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2章 赫连逸坑,凤璟更坑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蓝家满怀期待,带着美好的想象,踌躇满志的来到了京城。

但进京之后却发现,女儿入太子府为妾的事儿,已经泡汤了。不但如此,蓝月儿还被说已给李家那小子私相授受了,两人已相许终身了。商家女,果然随便,又不检点!这名头都已经出来了。

这下好了,不但名声坏了,还惹得太子对他们已是不喜。

蓝家大家长,蓝逍那踌躇满志的脸,顿时变成了黑炭,眼睛却冒出了红光,嚯嚯嚯的嘴巴都气歪了!抬手,二话不说,对着那李柏就是几个大耳刮子。

这脸打的,啪啪啪的…。李柏那张俊秀的脸蛋,瞬时变成了猪头。

阴嗜面无表情看着,满心嘲讽。对李柏如此恼火,是因为蓝月儿的名声被他破坏?还是因为,他自己的计划落空,才会如此震怒呢?

看他们举家来京这阵仗,蓝逍气急败坏的原因,更趋向是后者吧!

蓝月儿的娘(阴嗜的姨母),抱着女儿直接哭成了泪水,儿呀,肝儿呀的,哭的厉害,那泪水,跟开了闸的水龙头似的,对女儿遭受的事儿,心疼至极呀!

蓝月儿被蓝夫人抱在怀里,小脸儿却是绷的紧紧的,眼里充斥着怨怼。

该打的打完,该哭的哭过,两人一致看向阴嗜。

“阴嗜,我把女儿交给由你,现在发生这样的事儿,你不说些什么吗?”

“嗜儿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呀?”

两人一个质问,一个询问。虽语气不一,可意思却是相差无几,向他要一个说法。

阴嗜沉沉一笑,张牙舞爪,铁气外溢,“怎么回事儿,你们不是应该比我更加清楚吗?”

质问,要说法,他阴嗜比他们更有资格!

蓝夫人看着阴嗜冷硬的神色,心里溢出一丝慌乱,眼神闪烁,想说些什么,可看着自家夫君那沉怒的面色…嘴巴动了动,最终沉默,低头,坐立不安,忐忑。难道说,阴嗜都知道了吗?

蓝逍闻言,眉头皱起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看着蓝逍那副故作不明的样子,阴嗜心里冷哼一声。

蓝鑫赶紧开口,打圆场,“表哥,我父亲他没别的意思,就是看到月儿受伤,又发生这样的事儿,关心则乱,一时候情急,语气重了点儿,还请你不要在意。”

说完,看向蓝逍,打眼色,并紧声劝阻道,“父亲,发生这样的事儿,也不是表哥愿意的,他也很担心,很着急。这些日子跟蔺公子一起也是忙的团团转,所以,你也别急,有什么话我们慢慢说。”

蓝鑫一席话,蓝逍听到了一个重点。跟蔺公子一起忙,这也就是说,蔺毅谨跟阴嗜的关系仍旧很好,并未因蓝月儿受到什么影响。

蔺毅谨,侯爷的小舅子!这一身份,足以让蓝逍沉静下来。

“是呀,是呀!你姨丈只是太焦心了,没别的意思,嗜儿千万不要误会。”蓝夫人随着附和道。

蓝月儿看着阴嗜,嘴巴绷沉一跳直线。

蓝逍深吸一口气,面色放缓,“嗜儿,抱歉,是我太心急了,刚才话说重了,还请你不要生气!”

若是以前,蓝逍如此,阴嗜肯定理解,一个父亲为了女儿心焦,着急,这多正常呀!并把蓝逍看作是位慈父看待。

可现在,阴嗜清楚知道,蓝逍之所以恼火,是因为蓝月儿入太子府的事儿泡汤了,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了。

心里如是想,只是,脸上的表情却好似随着蓝逍的话,随着缓和了下来,“姨丈无需向我道歉,带表妹出来,却没把她照顾好,害的她受伤,确实是我失误!”

说完,话锋一转,面带疑惑,眼中怀疑不加掩饰,“不过,在蓝月儿入太子府时,我曾竭力阻拦。我不愿她在姨母,姨丈两位长辈‘不知晓’的情况下,因为一个迫不得已的理由就定了蓝月儿终身。这样太不妥,也太轻率。姨母,以为呢?”

“哦…。”蓝夫人眼神闪烁,看着阴嗜沉沉的眼眸,勉强一笑,攥紧手里的帕子道,“你…你思量的对。”

阴嗜听了,缓缓一笑,看向蓝鑫,“可是蓝少爷却持有不同想法。说,太子已开口,自是不能违背,坚持让蓝月儿入了太子妃,对于太子府给出予以为妾的名头示意弥补也表示欣然接受。对此,我倒是想问问姨丈大人,鑫表弟此态度,是否已是经过你老点头,授意呢?”

一番话不轻不重,是在询问,还是在窥探什么,一时难辨。

蓝逍凝眉,似是而非,含糊道,“蓝鑫会如此,也并非全无道理。毕竟,太子殿下已开了尊口,我们作百姓理当遵从…。”

阴嗜听言,不咸不淡道,“姨丈你这样说,可是在说太子不顾我等意愿,强逼表妹为妾吗?”

阴嗜话出,蓝逍脸色骤然一变。

蓝鑫急声开口,“表哥怎么可以这么说,我们自然…。自然是愿意的,且抱着感恩的心接受的。”

阴嗜听了,直直看着他们,似笑非笑道,“既然是感恩自愿的,刚才姨丈还要我给什么说法呢?”

蓝逍抿嘴!

蓝鑫哑然。若说,阴嗜若能护好月儿,何至于让月儿入太子府为妾!这样有了怪罪阴嗜的由头,可这话若是传入太子耳中,那可是极致的大不敬呀!

一时无言,蓝月儿入太子府为妾,他们一丝一毫的不情愿都不可以有。就连蓝月儿为太子的人所伤,他们也不能表现出一丝的不满来,向太子讨说法,要公道,那是笑话。

如此…。哑然,无言,难辩驳。

沉寂,瞬间,一直沉默不言的蓝月儿,猛的站来起来,看着阴嗜,开口,委屈又气恼道,“若不是你出尔反尔,从中作梗,我早已和谨哥哥定亲,哪里又会发生这么多事儿。什么太子侍妾,我不稀罕。还有,李柏他算是个什么东西,也敢肖想我?”

说到太子侍妾,蓝月儿满脸不屑。说道李柏,蓝月儿一脸嫌恶,嘲讽着李柏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

蓝月儿话出,蓝逍脸色一变,沉声冷斥,“不许给我浑说。”

李柏看则会蓝月儿,肿胀的脸颊微微扭曲。

阴嗜冷冷一笑,“跟蔺毅谨定亲?这样的事儿,我什么时候向你承诺过?”

“你少给我不承认,你都跟我娘说过了,说谨哥哥之妻定然是我,蔺芊墨的嫂嫂只能是我…。”

“月儿,给我闭嘴!”这次连蓝夫人都坐不住了,开口打断。

阴嗜看了一眼蓝家人,什么都没说,大步走了出去。

“嗜儿,嗜儿…。”

蓝夫人的唤声,被阴嗜忽视了。对于试图利用他的人,纵然是亲人,也已无话可说。也因为是亲人,有时才难以忍受,不能容忍。

“月儿,你…你怎么可以…”

“我哪里说错了吗?不是你交代我,想要脱离商家之女的卑贱,就必须巴结好蔺家人吗?我不都是按照你吩咐的做了吗?你有什么资格怪我?”蓝月儿激动反驳。

啪…。

一个巴掌,打断了所有声音。

阴嗜沉沉一笑,什么都不想再听,飞身离开。

侯府

随着局势的越发紧张,京城之内的事,不等蔺芊墨问,凤竹每天已习惯性的开始向蔺芊墨进行禀报。当然,是有选择性的禀报,像是那些不令蔺芊墨费神,担心的自然的略过,只说一些令蔺芊墨感到放松的,犹如说故事般的告知于她,比如…。

“夫人,蓝家那边的事又有进展了。”

蔺芊墨听了,抬眸,“说来听听。”

“昨日蓝逍带着自家儿子,前去太子府赔罪,顺便观看太子的态度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太子殿下对蓝逍很是宽容,亲和。不但不计较,还把蓝家的产业都冠上了皇商的名头。而后,还把给蓝月儿和李柏赐了婚,并祝他们如意吉祥!”

蔺芊墨听言,神色微动,“皇商?赐婚?”

“是!蓝逍大为感动,为表感恩,把蓝家部分的产业都交付在了太子的手里。不过,被太子殿下给婉拒了。”

蔺芊墨呵呵…那是因为赫连珉想要的不是一部分,而是全部吧!

“蓝逍大受鼓舞,已准备明日携子回历城,或许是要安置好一切,顺便把蓝月儿嫁了,然后来京大展拳脚吧!”

蔺芊墨听了,捻了一口桂花糕放入口中,清清淡淡道,“希望他一路顺风,不要半路失踪。”不然,这皇商的名头是有了,所有的财务也随着理所当然的被皇家收纳了。那可就…会死不瞑目吧!

赫连珉现在是却人又缺钱,他已顾不得许多了。为了皇位放手一搏,蓝家首当其中,恐怕第一个要被牺牲了!

“夫人,蔺纤雨生了。”

蔺纤雨睡了袁朗,又被袁朗睡,挺着肚子,顶着外室的名头进入袁家,现被安置在庄上静养的那位仙儿。

“女孩,还是男孩?”蔺芊墨随口问。

“是个儿子!”

“哦!袁大爷肯定很高兴。”

“生产之后,袁大爷曾去看过一眼,而后好久都没再去。只是,在两个月之后,袁大爷就经常过去了。”

蔺芊墨闻言,觉得凤竹这话,别有含义,“经常过去?”

凤竹颔首,“是,大概是因为那小公子越来越像袁二公子的原因吧!”

凤竹话出,蔺芊墨眼睛直了,神色不定,“长的像袁二公子?”

“是,犹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”

蔺芊墨:…。好嘛!袁大公子的帽子环保了。不过…

“相比较来说,袁二公子长的确实比较俊美些。想来,袁大公子心里定是非常欣慰。”高兴他的女人生了一个跟自己弟弟一样俊美的小儿子。

这就是凤璟当时留着蔺纤雨的原因么?

凤竹淡淡一笑道,“这其中知道内情的,除了二公子本人那恍惚不确定的记忆之外,还有一个刚好撞见那一切的蔺二爷。”

听言,蔺芊墨眉心一跳,“所以…”

“蔺二爷特别为袁二公子着想,看到那一幕之后,二话不说,直接把蔺纤雨送去了隔壁房中,已醉倒的袁大公子床上。”

蔺芊墨:…蔺安真是能人呀!

蔺纤雨,蔺恒的女儿。刚好,蔺恒是蔺安最不喜的一个兄长。

蔺纤雨,蔺芊墨的庶妹妹。碰巧,蔺芊墨是蔺安最最不喜欢,甚至怨恨的一个人。

如此,一日,袁大爷发现被带着了绿帽之后会如何呢?杀了蔺纤雨尚不解恨,连带的对其父,对其兄弟姐妹都恨上了吧!

蔺安倒是越发能折腾了。

“这些,袁大少爷可都知道了?”

“是,均已知晓。”

蔺芊墨听了没再说什么。

皇宫

五皇子事出之后,朝堂之上,形势骤然变得紧绷起来。

“殿下,无论是何原因,五皇子命丧魏刚之手,这是抹不去的事实。继儿老臣认为,镇守,收复西域,昭和这等重任,魏将军已无资格再去担负。眼下,他必须即刻回京,接受宗人府的询问,并把一切都交代清楚,并为此付起应受的刑责。”宗人府老臣刘大人,铿锵有力,情绪激昂道。

赫连珉听了,眼底划过一抹寒意,即刻又消失无踪,淡淡道,“刘大人所言有理,本宫已发出诏令,让人快马加鞭送致边关,魏刚择日就会被遣送回京。”

赫连珉话出,刘大人瞬时跪地,臣服,“太子深明大义,重情重义,想来五皇子在天之灵定会为太子殿下这份兄弟情义而感动的。”

赫连珉听着,心里冷笑不止。

“不过,太子殿下把魏刚召回,那二皇子前往两国镇守之事,也是刻不容缓了!”

赫连珉听言,眸色一冷,瞬时又隐匿无踪,声音平和,神色温和,“二皇弟能前往,自然是再好不过。只是,现在弟媳身怀六甲,本宫作为兄长,实不忍让二皇弟此时夫妻分离,父子想隔呀!”

赫连逸坐在大殿之下,听了,不疾不徐开口,“平复两国,是保证大瀚长久稳固的基本,这也一直是皇上的心愿。二皇子身为赫连皇室一员,他有责任担负起一份责任。这也是向皇上尽一份孝道。大家,小家,何为轻,何为重,他作为皇子分的清楚。”

赫连逸话出,下面附和声已起。

“九皇爷说的是!”

赫连逸听了,眼帘微抬看向赫连珉,“二皇子妃身怀有孕,这是我们皇家一桩喜事儿,于二皇子也一份动力,本王相信他会做的很好,不会令太子失望的。还有皇后娘娘,对于二皇子妃腹中的孙儿,想来也是心中欢喜,定会对她照顾有加的。有皇后娘娘照应,太子又何须担忧呢!”

赫连逸话出,赫连珉差点骂娘。让赫连冥去昭和,西域已经够让人憋闷的了,现在还把姜蓉的安危交付在皇后的手里,这是给他们套上了禁锢,让他们不能轻易的动姜蓉,否者就是皇后失责,照顾不周呀!

赫连珉手握成拳头,保持声音平稳,看向凤璟,“凤侯爷,对此可有什么意见,建议吗?”

凤璟上前一步,清清淡淡道,“太子若是不忍看二皇子夫妻分离,父子两地相隔。那,不如就让二皇子妃给着一同前往吧!这样二皇子能安心,皇后娘娘也能少费一份心,受一份累。”

凤璟话出,朝堂众臣瞬间眼睛直了,而后一致低头,根本不敢看太子的脸色。

把姜蓉和孩子留下,对赫连冥多少是个牵制。毕竟,赫连冥跟姜蓉的感情还是挺好的。姜蓉在太子的手里握着,二皇子生出异心之前,或许还会思量三分。现在,若是让姜蓉也跟着一同去了,那…。二皇子那不着调的,还不知道会折腾出什么幺蛾子呢!

赫连逸听了,转眸,看向凤璟!

在赫连逸看过来的一瞬间,凤璟亦向他看去,眸色清淡如水,看着,视线直直落在赫连逸的唇上,直直看着,认真看着,虽脸上无任何猥琐,别样神色…。

赫连逸察觉到的一瞬间,身体反射性的变得紧绷,抿嘴,即刻移开视线。而后,赫连逸又被自己的反应给气乐了,他在躲什么?躲,这字眼一出,赫连逸瞬时又看向凤璟…。

凤璟嘴角那一抹浅淡的笑意正好落入眼底,带着满满的不屑,接着收回视线。

赫连逸:…。凤璟这混账东西!

凤璟这混账东西,赫连珉此时也是这么想的。赫连逸已经够坑,没想到他比赫连逸还坑。好,很好…

赫连珉转眸,看向朝堂之上,立着的赵家两人。

在赵老大人站出的那一瞬间。凤璟再次淡淡开口,“昭和,西域,兹事体大,臣以为应多一个人来分担。”说着,看向脚已经向前迈出一步的赵老大人道,“本侯听闻,赵老大人的嫡长孙,文武双全,能力非同一般,是大瀚的栋梁之才。如此,也是随二皇子一同前行的最佳人选。太子殿下,以为呢?”

凤璟话落,朝堂之上又是一静。

赵老大人神色变幻不定,刚迈出的那一脚,却默默的收了回来。

赫连珉眼睛微眯,眼底神色极快转换。

赵家,皇后的娘家,绝对的太子一派。让赵家的人跟随同往,自然是再好不过。可是…。凤璟这厮到底是什么意思?是给一棒,再给个甜枣吗?

赫连逸听了,呵呵…实在不想看凤璟那张让人惊艳,也让人憋闷的脸。

凤璟果然不是东西。让赵家的跟着去?这看似按太子的心,可其实呢?这混蛋是想把赵家也给赫连珉砍掉吧!

赵家嫡长孙赵胤,是赵家最出彩,最能拿的出手的一个。不过,比起赫连冥却还是差了些。所以,凤璟提议让赵胤跟赫连冥一同前往,那就相当于雨阎王同行。

早朝,最后在凤璟这一张一弛的朝谏中结束。

退朝,众大臣不提政事,彼此客套过后就赶紧撤退了。最近时局紧张,还是少冒头,少开口为好。

凤璟,赫连逸两人更是连客套都没一句。你不认识我,我看不到你的,他走着他的独木桥,他走着他的阳关道,无声的比对着,谁无视的更为生动!

而影一和凤和两个下属却是完全的相反。影一死死的盯着凤璟,整个人都处于一种蓄势待发的状态,就怕凤璟突然飞过来亲赫连逸一口。

凤和也差不多是同样的心里,直直的盯着赫连逸,打定主意,若是赫连逸再故技重施,他作为下属,就是再难忍,也定会挡在主子面前,把自己的嘴巴给奉献出去。

四个人,在相距不远的距离,诡异的进行着各种心里活动,各走各的。

坤宁宫

皇后听了朝堂之上的事儿,脸色很是难看,看着太子,沉沉道,“你预备怎么处理?”

赫连珉面色发沉,“魏刚只得回京,姜蓉必须留下。至于赵家…。随行最好。”

有一个自己的人跟在侧,总是好的。

皇后听了点头,随着道,“不过,魏家那边,你也要暗中安抚一下,别让他们生出什么别的念头来。”

赫连珉点头,这个皇后不说,他也知道。

“太子妃入府也有个月了,可有动静了?”这个时候太子妃若是能怀上孩子,对魏家无疑是最好的安心丸。

“我没注意。”

“我看找个太医回去,给她探探脉吧!”

“嗯!”

母子两个说完这些,沉默片刻。皇后开口道,“若赫连冥身边一定要有个人照顾,侍奉。那就让赵侧妃跟着他去吧!”

赫连珉听了,眉头轻皱。他不以为一个女人能起什么大的作用。

好似看出来赫连珉的不以为然,皇后沉沉一笑道,“太子可不要小瞧女人。女人虽手无寸铁,可有的时候,要一个人丧命,并不需要多高强的武功,能靠近,才是主要。人在眼前,机会在握,办法自然多的是。”

赫连珉听了,点头,没再说什么。

赫连冥死了,确实比活着更好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