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3章 被劫持了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姑娘对凤二少爷实在是用情太深,这份深情,不会因为退亲就随着消失不见。所以,对于那个破坏她姻缘的烟花女子红莲…。当初,明面上是宽容接纳了,可心里却是恨上了。

所以,在人进府之后,就毫不犹豫对她下了毒手。

“才不足六个月,这就是生下来,孩子也是绝对活不成呀!”有人叹息。

“看来,那位萧小姐也完全不如传言中所说的那样,仁善,纯良。”有人低喃。

冷笑,“高门之中有那个女人是简单的。这个时候出事儿,不止是孩子没了,就是大人恐怕也会随着丧命。”

“不过,有一点儿我不明白!若萧小姐当时说接纳是为了博取贤名,实则是存了歹心的话。就凭她的心机,城府。她应该不会用那么直接的手段害红莲吧!而且,这事儿也不应该传的是满城风雨呀!”

“听说是给红莲接生的稳婆说出来的。”

“听说是因为红莲如愿进入凤家后,开始变得嚣张,用言语刺激了萧荛儿,所以,才使的萧荛儿情绪失控,失手把她推到了!”

反正不管怎么说,有两点是真的。一,红莲确实是被萧荛儿所伤。二,萧荛儿并不如传言中的那么美好,其实,她也是个善妒,心狠的女人!

然,事实的真想到底是什么样的呢?

凤家

萧荛儿一个人坐在屋内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身体在发颤,面容微微扭曲,被气的!

她被算计了!被算计了。

没想到红莲那个贱女人,竟敢明目张胆的陷害她。也是她太大意了。因为怎么也没想到,红莲竟然豁出自己的命和孩子的命来算计她。红莲是疯了!

难道她不知道,一旦孩子没了,她就什么也不是了吗?萧荛儿想不明白,红莲为什么这么做。但有一点儿却很清楚,红莲不想看她好过!而原因,萧荛儿猜不透!

凝眉,思索,这其中到底是哪里出了错!

前一世,红莲出现在凤家,是在凤玿和夏如真成亲一个月之后。

还有就是上一世没有她的介入。凤玿和夏如真成亲的比较早。还有就是凤玿也没有受过伤。连带的红莲出现的也比较早,那时她肚子里的孩子还不足四个月。不过同样的,当时也引起的不小的风波。

红莲的出现,也成就了夏如真在二房的地位。

红莲挺着肚子出现,夏如真也是伤心不已,可她却将整件事儿处理的很好。先是找人男人来指认红莲,说红莲肚子里怀的根本不是凤玿的孩子,而是他的。以此诋毁,抹黑红莲,洗清凤玿,并坚定的站出来维护凤玿。

她这一做法,轻而易举要了红莲的命。同时,还讨得了凤玿的欢心,得了他的疼宠。也让凤肣和张氏对她很是满意。张氏逢人对她必是一番夸赞。使得夏如真这个新妇,即刻在凤家二房站稳脚跟,开始崭露头角,风头甚至压过了嫡长媳。

而夏如真得了好,还不忘记卖乖。明面上对凤玿表示相信,维护。转过身,背过人,对着凤玿时,却是柔弱的不堪一击,伤心又委屈,用眼泪表示她对凤玿的在意。

萧荛儿想到过往,嘴角溢出一抹阴冷的弧度。在她失意时,夏如真说起这些,笑的可是特别得意。

对此,萧荛儿虽然气恨,却不得不承认,夏如真做的确实很好。

所以,她也已决定,在红莲出现后,她亦是准备效仿夏如真当时的做法。可没曾想,她还未等到红莲出现,凤玿先伤了。

为退亲,她不得不把红莲的提前推出来,把她怀孕的事儿透漏给老鸨,逼得红莲不得不现身,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。除了没预料到红莲会突然发神经。

把事情想一个遍,萧荛儿也想不出,红莲为何会突然要算计她!同时她红莲也是一直心存疑惑。从红莲能怀上凤玿的孩子,还能隐瞒那么久的情况来看。这个女人明显是个特别有心计的。

可与她隐藏怀孕那份隐忍不同的是,她选择进入凤家的方式,实在是太过粗蛮,简直是豁出命来…。

外面突然的声音打断,萧荛儿的思绪。

“奴婢见过二奶奶…唔…。”请安的声音未落,接着就是忍痛的闷哼声。随着,张氏的声音响起,沉冷,带着怒气,戾气!萧荛儿眉心一跳。

“萧荛儿呢?让她给我出来!”

“二奶奶…。”

不等丫头说完,房门砰的一声被推开。张氏身影随着出现,脸色黑沉,眼中怒火蔓延,看到萧荛儿,眼中怒火,更显炙热。

看此,萧荛儿心头一紧,起身,垂首,俯身,“舅母!”声音柔柔弱弱。

可就是这副柔弱样,看的张氏更为恼火,一时怒火攻心,一言不发,大步上前,手比嘴快一步,胳膊起,巴掌落。啪…。

冷怒,质问随之而起,用词尖锐而刻薄,“萧荛儿,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。你嫌我儿伤了身体,不想嫁给他,我们也不说什么,合着你的意也退了亲。可现在,你为何还要害死他的儿子?你是不是要玿儿一生无后,断子绝孙才甘心?”

萧荛儿捂着脸颊,脸上的痛意,让她心底溢出寒意,眼底划过暗色,抬眸,看着张氏那怒火中烧的样子,眼睛泛红,垂泪,“舅母,我没有害红莲,她…”

“府中不止一个下人看到你把她推到了。事实俱在眼前,你竟然还想抵赖,狡辩?”张氏这个时候对萧荛儿那是打心眼里感到痛恶。

萧荛儿苦笑,期期艾艾,“我知道,我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,舅母也不会相信我!但,我可以向天发誓,我当时真的没有推她。”

因为从来没想过红莲会拿自己的性命来陷害她,所以,碰到红莲时她并没有躲避。但也就是这一时的疏忽,在错身而过的那一瞬间,红莲竟然突然尖叫起来,并顺着倒在地上,白着一张脸,厉声大叫,救命,并求她不要杀了她…

想到当时那突发的一幕,萧荛儿就万分憋闷!

张氏冷哼一声,对于萧荛儿的话,还有她所发的誓,张氏是一点儿都不相信,继续发泄心中的憎恶,“口口声声说多爱凤玿,在下人面前,表现的多深情。看的人,差点儿都当真了,可现在来看,那些都是你装出来的罢了!若是你真的爱玿儿,爱的不可自拔,你怎么忍心看他一辈子无后,你怎么会答应退亲?哼…。一切都是装腔作势!”

萧荛儿低头,垂泪,掩饰住脸上的表情,手攥紧,握成拳。

一边的顾嬷嬷看着,神色紧绷。闹成这样,她这做奴才的,少不得要听一通训斥。可这件事儿,也不是她一个奴才可以拦得住呀!唉…

萧荛儿沉默,无声抹泪,张氏胸口起伏,火气交加,一番痛骂。之后,不忘留下一句狠话。

“萧荛儿,这件事儿绝对不会就这么揭过,你给我等着!”说完,转身,离开。

等到齐嬷嬷得到消息赶来,张氏已经走了。

凤宣被人搀扶着赶到时,齐嬷嬷都劝慰过萧荛儿离开了。

看着萧荛儿红肿的脸颊,红肿的眼睛。凤宣心里是又气,又急,又痛,情绪不稳,一个激动,人瞬时晕死了过去!

如此,又是一团乱。

萧荛儿看着晕倒的凤宣,目光沉沉。心里就一个感觉,没用的东西,有事儿完全指望不上。前世今生都是这样,让人厌烦!

萧荛儿的想法,凤宣不知,不然定会伤心死。

因为不知,所以,在她的眼里,萧荛儿还是那个孝顺有加,惹人疼爱的好女儿。既昏迷醒来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提出离开凤家。态度很是坚决,强硬!

对着国公爷和老夫人,亦是一副,就算你们不答应,她也要离开的模样。

凤宣这母为子刚的态度,萧荛儿却是一点儿不敢动,反而气恨的要命。这个时候离开,让凤家的人,还有外面的人看了,岂不是坐实了她害红莲的事儿吗?

凤宣这是关爱她吗?分明就是害她!

可是事情到了这一步,无论萧荛儿怎么说没关系,凤宣都是完全听不进去,执意带她走。气的萧荛儿牙直痒痒。

如此,两位老人也没再说什么,不过,对于凤宣曾提出想去凤璟哪里的提议,两个老人直接略过了。国公爷安排人,直接把凤宣和萧荛儿送去庄子上。

虽在城外,只是庄子,可环境却很是清幽,最适合养病。可在萧荛儿眼里却是处处简陋,处处不顺眼。国公爷的安排,也成了偏心的证明。还有张氏…。

萧荛儿眼睛微眯,看着眼前残破的景色,眼底冰寒之色蔓延。她很快就会再回去。张氏,你给我等着!

别院

凤家那些纷纷扰扰,完全不曾干扰到蔺芊墨,凤璟他们的小日子!

蔺芊墨对眼下的一切很满足,哪怕是孕吐,也一点儿不令她感到烦苦,这样的日子很充实,她很喜欢!算是十全十美。

相比蔺芊墨,凤璟觉得目前的日子,就是十全九美了!

蔺芊墨怀孕起,他就处于一种极致紧绷的状态中。每天,提心吊胆中开始,提心吊胆中结束,重复循环。哦,还有害喜,也在持续的循环中。人也明显的瘦了!

看的蔺芊墨忍不住皱眉,“明明我吐的次数也不比你少,我怎么还胖了,你却是瘦了呢?相公,你这样可是不行呀!开点药来吃吧!”

凤璟点头,“好!”应,随着问道,“那你呢?”

“我不用吃药,我这属于正常现象,过了这一阵子就好了。”

“过阵子是多久?”

“十天半个月吧!”

凤璟听了没说话。

蔺芊墨担心道,“相公,我害喜你随着我害喜了,那等我肚子大的时候,你的肚子不会也跟着鼓起来吧?”

凤璟听了,分外淡然,“那没什么不好!”

“哪里好了?”

凤璟淡淡道,“那样我也算是有事儿干了,不然,你受苦,我却不知道要做什么。”

蔺芊墨听了,轻笑,伸手在凤璟高挺的鼻子上刮了一下,“这话听得我心都酸了。不过,你大肚子的样子,我却是一点儿不想看。所以,我一会儿给你开个方子,你去找华太医拿点药吧!”

“好!”

“真乖!”

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,凤璟才出家门。

柴嬷嬷轻步走进来。一般凤璟跟蔺芊墨在一起的时候,身边不喜欢有人伺候。这已是一种习惯,刚开始柴嬷嬷有些不适应,身为下人,在主子吃饭的时候不在跟前伺候,主子说话的时候不在跟前儿端茶倒水什么的,心里实在不安。

不过,经过这些日子的,她也是也明白了。这里不是凤家,这里没有森严的规矩。这里容许你犯错,容许你和主子说笑,只要是真心为主子好的,你尽可直言,哪怕言辞逆耳,你也不会被罚。这里令人很放松。

当然,这些不代表你就可以为所欲为,这里并不是完全没有规矩。

这里最大的规矩只有一条,就是心要安稳,嘴要严!不然,哪怕你事儿做的再好,人再聪明机灵,这里也不需要你。

每个主子都有自己的一套处事方式,都有自己的一套行为准则。每个主子都不同。但,唯一相同的是,她们任何时候,都不忘维护自己所处身份的那份尊贵。凤老夫人是这样,凤大小姐也是这样,包括凤嫣亦是,她们时刻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份,甚至连笑时,都会固定在一个特定的弧度,从来不会超过。

可,蔺芊墨却是完全不同。她没有架子,她也不会端着自己的身份,每日摆出一副侯爷夫人的架势。她生活的很随意,对下人也分外随和,不会因为你对她少行一个礼,就会认为你眼里没有她的这个主子!

面对侯爷时,会变得尤其生动,真实,嬉笑怒骂,完全不加掩饰。

看侯爷身体不适,她会担心。

看侯爷出糗,她笑的最欢畅,同时还不忘取笑。

当侯爷犯错时,她就瞪眼,牙尖嘴利刺儿的侯爷无力招架。

每每侯爷为她担心,紧张的时候。她少有安慰,更多的是会反过来宠着凤璟。

比如,家里的味道,是侯爷最喜欢的。比如,每天的饭菜也是侯爷最爱吃的。比如,侯爷的头发,每日都是她给梳的,包括剪指甲!还比如,她会逗侯爷开心,当然,也会故意惹他生气…

日常的一切,点点滴滴,那份用心,随处可见。坏心眼也不时冒出。

夫人很懒散,可关于侯爷的一切,她做的很细致。

侯爷于她,就是丈夫,是最亲的人,再无其他。

伺候人这么多年,夫妻之间,相敬如宾的她见过。相互怨怼仇视的见过,每天卿卿我我,腻腻歪歪的她也见过。可蔺芊墨与凤璟这样的却是第一次见到…。

你是夫,我是妻,平常的日子,不平常的幸福。

“柴嬷嬷!”

听到蔺芊墨的声音,柴嬷嬷回神,习惯使然,先请罪,“老奴走神了,夫人赎罪。”

“可是哪里不舒服?”

柴嬷嬷听了,心下一暖,摇头,“老奴很好,让夫人挂心了。”

“没事儿就好!”

有的时候,一句话就能令人温暖一天。一句话,不费劲,蔺芊墨也不认为这种关心,会降低她什么。柴嬷嬷是个踏实,稳重,有能力的。是个人才呀,对于人才爱惜一些,也是应该!

“夫人,今天想吃什么?”

吃,是蔺芊墨目前首要的任务。

蔺芊墨砸吧砸吧嘴道,“昨天那酸辣汤不错,侯爷也喜欢吃。今天再做点儿吧!”

“好,老奴这就去准备。不过,今天少放点辣吧!吃多了有火气,对夫人身体不好。”

“好!”蔺芊墨看着柴嬷嬷,温和道,“生养孩子,我是没经验的。知道一些,也都是纸上谈兵,有时候也分不出对错。所以,你多提醒我些,若是哪里不对的,一定要记得提醒我。”

“老奴会的!夫人能相信老奴,这也是老奴的福气。”

“相互的福气!”

“夫人说的是!”

“你去忙吧,不用守着我,我到院子走走。”

“是!”

寸步不离跟跟在夫人身边的有凤竹,她照顾好夫人的饮食起居就行。

柴嬷嬷离开。

蔺芊墨起身,往外走去。

凤璟听从蔺芊墨交代,把事情忙完,就让凤和去请了华太医去茶楼。

现在华太医是看到凤和都发抖,看到凤璟就发颤,每次都有种,提头来见的感觉。

看着坐在窗口的凤璟,华太医反身性的吞口水,心惊胆战!

“下官见过侯爷!”

“起来吧!”

“谢侯爷!”

“坐!”

“下官不敢。”

凤璟抬眸,看了他一眼。华太医头皮一麻,哧溜坐下。拘谨,紧绷的厉害,“不知侯爷叫下官过来,可是有什么吩咐!”

凤璟放下茶杯,把胳膊伸到华太医面前,“给我把把脉!”

“哦!是…。”

伸手,探脉,很是用心!片刻,放下!

“如何?”

“侯爷身体很好。”

“确定?”

“是,下官确定!”华太医看着凤璟下颚那一颗小豆豆,答的肯定。心里暗腹;就是火气太盛。如果不是辣椒吃多了,就是房事儿被禁了。凤侯爷应该是后者。明了,所以打死不说。

凤璟听了,静静看着华太医,风轻云淡道,“可本侯,最近害喜却是十分之厉害!”

凤璟话出,华太医傻愣,“侯爷,您刚才说…说什么害什么?”

“我在害喜!所以,你确定我没有喜脉吗?”凤璟问的一片平淡,波澜不起。

华太医听的…。嘴角抽搐,面部扭曲!

被人如此质疑医术,不敢哭!凤侯爷这话太好笑,可他不敢笑!

哭不出,笑不得!华太医默默移开视线,看向外面,看着天空。老天爷呀,求您老把对面的妖孽收走吧!

庄子

相比蔺芊墨的悠然,自在。萧荛儿的日子就不是太好过了!

煎熬着,忍耐着,来到庄子半个多月了,这半个多月以来,凤宣的身体时好时坏,她自己动弹都是有心无力的。如此,更别说照顾,安抚萧荛儿了。

至于回边关,那更是完全不现实的想法了。这让凤宣很焦灼。

而萧荛儿也快忍耐到了极限,这里吃的用的,别说跟在凤家的比了,就是跟边关的都没法比。每天都是清茶淡饭的,吃的嘴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。

想让厨房做点儿可口的,却说,凤宣的身体只能吃这些。同时还夸赞,她是孝顺的女儿,为了凤宣,竟然愿意跟她一起吃这清茶淡饭。

这话听得,萧荛儿气的牙痒痒的。这分明是不想给她做,不想让她吃。所以,拿孝道来压她呀!

更可恼的是,她还必须得忍着。不然,她大吃大喝的,凤宣病歪歪的。让人看了还不知道又会怎么编排她。萧荛儿也不想自己努力了这么久才得来的孝名,就这么毁了!

所以,纵然气的要死,也只能忍耐!

也恼火,国公爷和老夫人竟然派这等奴大欺主的的奴才来照顾她跟凤宣。实在是让人憋屈!

其实,关于这点,萧荛儿倒是愿望老夫人了。

因为有钱能使鬼推磨,凤家的下人,个个懂得规矩,却不见得个个都忠心十足。

特别现在,国公爷和老夫人也实在是顾不上凤宣她们了。因为国公爷叔字辈儿的人来了。凤家也是忙乱,暗涌不断呀!只是这些萧荛儿不知。

这样的日子令她无法忍耐,她决定不管如何,要回凤家一趟。

“许嬷嬷,我也许久未见外祖母了,今日我想过去看看。你让人准备一下吧!”

许嬷嬷听了,抬头,皱眉,反对,“表小姐,这恐怕不行。从庄子到京城这段路可是不太近,若是这路上遇到什么事儿了。那老奴可是担当不起呀,而且,姑奶奶也会担心的。”

萧荛儿听了,冷冷淡淡道,“这么说来,是不行了?”

“这个…容老奴先向国公爷和老夫人禀报一声吧!”

萧荛儿听言,低头,抿了一口茶水,道,“既然如此,那就听许嬷嬷的吧!”

许嬷嬷闻言,笑开,“谢表姑娘体谅!”

“嗯!”点头,随手把手中的茶水递过去。

许嬷嬷伸手接过,欲放下之际,萧荛儿柔和的声音响起,“这是赏你的,喝了吧!”

许嬷嬷闻言,动作顿住,看着萧荛儿神色不定。

萧荛儿挑眉,“怎么?可是嫌弃我喝过了?觉得脏了?”

“不,不,老奴岂敢!老奴谢表小姐赏。”说完,端起茶杯一口饮尽。

萧荛儿看着,笑了笑!

许嬷嬷喝完,放下茶杯,忽然脸色一边,看着萧荛儿的,眼里溢出惊骇之色,“你…。”一个字出,人随着倒下。

萧荛儿起身,看着晕死过去的许嬷嬷,上前,用力踢了一脚,“老不死的!”

做完这一切,整理一下衣服,缓步走了出去,看着站在门口的桃子道,“去告诉门房让他们把马车准备好。”

“准备马车?小姐是…。”

“回京!”

“可是…。”桃子听了神色不定,可话未说完,继被萧荛儿打断。

“赶紧去吧!许嬷嬷在整理东西,她整理好,我们就出发!”

“小姐,姑奶奶她呢?可是也跟着…。”

“母亲身体不适,自然不能随着一起回去。我也是回去看看外祖父,外祖母,再给母亲拿些补药,很快就会回来。”

“小姐,这些事儿让下人去即可,无需小姐亲自…”

“让你去,你就去,哪里这么多废话!”

萧荛儿一怒,桃子身体一缩,不敢再多言,“小姐息怒,奴婢这就去!”

“嗯!”

桃子离开,萧荛儿眼眸沉沉。

庄子上她不能再待着了。日子清苦是次要,重要的是,在这样下去,会误了她的亲事。她已经十六了,马上就十七了。不能再耽搁了!所以,她必须重新回凤家!借助凤家的声势,先把亲事给定了!

至于名声…。

凤玿是病人,凤宣也是病人。既然一定要有一个人出京来养病,那为何不能是凤玿!

只要凤玿离开凤家,那么,就不会再有人来说三道四了!

外面桃子刚准备好一切,刚准备就请萧荛儿,就看到萧荛儿已经出现在跟前儿。

“表小姐!”

“嗯!”萧荛儿抬脚上马车,看着欲随着上来的桃子道,“你留下!”

桃子听言,动作停住!

萧荛儿沉沉道,“在这里守着我娘,若是她问起我,你就说我有事儿忙,晚些再去看她。”说完,不待桃子多言,就让马夫驱车离开。

桃子怔怔站在原地,看着远去的马车,还有随性的护卫,呢喃,“应该不会有事儿吧!”

不…。她就是出事儿了!

凤家

国公爷看着浑身是血的护卫,沉怒道,“你刚说什么?再说一遍?”

“属下失责,表姑娘她被人劫持了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