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6章 赐你一妹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有人的地方,就有事,就有非。

一派平和,无事无扰,那是无人岛!

不过,他人之事,只要不触及到自己,蔺芊墨一般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。

夫君的心情正郁闷着,哥哥的媳妇儿还没着落,肚子里的孩子每天渐长着,要操心,要准备的事儿多着呢…。他人如何,以后如何,预测不到,索性,顺其自然吧!

“嬷嬷,你看我这次缝的怎么样?”蔺芊墨把一绵软小衣,递给柴嬷嬷。

柴嬷嬷接过,看过,轻笑,含蓄道,“夫人这次缝的比上次好多了!”除了针角依旧大小不一,掺差不齐。不过好在是没有歪七扭八的,缝的直顺了。

唉,要说夫人什么都好,就是这女红,真是拿不出手呀!果然是人无完人呀!

蔺芊墨听了,对比柴嬷嬷做好的衣服,真是,相差不是一般的远呀!

放下手里的针线,蔫蔫,“算了,我还是别做了,难为自己,难为孩子,还糟践东西。”

柴嬷嬷闻言,赶紧道,“夫人不做也好,你现在有身子,如此耗神,没得伤了眼睛,这些活计,让老奴来做就好。”说完,干脆利索的把针线篮给收了起来,快步的走了出去。

蔺芊墨:…。

看着柴嬷嬷一溜烟就不见的背影,半晌无语,不做了,她只是说说而已呀!

最后,蔺芊墨转头看着凤英呐呐道,“柴嬷嬷听到我那么说,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安慰我,再鼓励我两句,让我再接再厉吗?她怎么跑了呢!”且跑的,避之唯恐不及。贴心的柴嬷嬷怎么一下子不贴心了呢?

凤竹轻咳一声,“柴嬷嬷怕夫人伤了眼睛!”

蔺芊墨:…。嘴角漾开一小,略带调侃,“听你这么说,我觉得安慰多了!”

凤竹表情发干,讨巧卖乖她真是不会。

“夫人,二皇子妃来了!”

蔺芊墨听言,眉头微扬,略意外,姜蓉有了身子,皇家内院子嗣不易,都是分外小心,万分谨慎的。如此,姜蓉理当在府中养胎才是,怎么突然来这里了?

心中好奇,接待一个有孕的皇子妃很有压力。但身份在,不能拒见,不能怠慢,起身,外迎。

“墨儿,多日不见,近来可好?”姜蓉肚子已显怀,扶着一婆子的手走进来,看到蔺芊墨态度一如往日,亲和,近乎!

蔺芊墨回以笑,“挺好,每日无事,吃了这顿等下一顿。二皇子妃请!”

“好!”姜蓉点头,视线落在蔺芊墨微凸的小肚子上,眼神微闪,当时没说什么。进屋后,拉着蔺芊墨的手,紧道,“你可是有身子了?”

蔺芊墨轻轻一笑,“男人肚子这样,铁定是吃着了,女人这样,一般都是怀孕了。二皇子妃慧眼如炬呀!”

姜蓉闻言,恭贺,“恭喜你呀!”

“同喜,同喜!呵呵…”

坐下,倒了杯清水,放在姜蓉面前,蔺芊墨关心道,“你身子怎么样?”

“我还好。你呢?”

“能吃,能睡,还不错!”

“害喜了吗?”

“嗯,时间不长,已经过了。”

姜蓉听了羡慕,“比我好多了,我现在一看到吃的,还时不时的犯恶心…。”姜蓉说着,捂嘴,满脸苦色,“我一听到吃饭,嘴就开始冒酸泛苦。我自己难受不要紧,我只怕这样下去对孩子不好。所以,今天也是来问问你,有什么法子能止住不?”带着期待。

原来是为这事儿而来!

也是,女人家在一起也不适合聊什么政事,谈谈家常,说说八卦,交流交流育儿经倒是也轻松,自在!只是…

二皇子皇子的身份,凤璟一手握重权的军士首领。凭着眼前的政治局面,她和姜蓉走的太近落在外人眼中,是否会认定二皇子和凤璟关系也很好呢?如此,太子赫连珉怕是不会高兴呀!

凤璟跟各位皇子之间,最好是不远不近,不冷也不热,如此,才得当,赫连珉才安心。直接的,他们也能安生些,少受一些纷扰,暗探什么的!不过…眼下说不得这个。

男主外,女主内。有些事儿,还是让凤璟跟赫连冥去衡量吧!

心里思虑一过,面上不显分毫,摇头,“这个还真是没办法。我当时害喜的时候,也是咬牙挺着,吐过,继续往嘴巴里塞。”

姜蓉听了,倒是也没太失望,“太医也是这么说的,看来是真的没办法了!”

“过一段时间,应该就会好了!”

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姜蓉说着,着蔺芊墨珠圆玉润,面粉唇红,较之以往更显水嫩,娇媚的模样,很是羡艳,“都说女人有身子后就跟那将败了的花儿一样,干枯的只看到肚子,完全看不到颜色了,就如我现在这样。可你倒是反过来了,娇艳的完全绽放了。”

骨纤肉丰,又娇又媚,就跟那熟了的水蜜桃似的,水嫩甜腻。她一个女人看的都恨不得咬一口。就不知凤侯爷晚上对着这么一个可口的人儿,那身心是何等的火辣了!

蔺前面听了呵呵笑,“多吃点儿就这样了。”

人胖了些,皮肤是更好了。特别是胸部,那是随着肚子长!晚上,每每一解衣服,别说凤璟眼睛直了,就连她自己看到那两团白嫩,也忍不住啧啧…完全梦想中的尺寸呀!

遗憾不是在现代,不然,她定穿上比基尼走到那沙滩上,也傲视群雄一番。这么大,前世今生,史无前例呀!

蔺芊墨琢磨,该去翻翻医书了,看看有没有什么方法,生了孩子之后,不让胸部随着孩子的粮食一同流走,缩了。

“墨儿!”

听到姜蓉的声音,蔺芊墨收回心神,看姜蓉忽然压低生意,低语道,“凤侯爷身边,你给安排人了吗?”

蔺芊墨听言,脑子一时混沌,“安排什么人?”暗中监督,防止凤璟出轨的人吗?难道说,姜蓉今天过来止害喜只是幌子,真正的目的是想跟她交流一下如何护夫,防狼吗?

这念头出,既被蔺芊墨甩出。这里小三,小四,小无数,都是合法的,谈防,太无稽!

见蔺芊墨竟一脸茫然,姜蓉表情一晒,轻声道,“就是伺候凤侯爷的人呀?”

闻言,蔺芊墨恍然。哦,不是防女人,是送女人!

这个…。想想三皇府存在的那些妾室…。蔺芊墨觉得,夫妻之间的感情,是真情也好,假意也罢,这些自知就好,不需要刻意去秀,去显摆什么。那样并不讨喜!

女人跟女人之间,想处的好,有些时候还是差不多为好。继而…。

“眼下还没有,等过些时候搬入侯府,教导嬷嬷把丫头们都安排好了,侍妾的事儿再安置。”声音平淡,怅然若失夹带中间。

给自己男人安排女人,那是一种什么心情,姜蓉深有感触,听了蔺芊墨的话,道,“侯爷可有说什么?”

“他还好,没说什么!”

“既然凤侯爷没说,你也不要提。”

蔺芊墨闻言,眼帘微动,抬眸。

姜蓉抚着肚子,看着蔺芊墨,眸色悠悠,沉沉,“三从四德,琴棋书画,女规,女戒。反复学,记住了,遵守了。可等到过日子的那天,方知,贤惠,是最没用的,也是最累心的。”

姜蓉话出,蔺芊墨眼眸微缩。有此言,必是有所触。

“所以,若是侯爷无心,你也不要去博那个贤名。自己舒心,孩子安稳才是最重要。贤名,是苦药,好听,却难咽。”一番话沉甸甸。亦是交心,真言,体悟。

蔺芊墨听完,开口,“出什么事儿了吗?”

姜蓉淡淡一笑,“也没什么,就是皇后娘娘看我身子不便,无法伺候二皇子,昨日我进宫,把赵家女儿,恩赐给了二皇子为侧妃!”

闻言,蔺芊墨明了,原来如此!

皇后乃是赵家女,曾经的太子妃是其侄女。现在又把一个赵家女送于二皇子府,其目的,用意显而易见,是想把赫连冥拉上战队。至少在赫连珉登基前,意图迫使赫连冥与其兄友弟恭,相亲相爱,不要添什么乱子,也最好别生出什么心思。

“二皇子怎么说?”

姜蓉垂眸,掩住眼底划过的一抹灰暗色,“相公他…。没有拒绝的理由,感激皇后娘娘的关心。”

蔺芊墨听言,一时无言。这事儿,无论搁谁身上都足够令人发堵。

太子风头正盛,皇后顶着国母,嫡母的名头,恩赐你一妹,与你分担内务,共事一夫,这是恩!

虽明知其用心不纯,但一个孝名压死人。皇后之恩,不受,便是不孝,是不敬!

真他妈的恶心!

更重要的是,赵家女人入府,对于姜蓉来说,不止是多了一个分享自己丈夫的人,更是多了一份危机。正妃的位置,肚子里的嫡出孩子,都成了赵家女的阻碍!

“二皇子说,会护着我,会护着我们的孩子,让我不要担心。”这话听起来,略安慰,更多却是无奈,是心酸。

蔺芊墨扯了扯嘴角,笑不出,“二皇子能这样说,也算是有心。不过…。”微顿,一句理智之外,情意之内的话出,“你自己也要多思量几分,若是有事儿,可让人来说一声。”

姜蓉听了,笑了笑,带着一丝感激,“你放心,我也是经过事儿的,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。只是一时心里难受,想找人说说,可除了你,我好像也找不到什么可以放松说话的人。不过…。以后不会了,还有,谢谢你!”

姜蓉是个聪明人,她很清楚。与蔺芊墨,与侯府最好还是保持距离的好。不然,对彼此都不是什么好事儿。

走的太近,蔺芊墨会为难。对赫连冥也是一种危机。因为太子不会喜欢!

蔺芊墨听了,不知该说什么。有些事儿,不是她能担的起来的,也是她承诺不起的。

***

凤璟回来,敏锐感到蔺芊墨心情好像不太好,虽然神色犹如往常,可眉宇间却怏怏的,没了往日的神采。

抬手,摸了摸她的头,“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吗?”

蔺芊墨伸手握住凤璟的大手,看着他,淡淡道,“今天二皇子妃来了!”

凤璟不神通,闻言,一时不明,“所以呢?”

“听说,皇后娘娘恩赐了一位侧妃给二皇子?”

凤璟听言,坐下,伸手把蔺芊墨抱到自己腿上坐好,“因为这个心情不好!”

“姜蓉挺好。听到这事儿,无法为她高兴。”真实的说,为姜蓉感到不值,赫连冥生死未卜时,姜蓉对赫连冥那份真心,用心,她看在眼里。现在,丈夫平安归来,又有了孩子,但是日子…。

如此大背景下,就算你真情真意又如何;就算你愿福祸同当又怎么样呢?感情还是无法获得一份纯粹!

俯身,靠近,在凤璟额头上落下一吻,一时感性,也怅然,“遇到你,我很幸运,也很幸福!”

在这古老的年代,凤璟愿意守着她一个人,是一份难得!因为这里没有理所当然的一对一。

凤璟听了,眼底溢出一丝柔色,点点心疼,“为夫本以为,会听你骂一句男人薄情无意,没想到,却得了你一句甜言蜜语。如此,我或许应该多给你说些他人的家务事。”

蔺芊墨听了,直接给否了,“这想法不怎好!我听多了,慢慢就麻木了。倒是你,说的到了,反而生出什么羡慕之心了。那我找谁说理去。”

凤璟淡淡一笑,不再继续,这话题,他无所谓,不过,蔺芊墨肯定不会感到愉悦。

“脚趾甲长了,该剪了!”

见凤璟转移话题,蔺芊墨也不再多言,看了看自己的脚步,随着道,“长长了吗?我没注意。”

“嗯,昨天晚上踢我的时候,脚指甲划过,我感到疼了。”

“我又踢到你了?”自从有怀孕,蔺芊墨总是感觉燥热,晚上就有了踢被子的习惯,她自己不知,睡在她身边的凤璟,却成了受难者。

凤璟很是平淡道,“还好,你这新爱好,我已习惯了,关键部位保护的很好。”凤璟说着,把蔺芊墨放在软榻上,弯腰伸手去脱她的鞋袜。

蔺芊墨微怔,“干…干什么?”

“给你剪指甲!”答的风轻云淡,很是寻常。

蔺芊墨心口微动,嘴角漾开一抹笑意,柔柔道,“不用了!我自己可以剪。”

凤璟已脱掉蔺芊墨的鞋袜,伸手握住那白白肉肉的脚丫,看着那泛着粉红色的指甲,点了点,看着蔺芊墨道,“我剪,你会感到高兴吧!”

“很高兴,也很是感动!”说着,往后,欲把脚从凤璟手中抽出。

“既然如此,为夫很愿意为夫人效犬马之劳。”

“不…。不用了…”

蔺芊墨推脱的很真实,好像是真的不愿意让他剪,凤璟淡笑,“夫人是在不好意思吗?”这倒是新奇了。

“哦,呵呵…。这个,是挺不好意思的。”说完,看到凤璟已接过凤竹递来的剪刀,那冷冷寒光,看的蔺芊墨一言脱口而出,“相公,我恍然记得你上次,好像把自己的脚趾甲给剪伤了!”

蔺芊墨话出,凤璟动作一滞。

蔺芊墨干笑。

凤璟悠悠道,“所以,你高兴归高兴,感动归感动。可更怕我把你这肉给剪掉了!”

“嘿嘿…。主要还是担心夫君受累。”

那一笑,完全的言不由衷。

蔺芊墨话还未落,咔嚓…。

蔺芊墨反射性一缩,同时不说话了!真怕凤璟一分心,来个血肉横飞呀!

凤璟有心,可这伺候人的活,凤大爷是真的不擅长,业务完全不熟练呐!她是真的感动,可也真的怕疼。

或许是心里作用,那剪刀此刻都染上了凶光,犹如凤某人的心情。第一次给人剪指甲,被嫌弃了。咔嚓…

“一回生,两回熟,夫人会习惯的。”咔嚓…

“已…。已经习惯了,夫君剪的真好,连脚都变得美艳动人了,这都是夫君的功劳!”

“哼…”

拍马屁,拍到马蹄上去了,这口是心非的夸奖,凤某人显然并不欣赏。

抱歉,外出了,回来晚了,更新晚了,么么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