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0章 反常,异常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凤璟听了,淡淡道,“听说吗?本侯听说,你们联合西域,昭和的人中伤我祖父。而大爷听说,我把母亲赶去陵城?这些,你老认为那个是真的呢?”

凤弈听言,眉心一跳,继而一笑,“道听途说,从来不足为信。我们是来探亲,而璟儿的母亲是回陵城尽孝。”

凤胺听了,嗤笑,这老货脸皮够厚的,变脸够快的。

凤璟微微颔首,伸手拥着蔺芊墨,转身,缓步离开。

至于凤祺被二房人所伤之事,却没人提及。提了,找二房的人要说法吗?那是自己递了梯子过去,是给了二房留下的借口。

所以,凤祺的伤,成了理所当然,不可避免的意外。

呵呵…。凤祺想以此出头,结果,适得其反了!

凤弈看着凤璟的背影,眸色暗暗。

凤璟…。很像他曾祖父,凤云!

他们都是都是亲情在下,理智在上。

凤云,从不强求他们做到一团和气,兄友弟恭,相互帮衬,他只要凤家人,不相互残杀就够了!

凤璟,辈分上他低的不止一头,能力上却压制他们太多。继而,他从不跟他们讲什么情分,论什么辈分。不给你拿孝字压制他的机会。抛出凤家当家人的饵,出手,快准狠,直接把他们给压了下去。

大房有凤璟在,他们想取而代之,不能凭侥幸,还是要靠实力!

***

“相公今天真是帅呆了,酷毙了!”马车上,蔺芊墨分分钟化身小粉丝,看着凤璟,双手合十,眼睛晶晶亮,粉红泡泡满身绕。

这小女人在献媚!

凤璟嘴角上扬一分,却被压了下去,挑眉,“对为夫可是更加迷恋了?”

点头,小鸡啄米般,“深深迷恋,不可自拔。”手捧心,满脸爱慕,“璟公子,请收下我火红,滚烫的心。”

凤璟伸手,点了点蔺芊墨的手心,道,“心没我的红,也没我的烫。夫人对为夫,还需再接再厉。”

蔺芊墨听言,伸手扶住凤璟的头,抬头,就是一通亲,亲完,揽住凤璟脖颈,笑眯眯道,“一定再接再厉,每天亲你千百遍。”

凤璟听了,眉头微皱,纯纯萌萌,“亲这么多,对我是好事儿吗?”

“是坏事儿吗?”蔺芊墨明知故问。

凤璟点头,“倒是可以考验的自控力。”说完,圈住蔺芊墨的腰身,低声道,“太医说,三个月过后,行房事只要小心些,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。可是真的?”

闻言,蔺芊墨表情玄妙,“你去问御医这个?”

“嗯…。”忍的难受,所以就问了一句。

“除了这个,你还问了什么?”

凤璟也不隐瞒,十分坦诚道,“还问是女孩儿好生,还是男孩儿好生!”

蔺芊墨嘴角歪了歪,道,“太医怎么回答你的?”

“说都好生!”凤璟颇为不满,“不是他们生孩子,这话,显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花言巧舌。不过,为夫就当一句吉利话听了。”

“不是他们生,也不是你生,是我!”

“若是为夫能生,反而省心了。”

蔺芊墨白了他一眼,“你若能生,我们就没法愉快的做夫妻了。”

“代你生孩子不好吗?”他是想表示一下心意,怎么反而让蔺芊墨膈应了呢?凤璟;夫人什么时候不懂情趣了?

蔺芊墨看着凤璟道,“若是我能让女人怀孕,你是什么感觉?”

凤璟:…。什么感觉?

“被雷劈了的感觉!”

蔺芊墨点头,“我比你好些,我只担心你万一胸部长大了怎么办?”

凤璟;…。“不说了!”太煞风景。

看着凤璟那副难以消化的样子,蔺芊墨吃吃笑,“其实,你若真的能生孩子的话,我们倒是可以同时怀孕,那样应该更有趣!就跟我们同时害喜一样,嘿嘿…。”

轮三观,果然还是她的比较歪。

凤璟:…“回归正题吧!三个月以后就可以,是不是真的?”

“可以倒是可以!不过…”蔺芊墨还未说完,就看到男人眼睛骤然大亮,一脸天上掉馅饼的表情。

“真的可以?”

蔺芊墨嘴角歪了歪,道,“不过,比起小心翼翼的行事。太医就没跟你说,还有一个更好的办法可以解决你这火气吗?”

“什么办法?”

“比如纳个妾什么的!”

蔺芊墨话出,凤璟笑了,笑的妖娆且风骚,伸手,捏了捏蔺芊墨柔嫩的脸颊,“夫人真是聪明,竟然连这个也猜得到!”

蔺芊墨:…。“我可真是高兴,竟然连这也猜到了。”说完,轻哼声一声,森森道,“是哪一位医术高超,品德高尚的大夫,竟跟夫君大人提出这等高大上的主意呀?报上他的大名来,我也好备上厚礼,好好谢谢他!”

“为夫已经谢过了!夫人就不必费心了。”

蔺芊墨听言,挑眉,“是吗?怎么谢的?”

“以挑唆我学坏,挑拨侯爷夫妻关系为由,送他去白云寺听佛,净化心灵去了!”

蔺芊墨:…。

凤璟低头,抵住蔺芊墨额头,亲昵,带着诱惑,“怎么?觉得为夫这么不好?”

蔺芊墨摇头,吃吃笑开,“华太医肯定很高兴,面对高僧听佛经,比面对一个神经侯爷好太多了。”

闻言,凤璟神色微动,“原来,他离开时那感恩戴德的表情,竟然是发自内心的吗?”

“哈哈哈…。肯定是发自内心的!”

看着蔺芊墨笑的眉眼弯弯的模样,凤璟眼中溢出柔色,幽幽暗暗,令人沉溺其中,不可自拔。

到家,下车。凤竹,凤和发现,凤璟的心情好像特别的好,眉眼间那种舒畅藏不住!

难道是因为解决了二房那些人,所以,心情才会好的吗?凤和琢磨。

不,凤璟心情好是因为确定了,原来三个月之后,是可以做点儿小动作的。这火烧火燎的日子,终于盼到一点儿甜头了。心情甚好,甚好呀!

“累了吧!喝点水,休息一下。”

“好!”

“中午想吃什么?为夫让柴嬷嬷给你做!”

“什么都行!”

确定了,可以做点什么,凤璟在体贴的基础上,又添了一分殷勤。显而易见的殷勤呀!

柴嬷嬷在一边看着,神色不定,早上殷勤的那个是夫人,现在又掉个儿了。

还有侯爷,早上的时候眉宇间还带着委屈色,可这会儿,是掩饰不住的喜色。不知道夫人跟侯爷说了什么,让侯爷如此高兴。不过,侯爷倒是好哄。

柴嬷嬷想着,无声一笑,好哄也只限于夫人,换个人,恐怕就不行了!

“主子!”

凤和走进屋内,柴嬷嬷放下茶壶,躬身走了出去。

凤璟把水递给蔺芊墨,看向凤和。

凤和开口,禀报,“赫连珏的那个妾室小产了!”

凤和话出,蔺芊墨不由侧目。

凤璟无一丝波动,淡淡道,“谁所为?”

“太子妃!”

闻言,蔺芊墨挑眉,第一感觉,太子妃怕是被算计了!

赫连珏妾室肚子里的孩子,完全妨碍不了魏熙月一分。如此,她没必要对她动手。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,魏熙月不会做!

既有猫腻,自然要细问一下。

“详说!”

“是!”凤和回禀道,“今日贤妃派人去三皇子府,说,想见见那个怀了赫连珏孩子的妾室,让三皇子妃带她入宫。在快到宫门口的时候,刚好遇到从宫中出来的魏熙月,相互打过招呼,错身而过的那一瞬间。有人亲眼看到,马车内伸出了一只手,把手中的簪子刺入了秦卿所驶的马,马惊,撞到宫墙之上,马死了,车翻了,秦卿受伤,那妾室当场大出血,孩子确定已没了,人亦是生命垂危。”

光天化日,众目癸癸之下公然谋害赫连珏的妻妾,孩子。这很反常,明显异常。

“太子大怒,令人彻查此事,扬言定会给贤妃,三皇子妃一个交代!确定行凶之人,绝对不会轻易饶恕,交由贤妃来处置。”

蔺芊墨听了,不由笑了。赫连珉这话说的真是有意思。确定行凶之人?这是直接告诉天下人,赫连珏妾室和孩子的死,跟太子妃魏熙月完全没任何关系吗?

呵呵…。这姿态摆的倒是够正,胳膊肘完全往里拐呀!

虽然,这事儿确实一股子阴谋的味道,魏熙月也是十之八九是被人给算计了。

但,太子这公然袒护的态度,是不是太过了些呢?还有那妾室的命,也是直接被高大上的太子殿下给忽略了!

不过…

蔺芊墨看着凤璟道,“太子殿下是如此坦诚,不懂遮掩的人吗?”

欺负贤妃,秦卿。袒护魏熙月,赫连珉自然而然会这么做。但是把这些放在明面上,说来了来做。赫连珉绝不会。

皇家素来爱包装,哪怕是驴屎蛋子,他们也会先给包上一层光再给放出去。何况是关系自己了,更是包装的严严实实的,不错一丝错。所以…。

“所以,你夫君要出门一趟了。”

“哦…。”

“你好好歇歇,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蔺芊墨挥帕子,“去吧,去吧!”

凤璟站在蔺芊墨跟前,道,“你若不舍我走,我就不去。”

蔺芊墨听言,伸手拉住凤璟袖子抹眼睛,期期艾艾,“相公,听说你要走,我心都碎了,眼睛都快哭瞎了,求你留下吧!”

凤和嘴角抽了抽,这话听着好假,那表情好扭曲。

凤璟抬手点了点蔺芊墨那带笑的眼睛,“听的我身子都麻了!”

“真的?”

“嗯!”拍了拍蔺芊墨的头,凤璟抬脚走了出去。

蔺芊墨看着瘪嘴,嘀咕,“不是说身子都麻了吗?怎么还溜了?”

麻的刺挠了,所有开溜了!

凤璟离开,柴嬷嬷走进来,“夫人,门外有一个人想见你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