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7章 父不为凤腾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白天贤惠又多情的凤某人在给蔺芊墨剪完指甲后,晚上,就开始讨要好处。并厚颜冠上一名头,此乃礼尚往来,就算是夫妻,这人世大礼也得守着。

蔺芊墨听了,心里白他一眼。剪指甲,最初他是一时兴起,想来一缠绵小意。可最后,她一个怕,他一羞恼。那小意就变变味了,大男人的自尊心受伤了,口不言,用动作,有声有气的斥责的她的不知趣,没情趣。

那剪指甲的气势,真是杀气腾腾,完全一副不证明自己万能,就誓不摆休的王八之气。

这份感动,蔺芊墨真是受的胆战心惊的,腿都绷疼了,就怕凤侯爷眼一花,手一抖,她脚趾头随着飞出去了!

“提到还礼,夫人如此沉默不言的态度,可是打算不认账吗?”

秋后算账的话,凤璟那风轻云淡,理直气壮,眼睛却黏在她胸口上。那模样…完全一讨要糖吃的孩子。

蔺芊墨暗嗤笑他一声,面上却是含笑,恭顺称是,外带送一个媚眼,松了松衣襟,表示收到信号,身体可行,亦很愿意配合。

“不知这回礼,夫君喜那样的呢?”声音绵软,悠长。

虽娇嗔不行,可已人妻,来一发诱魅还是不成问题的。特别,咱现在也要颜有颜,要胸有胸呀!资本最为雄厚的时候,不抖擞一下,那就是浪费,咱杜绝浪费。

那好似不经意,却故意为之,别有居心的挑逗动作一出,蔺芊墨清晰看到,凤某人眼眸变成了夜色,幽幽暗暗,红火红红呀!这反应,让人很有成就感。若是他完全无动于衷,那才要哭了。

凤璟理智认为,好处不会这么轻易讨到,其中恐有诈。但,他身体却完全不管什么阴谋阳谋,是真是坑,它只管本能。看着蔺芊墨,浑身火气烧的知啦知啦的响,火烧火燎,嗷嗷待哺呀!

“一切事宜,为夫只有主张。夫人只需要应好就行。”凤璟说完,拦腰抱起蔺芊墨,绅士风度再度来袭,“现在,为夫伺候你沐浴。”

蔺芊墨勾唇,羞答答,柔的能滴出水,“有劳夫君了。”说着,拉着凤璟衣襟的手,在其胸口画了几个圈圈。

凤璟哑着嗓子,脸上却是一片清淡,“时常见夫人画圈圈,此刻放知,画圈圈最合适的地方,原是在这里。”潜意词,他已做好了献身的准备,若有需,可时刻来在他这胸口圈圈点点。

蔺芊墨听了,忍俊不禁。却也不得不佩服呀,无论多大的火,心火也好,身火也好,都极少能够烧到凤璟的脸上。

面色清雅如水,身心火辣辣。凤某人,极好的诠释了,何为水火两重天,捆绑并存呐!

沐浴间,水温更好,香气宜人,除了凤某人搓背的尺度有些大,其余都不错。蔺芊墨兴致也尤其的好,拿出专长,挥洒擅长的,对着凤璟上上下下,左右前后,仔仔细细,不漏过任何一处的,给他全面普及了一下人体穴道,并重点口述,手动的讲述了一下肾上腺,雄激素分泌的问题,如此…。

一番讲解,蔺芊墨自我感觉发挥良好,前所未有的好,就是太累。

而凤璟…。是犹如在地狱天堂走了一遭!全身都绷疼了,只是最后,当那灭顶之快感来袭,凤璟只感,以后再帮蔺芊墨剪指甲要慎重思量。

凤家

相比凤璟,蔺芊墨夫妻两个那甜蜜的折磨。这边的凤肣,凤玿父子能感受到的,就只有纯粹的折磨,而完全不见甜蜜了。

因为凤玿的身体,连明日启程离开,这最后一晚的父子分离,都生不出什么离别愁,有的只有压抑,深深的憔悴,沉郁。

“玿儿,真的还是不行吗?”凤肣看着凤玿,虽知道可能性不大,可还是忍不住期待,临走再问一句。

凤玿摇头,目光幽幽沉沉,翻涌之后,是一片平静。

他身伤,为退亲,是药物所致,为探测萧荛儿。结果,如他所想。萧荛儿对他,果然无甚情意,对此,他不失望,也不伤心。但唯一意料之外的是,本吃过解药之后,必可恢复的男人雄风,却令人心惊的未如所想那般。

他真的残了!

这一个可怕的意外,纵然凤玿再有城府,有心计,当时也吓傻了,心惊肉跳,欲死不能呀!

凤肣当即把那给他药之人,捉回来,要杀要刮,要炖要活波的一通威吓,当然,也不忘动手表示,他可不是说着玩儿的。若是凤玿无法好,他可是会言出必行的,把给药之人,吓的泪流满面,哭爹喊娘,连带诅咒发誓…

最后看着凤肣手里那刚冷的刚刀,拿出当初给凤玿的药,直接放入自己嘴巴里吞了,再次当自己当了实验筒子,吃完,用过解药…。好了!

虽然活器不怎么样,但不能否认,人家还是堂堂一男儿呀!

凤肣看此,懵了!

儿子成凤璟了,太监了!

自作孽不可活,报应不爽等等,各种自伤,自哀的念头,懊悔的泪水,在心头足以刮过。父子两个消沉几日之后,大脑终于开始运转。开始寻觅,意外有何起,原因在哪里。

分两头,各自思量,琢磨,在凤肣还是找不到什么异样,查不出出错的地方在哪里时。凤玿去见了一次凤璟…这,凤肣不知。但凤玿回来后,就有了随着国公爷一起出京的决定。

对于离京,对凤肣,凤玿说;是随着国公爷去找那位曾经治好凤璟的大夫。对张氏的说法是,想出去散散心。

对此理由,为人父母的两人,除了满是心疼,心痛的看着自己的孩子,纵然不舍,也说不出拒绝的话。

张氏泪水连连,有丫头扶着,泣不成声,千交代,万嘱咐的。那紧张,国公爷这会儿在她眼里都像是那人贩子,好似要把凤玿带去卖了似的。

紧紧拦着凤玿的手,恨不得把他重新塞回到肚子里去。那样玿儿才安心,她才放心。说不定再生一次,玿儿身体也就恢复了。当然,这纯粹是天马横空的幻想。

现实前,还是无助的抹泪,“玿儿呀!出门在外,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…。”说着,抹泪,不忘夹带一句,“也照顾好你祖父,祖母。”

“是,娘放心吧!儿子会的。”凤玿对着快哭晕过去的老娘,倒是十分的淡定。

闻言,张氏哭的更厉害了,生死离别般。

而凤肣作为男子,那是有泪也只能往肚子里咽。男人手里握着的是刀剑,不是手绢。所以,心里再不是滋味,面上也很是威严,淡定。

只是心里忍不住叹气,堂堂凤家男儿,这一代,怎么这么容易就太监了呢?

先是凤璟,再是凤玿,不会还右下一个出现吧?这陡然飘来的一念头,让凤肣身体一紧,头皮一麻,决定,修身养性过日子,书房多待,后院少去!

看看张氏那哭的快背过气去的样子,还有凤肣那副吊丧似的脸。国公爷脸色阴沉,离别的伤怀,被这夫妻两个全部搞没了。

离开后,对着凤老夫人,国公爷心里不快,冷哼一声,第一次碎嘴,“看看她那哭势,国公府都快被她哭淹了。不值当的还以为我死了呢!还有凤肣那混账玩意儿,那表情是送爹吗,跟送死似的。”

凤老夫人听了,好笑,“刚出门,你就不能说点吉利的。”

国公爷嘟囔了一句,不再说这个,矛头又指向了凤璟,“还有凤璟那混小子,老子离京,他都不知道来送送,这个不孝孙。”

“璟儿不是说了嘛,到时候亲自去接你回来。”

“哼,谁稀罕!”

看着国公爷那口是心非的样子,凤老夫人笑了笑,掀开车帘子,看向后面马车,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,跟着他们走走,看看,希望宣儿的心里能好受点儿。唉…

别院

生物钟使然,到了时辰,凤璟自然醒来,看着窗外泛黄的天色,转头,看着离他远远的怡然睡的香甜跟小猪似的小女人,嘴角不觉微扬,抬手,给她掖了掖被子。

以前总是喜欢窝在他怀里睡觉的人儿,自从有了身孕以后,就完全不想挨着他了。还美其名曰,体贴表示,是不想他受她袭击,离的远点免得他挨她那梦幻左脚,黄金右脚的招呼。

可其实呢,这小没良心是嫌弃他,显得身热,火力大,挨着她不舒服罢了!

靠近,低头,亲了亲她的脸颊,伸手抚着长发,视线落在蔺芊墨那已显怀的肚子上,一时心情难辨,他和她的孩子…。

为父,他心未曾狂喜,对孩子的情感,也找不到炙热的情感点儿。但…。其实,他也很欢喜。虽知道,孩子的降临必将分去墨儿大部分的心神,可他仍喜。因为墨儿很爱这个孩子,有孩子于墨儿来说,是完整!

他现在只希望,生产那日,能够顺利,平安!

静凝蔺芊墨平和的睡颜,心觉安稳。

蔺芊墨早上醒来,凤璟早已出门多时。最近一些日子,除了晚上凤璟回来的时间还算稳定,白天是基本很难见到人影了,陪她吃饭更是变成偶尔一次了。

凤璟突然如此忙碌,让蔺芊墨敏感觉,朝堂形势怕是越发冷峻了!

虽说她现在有了身孕,最好少思虑,朝着为猪的目标奋斗者。但,夫君为郡侯,她为妻,不说操碎了心,奔个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的,但有些事儿她还是知道些好。

作息成了猪,不是事,但思维若是也成了猪,那可就只能被宰了!

脑子空荡了一些时日,未免生锈,蔺芊墨打算动弹动弹了。

“最近京城可有什么稀罕事儿吗?”蔺芊墨看着凤竹问。

京中之事,凤璟之事,凤和跟凤竹一直都有交接。为的就是万一遇到什么事儿,让蔺芊墨不至于眼前一抹黑,一无所知,难以应对。

身居高位,凡事都知晓些,才能做到随机应变。

“回夫人,皇上身体越发不佳,百官之中,已有人提议让太子登基为帝,以安大瀚民心,避免出现百姓不安,出现骚乱。并言,宫中有喜,普天同庆,对皇上或有益。”

呵…。再继续下去,恐要说,赫连珉非登基,赫连昌才能好了。看来,太子也开始心急了,这糊弄人的招数都搬上来了。

“太子什么态度?”

“因一多半儿朝臣表示最近没什么良辰好日,既太子也随着沉痛驳了登基为帝的提议,说;要守着皇上,等皇上恢复康健。”

算盘没如意,趁机打了一张孝子牌!不过,这也不过是一试探吧!毕竟赫连昌还喘着气,晕死过去前也未放言,让赫连珉登基。如此,赫连珉应该也十分清楚,眼下登基为帝,他名声言顺,却无法理所当然。

“太子殿下推拒登基,不过,却纳了一个姨娘。”

“蓝月儿!”

“是!蓝家随着蓝月儿入太子府,或许也将来京了。”

呵…。这结果,真是一点儿意外都不给人。祸不单行,福不双至。太子延缓了登基,得了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,顺带收纳一箩筐的财富。太子如此,也算是东边透亮,西边已亮吧!蓝月儿还是成为了赫连珉胯下一员。意料之中的结果,却不喜人。

“还有二皇子,在皇后的懿旨下,也已把赵家四小姐赵雅为侧妃!”

蔺芊墨闻言,嘴角不由垂下两分,懿旨!冷哼…。一个手握皇后懿旨入府的侧妃,纵然是赫连冥也要礼遇三分吧!更何况姜蓉这个主母。

你在名头上压我一头,我在靠山上压你一家。赵家,倒是一点儿没浪费他们手中的权势,用的到位,也够卑劣,膈应。

就是不知那赵四小姐,进入二皇府为侧妃,知否心甘情愿,心有期待。不过…。古代女儿,大多数都被用来联姻,为自家增值,增收来用。各家已觉理所当然,或许就连她们自己也是早有心理准备。

如此,就算是不情愿又如何,一旦进入她们不会伤春悲秋,努力剔除障碍,为自己谋取一条康稳大道才是基本,这也是一种本能。特别是赵家的女儿,更谙权势的重要和不容失去。

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这话自有出处,自有道理!

这一侧妃,于姜蓉来说,是一危机,不容置疑。

其实,蔺芊墨倒是希望那赵雅对赫连冥有几分爱意。

一旦生情,感情占上,理智局下,心易乱,易冲动,情绪外泄,姜蓉虽危机不减,却也能轻易看出先兆,抓住错处,纵然无法把人赶走,却易于防备。

反之,若是理智靠上,那么…所有的精力,舍去了男女之事,都用在了谋算上。这对姜蓉更为不利!

蔺芊墨看着眼前茶水,看着那淡淡水纹,眉头微皱。想帮姜蓉做点什么,一时却不知从何而起。

赵家不是她能动的,除非凤璟起兵谋反。

二皇子不是她能指使的,让他不要纳赵雅,由她说出太可笑。

仰天叹息,皇家事,牵一发而动全身,她为凤璟妻,为臣妇,纵然有心,也不免投鼠忌器,有心而无力呀!

“我哥最近几日在忙什么?”

“蔺公子都在陪阴嗜。”

蔺芊墨听了没说什么。琢磨,阴嗜要离京,恐怕要等到王家进京以后了,毕竟蓝月儿是阴嗜带出来的,现在成这样,阴嗜总是要说一句。虽然这局面,十有八九是有人,有意为之的。可没人会承认,这郁闷阴嗜只能咽下了。

凤竹看了一眼蔺芊墨,垂眸,早两日阴嗜曾来过,不过,却未能进来,被主子给拒了。

“闹心的事儿,别来烦墨儿。道歉的话也免了,蔺家又没和蓝家定亲,蓝月儿跟了谁,是什么样的人,都跟墨儿没什么关系。心里不爽快可去茶楼,红楼,别在眼前晃悠…”凤璟当时如是说。

当时,红楼那两个字,凤璟说的很是爽利,也许是太爽利。说完,不由交代凤竹,他这一体贴,在夫人面前免提。

“夫人!”

闻声,人影现,是跟在凤璟身边的凤青。

“怎么这时回来了?可是侯爷有什么交代?”蔺芊墨开口问。

“侯爷说,今日晌午他回来用饭,不过会晚些许,让小的来传话,说;夫人您吃慢点儿,稍等他一会儿。”凤青原话禀报,只是传话时,嘴角微微略颤。

蔺芊墨:…。她吃饭一直细嚼慢咽,从未狼吞虎咽的好吧!

男人,说话真是太毁她形象。看看凤青那表情,这是认定了,她吃饭很凶猛么!

“好了,我知道了。我会数着米粒等他回来的。”

“是,属下告退!”凤青离开。

蔺芊墨起身,往厨房走去。世事多烦扰,眼下她还是先顾好凤某人的胃,她这一亩三分地的好。

凤家

蔺芊墨这一亩三分地,人事安稳,果实渐长,形势大好。

而肖氏却是完全相反,一时脑抽,不但地差点儿丢了,连命都差点没了。现在,好不容易又回到原来地盘儿,却发现,竟然被占了,连果实都生出小果儿来了。可喜可贺,她回来辈分直接升级了,当祖母了!

“孙儿(孙女)给祖母请安。”

回陵城不足一年,肖氏却变化极大。走的时候,是风韵犹存中年美妇。可再次回来,整个人就跟那风干的葡萄干似的,干瘪,多皱!这一声祖母,这称呼,完全的诠释了肖氏眼下的状态一样。

跟依旧雅致,风韵不减,气质更为迷人的凤腾坐在一起。那画面,不像是夫妻,反而近似母子了。

如此差距,让肖氏对凤腾伸不出手,抱着他,乱伦一样。这已足够她憋闷,现在,再看着跪在面前的两个小萝卜,还有跪在一边,清丽脱俗的占她地的女人。肖氏几乎咬碎了一口牙,枯瘦蜡黄的面容,扭曲成一坨,心里酸苦,酸苦的。

当日,得到凤腾接她回来,那一刻,犹如地狱升入天堂,委屈,解脱,高兴,伤心等等情绪,完全一涌而出,又哭又笑几乎背过气去。

特别是看着肖家人,她那哥嫂,母亲的变幻不定,难掩忐忑不安的神色。肖氏当时通体舒畅,犹如重生。

寄人篱下,卑微,卑贱的忍了那么久,离开之时,她放了狠话,怒骂,讥讽亦是一样不少。看着曾经苛待她,虐待她,恨不得弄死她的肖家‘亲’人,那不安,害怕,欲求的嘴脸,肖氏大为痛快。

她说的畅快,走的扬眉吐气,满腹郁气尽出,秋后算账的时机到了,看他们跪地舔脚的这一天终于等到了。活着,真是好呀!

回来的一路上,肖氏都在想着,如何折磨肖家人,如何向凤腾说她受的委屈,遭受的屈辱。让凤腾帮她出气,告诉凤腾她错了。

以后,她安心,踏实的做她的凤家大奶奶,肖家盛败,死活都再跟她没任何关系,她再也不会去管了。

当她欲舍去所有,死心塌地跟凤腾继续富贵过日子的时候,怎么也没想到回来后,面对的是这样的局面。犹如那火辣辣的心,被浇了一盆子的冰水,透心凉呀!

“凤腾,你就是因为他们,才不去接我,不管我死活的,是不是?是她怂恿你这么做的,是不是?”

听到肖氏的质问,凤腾微微抬眸,看着肖氏,眼底一片平寂,无一丝波澜,那眼神,犹如在看一个路人,无温度,更无一丝情意,却也没厌弃。

一年的经历,看来,肖氏增加的除了皱纹之外,再无其他。哦,当然,她人也越发的粗陋了!不过,她是美,是丑,凤腾从来没在意过。变成什么样子,在他眼里都没什么不同。

凤腾的眼神,让肖氏心口发闷,心慌,抿嘴,“为什么不说话?”

凤腾放下茶杯,看着肖氏,声音淡淡,却字字如刀,句句似针,“你我已和离,这话,你没资格问。而我,没回答你的必要。”

一句话出,跪在地上的女人,垂下的眼帘微颤。

肖氏脸色骤然大白,心口冰凉,窒息,“你…。你说什么?”

凤腾没什么表情,清清凉凉道,“肖氏,你记住,你只是凤璟的母亲,而已不是我凤腾之妻。”

肖氏闻言,眼睛发直,面色青紫,嘴唇发颤,激动,“我们没有和离,那只是做给外人看的,是做给肖家看的…。凤腾,你不记得了吗?你说过,只要我舍了肖家,我们就……”

肖氏话未说完,凤腾起身,不欲听,也不想解释,跟肖氏说话,浪费力气,累的无价值。

“飞影!”

风腾话出,一护卫上前,“大爷!”

“把这个给凤侯爷送去,看他何时有空,让他来凤家一趟。”凤腾把一信函递过去。

“是!”护卫接过,领命,离开。

凤腾抬脚走了出去,未看屋内任何一个人。

“凤腾…。”

对于肖氏的唤声,亦是充耳不闻。其凉薄,冷清,让人心寒。

别院

护卫送来信,凤璟正在陪蔺芊墨用饭,对于护卫的话不曾回应,对于他手里的信函,不曾接过。

蔺芊墨看了,什么都没说。

“多吃点儿,最近是不是瘦了?”凤璟伸手,捏了捏蔺芊墨的脸颊,捏的仔细。

蔺芊墨任由凤璟大手在自己脸上作乱,含糊不清道,“我再胖下去,眼睛都看不到了。”

凤璟听了,松开手,“肉是没少,那怎么踢为夫的力道越发的不痛不痒了!”

“那不是我瘦了,是你皮更厚了!”

“浑说!”他若皮厚,昨晚还能受她折腾?想到昨晚,凤璟看蔺芊墨的眼神,透出别样色彩。

蔺芊墨看到了,直接无视了,心里切他一声,男人,时常让女人琢磨不透的动物。

在床上,你温柔小意,他欢喜。你下狠手,一虐,他不气,反觉刺激,更来兴致!

想到昨晚凤璟的反应,蔺芊墨咬着筷子,腹诽;她好像又开启了一道不该开启的门。

男人在床上,对于你给予的任何方式方法,都有着高度的接受能力。也许,她的虐招,在凤璟看来那是特别新鲜呀!搞不好,要被反噬,然后在来个举一反三什么的…

一顿饭,在凤璟若有所思,蔺芊墨胡思乱想中结束!

吃过饭后,凤璟又出门了。

护卫的信拿过,展开,看过之后…。眼底划过一层风暴,而后有隐匿无踪。

凤璟,凤冉,凤嫣,三人有一,其父不为风腾!

呵…。手中信函手掌之中,化为灰烬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