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9章 腹黑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坐在一边,一直沉寂无言,易被人忽略的凤腾,听到凤璟提议纯粹用拳头,夺主权的提议。缓缓抬眸,看向凤璟!

同一时间,凤璟亦转眸,看向他。父子二人,视线碰撞。一个平淡,一个寡淡。对视一瞬间,凤璟淡淡一笑,既移开视线!

而那一抹淡笑,落入凤腾眼中,一股凉意,突然而至!

沉默,静看凤璟良久,垂下眼帘,遮住眼中神色!

“璟儿呀!二爷,堂叔他们只是来探望父亲的。谋求凤家主权人的位置,他们没有那个想法。所以,这以拳头争高下,实在是没必要吧!”凤胺感到不妙,顺从直觉,开始阻止!

凤璟听了,看着凤胺不说话!

这平淡的表情,这清淡的眼神。凤胺却感觉压力很大,不得不承认,有些东西真是与生俱来的,比如这气势,气场,举手投足间,那厚重的压迫感,效仿不来。身上威压倾泻,溢出,辈分再在面前算个屁!顶着叔叔的名头,心里照样发怯。

面对凤璟,这是凤胺最为憋闷的地方!想着,腹诽;真是不知道萧飞那小子是什么胆子,什么眼神。凤璟这样的他也能生出那扭曲的想法来。

看着他,憋闷尤显不够,竟然还爱慕的起来!变态的脑子,变态的胆子!

干咳一声,屏退那乌七八糟的思绪,看着凤璟,一本正经道,“你大爷不是也说了吗?只是探亲而已。由凤家大房来掌舵凤家,这是你曾祖父选定的。你曾二爷和大爷都是孝顺之人,他们不会违逆你曾祖父的意愿。”

凤胺说完,凤璟看向凤霁,凤弈等人,不咸不淡道,“若有意,就应。若无心,就带上这人,随着离开吧!不要等到非要惹下一身非议,再去懊恼。同样的,这种纯粹的机会,只有一次,过时不候。”

凤弈抿嘴,应了,那是坐实了别有居心这一事实。不应,不但落的一身骚,还让他们看起来像是孬种,有贼心,没贼胆儿的窝囊货。

见凤霁,凤弈等人,仍不开口,凤璟轻抿一口茶水,不疾不徐道,“京城的水土,不适养太多凤家人,水土不服那滋味,并不好受!”

水土不服?定要离开!

这是胁迫,是威胁!想留下,不可能。过了今日,他们不离开也得离开。还顶着满身的糟疙瘩离开。

凤弈脸色难看,第一次知道,丑话说在前头,算计放在面上,比那暗中筹谋,谋算,更让人难以应付!

“看来二爷是无意了,如此,甚好!”说完,起身,“备车…”

“凤家男儿已拳头打天下,如此,大家切磋一下也挺好。”

凤弈一话出,是承认,是掠夺。

凤璟停下脚步,嘴角微扬,“长辈,晚辈互相切磋一下确实不错。凤和,准备场地!”

“是!”

“曾伯爷,大爷,请!”

“请!”

凤弈扶着凤霁,随同凤霆一房人,抬脚往外走去。

凤肣跟在后,对于凤家二房的野心,凤肣一点儿不意外。但是凤璟这样的解决,却让人蛋疼的厉害。虽然干脆,利索。可以说是快刀斩乱麻,避免更多幺蛾子,腌臜事儿的出现。只是…

长辈对长辈,晚辈对晚辈,切磋?

凤肣磨牙,凤璟这个阴损的,凤璟是解决办法的,同时也是挖好了坑,坑他们呀!

他们都还没开口,他就把他们推到擂台上去了!

凤肣握了握拳头,动了动胳膊,嘴巴紧抿。好久不曾动弹了。凤璟毫无压力,干脆的一招快刀斩乱麻倒是痛快了。可他凤肣恐不是刀,而是将成为那被人斩断的麻绳!该死的…。

凤胺此刻,跟凤肣同样的感觉。被凤璟坑了!思来想去,最后还是落入凤璟套中了。

凤璟那该死的混账,问他,准备如何应对大房,他就高深莫测的回一句,会让他们如愿。其余,什么都不再多说!

娘的,他和凤肣猜了许多可能,就是没想到凤璟,竟然搞出这么一个局势来。

凤胺看着凤璟,气闷,开始狂骂娘!这小子太损了,提前透漏一个信儿给他不行吗?现在搞得人一个措手不及,让他连准备暗器的机会都有了。就这么上去,那是送上门被人揍呀!

蔺芊墨轻扶着凤老夫人,随同凤家一众女眷跟在男人们的后面。

好嘛!这方法够直接,不服来战,用拳头打的你心服口服。一战把你打改,打的你一个刻骨铭心。也顺便可确定下,凤家有多少隐匿的能人。

就是不知道这次挨打的都有谁!蔺芊墨眯眯眼,不管如何,先为凤家二房的爽快来点赞。

来挑事儿的,被挑破了,干脆的赌一把。赢了,凤家我为王,输了,我田野间继续做代王。临死,为自己争取一下。这也算是一种魄力吧!

“主子,准备好了!”

“嗯!”

台子搭成,十八般兵器也搬上场了。

看着那冷硬,锋利,寒光嗜人的兵器,凤胺脸色越发难看。气恼凤璟,对凤霁,凤弈等人,心里也是火气炙热。闲着没事儿,找闲事儿!娘的…。

“祖父!”

国公爷点头,“既然都准备好了,那就开始吧!”

凤弈听了也没再说多言,都到了这一步了,再磨叽,哼唧也没意思了。

凤弈看着国公爷,爽利开口,“你们那房,堂哥派谁先来?”

“小的先上。”说着,看向凤胺,“你和凤晙准备一下,挑选一下兵器。”

“是!”凤晙答的干脆。

凤胺应的沉重,“儿子遵命!”说完,迈着沉重的脚步,往兵器架走去。看着那尖尖的长矛,身上开始发疼!

凤弈看了,道,“既然如此,我也跟堂哥一样,让三房的人先来!”

“嗯!”

蔺芊墨坐在后方看着,不得不说,凤家两房的人,倒是够整齐。

国公爷对凤弈,堂兄弟。膝下嫡子均三个!孙子辈的略有厚薄,凤弈一房多些。

不过,看着形势,是三个嫡子对擂,三个嫡长孙对战。孙子多了也没用,打的不是群架。四胜为赢!

第一局,凤晙对凤矽!

“堂哥请!”

“堂弟请!”

客套一句,打开场子,话落,兵器出,搏斗起!

刀光剑影,人影闪动,起起落落,避过要害,兵器相撞,声音落入耳中,砸在心里,紧绷…

蔺芊墨看着,眼神灼灼,武斗,力道美学。

蔺芊墨这模样,落入凤璟眼中,眼底划过一抹柔色,无奈。爹如此,娘如此,看来,他们的孩子是注定成为不了一个安静的人了。

不过,孩子再闹腾,折腾,凤璟都不觉有什么压力。孩子若不听话,他会挥巴掌。

媳妇儿,是疼的。孩子,是打的!

咚…。

“嗯…。”

闷哼,倒地,一局结束。

凤晙胜!

凤晙伸手把凤矽拉起,“堂哥,承让了!”

“堂弟,好功夫!”心里不舒服,却也没丢了风度!

江氏看着,松了口气,面色舒缓几分,骄傲难掩,第一句得

胜,儿子给她长脸了!

国公爷,凤弈神色却不见丝毫波动。

“堂哥,你这孙儿不错!”

“凤矽功夫也不错!”

两人说完,淡淡一笑,下一轮开始!

凤胺对凤荣!

简单的客套一句,搏斗开始!

几十招过去,强弱已见苗头,胜负已可窥探。看来,老子不如儿子呀!凤胺这个做爹的,跟凤晙比,差了不是一点儿半点儿!

脸上挨了拳头,肚子上了中了几脚,凤胺面部开始扭曲,这一通揍,让他再次体会到了小时候被国公爷痛打的滋味儿。真他娘的疼呀!

疼的比小的时候还难忍。更重的时候,小时候挨揍,还能跑,还能哭,还能找娘护。可眼下,是什么都不能做,就只能受着!

他娘的,打人他都嫌手疼,现在却要被打。凤胺好冒火!

看凤胺呲牙咧嘴的,凤肣嘴巴也绷直了,养尊处优太久,他已经快忘了疼是什么滋味了。而现在马上就要体验一下了,那感觉…。只恨不得,此刻变成女人!

女人不用应战,只需观看,看他人受疼就好!

砰…

一声响,不出意外,躺下的是凤胺!

看着躺在地上,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凤胺,国公爷视线落在凤胺那泛红的眼睛上,而后移开视线,挨一顿,挺好!

江氏看着凤胺那副强忍着才没呻吟出声的惨样儿,嘴巴紧抿,伤了,挺好!这样他也就能安稳一段时间,无法再去找后院那些小蹄子了。

凤胺呀,凤胺,你爹,你媳妇儿心声你可听到了?好在没听到,不然该吐血了!

凤胺退场,下一战,凤肣父子上阵!

凤胺,凤晙,这对父子,那是儿强,爹怂!

可这种情况,到了凤肣父子这里,出现的了对调。

凤麟一出手,完全的花架子,空有招式,好看,不实用。一剑挥去,剑甩出了花,他被摔成了渣。百招未过,就出局了!

美美的登场,灰溜溜的退场!

蔺芊墨看着,评论,那熊孩子的招式挺不错的,花枝招展的,适合去哄诱女孩子!桃花之下,你弹琴来,我舞剑,只羡鸳鸯不羡仙!

凤麟退场,接下来轮到凤肣!

搏斗,对持,最后看结果,中间看招式!

搏斗之中,可看出,凤肣武功并不比对手高,反而还要弱一分,但是他却没有一丝被压制的迹象,倒是对方时常被击的不断后退。

这一现象,归结缘由,那就是凤肣胜在够狠,够滑。每次攻击,总是把要害暴露在前,逼迫对方收手,避让,从而束手束脚,无法施展开来!

清楚,确定,对方不敢伤他性命,如此,致命的要害处,就成为了保护自己的利器!这一做饭,豁出去的不要脸!

凤弈看着,脸色开始不好看。

国公爷面无表情。

凤璟神色浅淡,看不出一丝波动。

对方显然也看出来凤肣这一卑劣手法,脸色阴沉了下来,出手力道也随着越发狠辣。随着,凤肣的脸色开始泛起白来,跟凤胺的脸色不相上下,看来,确实疼的厉害!

不过,纵然再疼,他也不能退。这关系到他自身的利益。凤璟已贵为侯爷,手里还持有虎符。就算大房输了,凤璟的地位也不会变。可他不同,他现在还依附在国公爷的名头之下,国公爷已辞官,要离开,若是大房再输了。搞不好,真的要离京了!

那结果,绝对不是凤肣想要的。所以…豁出去了!

看到凤肣气势一变,蔺芊墨眉头轻扬,软的怕硬的,硬的怕横的,可若想胜,还是要豁出命!凤肣到底是凤霆的儿子,虽然人卑劣了些,可骨血中的血性却还是有的。如此…。

最后结果,出乎意料,凤肣胜!

看着躺在地上,直喘粗气,脸色青白的凤肣。凤璟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!

凤肣这一仗虽胜了,命也没丢,可浑身上下却可以肯定都是伤!

看看疼的面部扭曲的凤胺,还有痛的直抽冷气的自己。凤肣看向凤璟,牙根发紧。凤璟是故意的,绝对是故意的。

遣走凤霁他们的方法绝对不止一个,只是凤璟选择了这么一个最让他感到愉悦,心情舒畅的!

至于原因,凤肣心知肚明!

在凤璟出事儿时,包括他占据郡王位置时,他这个二叔,暗中做了不少损他利己的事,当然了,凤璟在暗中也给他吃了不少的苦头。但在明面上,他盯着凤璟长辈的名头,凤璟要动他,还是要有所顾忌,世人面前,凤璟就算心里不愉,也不敢公然的修理他!

可现在,当下却是不同了。凤霁,凤弈他们也同样都是长辈。

凤璟现在这是借由他们之手,借由一比高下的名头,理直气壮的把他们送上了擂台,坐看他们被凤家二房的人修理呀!

想着,凤肣脸色越发难看,浑身疼的更加厉害了!

凤璟这个阴损货,他怎么偏偏是他的侄儿,不是他的儿子呢?

“大哥,你还好吧!”凤胺忍着痛,问候一句。

凤肣听了,转头看着凤胺。凤胺这是关心他吗?不,凤肣这个时候回答还好,凤胺心里恐怕不会高兴。反之,若是他回答,疼的眼前阵阵发黑,咬的牙根发疼。那凤胺听了,才会倍感安慰。

心情不愉,冷哼一声,面无表情道,“三弟有心了,我很好!”

“哦!那就好!”

这话听着,透着一股子遗憾的味道。凤肣抿嘴!

两胜,两负!

最后的输赢,即将在凤璟父子的这里终结!

这一境况,让凤肣心跳开始不稳。凭凤腾的身体情况,恐怕一个回合都被人给打下去了。如此,就算是凤璟胜了,最后结果也是平局!

平局?凤肣心头发紧,平局就意着要继续纠缠下去吗?难道说,凤璟的最终目是想要二房的留下,跟他们互相膈应,相互提防,日夜不得安生?

不,不对…除了平局,还有可能出现一种情况,那就是输!凤腾无法指望,如此,只要凤璟一撂挑子,那,大房即刻惨败收场!

凤肣心头猛跳,该死的!

事情一落入凤璟手中,他就再无法掌控了!现在,他们的去留,是完全系在凤璟一人身上了。要是凤璟…。凤肣头晕,掉坑了,还是个大坑。

凤霁,凤弈等人,对这一情况,却是很满意。不管如何,他们是绝对不会输了,最多也就是平局。如此,争夺凤家大家长的位置,他们绝对有资格!

看着凤璟,蔺芊墨猜不透,凤璟到底是何打算!

“堂哥,你看接下来,是不是轮到凤腾和凤煜他们了?”凤弈看着凤霆,神色恢复最初的温和!

凤霆听了没接话,凤璟不疾不徐开口,“听闻,曾爷爷之所以跑这一趟,除了探望祖父,主要是为了凤祺而来!”

凤祺,凤腾外室所出。这一事,凤家上下都已知晓。

凤霁,凤弈态度,明言;既确定是凤家血脉,如此,就算是外室所处,也该回到凤家,不能飘落在外。凤腾既做了出格的事儿,就不能再被人说冷血无情,所以,凤祺必须认下,凤家名声不容受损。

明面上是为凤祺出头,其实,不过是以此来作大房罢了!不过,对于凤霁等人的小手段,还有凤祺此人,凤璟一直未曾表态,不曾做过任何反应。

没想到,他今天竟然在这样一个场合主动提了出来!

听到凤祺的名字从凤璟的口中说出,凤肣心头一跳,脸色变幻不定。凤璟到底打的是何种算盘,凤肣陡然之间透彻了什么。看着凤璟,神色变幻不定。他这一出手,到底要都埋多少人?

面对凤璟的询问,凤弈探不透其想法,不过,唯一可以确定,若是他们维护凤祺这个野生弟弟,凤璟一定不会高兴。

如此,凤弈含蓄道,“主要是探望堂哥,至于凤祺,只是一问。”

这明显是不愿意得罪凤璟!

凤璟听了,淡淡一笑,不急不缓道,“不过,侄孙儿却是听说,曾爷爷和大爷对其,很是赞誉有加,特别在孝顺这一块儿,本侯与其先比,相差太远。”

凤璟说完,凤霁开口,拿出长者的架势,意味深长道,“凤祺如何,我们不过一说。但他是你父亲的儿子,你的弟弟却是事实!”

“曾爷爷此话让人无法反驳,包括你们说他孝顺一事,本侯亦是深信不疑。”凤璟声音轻缓,态度平和,“所以,我们这一房,就有我和他来吧!”

凤璟话出,院中一片静!

这是承认了凤祺的身份吗?是,他承认了,不过,同时…

凤腾看着凤璟,神色不明!

蔺芊墨看着凤璟,心里,呜哇,相公太腹黑!

凤肣看向凤腾,想做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,奈何身上太痛,表情出来,直接是扭曲!

凤弈皱眉,神色变幻不定,“你和凤祺来?”

“吾父的身体,大爷知晓,他经不住你们一个拳头。由他应战,你们赢了也是胜之不武。而我作为人子,亦是不想家父出现什么三长两短。想来,大爷作为长辈,也是同样的想法吧!”

一句胜之不武,一言三长两短。让人无从反驳。

凤弈凝眉!

凤璟淡淡开口,“大爷若是有异,掠过凤祺,大房由我一人来即刻!”

凤璟话出,凤弈即刻开口,毫不迟疑道,“如此,就有凤祺代替你父吧!”

开玩笑,让凤璟一个人,那他们这房岂不是赶着去认输吗?凤霆那一边,就凤璟的实力最不可测。最后一战,有个渣,他们还能捞得一个平局。若全部有凤璟包揽,那,他们十之八九是要输了!

意料之中的,凤祺应了!

“如此,那就开始吧!”

一言,一直隐匿在最后的凤祺被推了出来,站于众人前。

凤眼,俏鼻,肤白,貌美!

哦…。蔺芊墨这是第一次见到凤祺,不得不说,他是一个漂亮的男人,一种阴柔的美。

眼睛似凤腾,至于其他…应该是随了他的母亲吧!由此可见,凤腾那位外室也是一位美人。

凤祺为孙子辈,如此,凤弈那边派出的也是孙子辈儿。

凤璟看着凤祺,淡淡道,“你若不愿,可退出。”

凤祺摇头,“我愿意代父应战。”他不想成为那个一直被忽略的人。

凤璟听了,点头,“大爷他们没看错你,你确实是位孝子。”

这夸赞,听到凤祺耳中,心里却是紧绷的厉害,看着凤璟,眼底风云变幻。

“如此,开始吧!”

一语落,搏斗起!

对方不差,可以说极好。而出人意料的是,凤祺武功竟然也是一点儿不弱。外表阴柔,出手却完全想法,透着辛辣,快准狠,一个极致!

蔺芊墨看着,眼睛微眯!

凤肣心头发紧,没想到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。凤腾倒是好福气。

凤腾却是神色淡淡,未见一丝波澜。

凤弈凝眉,抿嘴。凤祺一出手,他就知道,过去太小看他了。

剑来剑往,拳脚相加,速度,力道,势均力敌,来势汹汹,反击迅猛,搏斗,此一局最出彩。果然,最精彩的总是在最后面!

看着,院中气氛,越发沉寂,除了打斗声,再听不到其他。心,提了起来!

一炷香时间过去,两人动作都出现迟缓,可气势却均是一点儿不减,他们打的起劲,可坐在下面看的人,却是绷的身体都开始发麻了!

终于…。

倒地声,闷痛声,比前几局,从一人独奏,变成了双重奏,并多了一抹血色,两人同时倒地,而那抹血色,来自凤祺!

陡然意外,众人猛然起身,刀剑无眼,是意外,却也在意料之宗。守在在台下的护卫,即刻上前,确定凤祺,凤栋两人伤情!

“大公子,你怎么样?”

“我还好!”凤栋捂着心口,虽脸色难看,可人看起来却无大碍。

可另外一边,凤祺却是脸色雪白,任由护卫唤,却无回应。

这一情景,看的人心陡然一沉。

凤肣瞬时转头,看向凤璟,随着,头皮一麻,因为凤璟也正看着他!

凤肣头皮一麻,心头直冒寒气。

凤璟不喜凤祺,他就是想借此杀了凤祺,凤肣都不觉得奇怪。可…。

凤璟就在他眼前,从头到尾,他一直盯着凤璟。但,却不曾发现凤璟做任何动作。然,凤祺却倒在了血泊中。难道这只是意外吗?可若不是意外呢?

若不是。凤肣从头到脚,从内而外,被寒气盈满。

当面杀人,你却无迹可寻。这…已不是厉害,而是可怕,恐怖了!

“二叔…。”

凤璟清淡的声音出,凤肣连身上的痛都忘记了,骤然起身,撕裂般的痛袭来,让人难以忍耐,眼前阵阵发黑,凤肣咬牙,沉声开口,“祺少爷怎么了?”

“右胸中剑,呼吸不稳,脉搏紊乱,血流不止!”护卫快速,简练回答。

护卫回禀完,预备大夫即刻到来,一言不发,紧快为凤祺查探!

众人紧紧盯着,凤弈脸色难看,凤祺若是出事儿,事情将难办!

凤腾静坐,静静看着凤璟,绝美的侧脸,寡淡的表情,平淡的双眸,在他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。凤祺伤,他不难过,也不幸灾乐祸!凤祺死活,与他无关。可,真是完全无关吗?

凤腾嘴角无意识扬起一抹弧度!有凤璟这样一个儿子,确实值得骄傲!

少卿,大夫起身。众人开口,“如何?”

大夫面色沉重,“琪少爷的心,长在右边!”

心,众所所知,那是最为致命的地方。伤了,生死一线间的结果。

凤弈听了,面皮发紧,“人心在左,如何会在右?”

大夫拱手,“在右,虽极为罕见,但确实有!”

凤祺的就是在右边,而很不幸的右胸口中了一剑!

“请御医,抬下去医伤。”凤霆开口,神色难辨!

“是!”

人迅速被抬离,院中一静。凤璟起身,缓步走向凤弈等人,“最后一局!”

“凤璟…”

话未说完,威压来袭,厚重,迅猛,难以抵挡,令人窒息!

宽袖飞舞,长发飞扬,手微抬,凤呼啸,空气随着化为利器,袭来,欲把人分割,空气变得厚重,压抑,似天坠落,压在身,呼吸变得困难!

无从抵挡,反击更无从!

凤弈脸色骤然大变…。

凤家大房,包括他们二房子孙的武功,都是由师父教化的。平日看着还行,可凤璟一出手,凤弈就知道,他们相差太远。

凤璟这上过战场,从死人堆里走出来的人,一出手,既是一股血气,不提武功,就这股嗜气,就足以令人生怯!

凤胺看着吞口水,跟凤璟,还争个屁,斗个屁呀,再继续,是寻死!

“凤…凤璟…。”

凤霁声音出,凤璟五指收,放…。长袖划过,疾风骤雨,掠过,倒下…。

手收回,身上陡然一松,气息微喘,面色随着沉下。

凤璟出手,以一敌十,轻而易举。胜负已出,输赢已定,不服再战,想送命否?

送命?凤弈眼底极快划过什么,转头,看向凤霁,眼神交汇一瞬间。凤霁手抚向胸口,呻吟将出…。同一个时,蔺芊墨身影突然出现,越过凤璟,伸手抚向凤霁后背,声音清脆,“曾爷爷,我是凤璟的内人,第一次见您,在这里给您老请安了!”

凤弈皱眉,这个时候请什么安?

凤霁亦是不解,只是随着背身一刺痛闪现,又极快消失,快的让人怀疑那乍然一痛,只是你的错觉。但是,随着痛意的消失,凤霁感觉,自己精神了,神清目明,想晕倒,眼睛都闭不上了!

蔺芊墨看着,收回手,退回,站在凤璟身边,仰头看着凤璟,很是欣慰道,“曾爷爷精神可真是好!”

凤璟点头,“是很不错!”

凤弈看着,眉头却是紧紧皱了起来,神色不定。

凤霆起身,看着凤霁等人道,“事已结束,打点行囊,明日启程!”

爹很精神,凤璟太厉害,如此,再继续留下来恐怕也是讨不到任何好处了!

斗智,他们手里无人,没帮衬。斗勇,他们技不如人。

识相点儿,暂时离开,继续修炼,而后再来战。凤家只要不倒,总有一天轮到他们来当家。

点头,干脆应,“听堂哥的,一同离开,一路上也能跟堂哥一起聊聊过去。”

“嗯!”

事情到此,算是结束。不过…。

凤肣却感觉,还没完。

而对于凤璟,凤弈想添点儿堵!

“璟儿,我听闻你把你母亲赶到陵城了?”

凤弈话出,一片静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