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4章 干了你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动手,挥飞,打的你灰飞烟灭,爹不认的,娘不识的!凤和看着眼前的画面,眩晕之中,第一感觉,凤璟应做出的应该是那样的反应。

凤爷要疯,九爷快跑…。还有,护主,护主…影一内心狂吼,可看着眼前,

那绝美的凤爷,温雅的九爷。两人站在一起的时候,从来都是那样的赏心悦目。但…。一旦碰在一起,在唇与唇直接碰触后,那画风,却是如此的惊悚!

画面太震撼,致使影一身体却好似被定住了一般,怎么都迈不动脚步,浑身虚软的厉害,心跳在哪里已找不到。

画面定格一瞬间,凤璟动了…。

凤和呼吸停滞,影一浑身紧绷,眼眸瞪大,头皮发麻,疾风骤雨既来…

然,他们预想中那血淋淋的画面却没出现。但,凤璟接下来的动作,却令凤和和影一差点齐齐晕死过去。

只见,凤璟手微抬。可却不是推开赫连逸,反而扣住了他的后脑,迫使他更为靠近,呼吸交融,双唇真切碰触…

随着凤璟的动作,赫连逸身体变的僵硬,脸色变得难看。凤璟抬眸,看着赫连逸,眼眸沉沉暗暗,眼底风云变幻,微微撤离一分,开口,声音清淡如初,语气轻缓如常,只是说出的话…

“赫连逸,再有下一次,我就干了你!”

干了你,干了你…三个字,无限循环,无限臆想。是弄死你?还是爆你菊?

话落,赫连逸眼眸沉下,凤璟松手,离开一瞬间,手中真气凝结,人在椅上,后退飞移,真气如风,乌发飞扬,白衣飞舞,一动一移,惊艳晃眼,一分景致。

同一时间…

撕…。

衣服破碎的声音,随之而起,布块漫天飞舞,飘落,赫连逸精壮身体…裸体,随着完全展现!

漫天的布块儿晃的人,心绪不宁,脑子一团乱。赫连逸那精干的身体,光裸的让人眼睛不知该往哪里看!画面美的让人不敢直视,眼前阵阵发黑。

凤和:…。嘴角猛抽,手足无措!

影一:…心慌气短,忙解衣!

凤璟起身,在赫连逸身上某处扫了一眼,平淡而纯粹道,“真小!”说完,转身,走人。

凤和跟在后面,走的跌跌撞撞。

赫连逸被气乐了,伸手接过影一递过来的衣服,随意披在身上,看着凤璟的背影,温和道,“凤璟,你若是再敢对墨儿行不轨之事。今天之事,只是开头,此后,会重复上演。”

影一:…。主子呀!人家是夫妻呀,何来不轨一说。倒是您,刚才那是真的不轨呀!可惜,这话打死影一也不敢说。

赫连逸的话,凤璟听在耳中,脚步不停,大步离开,耳朵受不了,胃更顶不住。

直到凤璟身影不见,赫连逸脸色一变,瞬时干呕起来。

影一看此,不由大大松了口气。主子不是真的喜欢亲凤侯爷,真是太庆幸了,喜极而泣呀!同时也有些哭笑不得,主子这是膈应凤璟,同时也是给自己找膈应!

“水…”

“属下马上去取!”

另外一边,凤璟也没好到哪里去。凤和看着比害喜时吐的还厉害的主子,虽然知道是废话,可还是忍不住问一句,“主子,你还好吧!”

凤璟脸色难看的吓人,唇上那似有若无萦绕的气味,让他难以忍受,剁了赫连逸的想法,蠢蠢欲动!

“凤和…”

“属…属下在!”

“以后,见到赫连逸一次。你,上去给我亲他一次!”

凤璟话出,凤和眼眸瞪大,面皮扭曲,“主子…主子…。”

看着凤和那惊悚的表情,凤璟心情更差了,相比人心,被男人亲才是最可怕的。

“上刀山,下油锅,亲赫连逸,你选择一个。”

凤和听言,不假思索,铿锵有力道,“属下不敢违背主子令,所以,去…。去亲九爷!”

“是吗?”

凤和低头,弱弱道,“不敢欺瞒主子,是…是违心的。”

凤璟听了,看了他一眼,不想再说什么,犯恶心,提气,飞身而去。

凤和抹了一把汗,这些年来,就今天过的最为心惊胆战。好怕再遇到九爷。九爷再貌美如花,他也亲不下去呀!

别院

凤璟身上的低气压,蔺芊墨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,神色虽没任何异样,只是那嘴角下垂的却是分外明显。

“璟公子,今天看着好像不太高兴呀!”

凤璟看着蔺芊墨,视线停留在她红润的樱唇上。眉头轻皱,同样都是嘴巴,差距却那么大。某人的,真是碰一次,恶心一辈子!

“相公!”

“没什么事儿。”说着,看着蔺芊墨,随意道,“对于小怜馆,你怎么看?”

蔺芊墨听了,长长的睫毛眨了眨道,“我还没真切的见过,相公是要带我见识一下吗?”颇为期待。

凤璟移开视线,清清淡淡道,“这辈子你就别想了。男人与男人…。不提也罢!”放下筷子,吃不下。

“嘿嘿…。真爱无敌嘛,不分年龄,不分性别。而且,男人跟男人,只要脸够美,身材够正,站在一起,那也是十分唯美呀!”古代小怜馆,蔺芊墨没见过。不过,在现代男同志什么的,蔺芊墨却是不陌生。

凤璟听了,感到心里发堵。自家媳妇儿的包容性太强,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事儿。

“不过,你怎么想起问这个了?”蔺芊墨不由一问,这跟他心情不好有什么关系吗?

凤璟平淡道,“想扫了小怜馆。”

“哦!”

“你先吃,我出去一下,马上回来…”说完,快步走了出去。

蔺芊墨看着凤璟的背影,若有所思,男人今天怪怪的。

脸色不好,气压很低,回来在洗浴间待了许久,出来时嘴巴泛着一层红,似乎还有些破皮,应是被洗过度所致,还有刚才…

蔺芊墨想着,脸色变得微妙起来,变幻不定,托着下巴,呢喃,“男人与男人么?难道说…”说着,忍不住伸手,抚向心口,“额滴老天爷呀!这念头真是不利于胎教呀!不过…。凤和,凤和…”

九皇府

“主子,用饭了!”

赫连逸看了一眼桌上丰盛的晚饭,移开视线,没胃口,总是感觉口中有种莫名的味道,让人很不舒服,“撤了吧!”

影二不知茶楼一事,听了,上前,关心道,“主子可是那里不舒服吗?”

那里不舒服?嘴巴不舒服,浑身不舒服。不过,想到凤璟应该跟他同样膈应,赫连逸笑了笑,心情一派大好,“没有!去拿壶酒来。”

见赫连逸虽脸色不太好,可心情似乎不错,影二也不再多言,躬身,“属下这就去拿。”

房中,影五收回手,看着面色青白的影一,神色不定道,“没什么大事儿,就是有些受惊过度,吃两天药就好了!”说完,询问道,“今天出什么事儿了吗?”

让影一受到如此惊吓,必然不是什么小事儿。

影一摆手,“什么都别问了,帮我开药吧!”说完,按着心口走开,心一直卡在嗓子眼儿,心跳快的令他脑子发麻,浑身发疼。

影五站在原地,看着影一的背影,实在是好奇呀!

两个男人相互恶心着,身边的人很是好奇着,日子平稳的持续着。而有些人,却过的分外煎熬,暴躁,比如秦卿!

三皇子府

“娘娘,奴婢让厨房炖了些参汤,您用些吧!”桂香把汤盅放在秦卿面前,动作小心翼翼。

秦卿自受伤从宫中回来以后,脾气就越发令人琢磨不透,让人连讨好卖乖都不敢。

桌上的参汤,秦卿连看也未看一眼,沉沉道,“她现在怎么样?”

这个她指的是谁,桂香很清楚,低头,回禀道,“怕是熬不了几天了。”

秦卿听了,面无表情,“把药给停了吧!”

桂香听言,眼神微闪,脸上却什么也不敢表现出来,恭敬道,“是,奴婢知道了!”

停了药,终于不用再吊着命,受那生不如死的折磨了,这对于兰妾室来说,倒是一种解脱。

本来在宫门口出事,孩子没了以后,兰姨娘都已经快不行了。但秦卿却不满她那么轻易的死去,找了大夫,拿了药,冷心冷肠的吊着她一条命,一副非要她受尽折磨,才肯罢休的态度。

这种阴狠,让人从心底里感到恶怕。让她不愉,她连好死都不给你呀!

妾室的命,在秦卿的眼中就跟那地上的草木差不多。不,甚至比那草木还不如。草木还算是一景,而妾室完全是碍眼的存在。除非你能有点儿价值,能给她带来好处。那她或许还能容忍你些时日。反之,兰姨娘就是个例子!

孩子没护住,三皇府的名誉因她被抹黑了,三皇子妃因她还被皇后狠狠训斥一通,说她管家不严,耳聋眼瞎,甚至说出,秦卿是否早知内情,只是别有居心,试图混肴皇家血脉足让人掉脑袋的话。

孩子没了,老有所依落空了。受伤,受惊,又被皇后一通训骂,恐吓…。一连串的事儿,事发,遂然不及。事后,无人可依靠,无人为其遮风挡雨,这让秦卿万分委屈,也分外愤怒,而兰姨娘,还有她们这些奴婢就成了秦卿发泄的对象。

“桂香…”

“奴婢在!”

“昨日铁柱的娘向我提了你。”

桂香闻言,脸色大变,心头猛跳,却不敢抬头窥探秦卿的神色。

“铁柱娘说;很喜欢你,想求我个恩典,让你嫁给铁柱为媳妇儿。”

秦卿声音淡淡,说的不紧不慢,桂香听着,却开始冒汗,身体紧绷,心跳加快。

看着桂香那变幻不定的脸色,秦卿忽而一笑,柔和道,“桂香,嫁给铁柱做媳妇儿,你可愿意?”

桂香听言,手攥紧,手心满是汗,“奴…。奴婢…”

“如何?”秦卿声音越发柔和。

桂香听着,头皮发紧,不敢犹豫,急声道,“回娘娘,奴婢不愿意!”

闻言,秦卿扬眉,“哦!不愿意吗?可我见你看铁柱的眼神,好像很是不同呀!”

秦卿话出,桂香腿一软,即刻跪下,紧声道,“奴婢说过要一辈子都陪着娘娘的,所以…奴婢不嫁人,不嫁人。”

秦卿听言,俯身,伸手,扣住桂香的下巴,用力,迫使她抬头,而桂香那泛红的眼眶也随着落入秦卿的眼中。不嫁人,看来是口是心非呀!

秦卿看了,却是笑了,“你能这样想,本娘娘很是高兴!”

身为主子的她身心孤寂,作为奴婢的你,又如何能生儿育女,夫妻双合,甜甜蜜蜜!

“本娘娘就知你忠心耿耿,不会愿意。所以,也已回绝了铁柱娘,而为了弥补她,已经把跟你交好的桂枝许给铁柱了。”

秦卿话出,桂香脸白了,身体轻颤,只是在碰触到秦卿那冷冷,暗暗的眼眸后。瘫软下来,跪地,叩首,“奴婢谢娘娘夸赞。”

“嗯!一辈子还有很长,有你在我身边伺候,我很高兴。”秦卿说完,起身。

桂香瘫坐在地上,指甲用力按着手心,压抑着,力持不让眼泪掉下。

曾经表忠心的话,成了秦卿折磨她的理由!桂香欲哭无泪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