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7章 孩子降生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阵阵抽痛,不时袭来,疼的让人只想就此昏死过去,那样就幸福了!十大酷刑什么的,大概也就这滋味!

放缓呼吸,忍着痛,蔺芊墨往嘴巴里塞着吃的,这画面,蔺芊墨自觉像是一幅励志的抽象图。

“夫人,你慢点吃…”柴嬷嬷满头大汗,看着蔺芊墨咬牙切齿的啃着鸡腿,脸上的汗水冒的更多了。

“嬷嬷,这会儿优雅不起来,能不咬着舌头就不错了…。”蔺芊墨含糊不清道。

柴嬷嬷绷着神经道,“老奴是怕你噎着,”

蔺芊墨听了,了解,柴嬷嬷这是担心她噎的眼睛一翻,直接晕过去吧!

“嬷嬷放心,我就是噎晕过去,也马上就会疼醒的。所以,生孩子的事,绝对不会撂挑子,你放心,放心…”说着,又一阵拉扯般的痛意袭来,疼的蔺芊墨面部扭曲。

我靠,蔺芊墨咬牙爆粗,真是要疼哭了!这个时候,不免想起凤大爷来,抬眼,找下…。

凤大爷正在床头站着,神情木木的,脸色…虽然看不到自己的,不过,那颜色跟她现在应该差不多,白花花一片!

唯一不同的是,她是疼的,凤大爷是吓的!

其实,蔺芊墨不知道的是,凤大爷进来的时候,接生的稳婆顶着满脸惊色,壮着胆子本想说一句‘侯爷,这个时候,这种地方,男人不宜进来’。不过,就在这话要吐口而出的时候…又被凤大爷接下来的举动给吓的咽下去了。

当时的画面是这样的…

凤侯爷从蔺芊墨要生的信息中回过神后,心直接跳到了嗓子眼,身体僵硬,紧绷,抬脚,同手同脚的开始往屋里走去,然后…

走到门口,伸手推门,咣当,门牺牲了,凤大爷开门时,不自觉的把它卸了。

再来,走到内室,推开屏风,呼啦,屏风残了,另外残缺一块儿,现在还在凤大爷手里攥着。当然,凤大爷自己是完全不自觉。

稳婆看着冒汗了,第一反应,她若开口阻拦,会死吧!这念头一出,自然的沉默了,同时心里不停的祷告,一定要让侯爷夫人诞下孩儿,一定要让侯爷夫人平安诞下孩儿…

这份祈祷,这份迫切的希望,其诚心,青天可见,可昭日月,稳婆自感,她自己生孩子时,包括女儿,媳妇儿生孩子时,她都没这么用心的祷告过。

这边,蔺毅谨得到信儿,跑着赶来,看到眼前歪斜着,摇摇晃晃的门,破了的欲坠的屏风,心抖了抖,“这…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定是被打劫了,一定不是蔺芊墨了出了什么事儿!

蔺毅谨迫切的想听到,这破了的,坏了的是因为侯府遭遇小偷了,虽然这念头,极不科学,不过…管它,怎么样都好,只要不是蔺芊墨有事儿就行。

凤和轻咳一声道,“风大,刮的!”

凤和自感,他这回答实在无稽。可是…。蔺毅谨却是立马信了,“刮的好,刮的好!”

凤和:…。“蔺公子,其实你口袋里面的钱都是属下的。”

蔺毅谨:…。“暗偷的我见过不少,可明抢的这还是第一次。啐…手法真烂,你当我是傻子呀!”说完,带着满满的不屑,然后抬脚进屋。

凤和摸鼻子,呢喃,“怎么忽然就不傻了呢?”

废话!确定蔺芊墨没事儿,谁还会犯傻!

什么是憨,凤和该从自己身上找找,那样定会有所发现。

蔺毅谨进去,自然是不能进入内室。这个时候,就算再是亲兄妹,也需要避讳。

站在屏风后,蔺毅谨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紧声问,“凤璟,墨儿怎么样了?”说完,不等凤璟回到,又赶紧道,“墨儿,我是哥哥,你别害怕,别紧张,哥哥就在外面…”

随后,蔺芊墨压抑的声音传来,“我不紧张,我不害怕,我就是疼…。”

“疼…。疼是应该的,不怕,不怕…”蔺毅谨搓着手,安慰的话带着一股胡言乱语的味道,说完,看着里面,绷着脸,高声道,“咬凤璟,去咬凤璟…”

蔺芊墨黑线,咬凤璟,咬凤璟,汪汪汪…哥哥你好歹注意一下语调好嘛!实在是想知道蔺毅谨的文学是谁教的。太不着调。

“啊…”

“开了,开了…”

柴嬷嬷看着,顾不得抹汗,看向蔺芊墨,“夫人,再坚持一会儿,再坚持一会儿…”

“好…。”蔺芊墨咬牙应,说完,又来一句,“嬷嬷今天的鸡腿咸了些!”

柴嬷嬷:…。快哭了,夫人咱专心生孩子行吗?

蔺毅谨嘴角抽搐,抹汗,违心的说,他妹妹真不是一般人。没心没肺的不一般,这个时候要哭喊,要哭喊,那才正常。还说什么鸡腿,还咸了。狂吼一句,谁管它咸淡。

不过,也因为蔺芊墨这一句话,蔺毅谨感觉好多了!

这个时候还能这么不靠谱,那就是没事儿,一定会没事儿。

“啊…。”

喊痛了,叫痛了…蔺毅谨刚放下的心,瞬时又提了起来。

一直不见出声,完全沉默的凤大爷,紧紧握着蔺芊墨的手,一句话脱口而出,“不生了,我们不生了…”

稳婆:…。侯爷连这种事儿也可以控制吗?若是…她是不是饭碗要丢了。一痛女人都不生了,那她要喝西北风了。

稳婆心里哭泣,侯爷呀,我这也是高危作业呀,孩子母亲都平安,顺利,我还好。若是有个什么好歹,不但赏钱拿不到,小命也会别悬起来。所以,请凤侯爷看在也是在刀口上混日子的,这个时候就别再添乱,吓唬人了!

蔺芊墨看着凤璟,扯出一个扭曲的笑,“相公,我们果然是天造的一双,地设的一对,连这个时候都是如此的心有灵犀!”

柴嬷嬷:…面对不靠谱的夫人,紧张的脑子应该已完全空白的侯爷,柴嬷嬷惊喜的发现,她不紧张了,恭喜自己,忽然就淡定了。

不知不觉,一炷香的时间就在蔺芊墨时不时的痛吟中,凤璟已开始在哆嗦的嘴角中,过去了。

柴嬷嬷和稳婆看着宫口已开到极致,孩子已隐约可见,伸手碰触,孩子最先出来的部位,让两人同时松了口气。

“夫人,是头,是头…”虽然蔺芊墨的怀相一直都很好,摸着胎位也正,可有些时候不到最后关头,还是会担心,而现在,确定是顺产,才确确实实的松了口气。

蔺芊墨听了,亦是感觉松了口气。没办法,她也是人,她也怕死呀!这年头,一个难产,足以要你的命,这是真是没处说理的事儿!古代生孩子,那拼的是人品,是运气!

“夫人,使劲…”

蔺芊墨,咬着牙,默默答,她在使劲,在使吃奶的劲儿!

“夫人,呼吸,呼吸…”

蔺芊墨:。这稳婆果然很懂,这样甚好,甚好,又安心了一分。

柴嬷嬷随着道,“夫人,把你吃鸡腿儿的力气都使出来!”

蔺芊墨表情扭曲了一下,若不是疼的厉害,她差点笑了,可现在,哭了…真他奶奶的疼呀!

蔺毅谨听着里面的动静,在外面走来走去,无意识在的用着力,上厕所的欲望逐渐加重中。

内室的凤大爷更甚,从蔺芊墨叫痛的那一刻,他的肚子开始疼了…。

“夫人,头,头出来了…”

蔺芊墨听了扯了扯嘴角,很好,她眼前都已冒金星了。

“夫人,再用力,再用力…”

伸手把凤璟的胳膊放入口中,用力,口中一甜,身上陡然一松…。

“呜哇,呜哇…。”

孩子的啼哭声,随着而起。那响亮的哭声,听在耳中,蔺芊墨不由笑了,她的孩子,好神奇的感觉…

“侯爷,夫人,是个小姐,漂亮的小姐,您看看…”柴嬷嬷把孩子抱到蔺芊墨面前,脸上带着满满的笑意。先开花后结果没什么不好。是女儿不要紧,凭着侯爷对夫人的看重,侯爷定然不会在意这一点儿。

而一旁的稳婆,却是忍不住偷偷看向凤璟,看凤侯爷的反应,希望凤侯爷不会因为是个女娃,就少了她那份赏钱呀!

因为在稳婆的心里,儿子比女儿金贵太多。就连那困苦的贫民百姓也都是喜欢儿子,没有那个喜欢赔钱的女儿。如此,高门大户更是如此,一门繁盛,子息繁茂,儿子那是越多越好,特别这头一胎,都是希望生儿子。

看去,却发现…呃…凤和那张脸完全看不出任何表情,连预想中的失望都没有。整个人紧紧的盯着侯爷夫人,好像试图在侯爷夫人的脸上看出朵花儿似的!这是什么意思?稳婆不懂了…

其实,很好懂。这个时候若是蔺芊墨敢皱一下眉头,脸色敢有一丝不对劲儿。凤璟即刻就会暴走的节奏!因为姜蓉就是在生出孩子以后,情况变得更加糟糕的。

“生了吗?生了吗?墨儿怎么样?可还好…”蔺毅谨急声道。

“回蔺公子,夫人很好,小姐也很好…”柴嬷嬷代为回答道。

蔺毅谨听了,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,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”

看着柴嬷嬷手里的孩子,蔺芊墨:“好…好皱!”

虽然是自己的孩子,可看着那红红皱皱的娃子,好漂亮这三个字,还真是难说出口。

柴嬷嬷听了,笑道,“孩子刚出生的时候都这样,等过两天就好了,小姐长得像您,很漂亮呢!”

“是吗?嘿嘿…我还真是什么都看不出。”这眯着的眼睛,红皱的小脸儿,实在好奇柴嬷嬷是从哪里看出像她的。

柴嬷嬷笑道,“这个呀,夫人就…。”

柴嬷嬷的话还未说完,看到蔺芊墨脸色忽然一变…。

这脸色变的太突然,柴嬷嬷被吓到了,心头一跳,“夫…夫人,您怎么了?”

蔺芊墨顾不得回答柴嬷嬷,忙伸手,抱住凤璟伸过来的大手,看着男人灰白的脸色,咧嘴,笑容有些怪异,“别紧张,别紧张,没大事儿,就是肚子里应该还有一个!”

蔺芊墨话出,柴嬷嬷眼眸瞪大了,凤璟嘴角颤抖的更厉害了,脸上连一丝血色都没了,这脸色,比蔺芊墨的还难看百倍。

一旁的稳婆最先回神,急忙上前,查探,果然…

“真的还有一个,头,孩子的头已经看到了…。”

蔺毅谨在外面听的头皮开始发麻。真是好极了,这么多人,竟然不知道蔺芊墨怀了两个,很好!

不用想,肯定是蔺芊墨这丫头在其中捣鼓的,故意瞒着的。他和凤璟一直就觉得蔺芊墨的肚子比别人的大,可蔺芊墨总是说,那是她胖的比别人多,肚子里的小房子也靠前的缘故。(子宫前位会比子宫后位的肚子显得大。)

蔺芊墨确实很能吃,再加上华太医和很多人都说,有身子的女人肚子没有一样大的,有的是会特别大一些。就这样,他和凤璟一直被忽悠到了现在!

他还好,就是凤璟,有这么一个为免让丈夫过于担心,而选择隐瞒的妻子,凤璟肯定是…这会儿快被逼疯了吧!

蔺毅谨想着,抹了一把汗,第一次觉得,其实凤璟也是挺可怜的,一时唏嘘!

里面场景重复,又是一阵忙乱…

蔺芊墨紧紧握着凤璟的手,憋着气,还很有心情的调侃一句,“相公真是很厉害…”

凤璟绷着脸说不出话,眼睛都已冒出红光了。

看着凤璟的表情,蔺芊墨忍着痛,咬的牙根儿发疼。想象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这话诚不欺我呀!曾经,她还想着,在她生孩子的时候,她的相公,眼里带着怜惜,心疼,在耳边说些甜言蜜语什么的,可现在。

她家凤大爷却跟寻到杀父仇人似的,表情杀气腾腾的,满身蓄势待发的姿态。实在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一旦关系到孩子,凤大爷是什么情调也没了!

“夫人,用力,用力…”

重复一遍的台词,蔺芊墨重复刚才的动作,脑子里能使她咬牙切齿的事想了一遍!

庆幸很顺利,第二个比第一个出来的更快些,也很顺。

“呜哇,呜哇…。”

听到哭声,蔺芊墨瞬时松开凤璟的手,整个人疲惫的厉害,眼皮开始发沉,撑着,看向柴嬷嬷,“孩子可好?”

“好,好,很好,恭喜夫人,是位小少爷…”

比起第一个千金,柴嬷嬷抱着小主子笑的更开了,嘴都合不拢嘴了。虽知无论是女孩儿还是男孩儿,侯爷都不会计较太多。但,柴嬷嬷却还是希望蔺芊墨能够生个男娃儿,这样,才更有保障。

男人的宠爱,有时昨天还是烈如火,可转眼间就有可能寒如冰。因为确定不了的长久,所以,在柴嬷嬷的心里还是生个儿子来傍身更靠谱,更有安全感。

稳婆也是高兴不已,“恭喜侯爷,恭喜夫人,儿女双全!”太好了,这下厚厚的打赏是注定跑不了了。想着,抬眸看向凤璟,呃…。意外发现凤侯爷的脸色比刚才更难看了!

生女儿的时候,脸色不好看,生儿子后脸色更难看…凤大爷,他到底想要自己的夫人生个什么出来呢?稳婆彻底不懂了。

蔺芊墨看着,笑了笑,“啃了一个鸡腿儿,真是干了不少的活儿!”

柴嬷嬷听了,忍不住笑出声来,“夫人是有福气的人。”

蔺芊墨听了,脸上带着笑意,扛不住闭上眼睛,睡了过去。隐约之间,好像听到了凤大爷还有蔺毅谨的叫声!

“蔺芊墨,蔺芊墨…。”

“墨儿怎么了?墨儿…。”

她只是累了,又不是死了,要不要叫的这么凄厉!一次生了两个,也没听到凤侯爷说句辛苦,就看他两眼发直了…迷迷糊糊吐槽着,蔺芊墨陷入沉睡!

耳朵房中,确定蔺芊墨已平安生产,华太医紧绷的神经总算是舒缓了几分。凤夫人无事,凤侯爷还又得子,又得女的,可谓是三喜临门。这样凤侯爷应该不会怪他隐瞒的那点儿事儿了吧!特别,他也是被逼的呀!

“华太医!”

“在,我在。”华太医急忙起身,看着凤和,带着一丝忐忑道,“可是侯爷有什么吩咐!”

凤和摇头,把一个盒子递给华太医,浅笑,“这些日子华太医辛苦了,一点儿小小谢意不成敬意。”

华太医看着那名贵的盒子,头上却冒出汗水来,没敢接,神色不定道,“侯爷,真的没有其他吩咐吗?”

在华太医的预想中,应该还有追问他为何隐瞒蔺芊墨怀双胎一事儿呀!怎么…。还是说,先给他些好处,然后再拍死了他?这么想着,华太医抖了一下。

“凤…凤护卫呀!其实,关于凤夫人怀双胎一事,下官真的是可以解释的…。”

凤和听完华太医的话,笑了笑,态度很是温和且善解人意,“侯爷都理解,所以,华太医辛苦了。走吧,属下送你回去。”

“侯爷真的没说别的?”

“没有!太医放心吧!”

确定了,华太医真是惊讶了,凤侯爷突然就有人性了,这简直了!

回到了府里,华太医谁都不见,直接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里。惹得焦灼等待几日的华家子孙站在外面,天马横空一团乱猜。

“爹这是怎么了?”

“难道是事情不顺利吗?”

“应该是,爹的脸色看起来很是不好!”

三个人,三句话,等同废话!继续冥思苦想中。

这时,长的天真实者很刁钻的小孙子,清脆道,“祖父的脸色不是黑的,证明他没在生气。祖父的脸色也不是白的,证明他没遇到什么可怕的事儿。所以,我想,祖父他应该只是不想看到我们而已!”

这话落!

众人:…。

这样一说,若是真的,那他们的关心。显得,分外多余,刚才的猜测,尤其可乐。咳咳…

“混小子,你懂什么,大人的事儿,你少参合,回去睡觉去!”

很多时候,大人在智商受到威胁后,就会端起长辈的架子。不跟你多说,直接拿辈分压制你,把你驱出辩论会。不然…脸往哪里放。

小孙子摸摸鼻子,长叹一口气走人了。华家的精细儿,都被他一人长了,也挺有压力的。

那小模样,看的众人又爱又恨。这小子有时真不是东西。老子在这里站着,他装的比老子还老子,真是…早晚找个更聪明的,打击哭他!

屋外,一群大人泛着小心眼。屋内,华太医静坐良久,打开盒子,看到里面的东西,眼睛直接直了,眼眸瞪大,摩挲着看了半天,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遍。

确定是真的,确定没看错后,抱着盒子乐的直在地上打滚,庆幸自己身体够好,不然,这会儿定是已经乐晕了。(不过,看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,躺在地上打滚,那画面也不怎么好看就是了)

担惊受怕这些日子,华太医最终确定一件事儿,跟着侯爷有肉吃呀!

哈哈哈……侯爷求您以后经常为难我!

侯府

这一觉,蔺芊墨不知睡了多久,睁开眼睛,眼前景物清晰,随着心口抽了一下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