,憨憨点头,“哦,好!”应着,不觉转头看了一眼,院中明显空着无人住的屋子。挠头,原来他们的房子,空着是让看的,不是让住的?这是京城的规矩吗?蓝月儿好奇中。

阴嗜皱眉,蔺毅谨拍了拍他的肩膀道,“走吧,以后告诉你。”

阴嗜点头,不再多言。他虽嘴巴贱,可人不贱,让朋友为难的事儿,他不会做!

屋内,凤璟简单梳洗过后,柴嬷嬷就过来请吃饭了。

走到桌前,看着桌上丰盛的饭菜,凤璟却是不甚有胃口,不知为何,最近几日他总是觉得胃里满满的。

蔺芊墨吃着饭菜,看凤璟食欲不振的样子,抬手,碰了碰他额头,“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吗?”

凤璟摇头,“不太饿!”

蔺芊墨听了没说话,伸手探了探凤璟的脉搏,而后放下,“没事儿,挺好,那怎么不想吃饭?在外面吃什么了?”

“没有!”凤璟为蔺芊墨夹了一筷子菜,放入她碗中,淡淡道,“无事,过两天就会好了。吃饭吧!”

“哦!”蔺芊墨吃着,琢磨,难道是因为她怀孕,太紧张引起的?

想着,开口,“相公呀!每个女人都会生孩子,这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。况且,我自己也是大夫,对于如何调理自己的身体,我会做的更好,完全不会有任何问题。你就安心等着当爹吧!”蔺芊墨说的豪气,简单,轻易。

凤和听着,暗暗摇头,无声叹息,夫人这话完全是安抚不了主子呀!

主子在看完那本关于女子有身子,直到生产,描写细致的医术之后,这心已跑到嗓子眼了。除非孩子顺利生下,夫人平安无事。否者,这几个月的担心,只会逐渐地加重,绝对不会减轻。

蔺芊墨说完,凤璟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,对这个话题却是不愿多说。生孩子存在多大的危险,他自蔺芊墨怀孩子那日,已了解的透彻。

“相公…。”

凤璟看着蔺芊墨,淡淡道,“今天我问华太医,可曾见过男人生孩子?”

蔺芊墨:…。这话题转的,牛头不对马尾!

不过,没所谓。顺着接下去,“华太医怎么说?”

凤璟夹了一口菜放入口中,不温不火道,“什么都没说,只是见鬼一样的看着我,然后开了几服定心安神的药。”

“给你的?”

“不,他自己喝的!”

蔺芊墨听言,抿嘴笑。可怜的老太医!面对凤璟,肯定很憔悴。

***

京城两大事!

一,皇上病情加重了!

二,凤家二房少爷凤玿,伤了,残了,怀了他孩子的烟花之女上门了。深情的表妹,病倒了,以泪洗面,深情一片,可最后…还是退亲了!

据说,退亲是凤二少爷主动提及的。萧表妹不愿,可凤二少爷十分坚持。最后,在双方长辈的主持下,还是退了!之后,深情的萧表妹又病了。

啧啧…。这剧情,来来回回,兜兜转转,都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!深情虐恋呀!

也让人感,凤二少爷人虽风流了些,可从他主动退亲一事来看,倒也算是个有担当的男…。残了下体的男人!

而萧家表妹,可怜又悲催的小百花!用了情,用了心,定了亲,临近成亲,却来个大逆转,未来丈夫残了,庶孩子临门了。啧啧…。

只是除此之外,有些人也在琢磨。凤玿刚残,那烟花女子就怀着身子上门了。这…。这是不是太巧合了些?

还有萧荛儿,不是对凤玿爱的要死要活的吗?既然如此深情,为了嫁给他也该拼个死活才正常呀!

眼下这情况…。摸下巴,让人好奇,引人探究呀!

凤家

退亲之后,萧荛儿待在自己屋里,基本很少出门。而凤宣除了跟老夫人和国公爷请安之外,基本都在萧荛儿身边,陪着她,安慰她,照顾她!

希望她心情放开,身体早日恢复,这样她们也好早些离开,这种气氛下,待在凤家实在难受!

“荛儿,你今天感觉怎么样?”

凤宣每天不忘问,萧荛儿每天都在答,“女儿还好,娘不要担心。”

凤宣听了,看着萧荛儿消瘦的脸颊,心疼,“娘让厨房给你炖了参汤,你一会儿多吃点儿。”

萧荛儿听了,乖巧点头,接着关心道,“娘,你回房里歇息一会儿吧!”

“我不累!”

萧荛儿却是不依,皱眉,满脸不安道,“娘,你这样,不是让女儿担心吗?你最近为了照顾我,可是瘦了不少,再这样下去,若是病倒了,那可就是女儿的不孝了。”

凤宣听了,淡淡一笑,眼神柔和,慈爱,“你不要多想,娘好的很!而且,荛儿可从来都是娘最贴心,最孝顺的女儿。”

萧荛儿听言,眼圈红了,是感动,也是愧疚,“娘…。”

“看看你,娘不过是说了一句心里话,你怎么又掉起金豆子来了。”伸手,为萧荛儿擦去眼角的泪水。凤宣心里也酸涩,无助的厉害。不止这一次想,若是萧飞在该有多好。

“娘,你去歇会儿吧!不然…。女儿真是…。”哽咽,低泣,心里的歉疚太多,说不出,只能流泪表达。

“好了,好了,娘去歇歇,你别哭了!”

“嗯!”

凤宣无奈,起身,离开前,不忘交代,“一会儿参汤你可要喝了,知道吗?”

“女儿会喝的,娘,你放心吧!”

“好!”

凤宣离开,萧荛儿看着一边的桃子道,“好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

“是!奴婢告退!”桃子低着头,走了出去。

萧荛儿坐在床上,抹去脸颊上的泪珠,眼中歉疚,忐忑什么的一并消失无踪。眼中溢出暗色,眉头皱起。

凤宣欲带她离开凤家回到边关,这让萧荛儿很纠结。

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为减少非议,为她的名誉,离开凤家不再跟凤玿住在一个屋檐下,自然是最好的。

可是回边关,萧荛儿却是无法赞同。这个时候回边关,也就意味着,她要在边关定亲了,这是萧荛儿最不愿意的。

边关男儿自来粗野,完全无法跟京城的权贵公子相比。所以,萧荛儿想嫁在京城,她喜欢京城这种细致的奢华,富贵。而不是边关那种粗糙的日子。

而且,她这么千里迢迢的从边关来到京城,也不是为了定亲,再退亲,而后就回去的。

但凤宣的想法,却是与她相反。这让萧荛儿很是焦灼,闹心。可有些话她有不能直接说。

最重要的是,就她刚退亲这种情况,若是想维护好名誉,在凤宣前往边关前就定亲是不可能的。别说定亲,就是出去走动都不合适。所以,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拖住凤宣,不让她离开。而且,还要拖住很长一段时间。

如此,要用什么办法才好呢?萧荛儿想着,眼睛微眯,神色莫测!

另外一边,凤宣刚走进自己屋子,凤肣就过来了!

凤宣看着凤肣,多少有些不自在,“二哥,坐!”

“好!”凤肣坐下,看着凤宣,直接道,“我听府里有人说,你想离开?”

离开,凤宣并未瞒着,所以,凤肣会知道,凤宣一点儿不觉得意外。

点头,“我来京城时候也不短了,也该回去了。”

凤肣听了,温和道,“若是因为这才想离开,那我倒是没说的。不过,若是因为孩子们的事儿,觉得心里不自在什么的才要离开的,那我可就不同意了!”

“二哥…”

凤肣抬手,制止凤宣要说的话,态度温和,一如往常,“宣儿,玿儿和荛儿的事儿,若论对错,那错的也是玿儿。是他自己有错在先,怨不得荛儿一分。平心而论,就是我自己的女儿,我也会退亲。反而是我们让荛儿和你伤心,为难了。”

“二哥,你不要这么说…”

“这是事实!所以,你不要觉得愧疚,不自在。你这样,我这个做哥哥,可就更没脸儿了。让外人看了,还以为我是那种是非对对错不分的人,明明错的是自己的儿子,却还容不得妹妹和外甥女。”

凤肣一番话说的那是推心置腹,诚恳又真切。说完,叹气,“宣儿,你若这个时候离开,那是让外人骂你哥哥呀!还是说,你心里其实在生二哥的气?”

凤宣听了,心知凤肣这话,不全部是真的。有一大半儿可能都是面上的话。可那又如何?哪怕只有一小半儿,这证明凤肣心里还是有她这个妹妹的!

抬手按了按眼角,动容,感激,“二哥能不怪我,不怨我,我心里很知足。哪里会生二哥的气。”

凤肣听了,面色舒缓下来,“不气二哥就好。别的二哥也不多说了,我只希望我们兄妹没因孩子的事儿伤了情义。好了,你歇着吧!我过去了。”

“我送送二哥!”

“不用了!”

凤肣离开,凤宣站在门口,发了一会儿呆才回转进屋。

几天后,萧荛儿身体见好。可凤宣却病倒了!

看着躺在床上,脸色苍白,浑身无力的凤宣,府里的下人都认为凤宣不是被萧荛儿过了病气,就是照顾萧荛儿病倒了。

对此,萧荛儿也有所觉,看着凤宣泪眼汪汪,脸上盈满惭愧,担心。可心里,却是舒了一口气。

凤肣听到凤宣要缠绵病榻一月半月之久,长长叹了口气,眼里是担忧。心里…。却是无声的笑开。

别院

蔺芊墨这边肚子还不显,可却已经出现反应了,孕吐开始了!

女人怀孕,孕吐,这太正常了!可唯一不正常的是,凤璟也跟着害喜了,且反应比蔺芊墨还早一步,并且吐的比她还厉害!

这…。令人哭瞎不得,不知该说什么才好!

半晌,蔺芊墨刚往嘴巴里塞了点儿东西,咽下。接着就是一通吐,吐的嘴里发苦,眼泪都出来了!

柴嬷嬷蹲在一边,轻轻为她拍着背,蔺芊墨吐完,赶紧把一杯水递过去,“夫人,来漱漱口!”

“好!”

“夫人,等过了这段日子就好了,你忍认!”

蔺芊墨放下茶杯,靠在软榻上,笑了笑道,“我没事儿,这种真切感受孩子存在的感觉,挺好!”

柴嬷嬷听了,面色越发慈和,“夫人能这样想很好!就是这段日子,辛苦夫人了!”

“没关系,不是还有凤璟陪着我吗?”蔺芊墨说着,砸吧砸吧嘴,“可怜的男人!前几天他胃口不好,吃不下饭,我还以为他是压力大太大,太紧张了。没想到竟然是害喜了!”

想到凤璟一个大男人,时不时的趴在痰盂边上反胃呕吐。偶尔还跟她一起,对着呕吐…那场景,一想到就忍不住咧嘴,那真是一边吐一边笑呀!不过,同时也挺心疼的。

柴嬷嬷笑了笑道,“那是侯爷心里有夫人!”

“所以,我怀孕,他也跟着感同身受呀!”

柴嬷嬷跟蔺芊墨闲聊着,一个凤卫走到凤竹身边,耳语了几句,而后离开。

凤竹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。

蔺芊墨看了,抬头,问,“有什么事儿吗?”

凤竹犹豫了一下,开口,“红莲恐怕要生了。”

蔺芊墨听言,扬眉,“要生了?不是还没到六个月…。”话没说完,顿住。

凤竹开口,“据说是因为表小姐不小心碰到她了!”

果然…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