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8章 你尽可早些安息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凤璟被封为侯爷,也近有半年。自他平安归来算起也已有四个多月。

置买,调教下人。府中物件置办,修葺。乔迁是为大事,良辰吉日是必须,等等!多种原因,各种缘由,令其暂居于城外别院之中,等待侯府完善中。

只是,这一等就是半年还未见动静。这引得一些人开始蠢蠢欲动,冒头,冒言,试图抓住凤璟些什么!

继,朝堂之上,顾家(宫妃一父)一个老大人,摸着那羊白胡须,倚老卖老(更多是受谁指示)面问凤璟,既然侯府未打理妥当,暂无法搬入,那么,为何不居于凤家,反而另辟他处呢?

这是他早就想问的问题,只是被凤璟那一个手撕耶律佑给惊吓住了,直到现在才缓过来,也就敢问了。

一张脸挂着好奇,其心却满是探究,找茬!

父母健在,长辈均安,你这做晚辈的竟脱离自家。如此…。是对凤家谁有什么不满吗?听闻其内人当初就是被凤家赶出来的,如此,凤璟如此是因妻受冷待,也恼上凤家了吗?多么希望是如此呀!

这问话,是看乐子,是顺带找到话柄,抓住点可以非议,讨伐凤璟的点儿。

凤璟听言,当时如是说道;因临近白云寺,想感受一下佛法的普照,另亦可为家中长辈祈福,求安。

顾老大人听了,暗啐一口,呸,真是大言不惭,若是真有心,直接住白云寺不就得了,那里佛气更为旺盛,更能好好的普照你,让你全身都蒙罩在佛气之中,你全家都佛气蔓延。

对于凤璟的说辞,顾老大人很是不屑,感觉智商被侮辱了。但是,那腹诽的话,还是不敢说出来。关键是凤璟说完,也没给他说话的时间,就礼尚往来关心了他一句,并很是有心的送上了一句恭喜。

“听闻顾老大人膝下又要添一孙儿了,恭喜。”

这话一出,当即顾大人整个就不好了。

围观之人,多数不明所以,皱眉,思索,没听闻顾老大人家里那位儿媳又有喜呀?

而少数人,却低头,扯了扯嘴角。儿媳妇儿是没孕,可他孙儿养的外室却是马上要生娃了。只可惜,这添丁之喜,顾老大人怕是高兴不起来吧!

心里无声讥笑顾老够蠢竟然敢找事儿凤璟的同时,心里也不由发紧,危机感顿生,在京城还有什么事儿是凤璟不知道的呢?

为人,为官,谁没做过几件见不得光的事,谁没有些许不为之人的秘密。而这些,都是他们要烂到肚里,带到棺材里去的,那是一点儿不想被人知晓,并张扬出去。

想找茬别人,首先要把自己屁股擦干净。否则,为难别人的同时,也是在为难自己。顾老大人就是个例子。明知凤璟不是个可以轻易来捏的软柿子,偏偏还有人想去试试,结果,自讨苦吃了吧!

凤璟,你这样拖着不搬入侯府,是否是对皇上的封赏有什么不满呀!这句话,才是正点。可谁敢说?更重要的是,有必要去说吗?一些人,在面对太子时,在说与不说,曾犹豫过。若是说了,太子可是会感到高兴。

不过,顾老大人话一出。他们再不犹豫了,嘴巴干脆的闭上了。谁让他们自己的屁股也是不干净呢!

别院

顾老大人意欲为难凤璟一事,蔺芊墨从凤竹口中知晓之后。

是夜,蔺芊墨抱着凤璟这个天然的大火炉,开口,“选个阳光普照的好日子,我们搬家吧!”

凤璟闻言,抚着蔺芊墨的手微微一顿,淡淡道,“朝堂上那些事儿你知道了?”

“嗯!反正住在哪里都没差,该来的挡不住。所以,我们也没必要留着一个话头,让人时刻盯着你,坚持住在这里!”

就如肖氏,她是凤璟的生母。一个孝子压头,如此,无论他们是住在这里,还是住在侯府,奉养老母的责任你都避不过。

想到肖氏,蔺芊墨就忍不住的犯头痛。她倒是愿意好吃好喝的奉养她,偶尔被她念叨几句难听话,蔺芊墨也完全可接受。但是,就怕肖氏不愿意享受他们给予的那份安逸呀!

还有凤腾,真是…。让人不愿意想起。在凤璟出事,她最为艰难的时候,凤腾风轻云淡的给来一刀。每每想起,蔺芊墨这火气就忍不住翻涌而上,凤腾说死凤璟,送凤祺上位那理所当然的样子,至今记忆犹新。

现在,凤璟归来,二房离开,凤宣离开,凤家其他人也尚且都刚安稳下来。他们这安生日子还没过多久。凤腾又冒头了,接回了肖氏,不知道预备闹腾谁。

无声无息,却又无处不在,这说的大概就是凤腾,时不时的飘过,带来一股阴风。那人,是真的有病。

“侯府太过空荡,你不会喜欢。”

蔺芊墨听言,从凤璟怀里爬起来。

手中滑顺的触感消失,身上软香离开,凤璟颇为不满意,不过,这不满滞留在心里,面上却是不显什么,慵懒的靠在床头,看着蔺芊墨,“怎么?可是为夫思量有误!”

“我可是从不嫌房子大,钱多的。就算空荡些也没什么不好,正好可以练练嗓子,放宽一下眼界。”说完,森森,凉凉道,“只希望夫君别以此为借口,给我找些娇妹妹来做伴才好。”

凤璟听了,缓缓一笑,“巧言令色,又哄我!”

蔺芊墨表情一变,眯眼一笑,眉眼弯弯,“不忽悠侯爷的讲,可否找些迷人小哥来填充院子呢?”

“可以!”应的很是干脆。

“真的?”完全不相信。

“你说呢?”

“我说,天色也不早了,我们也该睡了!”说完,麻溜转进被窝,绵软温香,美男在侧,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宝,“所谓幸福,就是如此呀!”

“不管你那些迷人小哥了?”

“我有美人夫君就够了,谁管其他!”蔺芊墨揽着凤璟的脖颈,笑眯眯拍马。

凤璟听了,看着蔺芊墨的肚子,悠悠叹了口气,“所谓在其位谋其事,美人夫君,现在晚上,已被剥夺了为夫的职责,就剩下负责美了。”

蔺芊墨听言,可不可支。什么甜言蜜语,都没这怨夫口气来的动听呀!

袁家

是夜。

袁朗看着正在抚弄孩子的凤冉,开口,“昨日在外,我听闻岳父已把岳母接回凤家了,你可知?”

凤冉听言,给孩子换衣服的动作一顿,不过瞬间就恢复如常,抬头,看着袁朗,神色温和,也清淡,“凤家已来人与我说过了。”

袁朗闻言,眼神微闪,“是吗?”

看着袁朗的神色,凤冉淡淡一笑,如常道,“白日你太忙,我也没顾得上说。现下跟你商量一下,明日我想回凤家看看。”

袁朗听言,心里溢出一声嗤笑,是顾不上跟他说,还是不想跟他说?心里不愉,面上却露出一丝微笑,“自然是要回去的,明日我陪你一同回去吧!”

凤冉听了,摇头,婉拒,“你公务繁忙,我自己去即可。”

这是不想他跟着去了?若是以往他能陪着,凤冉肯定很是欣喜。可现在,呵…。眼前的女人确实变了,变了很多。何为夫妻离心,这就是吧!

沉寂片刻,无声的反射出袁朗的不满意。但凤冉好似无所觉,继续忙活孩子,脸上那抹慈爱跟对他的无视形成鲜明对比。令袁朗心情越发沉郁。不过,却没表现出来。

“既然如此,那我等空闲了再去探望岳母。”从善如流的应了。

凤冉微笑,一派柔和,“听相公的。”

这话袁朗听在耳中,极端讽刺。想说些什么,最终沉默。因为,凤冉是凤侯爷的妹妹,他谨记这一点儿。所以,哪怕凤冉对他已无心,他也必须跟她相敬如宾的过着。

只是这种按捺自己,去迁就一个女人的日子,实不得袁朗喜欢,心里憋闷。

“我还有些公务未处理完,你先早些休息吧!”

凤冉听了,抬头,体贴道,“相公也别忙太晚了,保重身体,我一会儿让丫头炖点儿汤给你送过去。”

对袁朗,凤冉再难回到最初,心已寒,寒致身体都不愿意接受,迎合。但,看在他是孩子父亲的份上,凤冉还是希望他能活的久一点儿,让丫头炖点汤汤水水的,这并不费力。

袁朗点头,未在说什么,抬脚离开。

昏黄的烛光,微凉的夜晚,身畔无郎,屋子微空。但看着怀里的孩子,凤冉心却不觉寂寥。嘴角勾起一抹淡笑,低头在女儿稚嫩的小脸亲了一口。轻轻摇着,想到肖氏,嘴角笑意不觉隐没。

知肖氏被凤腾接回,凤冉恍觉,心里竟然没有一丝欢喜之感。

凤冉生产那日,郭家女算计蔺芊墨,意图成为凤璟枕边人,袁朗被牵入其中。当时,肖氏的态度及其反应,真正受到伤害的不是蔺芊墨,而是凤冉。

面对当时的情况,肖氏惊慌失措,不知如何应对,这没什么,能力不足,无能为力,这是无心之过,没人会怪她。

但是,在那种情形之下,所将临的会是何种结果,再笨的人也能想到的。

一;蔺芊墨推郭家女入水坐实,名声受损,被人病垢。郭家女如愿进入凤家。

二,蔺芊墨态度强硬,袁朗被拖入水,看到了郭家女的身子,必须纳她入府。

这结果,肖氏应该也想得到才是。但她在能预料到结果的情形下,她帮不了忙也罢了,竟然选择去护着肖家,责问蔺芊墨,这实在是…。

对蔺芊墨这个儿媳不满被众人看在眼里,对她这个女儿满不在意,清晰可见。

蔺芊墨被人非议,她被人取笑。

每每想起,凤冉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母亲护着她人,而不顾她一分,确是可笑。

虽最后这两种结果都没出现,郭家女没能如愿,凤冉也避过了那一难堪。可这都是因为蔺芊墨够聪明,顶住了!不然…不是凤璟多个妾,就是袁朗多个姨娘。

这段过往,令凤冉很是焦心。可令人无奈的是,肖氏就算再不靠谱,她为人女的,却也不能把她舍去,无视,唉…。

凤冉眉头皱起,她很愿意做个孝顺的女儿。但肖氏作为母亲,却太过不靠谱。如此,肖氏回来,凤冉是压力多余喜悦。

别院

蔺芊墨一开口,凤璟即日就开始动手。搬入侯府,瞬时行动起来。

那速度…。蔺芊墨看的直问,“相公,你是不是早就不耐住在这里了呀?”

凤璟点头,倒是也不否认,干脆而坦诚,“京城之外,各色人物混杂,并不比城内安稳。周边之人,也少了一些规矩,禁束。每次为夫进出,大门之外,不远不近的距离,很多眼睛在望。这一点儿,夫人都不曾发觉吗?”

最后,那一眼,那一句,带着一丝幽怨,还有责问,明显不满。

蔺芊墨抿嘴一笑,带着一丝戏谑,“我当然是发觉了呀!而且,除了眼睛在望之外,还有多重香气扑面而来吧!”

“夫人既知,不提点为夫一下吗?”凤璟看着蔺芊墨笑意盈盈的小脸,清淡亦肃穆道。墨儿对他太过放心,这好像也是一种失败。

“本来很是不放心,准备提醒连带恐吓一下夫君的。可是后来,我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把夫君检查了一遍后。发现夫君是个严谨自律,完全无缝隙之人。为此,我很是骄傲。”蔺芊墨笑的如沐春风。

凤璟点头,神色一派文雅高洁,声音平板,“夫人如此相信为夫,给此赞赏,我心里很是开怀…。”说着,微微一顿,微叹,“也莫名忧伤!”

蔺芊墨听言,捧着肚子笑。

凤璟起身,“你歇着吧,我出门了,顺便看看他们安置的如何了,大概会回来的晚一些。”

“相公辛苦了,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。不过,搬家的事儿也不太急,不要太赶了,悠着些。”

凤璟听了,俯身在蔺芊墨额头上亲了一口,淡淡道,“你相公晚上已做了花瓶,白天就做些实事吧!这掏力的活,很适合我!而且,不把府邸收拾好,我夫人那些迷人的小厮就该往何处摆放呢!”

拈酸吃醋的话,凤璟现在说的特别熟练。

蔺芊墨听的忍俊不禁,“相公说的是,相公思虑周到,天下无敌!”说完,踮起脚尖,在凤璟唇上用力亲了一口,笑哈哈道,“那我就等着夫君的惊喜了!小厮贵不在多,关键是一定要迷人!”

凤璟扬眉,“如此,为夫今天要去一趟小怜馆了!”

提到小怜馆,凤璟脑子出现那灰暗的一幕,那真是令人不愿想起的痛苦记忆。

凤家

凤腾悠然的品着手里的茶水,静静看着院中已凋零的花草树木,入目的萧索,让人心情不由沉闷。

“飞影!”

凤腾开口,站在其后的人,躬身上前。

“大爷!”

“凤侯爷最近都在忙些什么?你可知晓?”凤腾漫不经心道。

飞影垂眸,回禀,“侯爷正在忙着搬迁事宜。”

凤腾闻言,品茶的动作顿住,垂眸,看着手里净雅的青花茶杯纹络,神色难辨,莫测,声音低缓,“凤侯爷倒是有闲兴。”

信函已送出五天,不见动静,不见任何反应,原来是在忙着哈安置府邸吗?

凤璟果然是凤璟,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如此的淡定。

放下手里的杯子,凤腾抬眸,吩咐,“备车!”

飞影闻言,眼神微闪,“是!”

“凤…凤腾,不…相公…。”

看着挡在自己面前,面色憔悴,愤然又不安的肖氏,凤腾顿住脚步,神色浅淡,淡漠,“有事吗?”

“我…。”肖氏用力揪着帕子,看着凤腾,心口抽痛,难受,也恐慌,“凤腾,你不能这么对我。当初我们是说好了的,只要舍肖家,你…。”

肖氏的话还未说完,凤腾不咸不淡开口,打断,“若是你感觉在这里住的不舒服,我可再送你回陵城。”

凤腾一句话出,肖氏眼眸瞪大,面容失色,惊骇,惊恐难掩,“你…。”

凤腾却是不等她说什么,越过她,缓步离开。

肖氏看着从自己身前走过的人,想抓住他,大哭,大叫,质问,愤怒宣泄。可,最后…她呆呆的站着,却是什么都没做。

凤腾的冷漠,无情把她吓到了。一句回陵城,让肖氏由心底怕了。

凤腾这是怎么了?为何会变成这样?是哪个贱人挑唆,怂恿他这样为难自己的吗?

肖氏脑子一团麻,满是怕。乱七八糟的念头略过,最后,实际问题摆在眼前,若凤腾是真的变了,送她回陵城也是真的。那她接下来该怎么办?

该怎么办!自问多遍,唯一办法,找凤璟,找凤璟…

***

凤腾从皇宫出来,路行一半儿,被人叫住。

听到声音,凤璟脚步顿住,转眸,看着不远处马车之内,嘴角带着一丝浅笑,正看着他的凤腾…

凤璟眼睛微眯,面色不改,眼底漆黑一片。

茶楼

凤腾亲斟一杯水,送于凤璟面前,神色一如从前,“近来可好。”

“嗯!”

“你母亲回来你已经知晓了吧!”

“嗯!”

“对此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“没有!”

因说了无用,亦不予白费力气。

凤腾听了淡淡一笑,很是随意道,“对于信上所言,你有什么想问我的吗?”

凤璟抬眸,声音平淡,“才知你有喜戴绿帽子这一爱好。”

对于凤璟似嘲讽,似嘲弄的话,凤腾不恼反笑,“好奇吗?你们其中哪个不是凤家血脉!”

“好奇心害死猫,所以,我从不轻易去好奇什么。”凤璟清淡道。

凤腾点头,“确是如此,你从来只关注你想关注的。这种就算好奇也改变不了之事,你会想的只是如何应对,而不是追究过去。”凤腾说完,直直看着凤璟道,“若这个人,不是凤冉,也不是凤嫣呢!”

这也是说,那个不是凤家血脉之人,就是凤璟吗?

凤璟听了,神色却是没有丝毫改变,清淡如初,波澜不起,静静看着凤腾,“哦,是吗?”

凤璟这完全无所谓的态度,风腾嘴角笑意隐没,不轻不重道,“这件事儿若是传开,可想过给你带来的影响吗?”

凤璟忽而勾唇一笑,淡而柔,如风划过,“若是我听话,这件事永远不会被外人所知…。你可直接说这句。”

凤腾听了,看着凤璟没说话。

是沉默,也是默认!

“你一句,我不是凤家人。想来整个大瀚都会相信,就算是祖父,纵然不接受,也会怀疑。毕竟,没有那个男人,喜欢往自己的身上按绿帽子。”凤璟不疾不徐道,“只是人之将死,有些秘密终不愿带入棺材里去。所以,你不再隐,选择摊开。”

凤腾听了,微笑,“看来,我想的,你都已想到。连说辞都是相差无几。”

凤璟不温不火道,“在我出事儿的时候,你把凤祺推到了我妻子的面前,告诉她,只要她点头,给予配合,让凤祺进入凤家,你会保她余生无忧。做这件事儿的时候,你不忘为自己辩言,说;若是我还安好,你定然不会让凤祺出现在人前。你这话想表达的是对我的看重,可却被她唾弃了,也被她拒绝了。”

凤腾听着,没说话。

凤璟平静道,“现在,在凤家刚安稳之时,你又来一身世之谜。让我了解,我只有听话才能稳坐侯爷之位,才不会面对难堪,被人挤兑。”

凤璟说着,动手,亲自给凤腾添满水,清清淡淡道,“有了外室,生下私生子的是你,与我无关;绿帽之事,若是真,也必是你有意,自愿为之,绝不是肖氏背叛你,她没那个胆子,也没那份城府。同样,我何错之有?”

“两件事,均是你一手促成,可你却预备拿自己的错误,来为难别人!而你理直气壮,底气十足的缘由,就是那所谓的身世吗?”

“若是,我可告知你,我的答案与吾妻相同。她拒绝,我亦是!你若想拿顶绿色的帽子,给自己添加一份耻辱为筹码,欲毁我所有,我不会拦着。想怎么做,你尽可随意!”

一番话,凤璟说的风轻云淡,情绪不见一丝起伏。

凤腾听完,不可抑止,眸色沉下,带着一丝疑惑,不明,“你总是令人琢磨不透,连这样的事儿,也完全不以为意吗?”

若为野种,他最先丢失的极有可能就是他侯爷的位置。这样,他也不在乎吗?

凤璟看着凤腾,声音如水,轻缓,无波,“我不喜欢受人胁迫,这种事儿,令我感到束缚,也会令你上瘾。凡事有一,就有二…。你想把我掌控在手心,而我不愿。”

凤璟说完,起身,“此事在我这里已到此结束,你预如何,不用知会于我。”

凤璟转身,凤腾开口,“凤璟,你可是觉得我在唬你吗?”

凤璟听言,转头,看着凤腾,漆黑的眼眸,点点寒光外溢,冷厉森然,“你若不是,我会更容易下手。”

凤腾闻言,眼眸微缩,“你祖父听到此话,一定会欣慰于你的杀伐果断。”

凤璟冷清道,“你病了几十年,在他们的心里,早已做好了随时失去你的准备。所以,纵然你死去,两位老人也会很好,这点儿你不用过于担忧。”就差说,你尽可早些安息。

凤璟离开,凤腾静坐良久,情绪不明!

儿子应该是什么样的呢?应该是如凤祺一样,敬畏他,崇敬他,以他为天的活着。而不是如凤璟这般,无敬,无畏,无视!

同一时间,凤璟也不由在想,父亲应该是什么样的呢?想不出,不过,绝不是风腾那样的。

而自己也将为父亲,在凤腾身上,学到一点。对孩子,就算不能掏心掏肺的去爱,也绝不能伤害!

别院

早上凤璟刚出门不久,蔺毅谨就来了,进门,看到蔺芊墨,就紧声问道,“为何突然要搬去侯府?”

看来,侯府那边的大动作,蔺毅谨也看到了。

“也没什么,就是朝堂上一些人…。”

蔺芊墨简单的解释了一下,蔺毅谨听了,叹了口气,“只要对你们有益,那就搬吧!”表示理解的同时,看着院子的眼神,却是怅然若失。突然搬离,蔺毅谨生出一种,蔺芊墨再次出嫁,他被遗留下来的感觉。对凤璟忽然又是不喜起来!

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就是有些不舍。”

蔺芊墨听了,轻笑,“又不是离的多远,抬抬脚就到了。”

蔺毅谨叹气,“再近你也是在凤璟的屋檐下,不是我的。”

蔺芊墨抬手,揉了揉蔺毅谨的头发,像是对待孩子一般,轻哄道,“要不你还跟我们一起住吧!”

“这个不用你说,我定会经常去小住的。所以,记得告诉凤璟,让他把皮给我绷紧点儿,若敢苛待你一分,我可是不饶他。”

蔺芊墨用力点头,“嗯嗯!我一定转告。”说着,抱着蔺毅谨的胳膊道,“哎呀呀,这种有哥哥做靠山的感觉,真是又好又踏实!”

蔺毅谨低头,看着靠在自己肩膀上的蔺芊墨,脸上漾开笑意,“有个依赖我的妹妹,那感觉也同样好。”

“如此说来,我们果然是兄妹。”

“那是自然!”

说笑之后,蔺芊墨问起,“阴嗜现在如何,还郁闷着?”

“他…还好!”

“是吗?”蔺芊墨盯着蔺毅谨,感觉他表情有些怪怪的。似嗤笑,又似叹息。

“蓝家可是快进京了?”

“呵…。明日就到了。”冷笑,还有诡异的期待。

蔺芊墨看着,神色不定,“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让蔺毅谨都变得冷森森的。

“这些不用你操心,你好好养胎最重要。”

蔺芊墨望天,“你这话说一半儿留一半儿的,不是更让人着急吗?来,赶紧说说…。”

“这个…”

“若已是天下皆知的事儿,你还是告诉我吧,没瞒着的必要。若是秘密的话,我让凤竹去打探,也是早晚会知道。”

蔺毅谨听言,嘴角抽了一下。既然她怎么都会知道,那他还是直接说了吧!

“其实,也没什么大事儿。”蔺毅谨故作平淡道,“蓝月儿被太子的人所伤,太子殿下惭愧,心有怜惜。继而,昨日在许蓝月儿为妾的日子,特例要府内摆上几桌算是正她名分。只是没想到,桌面刚摆上,太子府外一年轻人,忽然跪在府门口,开始哭求起来…。”

蔺芊墨一听,全身雷达启动,“年轻人?男的!”

“是!”

好嘛,看来是大事件,眼神灼灼!

“哭求什么?”

蔺毅谨面色肃穆,语音悠长,“哭求,太子殿下成全他与蓝月儿!说他与蓝月儿乃是青梅竹马,并已私自许终身。”

华擦!这表白真及时,真给力,真是有胆子。

太子的颜面呀!

蓝月儿高大上的太子妾名分呀!

都随着年轻人这一跪,这一表白给泡汤了吧!不过,这一跪那少年的小命,也很是堪忧呀!

“太子殿下可是成全了?”

“太子殿下未露面,太子妃当即把那年轻人给请入了府中。说,蓝小姐会住在府内,是因为受伤不得已才会住在府内,还言,等到伤害了,就送她出府。如此,又何来拆散他们一说。有什么话,尽可与蓝小姐两人谈,太子殿下不会干预他们之间的好事。而后,纳妾所设的席面也改成了蓝月儿伤好的送别宴。未停留多久,太子妃就派人把那少年和蓝月儿送离了太子府。”

蔺芊墨呵呵!

看来对于太子要纳蓝月儿为妾这件事儿,太子妃很是不感冒呀!抓住一点儿话头,直接把蓝月儿入府为妾的事给否了,人也送走了!

不过,这是否太巧合了些呢?有猫腻的感觉。

“蓝月儿和那少年现在哪里?”若是离京,在路上很有可能会被灭了。

“阴嗜把他们接到了他在京城刚买住所里。”

蔺芊墨听言,眉心不由一跳,“你说,阴嗜把他们‘接’过去的?”

阴嗜可不是一个宽容的人。自从被亲人背弃,被卖入小怜馆一事后,他最容不得的就是利用,背叛。

蓝月儿受伤差点入太子府为妾一事,就蔺芊墨来看,比起意外,早有预谋的几率更大。

不说其他,就赫连珉会因为属下伤了人,就把那女人接入太子府吗?并且还生出了什么怜惜之心?

蓝月儿除了容貌尚可,其他并无太多可爱之处,赫连珉贵为太子,什么样的美人没见面。会对蓝月儿这一个商家之女,一见怜惜?要怜惜,恐怕也是怜惜她身后的蓝家财物吧!

所以,那其中男欢女爱的成分不会太多。应该是早就达成以协议,不过是各自顺着剧本顺势演下去罢了!包括阴嗜也被算计其中,因为阴嗜手里握着的财富也是不少。

蔺芊墨想着,眉头皱起。

若是阴嗜察觉到他被利用,确定被算计。凭着他那暴脾气绝对不会善摆甘休。如此…。

那所谓的深情年轻人,难道是阴嗜…

蔺芊墨想此眉头皱的更紧了,赫连珉丢脸,绝不会就此抹去,若是探查下去。那,阴嗜…。或面临被降罪,手里财物被名正言顺掠夺的结果。

还有蓝家,害的赫连珉颜面尽失。为平复太子怒火,迫不得已,打破牙齿恐怕也是只能破财免灾。

难道说,这一切都是赫连珉的谋算,用他那一丝颜面,夺取阴,蓝两家的财富?

看着蔺芊墨变幻不定的神色,蔺毅谨开口,声音低缓,“墨儿,你不用担心。阴嗜确是被人利用了,而他一怒之下也做了反击。不过,筹谋的过程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,还有别人相帮,绝对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。就算太子殿下再大权势,也绝查不到丝毫蛛丝马迹。”

见蔺毅谨说的通透且铸锭,蔺芊墨不由问道,“帮助他的人…。是凤璟么?”

“有凤璟,还有…。九爷!不过,九爷不让外说,说没必要。”

九爷两字出,蔺芊墨表情微顿,略感意外。

凤璟会伸手帮阴嗜,那是因为,在凤璟失踪时,阴嗜曾帮忙寻找过他。

而九爷是为什么呢?让赫连珉吃瘪的理由…。帝位,两字,不由跃入蔺芊墨脑中,心头一跳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