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五六章 人要记仇,也不能忘恩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荛儿离开了,凤宣吃了解药,身体也逐渐的恢复了!

高嬷嬷看着凤宣不再蜡黄,灰暗的面容道,“那华老太医的药真是不错,夫人看起来好多了!”

凤宣听了,眼底溢出一丝苍凉,“我倒情愿没有好!”

萧荛儿给的解药,医治了她的病,这也直面的证明了。她身上的毒确实是萧荛儿下的。这让凤宣连骗自己都找不到理由了。

身上的痛好了,可心里的伤痛,却这辈子都抚不平,也好不了。

凤宣那几不可闻的话,高嬷嬷听到了,眼神微闪,故作未听清,“夫人,您刚才说什么?”

“没什么!”

高嬷嬷听了,没再多言,为凤宣梳好头,道,“老奴去端饭菜过来!”

“嗯!”

高嬷嬷走出去,出屋子,无声吐出一口气。有些事儿,她不知道内情,却知道这其中存在很多异常,不可告知的秘密!

萧荛儿发生那么大的事儿,为躲避凤头被送离京城,高嬷嬷感觉很正常。可反常的事儿,萧荛儿离开,凤宣竟然没随着一起去。

还有,萧荛儿出那种事儿。按道理,凭着凤宣对萧荛儿的疼爱,心焦,心痛之下,她的病情只会加重绝不会减轻。可现在,她却好了!这很不正常!除非,凤宣对萧荛儿的疼爱是假的!

唉…。不过,这些都不是她这个做奴婢的可以探究的。为奴者,该知道的知道。不该知道的,知道也要假装不知道!

屋内,高嬷嬷身影不见,凤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静坐,良久,人向前,靠近镜子,伸手,抚上自己鬓角的银发,眼泪随着流下…。

心有多痛,语言无法表达。这一夜之间冒出的白发,代为述说…

别院

不知不觉,已经两个多月了,肚子还是不显,可衣服却开始紧了,上围比肚子先一步涨大!

蔺芊墨坐在床上,看着凤璟,笑呵呵道,“这小家伙肯定跟我一样,是个特别爱吃的。这么快就开始存粮了,不错,不错…”

看着蔺芊墨不止增长一圈的上围。蔺芊墨刚才说了什么。他除了声音,一个字也未听清。

“还会长吗?”凤璟盯着问。

“应该还会长!”

凤璟有些口干舌燥,下意识清了清嗓子,伸手拿起床头的一件衣服为蔺芊墨披上,“天气凉了,别冻着了!”很是体贴,特意是胸口处的带子,紧紧系上,直到什么都看不到。只是指腹不经意划过时,碰到的柔软,让凤璟为蔺芊墨穿好衣服后,即刻下床。

“我去梳洗一下。”

“你不是洗过澡了吗?”

“闲着没事儿,我把明天也洗了!”凤璟满脑子都是刚才看到的春色。说话不过脑子,顺口回了一句,说了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,眼下重要的是消火!

蔺芊墨看着凤璟消失的背影,倒在床上咯咯笑开。

泡在冷水里,凤璟看着自己沸腾的身体,皱眉,或许,他该让墨儿用针让它老实下去!

“相公!”

听到蔺芊墨的声音,不安分之处反射性的跳了跳,凤璟抿嘴!

“相公!”

“嗯!”声音如常,平缓,低沉,完全无一丝异样。

“要我给你搓背吗?”

凤璟;…。“不用!”这女人是故意的。

“真的不需要吗?”

凤璟听了,声音又低了几分,“墨儿!”

“我在!”

“你每次在为夫洗澡的时候就来表贤惠,这种做法,为夫很不欣赏!”

“是吗?”声音满是疑惑,“可你以前说,最喜欢我在这个时候主动地呀?”

蔺芊墨这话完全是在逗他玩儿,绝对的明知故问。

以前没孩子,他当然喜欢,因为能想,能做!可是现在,是干上火,什么都不能做。而他的好夫人,还时不时的火上浇油一下。

“夫人,做人要厚道!”

凤璟这无奈带着郁气的话出,蔺芊墨的笑声即刻传来,笑的开怀,满满的恶趣,“这是自我怀孕来,你说过的,最有利于胎教的一句话。相公你好棒哟,如何当爹,真是信手拈来!”

凤璟按了按眉心,倍感无力!这夸赞,让人好焦心。

当…。

门打开,蔺芊墨笑眯眯的走了进来,看着凤璟那盈满禁欲色的脸,嘿嘿…“相公不喜欢我捶背,我自然不会违背。我问你一个事儿,问完就走!”

凤璟听了,正色道,“你可以等我出去到时候再问,现在,为夫没心情回答任何问题!”

蔺芊墨听言,点头,对着肚子道,“看到了吧!你爹就是这么霸气,你也好好学着点儿。”说完,看着凤璟,眉眼弯弯,道,“我就是觉得,在这里问你比较合适。”

“是吗?”

蔺芊墨用力点头,接着,伸手拉起自己的衣服露出小肚子,“相公,你看,我肚子是不是又比昨天大了?”

凤璟看着,目不斜视,“你敢把衣服再往下面拉一些吗?”

“敢!”蔺芊墨不假思索,答的干脆,又果断,还不忘问。

凤璟听言,直接把自己埋入水中。

蔺芊墨看着抿嘴笑。

凤璟的隐忍,她会把他看做是对孩子的爱!这种感觉很温暖,虽然凤璟明显不太喜欢。不过,偶尔为之,不算是欺负他吧!

***

凤家那边,因为凤霁等人的到来,再加上萧荛儿事件,这段日子很是不平稳!

不过,这些都不曾干扰到蔺芊墨一分。她每天除了吃睡,就是在院中溜圈。

柴嬷嬷看着,不由会担心,“夫人若是觉得闷的话,等侯爷回来,让侯爷带您出去转转!”

蔺芊墨听了,想了一下道,“没什么特别想去的。在家挺好!”说着,看着柴嬷嬷道,“身为贤妻,就是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,这一点儿我做的很好吧!”

柴嬷嬷点头,肯定道,“没人比夫人做的更好了!”

“我也这么觉得,嘿嘿…。”

正说着话,看到蔺毅谨走进来!只是跟以往不同的是,这次面色很是凝重,脸上少了笑容。

蔺芊墨看了,顿住脚步,开口,“怎么了?脸色这么难看,可是出什么事儿了?”

陡然听到蔺芊墨的声音,蔺毅谨赶紧收敛脸上的表情,“你今天中午怎么没歇着呀?”还以为这个时候蔺芊墨在屋里睡觉呢!

“今天不困,想走走!你怎么了?脸色这么难看。”

蔺毅谨走上前,伸手轻扶住蔺芊墨的胳膊,随意道,“没什么,大概是有些累了吧!你呢?这几天怎么样?吐的可还厉害?”

“哦,是吗?”怀疑,说着,顺便问了一句,“阴嗜呢?还没回来?”

“嗯!他还要再等两天!”蔺毅谨顺带问问了凤璟,“凤璟呢?还在吐?”

“还好,跟我差不多!嘿嘿…。”

蔺毅谨听了,仍旧哭笑不得,“一个大男人,连害喜都这么一本正经的,也是难为他了!”

“什么是夫妻同心,这就是!”

“是,是…。如此跟媳妇儿同心的男人,除了凤璟之外,在没第二个了。”

“那是,我相公无论什么都是独一无二的!”

蔺毅谨听了,瘪嘴,“确实,这世上男人会害喜的,他确实是第一个。”

“为此我很骄傲!”

“骄傲的让人说不出口。前两天,我去看望祖父,祖父说,在宫中碰到凤璟,看他脸色很是不好,还问我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!”

“不知道该怎么说,你是怎么说的?”

“我说他肚子不舒服!难不成,说他在害喜!”蔺毅谨横了蔺芊墨一眼。

“嘿嘿…。你可以说呀!没关系。”

“真的可以说?”蔺毅谨怎么那么怀疑呢?

蔺芊墨点头,很是随和道,“当然可以说呀!反正你说了阴嗜也不会相信,反而怀疑你是不是病了!”

蔺毅谨;…。

逗闷子之后,蔺芊墨看着蔺毅谨,脸上笑脸微收,“皱着眉头回来是什么情况?是不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儿了?”

蔺芊墨问完,再次看到蔺毅谨眼神变得闪烁。确定,看来是真的出什么事儿了?

“没…。”

“蔺毅谨,你每次撒谎,我都能看得出。”

蔺毅谨呵,“你还看出什么了呀?”明显想转移话题。

“说说吧!免得我胡思乱想。”

蔺毅谨听了,动了动嘴巴,欲言又止!

蔺芊墨看着,脱口而出,“你是喜欢上有夫之妇了?还是跟人妻偷情被人抓住了?”

蔺毅谨:…。脸黑了!

蔺芊墨抹鼻子,很是无辜道,“看吧!我果然开始胡思乱想了。”

蔺毅谨瞪眼,“胡思乱想,你就能想到那个?”

“男人嘛!不是吃喝出事儿,就是嫖赌惹祸。你在吃喝上不会犯错,赌你又不热衷,所以,就剩下一个嫖了,这是男人最容易犯错的一个点儿。一不小心就…。”

“一不小心我就被你西门庆了!”

“嘿嘿…。”笑过之后,“既然不是这个,那是怎么了?”

知道瞒不过,蔺毅谨也不再闪躲,叹了口气,神色变得凝重,“鸿儿(蔺毅慎的儿子)病了!”

闻言,蔺芊墨眉头皱起,“严重吗?”

“大夫看过了,说没什么大事儿,可鸿儿却是一直都不退热,这都第三天了,吃药却是一点儿好转的迹象都没煜,身上滚烫滚烫的,大哥和大嫂都急的不行。祖父这个时候在宫里还没回来。所以,我回来看看凤璟在不,想请他从宫中请个太医过来给鸿儿看看。”

“小孩子高热的不退,最容易出事儿。凤璟有事儿出城了,等他回来恐怕要到傍晚了…。”蔺芊墨说着,停下,凝眉,“俗话说,一孕傻三年,这话果然一点儿没错,我怎么忘了,我自己也是个大夫呢?柴嬷嬷,你帮我那个大氅来,我过去看看。”

闻言,柴嬷嬷满脸不放心,不赞同,“夫人,你的身体…。”

“我身体挺好,每天在家里转悠不停就是证明。所以,去我大哥那里完全没问题。”

“可是…。”柴嬷嬷还是担心,出门走动,跟在家转悠,那可是两个概念!

蔺毅谨也不放心,“墨儿,我看还是等凤璟回来再说吧!”

“哥,鸿儿若是出了事儿,我于心难安。在我最艰难的时候,大哥大嫂那句家人,我一直记得,他们雪中送炭。现在,儿鸿病了,我也不能袖手旁观。”

人要记仇,也不能忘恩!关乎性命,不能忽视。

***

蔺芊墨走到蔺毅慎的院子,杨氏那压抑的哭声已传入耳中。

“孩子怎么样?”

“墨儿…。你怎么过来了?”蔺毅慎神色十分憔悴,人也有些有气无力。想来这几日也是身心俱疲。

“二哥说鸿儿不舒服,我过来看看。”说着,走到床边,俯身,看着鸿儿潮红的面颊,灼热的呼吸,伸手,额头上的温度热的烫手!

杨氏坐在床边,看着蔺芊墨,眼红红肿,眼里满是血丝,脸色青白,哽咽,“鸿儿昨天还哭闹,可今天连哭闹都不曾有了,就是一种睡,墨儿,我…。我真担心,鸿儿他会…。”

“别浑说,鸿儿一定会逢凶化吉,平安无事的。”蔺毅慎这话,是安慰杨氏,也是给自己打气。

蔺芊墨探脉,而后从上到下,检查了一遍,看完,转头看着蔺毅谨道,“哥,你让丫头烧热水,要很多。”

“好!我这就去。”

“凤竹,把我刚才给你的药,放入盆中用热水冲泡,马上端过来!”

“是!”

“柴嬷嬷,你去厨房烧点醋,让气味散开,把院中都撒上。特别是厨房,还有这间屋子。”

“是!”

“还有,院里的下人都暂时待在一个屋子里不要乱走动。谁敢不听,让凤卫直接扔出去。”

“是!”

听着蔺芊墨一连串的吩咐,蔺毅慎不想探究太多,不想知道她为何会懂得医术,也不问蔺鸿到底怎么了。只道,“需要我们做什么?”

“大哥,大嫂去梳洗一下,换了干净的衣服再过来吧!”

“好!”

“我…。”杨氏却是不想离开安儿一步。

“大嫂动作快些吧,一会儿你还要给鸿儿擦身体,一定要先把自己弄干净。”

“听墨儿的,赶紧去吧!”对蔺芊墨,蔺毅慎很相信。

在她信守承诺,保他一个安稳。还有,杨氏母子出事儿,她救她们性命,让她们转危为安之后,蔺毅慎对她,就再不去怀疑什么。

“好…”杨氏抹着泪,疾步走了出去。

“墨姐姐…。”

听到声音,蔺芊墨转头,就看到蓝月儿一脸忐忑,不安的站在门口。

蔺芊墨看着她,直接道,“孩子身体不舒服,这会儿说话不方便,蓝小姐有什么事儿都先等等吧!过后再说。”

“我…我是来向墨姐姐道歉的,对不起,上次我不该带猫咪过去,让墨姐姐受惊了!”

蓝月儿的话刚说完,凤竹随着走进来,“夫人,水好了!”

“放这里!”

“是!”

拿起棉布放入水中,浸透拧干,从手开始,为蔺鸿擦起。

“墨姐姐!”

“凤竹,带她出去!”

“是!”

人被带离,杨氏梳洗干净回来,接过蔺芊墨手里的棉布,根据蔺芊墨的指示开始跟蔺鸿擦拭身体。

一通忙乱,不知道过了多久…直到蔺芊墨说停下,杨氏才停手,同时,身体也随着开始不停发抖。

“墨儿,鸿儿他…他这是…。”

看着蔺鸿身上布满的红点,眼前阵阵发黑。

蔺芊墨温和道,“大嫂这是好事儿,发出来之后,鸿儿慢慢就会退烧了。”

“真的…”

“嗯!不过,你这几天要照顾好他,这些点点会让他感到不舒服,痒的厉害。看好他别让他抓,若是他哭闹的厉害,你就给他揉揉。”

“好…”

“还有,那些药也别让他吃了,多喂他点儿水!在好之前,别让他吃荤腥,先喝粥!”

“好!”杨氏应着,不安道,“墨儿,鸿儿他是不是没事儿了?”

“大嫂好好照顾,鸿儿不会有事儿!”

“好,好,我一定好好照顾他,一定好好照顾…”

“嗯!”

“夫人,你累了,歇会儿吧!”柴嬷嬷不关心杨氏的孩子如何,她只担心蔺芊墨的身体。

蔺芊墨点头,“你们照顾鸿儿,我去歇会儿。”

“好,墨儿,谢谢你!”

蔺芊墨笑了笑,“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。”说完,走了出去。

蔺毅慎看着蔺芊墨的背影,眼底溢出一抹幽色,而后恢复平和。一家人!

是,他们是一家人!所以,对于蔺芊墨为何会懂得这些,已经不重要了。对于他的残疾是否是蔺芊墨所为,也早已不重要了!

“夫人,你累坏了吧?怎么样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柴嬷嬷看着蔺芊墨,紧张道。

“哦,我没事儿,挺好!”说着,拿起桌上的茶壶,刚欲倒水来喝,就被柴嬷嬷给拦下了。

“夫人,老奴给你带了水,还有苹果,你喝这个吧!若是饿了,就先吃个苹果。”

就蔺芊墨现在的身体情况,那是在外面喝一口水,她都不放心。

柴嬷嬷不怀疑蔺毅慎什么,只是,他顶着这么个庶子的名头。高门之中那些嫡庶斗,潜在的让柴嬷嬷无法安心。甚至有些不懂,蔺芊墨和蔺毅慎这个庶兄长的关系怎么会这么好?

蔺芊墨听了也多言,不去坚持什么,伸手接过柴嬷嬷手里的水壶,喝了两口放下!

“夫人,我们什么时候回去?”

“我歇一会儿,我们就走!”

“好!”不留下吃饭,这让柴嬷嬷安心了不少。

“夫人!”凤竹走进来。

“嗯!说吧!”

“是!鸿小少爷会突然发热,病倒。起因是蓝小姐喂他吃了两块凉糕。致使出现积食,腹泻,发热。不过,凉糕,蔺大公子已让人查探过,没问题!”

是没问题,从蔺鸿的脉象来看,并未中毒现象。蓝月儿应该是无心的。而且,就算没有凉糕,这一场病蔺鸿应该也躲不过,小儿麻疹也算是一种小儿必发症。

只是,就算如此,杨氏和蔺毅慎心里,对蓝月儿还是会很不舒服吧!

“可还有别的?”

“据这里下人说,蓝月儿自来,就对她们很是大方,各种打赏不断。对蔺大公子一家也很是慷慨,”

蓝月儿是商家女,家中经济实力雄厚,也许她最不缺的就是钱财。

只是,有的时候这种无所顾忌挥洒钱财的做法,却并不见得就一定令人喜欢。蓝月儿在下人中的声望太高,让杨氏这个女主人摆在何处?

就算她是无心的,只是单纯的相拥这种方式,表达她的友善。可还是直面给人一种,拿钱砸人的感觉!

蔺芊墨手指无意识的开始在桌上画圈圈,阴嗜曾当面直言,他是因为知道蔺毅谨眼下首要是定亲,所以才带蓝月儿来的。

蓝月儿人简单,单纯,善良,没什么心机,城府,跟她一起生活,不用想太多。阴嗜是这么说的。

不过…娶老婆,不是养孩子,有的时候过于单纯,也见的就是好事儿。

“墨儿…。”蔺毅谨走进来,看着蔺芊墨道,“累了吧?”

“还好!”

“鸿儿他不会有事吧?”

“嗯!好好照顾不会有事!”

蔺毅谨听了,松了口气,“那就好!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

“你是不是还要在大哥这里待几天。”

“嗯!鸿儿身体不舒服,大哥身体不方便,而且…蓝小姐这位客人还在,在阴嗜回来之前,我得顾着些。”提到蓝月儿,蔺毅谨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。

蔺芊墨听了,道,“你不用送我了,有凤卫跟着我不会有什么事儿。还有,蓝月儿留在这里也不方便,让她同我一起回去吧!”

“不行,你身体不方便…”

“你喜欢她吗?”

“谁?”蔺芊墨突然的一句,蔺毅谨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“蓝月儿!”

蔺毅谨摇头,坦诚道,“我跟她不合适!”

“既然如此,为避免传出什么闲话来,让你和阴嗜都为难,我还是带她离开比较好。”

蔺毅谨听了,直白道,“你就不怕她跟凤璟传出什么闲话来。”

人心叵测,不得不多想一步呀!

蔺芊墨笑了笑,“很有想法,哥哥的忠告,我会记住的。好了,我走了。鸿儿这里若是有什么事儿,就让人去告诉我。”

“墨儿…”

蔺毅谨话还未说出,蔺芊墨已经走了出去。

叹气…。看来,当务之急是催促阴嗜,让他赶紧回来才是。

来的时候,一辆马车,回去的时候,带着蓝月儿,自然是同坐一车回去。

上车,蔺芊墨看着局促不安,外带疑惑不明的蓝月儿道,“鸿儿身体不舒服,大嫂无法分心顾及你,为免招待不周,请蓝小姐暂随我一起会别院,各种情由,请蓝小姐体谅。”

蓝月儿听了,松了口气,并赶紧道,“我能理解,能理解!”

“那就好!”

凤竹寸步不离坐在蔺芊墨身边,谨记柴嬷嬷的交代,看必要的话说完,凤竹不想蓝月儿再叨扰蔺芊墨,随着开口,“夫人也累了,歇会儿吧!”

“好!”蔺芊墨不是很累,就是困的厉害。大概是怀孕的缘故吧,比以前她确实爱睡了不少。想着,眼皮已耷拉了下来。

蓝月儿看了,动了动嘴巴,想说这些,却最终没敢开口。不知为何,蔺芊墨明明那么随和,可她却抑制不住的会感到紧张!

马车晃晃悠悠,让蔺芊墨不觉睡的更沉了,直到…

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,睁开眼睛,虽然还带着一丝睡意,神色却已恢复清明,同时发现马车已停下,转头,看向凤竹,“什么情况?”

凤竹去头去尾,避重就轻,“前面出了乱子,路被堵了,凤青已过去了,应该很快就会好!”

避过眼前,绕路的话,要赶回别院还要花上一个时辰,坐那么长时间的马车,柴嬷嬷说,夫人会很累。所以,眼前是必经之道。

蔺芊墨听了,没说什么!静待。

“小姐!”

蓝月儿的丫头,红梅的声音从车外响起。

蓝月儿未多想,伸手拉开车帘,看着红梅道,“前面怎么回事儿?能看清了吗?”

红梅点头,“回小姐,是一个医馆的大夫,把别人家的儿子给医坏了。人家找那大夫要说法,所以才闹得这么厉害。”说着,叹了口气,颇有感触道,“那位母亲头发都白了,抱着儿子,哭的真是特别伤心,看着真是可怜!”

蓝月儿是个善良的,听了,怜悯之心瞬起,“世间最残忍的事,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了。”说着,送袖袋里掏出两张银票给红梅,“你去把这个给那位老人,也算是一种安慰吧!”

对这事儿,红梅已经习惯。蓝月儿经常施舍一些可怜人。

伸手接过,转身,刚欲离开,被柴嬷嬷伸手拉住,“蓝小姐,我们只是过路之人。这种是非之事儿,自有官府来处理。我们不宜出面做任何事。”

蓝月儿想做什么,柴嬷嬷不想管。但是她现在坐的是侯府的马车,无形中代表了侯府的一种态度。而这种是非事,不好管,也不宜管。

管对了,那也是逾越之举,越了官府。

管错了,就又是一个是非,夫人必招人非议。

蓝月儿却是不明这些,解释道,“嬷嬷,我没想管,我不过就是看她们可怜,想给她们一点儿帮助!”

蓝月儿觉得,她做这种事儿得到的应该是夸赞才对吧!为何却是反对?

蓝月儿不明,也感觉,柴嬷嬷为人太凉薄了些。完全是见死不救吗?

想着,看向蔺芊墨,“墨姐姐,我这样做不对吗?”

“前方事不明,谁对谁错未分,你是对是错,不好评论。”说完,看着赶车的凤卫道,“绕路吧!”

“是!”

听到蔺芊墨的吩咐,蓝月儿惊疑不定,“墨姐姐,我们就这样走了吗?”

红梅看着蔺芊墨也是神色不定,“凤夫人,这样不太好吧!”

“我觉得这样很好!”蔺芊墨平清淡道。

主仆两个听言,眼眸瞪大,不可思议的看着蔺芊墨,两人均一副,‘你怎么可以这样’的眼神,看的蔺芊墨不由笑了。好似她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一样。

蓝月儿的纯真,善良,是一种负担。她跟蔺毅谨确实不合适!

“走…。”

“若你们觉得是我的错,可以去官府告我,没必要在这里闹!”年轻男子的声音,紧绷而压抑!

“我们不去官府,我们那里都不去,今天你不给我们个交代我们就不走了!呜呜呜…。我可怜的儿子呀!”妇人连哭,带嚎。

“对,你今天你若是不给我们个说法,我们就让你给弟弟偿命!”声音透着一股凶悍。话落,还有两个附和声。气势汹汹,随时准备开打的节奏。

听到那年轻男子的声音,蔺芊墨眉头不由皱了起来,抬眸,看向凤竹。

凤竹眼神微闪,还未开口,那边已经开打!

“我兄弟的命都快没了,你竟然还敢这么嚣张,给我打,打…”

“把店给他砸了,砸了…”

惊呼声,叫好声,伴随着东西碎掉的声音!还有妇人的嚎叫声。

“赶紧报官吧!不然真是要出人命了!”

“啧啧…。”

蔺芊墨听着,眉头越皱越紧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