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3章 凤璟,九爷,亲上了!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不可否认,沈佳是位美人,特别如此精心装扮下,更显美艳动人。孱弱的身体,更为她增添了一抹,很多女子所没有的盈盈娇弱姿态,很容易引发出男人的保护欲,让人怜惜,惹人疼爱!

不过,这其中不包括赫连逸。看到沈佳,他连那丝厌恶的情绪都随着消失无踪了,剩下的只有一片淡漠,心绪无一丝起伏波动。

“解药!”

赫连逸开口,沈佳既笑开来,娇娇,柔柔,情意无限,爱恋满满,“五年了,奴家五年都不曾跟九爷说过话,没这么近距离的见过九爷了。”声音带着幽怨,眼里满是痴迷,“五年不见,九爷变得更加俊美了,人看起来也越发的高不可攀,贵不可言了。”

所以,她才会对他这么迷恋,随着时间,只增不减。

赫连逸面无表情,甜言蜜语,巧言好舌,有的时候听起来并不是那么动听。相比这些,他更愿意听墨儿骂他二货!

影二听着,面色沉沉,嫌恶在心,一个残花败柳,又心思歹毒,居心叵测的女人,看她作态,听她说话,都是一种折磨。

“沈佳,解药拿出。否则,那结果不是你能承受的。”

沈佳听了,一个眼神都不屑给影二,直直看着赫连逸,不舍得移开一分,悠悠,绵绵,“一夜红帐,解药自当奉上。求九爷成全,垂怜。”

赤裸裸的求欢,毫不掩饰的索爱。

影二嘴巴抿成一条直线,面色紧绷,极致难看。

凤璟站在门口处,没兴致看,凭着赫连逸的心情,那画面好看不到哪里去,看不出什么景来。而做人也要有风度一些,这种情况之下,他还是远离比较好。有些热闹还是不去凑的好!

只是凤璟不看,有些话却是挡不住,随风而来,落入耳中。听到沈佳那话,凤璟眉头微动,沈佳这话说的倒是够直白的,也很有意境。可惜,说的再好,赫连逸也提不起兴致,荡漾不起来。

赫连逸这桃花运也不咋地,挺烂!他是有风度的人,可这幸灾乐祸的感觉,却是挡不住!

沈佳说完,赫连逸转身,多看一眼,多听一句,都没必要,这份记忆更不需要。

见赫连逸欲离开,沈佳脸上笑容一顿,疾步上前,追出两步被影二拦下,无法上前,急声开口,“九爷,我不是想用解药胁迫你,我只是太想你,又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靠近你…。”

说着,声音染上颤音,哀伤不已,“我已时日无多,在最后的日子只想求的九爷一丝怜爱,情急之下,才出此下策,求九爷不要生气。”

沈佳说的哀伤,赫连逸却是脚步不停。

“九爷,你这样无视杨志的性命,蔺芊墨可是会不高兴…唔…”

一语未完,人被挥飞,飞出,落地,痛呼,身上的痛意,让沈佳脸色骤然惨白一片,嘴角溢出一抹血色,眼前一阵黑,脑子一片空白,眩晕!

未等赫连逸,影二出手,凤和率先做出反应,收回手,看着躺在地上的沈佳,目光阴戾,“不知死活!”

想用夫人之名要挟九爷,她沈佳凭什么?不要命的东西。

“咳咳…。”猛咳,神智随着恢复,看向前方,看着如她所愿终于停下脚步的男人,沈佳咯咯笑了起来,伴随着笑声,脸上表情变幻不定,痛快,愤恨,得意,伤心,透着极端。

笑过之后,看着赫连逸,沈佳眼泪随着流出,为赫连逸不平,抱屈,“蔺芊墨,她已是他人妇,她心里无你。可你,为爱她,却把自己给低到尘埃里。九爷,你这是何苦?又何必呢?那个女人她根本就不值得你这样做。”

沈佳一字一句说的凛然且动听,“你是大瀚的九皇爷,是大瀚最为尊贵的人。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。在这世上,只有你睥睨他人的份。没有人可令你低头,女人更不可以。所以,你不爱我,我从不怨恨,因为那是正常,因为你是九爷。天下的人仰望你,敬慕你那是应该。而你无需委屈自己去爱任何人。”

一番话,是恭维,更是挑唆,是挑拨。

赞颂的话,抱不平的话说完,开始述说自己不甘,“所以,我亦不明白。对蔺芊墨,九爷可以如此委屈自己去爱她,而我,又哪里不如她?”

她拿自己的性命,求的赫连逸一丝怜惜。而赫连逸却不屑一顾。

蔺芊墨对赫连逸无心无意,视而不见。可他却甘愿,默默守在她身后让自己变得卑微。

这对比,这落差,让沈佳感到可笑,更不甘心。

影二听完沈佳的话,得出一个结论,这女人是真的有病,病的不止是身体,还有脑子,臆想症。

赫连逸看了她一眼,既收回视线,对于她的问话…没有回答的必要。

对于她的人,视而不见。对于她的话从而不闻。赫连逸的态度,让沈佳明白,她的所求,恐将落空。如此,也不再故作态,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,看着赫连逸,脸上哀戚的神色无踪,勾唇一笑,妖媚,阴冷,“九爷不是想要解药吗?我现在就可以给你。”

沈佳的话,没人回应。

沈佳也毫不在意,笑意不减,“春风一度,九爷不愿,我自不敢强求。不过,想得到解药,九爷也必须付出点什么才行。而我要求也不多,您过来亲我一下,我马上把解药给你。”

沈佳话出,赫连逸眼帘都未抬,凤和眉头皱起,这女人想男人想疯了!而影二听完,想到什么,不由出手,遂然不及,扣住沈佳下颚,迫使她张开嘴巴,两指伸出,口中探去…

凤和看此,神色微动,盯着影二的手指,期待有所得…

少卿,一粒药丸出现影二手中,凤和眼睛一亮,抬脚上前,“我拿去给夫人和华太医看看。”

“嗯!”

凤和拿着药丸进屋,影二看着沈佳,眸色暗暗,最好是解药,否则…。

对于影二的眼神警告,沈佳似笑非笑,无所谓,一副死猪不怕的样子。可心里,却在暗暗咬牙,该死的…

片刻,凤和出来脸色不是太好,华太医随后。

“是解药吗?”影二问。

凤和摇头,华太医看着赫连逸,垂首,恭敬道,“九爷,此药,乃一药蛊,药性极阴毒,除炼制时需用活人心头之血为引之外,所用药材也极为金贵,千金难求。药性毒辣,是为嗜心蛊,服下,或被迷惑心窍,被她人左右。不过,药性却并不持久,但却极为伤身。”

游走宫中几十年,各种阴损的药物,腌臜的事儿,华太医也是见过不少。二十年前,这一味药,他曾在一个妃子手中见过。为争宠,试图用在赫连昌身上。结果,还未动手,就被一人发觉,告知了赫连昌。

其结果,毫不意外,药丸被毁,那妃子死,而告知赫连昌,护住帝王身心的那人,得了赏。

而那得赏的那人,不是别人正是如今的贤妃娘娘。

只是,据闻,那妃子死的时候,好似曾说过她只是有药丸,而有人却是有药方,说完,好似还提到了贤妃!对于这话,很多人认为,这是记恨贤妃,临死前故意给出的还击,意图让赫连昌对贤妃无法放心。

然,华太医当时却怀疑,或许是真的,那药方极有可能在贤妃手中。所以…

想想贤妃和沈佳的关系…。华太医低头,有些事儿不用深入探究,答案就已昭然若揭。

此药是早有准备,谋算也是早有此心,只是一直没有机会。

沈佳想用药丸,得到九爷的爱!而贤妃沈蓉是想用药丸,得到九皇爷对赫连珏的拥护和支持吧!

对于宫中那些阴暗的算计,影二无法全部知晓。只是,在听到华太医说到药性后,影二脸色变了,看着沈佳,眼中第一次透出煞气。

赫连逸神色无波动,既然是豁出命来谋算,手法自然也是无所不用其极。

就她这样的,还欲跟墨儿比?不知所谓!

沈佳看着赫连逸,静待他的反应。知道了她真正所图,他会如何呢?

如何?一个眼神都不曾给予,怒斥更不曾有!

沈佳看着,嘴巴抿紧,心口紧缩。难道说,在赫连逸的眼中,她是好,是恶,都完全不值得他给出一分情绪吗?

既爱而不得,那么,索性就让他恨她,这样也算留在了他的记忆里,在他的心里划下一道抹不去的痕迹。沈佳最终所求,可现在…。

“赫连逸,在你的眼里,我就是那么不值得一提,不值得一看吗?”所有谋算落空,极度的失落,恼羞成怒,失去理智,什么温柔小意都无踪,厉声质问,深深的怨怼,“我豁出命来,求得你一丝爱怜,在你眼里是不是同样可笑之极。”

无人回应。

沈佳实在是够了!

“主子!”

影一归来,手里拿着一包药物。

赫连逸看了,面无表情道,“一部分给墨儿和华太医,另外一部分熬了给她喝了!”

“是!”

赫连逸说完,走进屋内。

“赫连逸,你,额…。”

影二伸手点住沈佳的穴道,阻断她的叫器,重复凤和那句话,“不知死活!”

主子停驻要听的不是她的废话,只是为在屋内为救治杨志而伤神的蔺芊墨,试图拿到一颗解药,了却因他而起的这一糟乱。可惜沈佳完全不识相,为满足自己私欲,固执到底,如此…。自作死,不可活!

药煎好,端来。影二扣住沈佳的下巴,抬手把药灌入,随手解开她的穴道,面无表情道,“不想死,就把解药拿出来。”

沈佳听了,抬手抹去嘴角的水渍,神色莫测,诡异,“这药,可是我给杨志中下的?”

沈佳的反应,让影二眉头皱了起来。

沈佳却是笑了起来,笑的得意,笑的阴寒,“来的时候,我已料到你们或许会用我来试药,所以,来之前,我已把解药给吃了,哈哈哈哈…。”

说完,看影二嘴巴绷直,沈佳大笑出声,不忘挑衅,“药还有吗?可以再来一碗!”

疯子!

沈佳无视影二的冷眼,笑颜如花,沉沉暗暗,“赫连逸,你看到了吧!比外貌,心机,手段,我样样不输给蔺芊墨。为何你就只看中了她?难道是因为得不到?所以才觉得非她不可吗?”

影二:…。蔺芊墨偶尔是有些无赖,可心却不坏。而沈佳,完全的蛇蝎心肠!

屋内

杨志已陷入昏迷,情况越发危机。而想从沈佳手中得到解药的可能性已不大。

蔺芊墨皱眉。

凤璟看向赫连逸,“还需多久?”

“很快!”

“那就好!”

两个男人说着只有他们听懂的话。

凤璟伸手抚平蔺芊墨的眉头,温和道,“九爷已找到解药,杨志不会有事。”

蔺芊墨听言,抬眸,看向赫连逸,扯了扯嘴角,“九爷真厉害!”

赫连逸闻言,神色柔和一片,“比凤璟略强!”

蔺芊墨听了,笑了笑!

凤璟拿眼角扫了一眼赫连逸。

华太医神色不定,真的找到解药了吗?不确定中,人影闪现,影五出现屋内。

“主子!”随着,把一个盒子递给赫连逸。

“给华太医看看。”

“是!”

华太医伸手接过,打开盒子,看到里面的东西,心里一震,抑制不住脸色微变,抬头看向赫连逸,“敢问九爷,这个是…。”

赫连逸不答,只问,“可解吗?”

听到赫连逸的问话,华太医心里一凛,太过激动,刚才的问题已是逾越了,垂首,恭敬道,“回九爷,有此药,杨志性命应无忧!”只是身体却定然会受些损伤。不过,他能保住性命,已算是极大的造化。

赫连逸点头,“那就好!”

蔺芊墨看着那装药丸的盒子,什么都没问,也未多说。宫中的东西,不需探究太多!杨志能捞回一命。也算是他福大命大!

确定杨志无大碍,蔺芊墨起身,“华太医,这里就有劳你了。”

“下官自当尽力。”

蔺芊墨走出屋子,凤璟,赫连逸也未多待,相继走出。

凤璟随蔺芊墨回房歇息,赫连逸抬脚走进侧屋,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中年男子,面色淡淡,开口,不疾不徐,“沈明浩。”

“小…。小民在!”

“是一族,还是九族,本王静待。”

一句话,清清淡淡,不轻不重,却砸的沈明浩一身冷汗,浑身冰冷,寒气由内而外。

浑身颤抖,磕头,声音不稳,“求…求九皇爷开恩!”

赫连逸听了,不温不火道,“或许,该直接交由太子来定夺。”

闻言,沈明浩心陡然一沉,求情的话顿住,趴在地上,脸色灰白。

这些年来,在皇子之中,赫连昌最疼爱的是谁?是赫连珏!

在后宫之中,赫连昌最宠爱的是谁?是贤妃娘娘!

在大瀚,谁是太子殿下和皇后娘娘的眼中钉,肉中刺?答案显而易见,大瀚人都知道,不是别人,真是贤妃母子。

沈佳一事若交给太子来办,会是什么结果?不用多想,必是沈家绝,九族灭!

结果对比出,一族已是赫连逸宽容,大度!

心绷的发疼,浑身虚软,磕头,“小民叩谢九皇爷大恩。”

沈家必须死人,必遭受重创。这已是躲不过的结局。

“她喜欢什么可都听到了?”

“是…。”

“甚好!走吧!”

“是!”

沈明浩踉跄着起身,颤颤巍巍往外走去。

赫连逸看着沈明浩的背影,眸色深谙,寒光嗜人。

当你厌一个人,就把她送于恨她之人的手里,她会知道什么是地狱。

当你爱一个人,就把她送于能给她幸福之人的身边,旁观她的幸福,虽有遗憾,心却踏实!

沈明浩,沈蓉(贤妃)之父,沈佳伯父。从商起家,本在沈蓉列为贵妃后,有望褪去商名,列入世家,从仕为官。奈何,却因沈佳诱惑赫连逸,而被赫连逸迁怒。

不但沈佳一家被赫连逸遣往茳河,身为伯父的沈明浩也被牵连,为商,三世不得入朝为官,参加科举。

由此一事,沈明浩对沈佳这个侄女,就已是没有情意可言了。沈佳借助杨枢霖官职之便再次入京,也有两年了,可相互之间却从未走动过。也就是沈佳借由杨夫人的名头,进宫去见过贤妃几次,其余再没接触。

可没成想就算是这样,有些事儿还是再次重演了,且沈佳对九皇爷的谋算还变本加厉了,而他们再次被牵连。不过,却不无辜,因为沈佳手里那颗药丸,跟贤妃恐怕脱不了关系。

只是事已久,贤妃或许已经不记得了,可有些东西,沈佳却一直藏着,静待机会,再次图谋。可惜,最终个结果,她仍旧未能如愿,而沈明浩对她,却已是恨之入骨…。

马车之上,沈佳在看到来接她走的竟是沈明浩后,脸色不由变了。怪不得那么轻易的放她走,原来竟是这样吗?

“伯…。”

啪…一个巴掌,毫不犹疑,用尽力气,对着挥去。一点儿不曾克制的力道,打的沈佳天旋地转,眼冒金星。

“沈佳,你先是害我沈家一门仕途尽毁。现在又祸牵我们,头上悬剑,随时命丧,生不得安生,死不得其所…。”沈明浩看着沈佳,咬牙切齿,恨不得活剐了她,“你…给我等着!”

沈佳捂着脸颊,冷冷看着沈明浩,“等着什么?受你的虐待吗?”说完,冷哼,“最多不过生不如死,我已是将死之人,没什么可怕的。”

看着沈佳这副完全没所谓的样子,沈明浩胸口急剧起伏,“好,好…。很好…。”

几乎祸连全族,她无所谓,他们的性命在她眼里就跟那老鼠屎一样,完全不值一提。如此,他若还念着那点血脉同宗,岂不是很可笑…。

沈明浩阴冷,杀气腾腾的眼神,沈佳看在眼里,却不为所动,不惊不惧。只是不甘,遗憾…。

若是那药是下在蔺芊墨的身上就好了,杨志太没分量用他来挟持九爷,果然无法令她如愿。可恼,凤璟把蔺芊墨护的太严,让人根本无法靠近,不然…气闷,恼恨,却也知道,这次之后,她再无几乎去谋算什么了。生命已到了尾声,她有心也无力了!

***

沈佳事后,沈家,三皇子府,包括宫内贤妃,开始连续出事儿,并不断有丑事儿爆出。

先是沈家商铺连续遭遇洗劫,接着被爆出,三皇子那妾室所怀的孩子,竟然不是赫连珏的而是府中一侍卫的。再来就是皇上中毒昏不醒这一事儿,或许跟贤妃娘娘有关系。

这一连串的事儿,铺天盖地的散开来,让人惊骇,惊心之余,也不免唏嘘。树倒猢狲散,看来随着三皇子的失势,贤妃的失宠,沈家也露出败势,也快玩完了!

华太医听着这些消息,心里无声叹息,沈家是真的快到头了。沈佳这一夜求欢,玩儿的大发。结论,九皇爷真不是你想睡就能睡的呀!

但是,这些却并未让赫连逸的心情得到一丝的舒缓,仍旧沉闷的很。原因是什么呢?想了两天,赫连逸得到确认,那就是因为蔺芊墨有身孕了,凤璟要当爹了。

在他最为失意的时候,凤璟春风得意。如此,赫连逸眼睛微眯,觉得有必要做点什么。就这样…

一日,下朝之后。赫连逸看着蔚蓝的天空,漂浮的白云,白花花的太阳,放缓自己脚步,包括心跳,转头,看着不远处的凤璟,停下,直到人走进,赫连逸开口,“凤侯爷,好久不曾下棋了,可有兴致陪本王下一局。”

凤璟听了,脚步不停,神色淡淡,“九爷见谅,下臣还有些事儿要忙,无法奉陪。”

赫连逸听言,温和一笑,很好脾气道,“如此,前面茶楼坐一会儿吧!本王有事儿跟你说。”说着,顿了一下,声音放轻,“跟墨儿有关的,或许,有必要让你知道。”

凤璟闻言,转眸,看向赫连逸,静静看了一会儿,道,“感觉不太好。”

赫连逸听了,挑眉,神色如常,无一丝异样,温和道,“如此,我可直接跟墨儿说。”

赫连逸说完,凤璟收回视线,清清淡淡道,“九爷相邀,下臣自当尊从,九爷请!”

赫连逸笑了笑,没说什么,两人并肩往茶楼走去。

影一,凤和跟在后面,相互对视一眼,没敢说什么,进步跟着。

“嗯,味道不错。”赫连逸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,看着凤璟道,“凤侯爷觉得如何?”

“嗯,还好!”

赫连逸听了,淡淡一笑,端起茶杯,走到窗边,站在凤璟身边,随意道,“墨儿有身子几个月了?”

“你想跟我说的就这个?”

“当然不,除此还有别的…”说着,一顿,看着凤璟,伸出手,探向他脖颈间,看凤璟皱眉,赫连逸俯身,淡淡道,“脏东西,给你拿下!”

“不劳九爷…。”

凤璟话未说完,赫连逸手猛然收紧,人随着俯身,遂然不及,在凤璟眼中燃起风暴时。唇落下,落在凤璟唇上…

影一:…。如遭雷击,天旋地转。

凤和:…。天崩地裂,地转天旋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