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2章 要我抱抱你吗?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看清情况危急,需要医治的人,华太医心不由一震。竟然是杨志。

杨志,踏实,稳重,很有潜质,他很看好,也很喜欢的一个少年。只是后来发生的一些事儿,迫使李志不得已离开了太医院,令华太医颇为遗憾,叹息。

不过,李志虽人不在太医院了,可两人交情却没因此减淡。私下经常碰个面,闲聊几句。

就这几天他去了白云寺未在京城,没碰面。没想到,回来再次见到,他竟是这样一幅奄奄一息,生命垂危的模样。

面色沉重,看着蔺芊墨,紧声道,“凤夫人,可为李志探过脉了吗?情况如何?”

“是中毒,情况不太好。我刚为他服了一颗续命丸,暂时稳住。”蔺芊墨凝眉,“华太医也给他看看吧!”

“好!”伸手探脉,检查,动作,迅速却也仔细。

而后,神色越发凝重,“确实是中毒,且还不是一般的毒。”

“太医可知解法?”

华太医摇头,无奈,“毒性复杂,除非解药!”

蔺芊墨凝眉,就李志现在的身体情况,也不容许他们一一确认毒药的合成成分。

凤璟走进来,看到蔺芊墨皱起的眉头,还有李志潮红的面孔,低弱的呼吸就知道,情况不太妙。

这种情况,在明了沈佳所求,意图之后,就已预料到。

沈佳那女人目的可是睡了赫连逸,这拼死一求,抱着必死之心要把赫连逸给扒光了,染指了。如此,又怎么会这么轻易让他们救活李志!

睡了,扒光,染指,这些词语在凤璟脑中略过。清晰发现,在见到蔺芊墨为李志担心,费心的时堵心的情绪,被抚平了一些。

若是最后沈佳能如愿以偿,凤璟感觉,他心情也不会好。因为赫连逸若是献身为的也不是杨志,而是因为墨儿,如此…。沈佳真该死!

抬脚,缓步上前,揉了揉蔺芊墨的长发,柔声道,“无需担心,九爷自有思量。”

蔺芊墨听了,转眸,眼神询问,九爷答应去献身了吗?不,感觉不可能!虽然这种事儿,男人不吃亏。但却足够膈应。被奸,男人也不会喜欢。

看着蔺芊墨那眼神,凤璟很满意。纯粹的探究,没有一丝一毫的抗拒,不喜。这证明,自己媳妇儿对赫连逸献身一事,并未有什么不快的情绪,如此,对比萧飞肖想他时,蔺芊墨挥扫把的反应。一个对比,对谁在意,显而易见!

华太医在一边听着,脸上不敢显露什么,不过心里却忍不住探究。李志是否能活下来,跟九爷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吗?如果是,那么,这事儿起,就不会轻落下。

“华太医,你在这里守着,我出去一下。”

“哦,好…。”华太医应。

蔺芊墨转身,脚抬起,还未迈出。手,被握住,微凉,无力。

“赢赢…”声音微弱。

蔺芊墨顿住脚步,转头。

凤璟停下,告诉自己,要大度。

“你醒了,感觉如何?”

李志想对蔺芊墨笑,但却发现连对笑的力气都没有,面色温和,眼中却盈满厚重的苦涩,沉重,“不太好。不过,临死能见到你,我很高兴。”

李志话出,华太医把头埋入胸口,恨不得把自己埋起来。李志说这样的话,身为蔺芊墨夫君的凤侯爷,必然不会觉得荣幸,更不会心生欢喜。反而…。

想想耶律佑。华太医忍住抹汗的冲动。李志现在已是将死之人,又有蔺芊墨护着。凤侯爷心里就是再不舒服,也不会对李志动手。所以…。

华太医心里为自己摸一把同情泪,他听了不该听的,可这都是被逼的呀!他真不是自愿的,所以求不被迁怒,凤侯爷能酌情处理他这一身老骨头。撕的时候,轻点,给点儿怜惜!

华太医腹诽完,骤然一道视线落在他身上,清清淡淡。华太医:…。此刻能晕倒否?醒来就说失忆可行否?好吧,他胡思乱想了。

凤侯爷若是想修理一个人,动手,有时甚至不需要理由。凤璟在撕碎耶律佑的那一刻,在华太医的心里已被定格,凤璟,是一个充满魔性的人,

“只是吃错了东西而已,不会有事!”

蔺芊墨话出,杨志眼圈微红,“上次我受伤,你也是这么说的。不过是跟马蹄亲密接触了一下,了解了一下一匹马的真实重量而已,不会有事!”

凤璟神色淡淡,杨志说的是他跟蔺芊墨之间的回忆。而这回忆跟他无关!

“所以,好好休息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蔺芊墨拿下杨志的手,为他拉了拉被子,转身…

“赢赢…”

蔺芊墨转头,就见一滴泪从杨志眼中溢出,瞬时又在鬓角处隐没,湿润的眼眸,带着满满的不舍,最后一刻,心中情意不再掩饰,声音轻弱,微颤,“赢赢…。”

听到这充满情意,绵绵的声音,华太医心跳不稳,紧张的头皮发麻,心里忍不住骂娘。他只是个可怜的旁观者,现在却搞得他像是个偷情者。要被拉出示众的感觉,压都压不下。你说,这算什么事儿嘛!

凤璟静静看着杨志,神色平淡。

华太医面色僵硬,浑身紧绷。听杨志的语调,那一句吓死人的我爱你,请你别忘了我等,那要命的话,是几欲脱口而出呀!要了老命了,比他被人捉奸在床还紧张。

“赢赢…你,以后都要好好的,要跟凤侯爷一直幸福下去…”

杨志话出,凤璟眼帘微动。

华太医差点虚脱。祝福的话,用深情的语调说出。这是调戏谁,吓唬谁呀!娘的…。不过好在只是祝福,不是其他。

爱,杨志说不起,也没资格说。

临死,有一句话想跟蔺芊墨说,那就是祝福,希望她一生平顺,安康!

蔺芊墨扯了扯嘴角,这样的祝福,听在耳中,落入心里,不是滋味。

“好好休息,我一会儿回来。”

“好。”

蔺芊墨抬脚走出去,凤璟深深看了一眼杨志,神色不明,随着离开。

华太医抚着心口,在床边坐下,折寿哟!

蔺芊墨走出,看到站在院中,脸上温和不再,眼中满是暗色的赫连逸,无声叹了口气,被一个女人如此惦记……只能说,最难消受美人恩呀!

赫连逸走到蔺芊墨身边,“杨志情况如何?”

“情况不太好。”蔺芊墨说着,看向前几天上医馆闹事儿的那几个人,“给杨志下药的应该是他们其中的一个。”

根据杨志中毒的时间,他们是最为可疑的人。

赫连逸听了,转眸,影一手中长剑出,冰冷嗜人,带着杀意,“下药的站出来。”

蔺芊墨看着,嘴角歪了歪。这种时候要的是威逼利诱。影一一副,你站出,我就砍了你的架势,谁敢自首坦白交代。

“大爷呀,我们就是跟杨志动了几下手,其他什么也没做呀!”一人大吼,满脸冤屈。

“什么药?我们根本不知道呀!”一人满脸无辜,摘的干净。

蔺芊墨看着他们,淡淡道,“说出你们隐瞒的,即刻就放你们离开,且保证不再追究。”

几人听了,连一丝犹豫,迟疑都没有,即刻又嚎起来。

“夫人呀!该说的我们都说过了,其他,我们是真的一无所知呀!”

“夫人,您大人大量,放我们回去吧!”

“杨志是怎么回事儿,我们…。”辩驳,表无辜的话还未说完,影一手中长剑,骤然而起,寒光闪过,血色飞溅,一只胳膊横空飞出!

血色出,停滞,一瞬间,惨叫,痛嚎随之而起。

凄厉的叫声,唤人回神,惨状,令人心颤,腿肚子发软,眼前发黑,瘫到在地。

蒋家那中二期,自持不同的傲娇少女,眼睛一翻,瞬时晕死了过去,美梦变噩梦。

“我数到十,若是做不到坦诚,那么…。”影二话说一半儿,眼睛在他们几人身上转了一圈。

这种话不说透,结果难以预料的说辞,更让人感到害怕。各种惨状的想象,令他们身体开始发抖。

“一,二,三…。”口中数着,手还不忘动动,晃晃手中的剑。

几个人随着数字的增加,影二手中长剑的逼近,脸色煞白,满脸冷汗,终于…

“我说,我说,我都说…。”惊颤的声音,带上哭音,“前几天有一个婆子来找我们,给了我们好多银子,让我弟弟故意吃坏肚子,去医馆闹事儿,然后让我们把杨志给我们开的药,塞到他嘴巴里去,我…。”

男子的话未说完,蔺芊墨开口,打断,“你们在那药里放了什么?”

“我…。我也不知道是什么,是那婆子给我的…。”

“东西在哪里?可还有?”

“有,我娘说,或许是什么金贵的药。所以,我没放完,留了一些,想着或许还可以卖钱!”

赫连逸听了眼睛微眯,“影二,带他回去把东西拿来。”

“是!”影二领命,带人离开。

赫连逸看向影一,“把人给我带来。”

这个人指的是谁,在场的人,基本心知肚明。

蔺芊墨听了,转身,看着身边的凤璟道,“我再给他吃两颗解毒丸,先顶着。”

凤璟点头,表现的包容而大度,“这里你不要操心,跟华太医想着怎么救人就好。”

“好!”

蔺芊墨进屋,凤璟看向赫连逸。

两人对视一眼,什么都没说,抬脚,远离屋子,往一僻静处走去。

远离众人,确定蔺芊墨听不到的地方。凤璟看着赫连逸开口,“要献身吗?”

“犯恶心,鞥不起来!”赫连逸回答的干脆利索,言辞之间,温和儒雅完全无踪,简单粗暴的回答,轻易可窥探出,他此刻心情极度不好。

凤璟听言,挑眉,“可以吃点儿药。”

赫连逸听了,冷哼,面色冷硬,“墨儿可是有喜了?”

“九爷,这个时候何必给自己找堵。”

赫连逸听言,抿嘴,“看来是真的了!”说完,满眼火气,深深的谴责,“你个禽兽!”

凤璟没说话,这会儿说什么,都会令赫连逸火大。沈佳惹下的火,他可不想一块儿给担了,成为赫连逸发泄的对象。

“此刻,你能保持沉默,我心里舒服很多。”

凤璟点头,“今天是我表现大度的日子,多包容一些,我很愿意。”

“墨儿对杨志选择救治,而不是无视,这让你心里很不舒服。”

“九爷,偶尔不能如我一样,选择适时的沉默吗?”

这会儿跟凤璟互刺儿,明显对他不利,凤璟一句要当爹了,都能令他心堵死。

赫连逸冷哼一声,“不安慰我一下吗?”

凤璟听了,看了一眼赫连逸,神色寡淡,“想让我抱抱你吗?”

赫连逸:…。“比起那个女人,对你,我或许可以忍受。”

赫连逸话落,凤璟对他展开双臂。

赫连逸看着,静默,片刻,转身,走人。

凤璟:…。翻涌的胃,也随着得到了舒缓。

凤和见赫连逸走远,上前两步,看着凤璟,关心道,“主子,你还好吧!”

“嗯!还好。”唯一遗憾,赫连逸就算被沈佳恶心到了,可喜欢的还是女人,不是男人。如此一来,赫连逸对墨儿持续的贼心不死,什么时候才是头呢!

凤璟皱眉,今天不顺心的事儿真多。

凤和见凤璟神情不对,天马横空,一时心惊,一句话不过脑,随口而出,“主子,没抱到九爷,你可是很失望。”

凤和话出,凤璟转眸,“凤和…。”

凤和头皮发紧,“主子赎罪。”

“有一句话,你去告诉九爷一下…。”凤璟说完。

凤和听罢,垂首,“属下这就去。”

“嗯!早去早回!”凤璟说完,抬脚,往正屋走去。

凤和欲哭无泪,早去早回,这不是关心,这是秋后算账!祸从口出,祸从口出呀!

同一时间,沈佳被影卫带到。

妆容尤其精致,衣着满身风情,一举手一抬足,都分外优雅而柔媚。

走近,看到赫连逸,眉目含情,红唇魅笑,微微俯身,美好身姿尽显,“奴家给九爷请安。”声音娇柔,甜腻。

赫连逸看着她…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