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3章 血雨腥风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晚上,缩在被窝里。凤璟刚上床,蔺芊墨跐溜钻到他怀里,握住他的大手,往自己怀里拉。

凤璟:…。

清楚不能成事,媳妇儿还如此生猛。凤璟眼睛在蔺芊墨松软处划过,然后…拒绝靠近了。

“时候不早了,早点儿睡吧!”说着,伸手揽住蔺芊墨的肩膀,凤大爷准备纯粹的睡觉。

蔺芊墨:…。

巴巴看着凤璟,正色道,“我只是想让你摸摸我肚子。”

凤璟听了,肃穆道,“若是只是这样,更该睡了。”

蔺芊墨听了好笑,翻身坐起,抱着凤璟的胳膊,把他大手放在肚子上,“老实呆着,别动!”

凤璟悠悠道,“上面,下面都是禁区,为夫也无处可动。”

蔺芊墨不搭理他,低头,盯着自己的肚子看。

夫妻两个就这么盯着肚子,相比蔺芊墨的专心致志,凤璟明显有些心不在焉。

夜色正浓,娇妻在旁,男人正值精壮之年,又食素已久,心猿意马难免呀!

片刻…

“感觉到了吗?感觉到了吗?”蔺芊墨欢心,雀跃,紧紧看着凤璟,求分享那份喜悦。

呃…看着蔺芊墨那晶亮,巴巴望着他,急于跟他一起分享的眼神。

凤璟:…柔柔一笑,“感觉到了!”

说这话时,凤大爷的眼神透出一丝茫然。因为他刚才的注意力都在肚子上方那一香艳部位,所以…

蔺芊墨直直看着凤璟,“敢问夫君大人,感觉到什么了?”

凤璟浅笑,体贴道,“这小衣,看起来有些小了,再让柴嬷嬷给你缝几件宽松些的吧!”

多好的男人呀,为了哄媳妇儿开心,遮掩自己的走心,都会说谎了!

晚上多好的气氛呀,可谈点温馨怎么就这么难呢!

“刚才,我们的孩子,向你打招呼了。”这么个坑爹的爹,蔺芊墨也不雀跃了,直接陈述道。

凤璟闻言,脑子里那璇旎的画面迅速消散,看看自己的大手,看看蔺芊墨的肚子,沉默,片刻,抬头看着蔺芊墨道,“他说什么?”

蔺芊墨:…看看窗外的月色,伸手把凤璟大手从自己肚子上移开,悠悠道,“他说,天色不早了,该睡了。”说完,躺下。此刻的心情,跟当初告知凤璟她有身孕之后一样。

她有身孕了,本以为男人听到之后,应该很是惊喜,可结果,人家没惊喜,只有惊吓。

现在,想让他感受一下孩子的胎动,本以为男人最起码也会稀奇一下,没想到,我们凤大爷只顾着走神去了。

看着蔺芊墨木木的表情,凤璟轻咳一声,正色道,“要不,我再摸摸。”

蔺芊墨木木看了他一眼,“她累了!睡了。”

“他或许跟他母亲一样,气的都睡不着了呢!”凤大爷带着一丝调笑道。

“他娘没生气,毕竟,谁还没有个不靠谱的时候呀!”蔺芊墨说完,翻身睡觉去也。

凤璟低头,在蔺芊墨发髻上亲了一下,“这种打招呼的事,放在白天吧!白天我不容易走神。”

蔺芊墨:…。“呼,呼…。”

用呼噜表示,她已睡着了。心里恶狠狠腹诽;她害喜的时候,凤大爷跟着害喜了,现在她肚子已完全鼓起来了,好希望凤大爷的肚子也鼓起来。

凤璟听着,低低笑开,低厚的男声,在这朦胧的夜晚,性感满格。不过,与之相反的是,为爹他是负数。切…关键的时候总是掉链子。

侯府

同一时间,还有一个人比蔺芊墨更加的郁闷。那人不是别人,正色张氏。

白天,她端着一张真心真意的脸去找肖氏,顺便看望凤腾。

关心的话,宽慰的话说完,端着真诚的态度,想跟肖氏聊聊知心话,结果…

“那个肖氏,真是越来越不知所谓。”张氏看着好不容易回来睡的凤肣,开始大倒苦水,发泄郁闷,“我今天问他,当初给凤璟医好身体的那位神医,姓何名谁,现在在何处?你猜她是怎么回答我的?”

凤肣没说话,看看这张氏这气的发青的脸,还用说吗,必然不是什么中听的话。

凤肣沉默,却是一点儿不妨碍张氏倾诉的欲望。

张氏咬牙,恨恨道,“她竟然说,不知道!你说,她这什么意思?这分明是不想告诉我,不想让我们玿儿好吧!”

凤肣听了,平淡道,“或许,她是真的不知道!”

张氏瞪眼,“怎么可能,她作为母亲怎么连这都不知道。”

“凤璟的事,她能知道什么!凤璟又会告诉她什么?”

张氏:…。忽然就被安慰了,因为跟肖氏比,她自己是位很称职的娘。

凤肣神色莫测道,“或许,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神医。”

张氏闻言,瞬时激动起来,“这怎么可能?若是没有神医,那凤璟是怎么好的?”

若是没有神医,岂不是说,凤玿更没恢复的希望了。这张氏可是不能接受。

确切的说,那所谓的神医,或许就是蔺芊墨。不过,关于这点是凤肣的猜测,而他也不想跟张氏说。因为说了无用,因为就算蔺芊墨能医治凤玿,她也不会出手的。

看着张氏激动的样子,凤肣淡淡道,“我只是太担心,随口一说,你不要想太多。”说完,瞬时转移话题,“肖氏与凤祺等人相处如何?”

提到这个,张氏更加不快,“除了不缺他们吃喝,其余一切无视。连请安都以凤腾需要静养为由给免了。吴氏提出要尽孝,伺候凤腾。肖氏就来了一句,男女有别,肢体接触,给凤腾擦身体这活儿,不适合吴氏来做。陈氏这个外室上前,还未开口,肖氏就端起主母的架势,干脆的把人给打发了。”

凤肣听了,若有所思,“是吗?”

“是!那肖氏好像变聪明了。”对于这一点儿张氏很是不满。

他们二房这边因为凤玿的身体,日子过的很是煎熬。同样的,肖氏也该为凤腾病倒,凤祺等人过的难熬,日子过的鸡飞狗跳,那才正常!

本来,她还想看着肖氏心情郁结,让自己心里平衡一下的。再看肖氏为难那些人,时不时的犯点儿傻,为难别人,反被别人利用,然后…。大房一团乱,她看个乐子。

可现在…肖氏好像一颗心都扑在了照顾凤腾上,连为难吴氏和那外子都不顾上了。

不准请安,不缺吃穿,不苛待他们,也不见他们,这等于是把他们,像是养猪一样的给圈禁了起来了!这么一来,她还看什么乐子?

更重要的是,肖氏这样做,还让人挑不出错来。因为凤祺,陈氏他们确实无请安的资格,连个婢妾,庶子都不是。谁去受他们那份礼。

也因此,大房稳稳的安生了。凤腾若是一辈子都醒不来。那,凤祺他们大概要被困死在凤家了。纵然你有天大的本事,顶着这么一个不主,不奴的身份,也没出头的机会。

“我听闻,肖氏和孙姨娘最近关系很好。”

张氏点头,“孙姨娘懂点岐黄之术,对照顾人这方面很有一手,所以,现在很得肖氏的看重。”

有孙姨娘这个妾室在那里站着,也没人说肖氏是个善妒,不容人的主母。要怪只怪陈氏不检点,做了人家的外室,活该受那份委屈。

凤肣听了,神色隐晦不明,沉寂,少卿,开口,“听说,你去大房看望凤腾时,每次都能巧遇到陈氏?”

张氏听言,眼神微闪,不敢隐瞒凤肣,坦诚道,“是遇到了,不过,我也没说什么。”就是不咸不淡的怂恿了几句,想陈氏闹点儿幺蛾子出来什么的。

不然,就陈氏那种卑贱之人,张氏怎么会搭理她。

凤肣看了她一眼,沉沉道,“以后跟陈氏不要再有接触,免得以后万一出现什么事,听她说一句,受你指示。让你偷鸡不成蚀把米。”

张氏阴沉道,“她敢!”敢污蔑她,陈氏那是找死。

凤肣冷冷一笑,凛然沉戾,“当一个人活着看不到希望,跟死了没什么差别时,就会比谁都豁的出去,她没什么不敢的。所以,我不希望二房这边因你这点儿小算计,闹出什么大乱子。你别忘了,肖氏的背后还有一个凤璟。凤璟是个什么样的人,你没忘记吧!”

提到凤璟,张氏不不由就蔫了。因为,凤璟曾用一只手捏死人的一幕,直到现在她还没忘记,所以…

“我知道了!”

见张氏一听到凤璟的名字就软趴趴了。这震慑的效果,杠杠的!比他这个相公强太多,省了他不少唇舌。对此,凤肣:…。他是该欣慰呢?还是该欣慰呢?

另一边,孙姨娘把吴氏,陈氏这几天的动静看在眼里,转头对着肖氏道,“大奶奶,奴婢那里还有一本佛经,不如送去给陈氏她们吧!”

肖氏听言,脑回路很是直接,“你想让她们敲木鱼,念经吗?”折腾她们一下,肖氏倒是愿意,不过,这办法不是太好,太吵了。半夜听到,还慎得慌。

孙姨娘轻轻一笑道,“让她们抄吧!她们不是一直想为大爷做点什么吗?抄写佛经,这也算是为大爷祈福了。重要的是,给她们找个活干,她们也能安生些,免得她们在府里东走西走,探到一些不该知道的。”

孙姨娘这话说的直白,也隐晦。

孙姨娘从未直接的拿肖氏害的凤腾病倒一事,来胁迫肖氏听她的。那样一个弄不好,容易引起肖氏的逆反心理。

所以,她说的很是隐晦,也很有弹性。在不引起肖氏反感,紧绷的情况下,却同样能达到预想的效果。因为,肖氏城府浅,很容易就心虚了!

果然,肖氏听到那句‘探到不该知道的’,瞬时想到凤腾因她病倒一事。当即,点头,“你说得对,让她们在自个儿的院子里抄佛经好,你哪里有几本,若是不够再去买些回来。”

看肖氏那架势,是恨不得她们就此抄上一辈子才好。

“奴婢知道了,会多找些回来的。”

“明日就让她们开始抄吧!笔墨纸砚也多准备些。”

“是!”

二皇府

姜蓉在知晓,她被留下,二皇子即将去昭和,西域,而赵侧妃或许会跟同随行的消息,当即苦笑,嘴里发苦。

女人挺着肚子,要送丈夫远行,那种滋味,最是难受。特别,她还是皇家媳,身边形势本就复杂无比。就算赫连冥在身边,姜蓉还每天每时都紧张不已,就怕护不住肚子里的孩子。

若是赫连冥再一走,她真是不敢想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儿。这种恐惧,尤胜上次。

上次,赫连冥出行边关。她每日也是担惊受怕的。可那时候她担心最多的是赫连冥,她自己的安危倒是没太在意。

可现在不同了,她不再是一个人,她有孩子了。她自己怎么样不要紧。但却不想她的孩子有一丝一毫的意外。

姜蓉抚着肚子,眼眶微红。她怕她就算是用尽全力,也无法护住孩子的周全。

“二殿下!”

“嗯!”

听到声音,还有门口传来的脚步声,姜蓉抬手,赶紧拭去眼角的水色,抬头,看到赫连冥阔步走了进来。自然的,嘴角扬起一抹浅笑,柔和道,“你回来了!”

赫连冥点头,视线却是落在了姜蓉仍泛着水色眼眸上,眼底划过一抹暗色,缓步上前,把手放在她挺起的肚子上,“今天他乖吗?”

“嗯!很乖。”提到孩子,姜蓉的神色变得十分柔和。

赫连冥轻扶着姜蓉坐下,“三日后,我就要启程去昭和了。”

姜蓉闻言,心头一紧,果然还是避免不了吗?

看着姜蓉变得微白的脸色,赫连冥开口,“想跟我一同去吗?”

姜蓉听言,抬头,眼里有期待,更多却是无奈,扯了扯嘴角道,“想跟你一起去。可是…。”抚着肚子,最终摇头,“我身子重,长途跋涉,身体已不容许。”

就算走的再慢,每日马车之上的颠簸,她也承受不住。这一点儿姜蓉知道,赫连冥也知晓。

赫连冥眉头皱起。

姜蓉勉强一笑,“夫君有心,我已知足,你不用挂念我们,我和孩子在家等你回来。”

赫连冥听了没说话,只是静静看着姜蓉肚子,眼底神色变幻不定。

姜蓉不知道赫连冥在想什么,只是他的眼神,莫名让她感到十分不安。

“相…。相公…。”

赫连冥抬头,看着姜蓉,眸色浓厚深沉,声音平缓,却又紧绷,“随我一同出京吧!”

“可…可是孩子…。”

“除了他,我们以后还会有孩子!”

赫连冥话出,姜蓉一怔,随着脸色陡然大变,不经思索,豁然挥开赫连冥放在她肚子上的大手,人随着起身,退开,眼泪不受控制的滑落,“不…。不可以…。”

赫连冥伸手,还未碰触到姜蓉,姜蓉已疾步退开,看着赫连冥王的眼神,已染上防备。

赫连冥看着,苦笑,放下手,“我不碰你,你别紧张。”

姜蓉抿嘴,红着眼睛,紧紧盯着赫连冥,“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舍弃我的孩子,绝对不会…。”

赫连冥点头,“我知道…”

“既然知道,那你刚才…。”

“我只是想让你随我一同去,路上我会尽力护你们。”刚才会那样说,只是…。或许会有个万一。而且,几率极大。所以。

姜蓉明了,眼泪流的更凶了,捂着脸,泣不成声。

孩子,相公。相公,孩子。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,她要在这其中做个抉择。

赫连冥轻步上前,伸手把姜蓉揽入怀中,一时沉默。

京城不稳,局势已呈现白热化,夺嫡大战随时而起。而他,大瀚人眼中,形象早定。再加上面部有损,还有…。九爷…。

这些都已注定,他与皇位无缘。既明知没份儿,他就没必要留在京城去淌这一池的浑水。陷进去,除了搭进去性命,什么也捞不到。

现在,有一个可以离开的机会,并且还是一个充满无限可能的唯一机会…。赫连冥不想错过。

他想保护好妻儿,可若是他连命都丢了,那么,姜蓉他们以后的日子只会比现在更加艰难。眼下,他可以带姜蓉离开,就是要冒险!

世事真是无法两全其美!

姜蓉痛哭过后,就是沉默,长长的沉默。无论如何决定,都是矛盾,都会存在后悔,这是一个坎儿,越不过去的坎儿!

赫连冥静静看着姜蓉,亦是沉默。他可以强制让姜蓉离开,只是…姜蓉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一个月两个月,而是已经五个月了,万一出岔子,就有可能是一尸两命。

赫连冥同姜蓉一样,难以抉择,让她留下,他不放心。带着她离开,他仍旧难安…

一夜无话,相对无眠。

翌日,赫连冥陪着姜蓉用完早饭就出门了,关于昨天的话题未再提及。

三天,他的时间已不多。他要做的事儿却不少,想寻求一个两全其美之策。

上午,赫连冥见了九爷,见了凤璟,蔺芊墨。

最后得到的答案,均是不尽如意。

“若是带姜蓉离开,对她的身体是个考验。万一出事儿,情况不会乐观。”就算孩子下来了,姜蓉性命保住了,可必定对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。反之,若是孩子下不来,那…后果不堪设想。

能绝对保姜蓉和孩子均安的方法,蔺芊墨没有。

“若她留下,我会尽力保她平安,但不能做到绝对。”九爷如是说。

凤璟也是差不多的说辞。

世事无绝对,很多时候,人们连自己的事都不能做到完全的掌控,何况还是他人的事,他们无法给出绝对的保证,这是实话,也是事实…。赫连冥心情却是越发压抑。

侯府

对于姜蓉的境况,蔺芊墨也只能叹息,确实难以抉择呀!

“你说,二皇子会带赵侧妃离开吗?”蔺芊墨看着凤璟道。

凤璟手不离蔺芊墨肚子,淡淡道,“姜蓉身体情况,让她的去留成为一个难题,这个赫连冥犹豫,为难,在理解范围之内。可是赵侧妃…他会处理的很好。”

若是连赵侧妃都会成为赫连冥的难题。那,他就不再适合去昭和,西域了。

处理!这字眼,透着一股血腥的味道。

皇家之斗,自来都是血雨腥风。一朝朝代变更,交替,血色的代价不可少。

赵侧妃已棋子的命运进入二皇府,结局又会是什么样的呢!

***

赵侧妃结局出来的很快,很迅猛。

蔺芊墨在听到的那一瞬间,不由头皮麻了一下,看着凤竹神色不定道,“赵侧妃对太子妃下药?”

凤竹点头,“赵侧妃跟其姐(曾经的太子妃)关系很是亲近,现在,赵侧妃要离京了,临走之前,去了一趟太子府,探望赵太子妃留下的一儿一女。近而发现,从前乖巧,懂事儿的两个孩子已被魏太子妃教养的不成样子,不但嚣张,跋扈,粗蛮,暴躁,还文墨粗劣,满嘴恶言。赵侧妃大为恼火,一时气恨,就给魏太子妃下了一剂猛药。”

那药猛的,让魏熙月刚怀上的孩子没了,连带以后都不会再有孩子了。

一出手,既断了人家的子嗣。

太子和赫连冥,这一来一往,果然是血色一片。

蔺芊墨听了,抚着下巴道,“赵侧妃有随身带猛药的爱好?”

“赵侧妃看到孩子们高兴,中途让丫头回去取了一次东西,说是给孩子们和太子妃,来的匆忙忘记带了。”

还真是天衣无缝。

“对此,赵侧妃是怎么辩驳的?”

“赵侧妃说她是冤枉的,是被人利用了,身边丫头被人收买了。是意图挑拨她与太子妃之间的关系。”

被人利用?丫头被收买?她指的是谁呢?

“二皇子妃当日在做什么?”

“二皇子带着二皇子妃去白云寺,上香祈福去了。”

二皇子妃根本不在府中,如此,对于那丫头都取了什么东西自然是一无所知。

想诬赖姜蓉早有安排也说不通,毕竟,姜蓉可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。她可是不知道,赵侧妃中途会派人回来取东西。如此一来,说姜蓉早有准备,早有预谋都说不通,也说不过去。

谋算太子妃,谋害皇家子嗣,两大罪名加身,赵侧妃就算有皇后这个大靠山,她也无法全身而退,想安然无恙是不可能的了。

皇后纵然有心包庇,却不得不顾及魏家呀!魏刚无意手刃五皇子之事,已让魏家心潮开始起伏。若是这个时候,太子和皇后再护着赵家,打压魏家。那,是逼着魏家脱离太子护卫队一行列呀!

太子失去了魏刚这个臂膀,已是受到重创。若是连正个魏家都失去了。那赫连珉怕是要吐血了!

赫连冥这一手玩儿的够狠。赵家,魏家,太子最为依仗,也最为信任的两家。现在赫连冥一剂猛药下去,两家这间隙可就大了去了。

这是从互助,到互斗,互虐的节奏呀!

心思缜密,城府极深。第一次清晰认识到,赫连冥…。是一个极为可怕的人!

皇后和太子这会儿的心情,想来十分的美妙吧!

热油上浇水,火烧火燎呀!

阴嗜宅子

蓝夫人这会儿的心情,比起太子和皇后也是当仁不让。明明刚才还是四月芳菲天,可是眨眼之间就突然给她来个风雨交加,龙卷风加大冰雹,各种恶劣天气紧急大集合。

相公蓝逍,儿子蓝鑫回来途中出意外了,被仇家寻仇,财物无损,两人却是死无全尸。

听到这个消息,确定这是事实,蓝夫人眼睛一翻,当即晕死了过去。

蓝月儿傻眼了,被宠大女儿神思维,第一反应,爹死了,哥没了,她要守孝了,三年之内不能嫁了。她跟心爱的谨哥哥恐怕真的要无缘了。

当即,眼泪冒出来了。她十五了,三年之后可就十八了呀!爹呀,你这个时候死掉,让她这么不上不下的可怎么活呀!呜呜呜....蓝月儿痛哭流涕。

阴嗜看着,眸色沉沉,心里并不觉得痛快。皇家之人果然狠辣。一出手,连个缓刑都没有,直接就是死刑。

赫连珉如此心胸,他称帝,对百姓不是福!

× × ×

蓝逍父子死了,其后凶手主动投案自首了,认罪的同时,控告蓝家人,先行凶,谋害他们家人,而后趁机吞没他们的家财。现在,蓝家所拥有的,都是他们家的。

如此...

杀了人就要偿命,无论你是什么理由,都难逃一死,就这样,谋害蓝家父子的人被关押了,等待他们的是菜市口的大刀。

同时,蓝家的那些家产,也理所当然的被官府的人给抄没了。既是不义之财,官府就有查清的义务。与此同时,蓝家那皇商的名头也随着被摘掉了。一个品德有损之人,担不起那样的名头。

众多消息听在耳里,蔺芊墨扯了扯嘴角,凉凉,淡淡。

这样躁动,难安的形势,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。

饭盒发放中,收尾进行中。嘎嘎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