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8章 计中计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早上,蔺芊墨睁开眼睛,罕见的看到凤某人竟然悠然的靠在床上看书!

“醒了!”看到蔺芊墨睁开眼睛,凤璟放下手里的书。看到蔺芊墨睡眼惺忪,面色嫩红,少见的娇憨模样,颇为喜欢,附身,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。“何为秀色可餐,这就是!”

“那你今天别吃饭了,就看我吧!”

蔺芊墨说着,翻身抱住凤璟的腰身,把脸埋入他怀中,蹭,蹭,蹭蹭!

温香软玉,碰得到,吃不到,最大的折磨。抬手,以往可随意游走地方都成了禁区。抿了抿嘴,落在了最安全的地方,揉了揉蔺芊墨的头发,声音不觉染上一丝低哑,“撒娇吗?”

“撒娇,顺便把脸蹭蹭干净!”

凤璟听了,手顿了一下,低头,扣住蔺芊墨下巴,看着道,“嗯,眼睛上的脏东西是没有了。”

“嘿嘿…。你今天沐休吗?”

“嗯!”

“哎…。只是沐休呀!”颇为失望,“我还以为你辞官了呢!”

“这么想为夫辞官吗?”“是呀!你辞官,给我一个养你的机会多好呀!”

这理由,半真半假!

凤璟听了,勾了勾嘴角,“大早上,就开始给我灌迷魂汤!”

“听着高兴不?”

“高兴的愿为夫人上刀山,下油锅!”

蔺芊墨趴在凤璟胸口道,“这么说,以前没听到这话时,你是不愿意了?”

“为夫以前更爱上别的。”这话,稍微一探究,是就一片的芒果色!

蔺芊墨嘿嘿一笑,翻身爬到凤璟身上,在他脖颈间一通乱拱,连亲带啃。

凤璟:…。伸手把蔺芊墨的按在怀中,气息不稳,声音低沉,“老实点儿!”

“是,是,我一定老实!”蔺芊墨诚惶诚恐,巴巴看着凤璟,“我有钱,有色,美公子想要那个我都配合,请你千万别伤害我!”

这女人…。火上浇了一桶油,兹拉兹拉的!

动不得手,动口可以吧!

凤璟动,疾风骤雨,蔺芊墨呲牙,这是亲吗?简直就是吃人,呼吸被掠夺,嘴巴痛的发麻!良久,凤璟停下动作,胸口起伏的厉害,眼神暗黑,“还有二百天!我忍着,你等着!”说完,翻身下床。

蔺芊墨看着凤璟绷直的背影,抱着被子,坐在床上,咧了咧嘴,大早上就有美男可调戏的感觉,真是非同一般的好呀!

看到凤璟走进洗浴间,蔺芊墨想到什么,开口,“相公呀!我昨天闲着没事儿,把洗浴间给装饰了一下,你感觉如何呀?”

感觉如何吗?凤璟静静看着眼前一幅画,风轻云淡什么的全部不在…

当你欲火焚身时,眼前猛然撞进一副香艳无比的画面,那感觉…

“相公!”

听着蔺芊墨的声音,凤璟感觉,孩子一定要像蔺芊墨多一些才好!会折腾别人,让人放心!

早饭时,蔺芊墨开始大献殷勤!

热情夹菜,笑容不断!

“相公,尝尝这个!特别好吃。”

“嗯!”

“相公多吃点儿!”

“嗯!”

柴嬷嬷站在门口,听着里面跟往日完全相反的对话。忍不住往屋里看了看。夫人笑的很甜,侯爷神色跟平常无异,只是…。

柴嬷嬷看着蔺芊墨那热情的样子,再看凤璟…。莫名感觉,侯爷眉眼间好似透着一股苦哈哈的神色,似孩子般,被欺负了,有苦难言,委屈的惹人怜爱!

怜爱?这两子蹦出,柴嬷嬷不觉抖了一下,赶紧收回视线。她应该是老眼昏花了!

“柴嬷嬷!”

听到声音,柴嬷嬷脸色一正,收敛神色,看着携丫头缓步走来的蓝月儿,微微颔首,“蓝小姐!”

“嬷嬷免礼!”蓝月儿面带微笑,“墨姐姐和侯爷可起身了吗?”

“侯爷和夫人在用饭,这会不方便见蓝小姐!”

蓝月儿听了,转眸看红梅。

红梅会意,伸手从袖袋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荷包,上前一步,塞到柴嬷嬷的手里,轻声,低语道,“嬷嬷,你通融一下吧!我家小姐有点儿急事儿想求见一下侯爷夫人。不过,你放心,就两句话,不会耽误侯爷和夫人用饭的。”

低头,看着手里沉甸甸的荷包…

柴嬷嬷一时的沉默,瞬时被蓝月儿主仆两个解读成默许。

红梅看着,心里嗤笑一声,暗腹;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果然一点儿不假。侯府的下人又如何,见到那么多钱,还不是一样眼晕了。

心里腹诽着,却还不忘客气一句,“如此就谢谢柴嬷嬷了!”说完,起身,伸手扶住蓝月儿的胳膊,就往屋内走去!

脚迈出,柴嬷嬷上前两步,挡下!

“嬷嬷,你这是…”蓝月儿眉头微皱。拿了她的钱,还拦着她?

柴嬷嬷把手里的荷包放入蓝月儿手中,面无表情道,“蓝小姐,老奴刚才已说过,侯爷和夫人正在用饭,这个时候不方便见你。无论你有什么事,都请在外等着!”

这话已透出强硬,少了客套!

蓝月儿听了,抿嘴,有些难堪!

红梅不假思索,伸手拿过蓝月儿手里的荷包,看着柴嬷嬷,提高嗓门道,“嬷嬷,你若是觉得少,一会儿我再给您添些,还请你老不要为难我们才好!”

这话是说给凤璟,蔺芊墨听的,意图让他们知道,这个柴嬷嬷是有多贪财!

红梅话出,柴嬷嬷脸色即刻沉了下来。

蓝月儿心里不愉,竟然是嫌银子少吗?这可真是够贪心的!

红梅心里冷哼一声,对柴嬷嬷就是看不惯,每次都是这样,蔺芊墨什么都没说。可她这老奴却在一旁各种阻拦。看着真是让人闹心!都是做奴才的,她嚣张什么呀!

柴嬷嬷面色发沉,“红梅姑娘,请你慎言!”

“柴嬷嬷…。”

红梅话未说完,凤竹从屋内走出。

“凤竹姑娘…。”

啪啪,击掌,打断了蓝月儿的话,两个护卫听到声音走进来,听吩咐!

“带出去!”

凤竹的话,蓝月儿不明,直到,看到那两个护卫提着红梅往外走去,直到红梅不安大叫,“你。你们干什么?你们要带我去哪里?”

两护卫充耳不闻。

红梅开始害怕,不安,挣扎,“小。小姐,救命,救…唔…”身体僵住,声音消失,脸上盈满惧怕!

蓝月儿才回神,神色不定,“凤…凤竹,你要他们带红梅去哪里?”

“发卖!”

两个字,凤竹说的平静,冷淡!

柴嬷嬷垂眸。

蓝月儿心头一震,脸色微变,怀疑听错,“你…你刚才说什么?”

凤竹却不再回答她第二遍,神色冷漠,“蓝小姐,请你记住自己的身份,你是客人。反客为主的事,最好不要再做第二遍。凤青,带她出去!”

“是!”

“凤竹,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?什么反客为主,什么发卖,我不过是有事儿急着出门,想…。”蓝月儿话未说完,身体僵住,凤青伸手,揽起她肩膀,轻而易举把人带了出去。

蓝月儿这么急着出门,想做什么。凤竹知道,柴嬷嬷也知道。她是想去蔺逸慎的宅子,送香包给蔺毅谨。

这东西,她倒是敢送,可蔺毅谨却是不好收。不然,又是一通麻烦事儿!

柴嬷嬷退回,站在门口,看着蓝月儿乍青,乍红的脸色,摇头,太不知分寸!

在蔺大公子哪里时,挥洒银钱,收买下人,打探有关于蔺毅谨的各种消息。

没想到来到了这里也是一样,用钱开路,任性行事!

但这里可不是蔺宅,有些事儿蔺大公子看在蔺毅谨和她那表哥的面上,对她忍耐几分不予计较。可侯爷绝对不会,没规矩又不知分寸的人,侯爷最为不喜。

规矩的人,不用多言,他们都不会干那逾越的事儿。而不规矩又没分寸的,你说几句还问为什么。太费劲!

“阴嗜什么时候回来?”

凤和回禀,“最迟明日午时。”

凤璟听了,看向蔺芊墨,“这就是阴嗜给蔺毅谨找的人?”

“是的!”

“蔺毅谨可中意?”

蔺芊墨摇头!

凤璟满意,“大舅子眼光不错!”

“第一次听到你夸他!”

“没让你有这么一个嫂嫂,他是值得夸赞!”

听到嫂嫂二字,蔺芊墨就开始发愁,“你说,娶个媳妇儿怎么就这么难呢?”心眼太多了,令人担心。没心眼吧,让人发愁。

凤璟听了,看着蔺芊墨,理所当然道,“世上最好的女人已经被我娶了,其他人再想找个好媳妇儿当然不易!”

蔺芊墨:…。这夸赞,“相公你这话说的真是太好听了,好听的…。越看你越像是骗子了!”

凤璟听言,悠悠道,“孩子要跟你一样多疑才好!”

蔺芊墨:…。这话听着,怎么那么别扭呢!

“主子,木子求见!”

“看来你这沐休,还是不得闲呀!”

凤璟揉了揉蔺芊墨的头发,“不会太久!”

“嗯!”

“让他进来!”

“是!”

少卿,木子走进来,恭敬见礼,“主子,夫人!”

“嗯!”

“国公爷请主子和夫人回去一趟。”

凤璟点头,转眸看着蔺芊墨,“吃饱了吗?”

“吃饱了!”

凤璟抬手擦去蔺芊墨嘴角的一点水渍,“凤英,把夫人的大氅带着。”

“是!”

“走吧!”

“好!”

有些人蠢蠢欲动,如此,蔺芊墨只有跟在自己身边才能安心!

凤家

回凤家才知,国公爷竟然已辞官,而太子也已恩准!

回凤家才晓得,凤璟那二爷爷一大家子来了,说是探亲。

蔺芊墨看着凤家二爷凤霁,走路发颤,说话就喘的样子。唏嘘,这探亲,简直是豁出命来了!

一大家子二十多口,十多个男丁,齐齐站在一起。看着,一股来者不善的气息扑面而来!

国公爷一房人,与其相对而坐!

凤家两房人,这么坐着几十口子的人,嗯,还真是壮观呀,子嗣旺盛。这么多子女,搁在现代还真是养不起。

咳咳,跑偏了。不过,这堂哥,堂弟的聚在一起,却一点儿不像是亲戚会面,反而像是要打擂台似的!

凤璟到来,在国公爷下首坐下。蔺芊墨由凤竹带着,在二房人观望,探究的目光中直接去了内间。

“墨儿!”

“祖母!”

“嗯,来坐!”

“好!”

蔺芊墨在凤老夫人身边坐下,“祖母近来可好?”

“嗯!我挺好!”凤老夫人面色温和,慈爱,“你呢?身体可好?”

“我也挺好!”

“那就好!”

两人话刚落,外面声音响起。

“璟儿,这是知道你祖父要走,特别过来送行的吗?”凤霁作为辈分最长的长者,最先开口。

凤璟颔首,清清淡淡道,“松祖父!也送送曾爷爷!”

凤璟话出,凤肣,凤胺等人垂眸。

这干脆,这利索,过去搁在他们身上的时候,他们总是感觉很憋闷,感觉凤璟太过不留情面。可现在,一旦反过来,对别人时,那感觉…。通体舒畅,畅快!

其实,他们也是挺佩服凤璟的,无论什么话,他说起来一点儿压力都没有。唉,他们怎么就做不到这么直白的说话呢!一句话非要绕它个十个八个圈的,都已成为习惯了,改都改不掉。

凤霁听言皱眉,神色不定,“凤璟,你…你刚才说什么?”他虽然老了,可耳朵却还不太聋。凤霁可以确定,凤璟刚才说了一句,很不中听的话!

凤弈(二房嫡子)看着凤璟,温和道,“璟儿,你送你祖父就好,至于你曾爷爷…”

“祖父走要送,曾爷爷走也要送。人我已经安排好了,明日即刻启程。”凤璟淡淡道。

这直面的赶人,让人想装迷糊都不能!

凤弈温和的神色,变得微僵,声音也冷了下来,“璟儿这是赶我们走吗?”

“是送你们走!侄儿本意是体贴。大爷不要曲解了!”凤璟这解释的很到位,不过,也算是倒打一耙吧!

凤肣微笑接话,“是呀!这是璟儿的一片心意,堂叔你可不要误会呀!”

凤霁听清楚了,明了,冷哼一声,转头看向国公爷,“凤霆,你就是这么教育子孙的吗?”他这谋划刚开始,凤璟就想让他们走人,不可能!

国公爷听了,面色平和,不温不火道,“堂弟,还有侄儿们不是说来看望我的吗?现在,我要离开了,他们再留在凤家不合适!”

“咳咳…。”咳,微喘,“有什么不合适的?你别忘了他们也姓凤。”

“就是因为他们姓凤,我这个做堂哥的,顾忌他们的声誉,才这样一说的。”

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凤霆看着凤霁等人,低头,抿了一口茶水,不疾不徐道,“劫持,伤害我外孙女,并毁我声威的那些所谓的西域,昭和人,都是你们安排的吧!”

“你…。你说什么?”不止是凤霁,二房其他人也均是无法淡定了。

凤霆放下茶杯,看着他们,目光沉沉,“让我声明毁之一炬,朝堂之上无法立足。我贪生怕死,不顾骨血性命,成为你们讨伐我的理由,以此,逼我退出,意图取而代之!”

凤霁听了,张口,直喘,说不出话。

凤弈怒,“荒谬,太荒唐…。在萧荛一事上,你的做法欠妥那是事实,跟我们又有何相干?还有那什么西域,昭和人说我们指示,更是荒诞。无凭无据,信口混言,凤霆,你也真是老了,真是糊涂了!你可知道你这话若是传到外面去,对我们凤家有什么影响吗?”

“这些话,我就是在外人口中听到的。我离开,你们留下,就是证明,是凤家欲发起内斗的征兆。”凤霆面无表情道,“所以,若是二叔,堂弟等,不想坐实了别有居心,心有谋算的名头还是随我一同离开的好!免得留下被有心之人泼了一身的脏水!”

“清者自清,我们没做什么,我们不畏惧那点儿闲言碎语!”

凤胺听了,开口道,“堂叔,话可不能这么说。人言可畏,流言如刀,那种有伤自身的话,听多了对身体可是不好!”

“三侄儿过虑了。对此,我们持有不同看法,越是这种时候,我们越是不能离开,不然,岂不是说我们心虚吗?”

动嘴,辩不出结果,反而扯出更多鸡毛蒜皮的小事儿,听到更多的废话!

凤璟没兴趣听这些废话,既是对擂,既已确定他们所图谋的是什么。那就没再缠下去的必要。复杂的问题,简单化,简单粗暴,更显成效!

“二堂叔,要侄儿说…。”凤胺还欲辩解。

凤璟开口,“凤和!”

“主子!”

“带人上来!”

“是!”

凤璟开口,凤胺自动闭嘴了,凤肣也随着沉默了!静待,看凤璟如何力挽狂澜。

少卿,凤和归来,手里多了一个人。

看清那人,凤玿眼中极快的划过什么,而后恢复如常,只是,那一霎那间,手心却是出了一层的冷汗。

“这个人可以证明,那些话非流言,也非蛮语,而是事实,联合西域和昭和人谋算祖父的,就是你们。”凤璟语气平淡,幽幽道。

凤弈闻言,猛然跳了起来,“浑说,这个人是谁,我们根本就不认识!”

凤璟听了,看着凤弈,淡淡道,“不认识?大爷,你这是狡辩!”

“凤璟,你这是诬陷!”凤弈咬牙。

凤璟勾了勾嘴角,清淡,低缓道,“这不是诬陷,这是事实。”

“凤璟,你有何凭证?就凭着平头小儿的一句话吗?”

“凭证你想要就会有。而凭借的也不止是他的一句话,还有太子殿下。”

凤璟话落,凤弈心头一跳,“太子殿下,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意思是,太子殿下或许跟我同样想法,相信你们谋害国公爷,这一事实!”

凤弈听了,眼眸沉戾,想想凤璟手里的虎符,不用深究,太子赫连珉确实是会跟他同样的想法!

“凤璟,你未免太过猖狂了些。”更没想到的是,他竟然吧这份猖狂放在了明面上。

凤璟清清淡淡道,“我从不猖狂,而是,太子殿下英明睿智。大爷,同为凤家人,你往自己侄孙儿的身上泼脏水,按罪名。其用心,不善,显而易见。由此,还要凭证做甚?你一言,已证明很多。”

凤弈听了抿嘴,不是说,凤璟是个沉默寡少言之人吗?谁来告诉他,这满嘴跑火,字字灼人的人,到底是哪个?

蔺芊墨透过屏风一角,看着凤璟,眼睛灼灼发亮。男人不坏女人不爱,这话真对。凤璟使坏的时候,尤其惹人爱!因为他强持夺理的时候,看起来像是在说真理,足见功力之深厚呀!

凤霁沉沉开口,“凤璟,你曾祖父曾说过,太过傲气的人,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”

凤璟听了,嘴角上扬,眉目生花,潋滟无边,“曾祖父亦曾言,想做凤家老大,实力来说话!所以,曾爷爷若想取代大房,与其动口,不如动手。”

凤弈听了,神色变幻不定。

“凤家是在马背上打的天下,比高下,看的是拳头,不是嘴皮子。如此,成王败寇,心服口服。你们若是赢了,凤家由你们来守着。若是我们输了,我们即刻离开。”凤璟说的风轻云淡。

屋内却是沉寂的厉害,无人开口。

凤肣眉头皱起,凤胺开始感觉不妙!一种,凤璟要把他们,连带二房一窝兜了的感觉,直面而来!

计中计,以为已如意,实乃已被算计。骑虎难下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