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8章 风雨终来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眼底发青,眼中充满红血丝,身上气息厚重且压抑。看着凤璟,蔺芊墨心口抽一下,嘴角抽了一下!

这表情,就像是看了几天恐怖片似的,有点儿渗人!她睡着后,发生什么事儿了吗?

“墨儿,你总算是醒了!”蔺毅谨大大松口气的表情。再不醒来,凤璟就要哭了!

“夫人,你终于醒了!”柴嬷嬷喜极而泣,蔺芊墨再不醒来,侯爷看着马上要疯呀!

说了无数遍,夫人只是累了睡着了,可侯爷就是无动于衷,从夫人睡着开始,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坐着,眼睛都不眨的看着,手搭在蔺芊墨脉搏上都没松开过。

那副深怕夫人一睡不醒的样子,看得人揪心,叹息,碰到夫人的事儿,侯爷就变得多疑,又敏感,还总是挑衅吊胆。

“蔺公子,柴嬷嬷…。”凤竹轻声开口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两人明了,看了一眼依旧稳坐如石的凤璟,叹了口气,抬脚走了出去!

凤竹也随着走了出去。

屋内静下,剩下凤璟,蔺芊墨两人。

蔺芊墨垂眸,看着凤璟搭在自己脉搏上的手,心口一窒,明了,喉头一紧,发胀,抬手,抚上凤璟赤红的眼眸,顺便擦去眼角一点儿脏,“相公,该洗脸了!”这话说的多破坏气氛呀!

“原来我跟相公一样,也是那么没情调的人!”话说的没心没肺,可心里,却是酸酸胀胀的。叹息,生个孩子,她没疼死,却差点把男人给吓癔症了。

蔺芊墨说完,往里面挪了挪,伸手拉过凤璟。

凤璟顺着蔺芊墨的力道,在她身边躺下。

蔺芊墨伸手,把男人抱在怀里,轻拍,“睡吧!”

凤璟跟孩子似的,在蔺芊墨颈窝处蹭了蹭,干哑的声音,闷闷传来,“以后,再不生了!”

蔺芊墨扯了扯嘴角,“听你的,再不生了!”

凤璟听了,把头靠在蔺芊墨心口的位置,听着哪里平稳的心跳,缓缓闭上眼睛!

看凤璟闭上眼睛,蔺芊墨低头,在凤璟额头上亲了一口,望着床幔,略微遗憾,本来她还想趁着没计划生育多生几个呢!想想一家三四个萝卜头,该多可爱呀!

奈何,男人好像没这方面的意向。嘿嘿,不过没关系,一回生二回熟嘛!等到下次,说不定男人自动就进步了!

蔺芊墨诞下双胎一儿一女的事儿,未几日就在京城传开来。

怀孕的事儿都铺开了,要生孩子也是理所当然的了,没有藏着掖着的必要了。掩盖的太严实,反而引起不必要的探究,引的他们这个探头,那个探脑的,捂着反倒适得其反,多此一举。

凤家

张氏听到消息,这心情立马不好了,忍不住啐了一声,嘀咕,“真是什么好事儿都让他们给占了。”

想想她儿子凤玿正在外面吃苦,可凤璟这边,却是又添子又添女的,真是…人比人,气死人了!

看着凤璟现在越发的春风得意,张氏就忍不住的会想,难道大房的劫难都过去了,现在该轮到他们二房了?要来个风水轮流转?若真是如此,张氏觉得,她该拜拜菩萨了,求菩萨让厄运赶紧轮去三房吧!

顾嬷嬷站在一边,看着张氏变幻不定的面色,而后低下头来。

凤璟一个残了十多年的,蔺芊墨一个说不能生养的,这一下子得了双胎,想来,不止是张氏,有很多人都在咬牙了吧!

人生在世,果然变数无数呀!

也就是这难以估摸,不计其数的变数,让顾嬷嬷觉得,为人呐,多分善,比多份恶要好。就算在嫉妒别人的福气,咬咬牙也就罢了,千万不能生出什么歪心,都什么邪念。

有时候,与人过不去,就是与自己过不去呀!

唉,只可惜,她一个奴才的想法,张氏恐怕不屑一顾。而且,她这所谓的道理,真要说给张氏听,张氏恐怕只会说,‘我是让你伺候我的,不是让你教训我的’,呵呵…。

所以,从很早顾嬷嬷就明白了,身为一个忠心的奴婢,很多时候是不能有自己的想法的,就算是有,也必须埋在心里。她们要做的就是,在主子心情好的时候,也跟着喜气洋洋的恭喜主子。在主子心情不好的说好听的宽慰主子,偶尔还要经受主子的拳打脚踢。所以,为奴才的,心宽体胖是必须呀!

“顾嬷嬷,你说,这么大的喜事儿,应该赶紧告知国公爷和老夫人吧!”张氏漫不经心道。

顾嬷嬷听言,神色微动,抬头,恭敬道,“奶奶想的周全,就是不知道,二爷是否已去了信了?”

张氏在盘算什么,顾嬷嬷可以想得到。不外乎就是国公爷和凤老夫人若是回来的话,二少爷也能跟着回来。

凤玿在外,对于张氏来说,那就是吃苦受罪,不亚于流放。

张氏听了抿嘴。

这以夫为天的社会,提到凤肣,张氏那点儿小算计,瞬时就蔫了!因为凤肣最烦她在背后搞这些小动作了。因为只要她一出幺蛾子,凤肣就会说,‘你就那么想证明自己有多蠢吗?’。

想到凤肣这句话,张氏就心口发堵,嘴里发苦。

“二爷…”

“嗯!”

听到门口传来的声音,张氏心头一凛,凤肣真不是人,她刚想嘀咕他两句,他就出现了!真是…

“老爷,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朝了!”张氏端着浅笑,迎出几步。

凤肣略显疲惫道,“没什么事儿就早些回来了!”

“老爷累了吧!先喝点水。”亲手端了杯水给凤肣。

因为莫名心虚,所以格外殷勤。

不过,张氏如何,凤肣却并未太在意。因为外面值得他在意的事儿太多了。

灌了半杯水,放下,凤肣看着张氏道,“蔺芊墨生下双胎的事儿,你已经知道了吧!”

“是,刚知道!”张氏神色很是平和,眼睛却不住窥探着凤肣的神色,浅笑道,“刚才我还在跟顾嬷嬷说,孩子马上就要办三朝了,我这礼物也该尽快的准备了。”

凤肣听了,道,“我要跟你说的正是这件事儿。”

张氏听了,咦?她和凤肣竟然还有心有灵犀的时候吗?这可是过去二十多年来从未有过的事儿呀!不由稀奇了。

“老爷可是要跟我商量上礼一事儿吗?”好不容易心有灵犀一次,张氏觉得自己有必要表现的高端,聪明些,“老爷放心,我都已经想好了,绝对不会…”

张氏表现自己的话还未说完,凤肣既道,“三朝的礼物不用准备了!”

咦?

闻言,张氏一怔,神色不定,“不…。不用准备了?这什么意思?”难道凤璟准备跟他们翻脸了?想着,张氏已开始咬牙,心头发紧,那厮刚有了儿女,就打算收拾他们了吗?真不是东西呀!

看着张氏那表情,凤肣:…算了,他也习惯了。张氏若是突然变得聪明睿智,那才是奇怪呢!

“凤璟说,皇上龙体有恙,孩子的就三朝不大办了,也不请什么人,等到孩子满月再说。”

想起凤璟说那话时,那忠君爱国的表情。凤肣心里好笑不止。

张氏听了,哑然之后,瘪嘴,凤璟这话,无需用脑子想,也知道是在装腔作势。不过这样也没什么不好,不用看凤璟和蔺芊墨那春风得意的样子了。

“满月的礼物准备一下就行,用点儿心。好了,我走…。”凤肣说完,刚欲起身。

张氏急声开口,“老爷,侯府这喜事儿,你可告诉国公爷和老夫人了吗?”

凤肣闻言,看了张氏一眼,而后移开视线,看着屋里的下人,抬手,面无表情道,“都下去吧!”

“是!”

下人鱼贯而出。

凤肣看着张氏,开口,声音低低,沉沉,“这是凤璟自己的事儿,不用我来操心。同样的,也不需要你费这份心。”

张氏听了嗫嗫道,“我…我就是随口问一下,没有…”

“你心里在盘算什么,我明白的很。”凤肣说完,沉声道,“我告诉你少给动那没用的心思,就现在的时局,玿儿在外那是好事儿。这一点儿你给我记着。还有,对凤璟,蔺芊墨,你给我拿出做婶婶的姿态来。”

张氏听言,觉得冤了,绷着脸道,“对他们我什么时候不像是个做婶婶的了?老爷这话要是让外人听到,会怎么想我?”

凤肣这不是诚心往她身上泼脏水吗?

“别以为你脑子里那些弯弯绕绕的我不清楚,我告诉你,时态稳的时候,你搞些小手段,我不说什么。可眼下,当前,你给我安稳些。外面已经够乱了,你最好别再给我添乱。否者…。”凤肣威胁的话说了一半儿,走人了。

至于,否者什么,就让张氏自己想象吧!让她自己吓唬自己去!

张氏死死盯着凤肣背影,直到他身影消失。张氏黑着脸,低骂一句,“狗屁的心有灵犀!”

侯府

华太医挥毫泼墨写下来生死状,拿性命担保蔺芊墨身体绝对没事儿。

蔺芊墨在一边,头点如小鸡叨食儿。

如此再三,凤大爷心安了,心安的结果就是直接昏睡了一天一夜。然后,又恢复往日的高大上。

就是三朝的事儿不办了,这让柴嬷嬷有些遗憾,也担心蔺芊墨心里会不舒服!一时把事儿给想岔了,认为就算是孩子生下来了,侯爷还是不喜欢,不看重什么的,如此…

低声劝慰道,“夫人,侯爷对两个小主子可是特别喜欢的。只是,眼下形势非常,大操大办太过欢腾易招人话柄,侯爷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夫人您可是不能多想。”

蔺芊墨听了,轻笑道,“侯爷的决策很是英明睿智,其实,如果可以的话,满月最好也能这样,就我们一家人乐呵乐呵,不需大办。”

姜蓉的孩子还在,这个时候,吸引那么多人没什么好处。只是,这满月酒就算是他们想办小,恐怕也不行。

柴嬷嬷听言,想到什么,不由叹气,“再如何满月也是要办的,这三朝已经委屈两个小主子了!”

蔺芊墨戳了戳孩子柔嫩的小脸儿,笑了笑,“他们不缺吃喝,母慈父爱的,就是不办满月酒他们也没什么委屈的。”

有了孩子的日子,变得更为简单,也更为繁琐。

每天照顾他们的吃喝拉撒,看他们撒娇卖萌,哭闹,咿呀!养儿育女,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呀!

蔺芊墨自己是完全乐在其中,可柴嬷嬷看着蔺芊墨带孩子,却是心惊胆战的。

比如吃…

“夫人,两个小主子有奶娘的,您没必要再受这份罪。”看蔺芊墨要奶孩子,柴嬷嬷当时就惊了,赶紧道。

因为奶孩子涨奶的滋味可是不好受。再说了,在大户人家可是没有主子自己奶孩子的,都是交给奶娘,那是体面。

其实,体面只是一个原因,更关键的因由却是为了其他,比如,女人若是奶孩子,那晚上就没法伺候男人了。毕竟,孩子晚上的时候,也是要吃奶的。所以,为了不失宠,就算再爱孩子,也很少有主母亲愿意自奶孩子的。

蔺芊墨听了,看着自己完全丰满的胸部道,“这可是孩子自带了粮食,该给他们吃。再说了,女人会长这个,首要的不是好看,那是为孩子长的。”

柴嬷嬷听言,难免心潮起伏,蔺芊墨如此有心,是两个小主子最大的福气。

只是这份感慨,刚起,马上就消散了。

“呜哇,呜哇…。”

“夫人,小姐马上就要睡了,您怎么不让他吃了?”

蔺芊墨抱起吃奶眼睛快闭上的小家伙,道,“再让她睡,晚上又不睡了,白天晚上彻底给我睡颠倒了!”

“夫人,孩子小的时候都这样,等过些日子就好了。晚上有老奴看着,您不用担心。”

“能改过来还是改过来的好,不然,她晚上精神的时候,我睁不开眼。等白天我精神了,她又睡成小猪了,想逗逗他都不成。”

就这么滴,柴嬷嬷眼睁睁看着,那昏昏欲睡的小姑娘,眯着眼睛,憋着嘴,脸上挂着泪珠,看着自己兴致勃勃的老娘。

柴嬷嬷看的心疼死了,这无良的娘呀!

“小猫儿,咱可是女孩,咱内心汉子,可外在一定要淑女。当然了,娘也知道,做个安静的淑女确实挺难的。不过,谁让这世道流行这个呢!所以,为了赶流行,咱暂且忍耐一下吧!”

柴嬷嬷听着,很受煎熬。感觉,小姐若是歪了,必然不是她自己想长成那样的,肯定都是被夫人给影响的。

该死,该死,实在该死!这想法太要不得了!就跟两个小主子的名字一样。

小少爷叫小狗儿,小姐叫小猫儿。当时听到这名字的时候,柴嬷嬷就懵了。可夫人说…。

“民间不都是说贱名好养活嘛!相公若是觉得不好的话,还有狗蛋儿,狗剩儿…。”

凤大爷一听,当即拍板儿,“就猫儿,狗儿!”

柴嬷嬷低头,不敢开口抗议。

蔺芊墨:…有些后悔了,本来自己叫着的时候,觉得聪明温情,挺心肝儿的,怎么被凤大爷叫出来以后,听着有种孩子已被玩饿坏了直觉呢!

蔺毅谨听到名字后,抱着孩子,叹一句,“爹娘不靠谱,舅舅又没地位,你们暂且忍着吧!”

听言,柴嬷嬷最后的希望落空了。

也因为两个孩子的到来,蔺芊墨感觉她话更多了,凤璟感觉每天胳膊,手和耳朵好像更忙了!

“相公,相公,今天小狗子叫我娘了!”

“梦里吗?”

“自然是梦里,若是真的,我还不得吓哭了!”蔺芊墨理所当然道。

凤璟就想知道,这话的重点在哪里呢?

“相公呀!我发现自从有了小猫儿和小狗子后,你的身上有了一种特别的味道!”

凤璟熟练的抱着孩子,随意道,“什么味道?”

“父亲的味道,还有,尿的骚味,粑粑的臭味!”蔺芊墨话刚落下,这边…

噗噗…。小狗子的连环屁,应声而起。

屋内一静!

“哈哈哈…。”蔺芊墨笑趴在床上。给她儿子点无数个赞,太给力了!

柴嬷嬷嘴角抽搐,赶忙上前,“侯爷,给奴才吧!”

凤侯爷云淡风轻道,“无需,我已习惯了!”

屎尿都摸了,谁还在乎这屁!

凤璟说完,还是把小狗子递给柴嬷嬷,“把小姐给我!”

“是!”一边的奶娘小心翼翼把孩子送到凤璟手里。

凤璟接过,柴嬷嬷能清晰感觉到,侯爷的神色比抱小少爷的时候,柔和了两分。经过这些日子,已可确定,这真不是她的错觉。

相比小少爷,侯爷好像真的更喜欢小姐一些。是因为小姐长得跟夫人如出一辙的缘故吗?

都说母亲子贵,可到了这里,却变成了子因母贵。

日子过的简单而又充实。每天看着蔺芊墨脸上不曾消散的笑意,每天跟他念叨着不同的趣事儿。凤璟感觉,有孩子也挺好。抱着那软软的无齿小儿,也抱出了几分滋味。

凤和也感觉,他家主子抱孩子的动作,总算看着自然了,不再像最初抱着,跟揣个包袱似的,让人看着心惊胆战的,就怕他一个力道不稳,孩子有个好歹来。

除了会抱孩子了,凤璟换尿布也是分外熟练了。

每次蔺芊墨看着凤璟未孩子忙活的样子,总是觉得心里满满的柔柔的。

日子就这么持续着,每天照顾两个小家伙之余,蔺芊墨到晚上还要去看看赫连帆,看着长的胖胖的小家伙,想到已逝去的姜蓉,对孩子自然生出怜惜。

对赫连帆上心的程度不比对自己的孩子差多少,一切事无巨细。只是碍于形势,不敢光明正大的养着他,不然,三个小家伙躺在一起,肯定更加好看。

九皇府

蔺芊墨诞下儿女的事儿,自然而然的也传到了九皇府。本来,影一还想着,赫连逸听到这消息,心情多少会受到一些影响。但出乎影一意料之外的是,赫连逸竟然分外的平静,连一丝怅然若失都没有,若有所思倒是有些。

影一看着,想着,或许主子已经真正放下了吧!对蔺芊墨只有祝福,不再那么牵肠挂肚了!

只是,夏如墨每次见到赫连逸,眼中却没了过去的豁然,眼底颜色极致厚重,复杂,难辨!

影一不经意看之后,皱眉,暗道;主子和夏如墨之间发生什么事儿了吗?回想,发现完全不记得发生过什么!还是说,他多心了,看错了?

书房中

把手里的画轴展开,看着上面虽分外圆润却很是灵动的人儿,赫连逸静静看着,眉头轻皱,眼中神色隐晦难懂。

“小肉团…。!”声音清清淡淡,而后消散无踪。

侯府,夜

蔺芊墨为孩子盖好被子,看着凤璟道,“时间过的真快,两个小家伙马上就要满月了,这满月宴看来也要准备一下了!”

看着蔺芊墨红润的脸蛋儿,丰润的身材,凤璟伸手把人圈在怀里,淡淡道,“我已安排好了。”

蔺芊墨听了,歪头在凤璟脸上亲了一口,“我夫君越来越能干了。”

“嗯,就等你满月了!”这话别有含义,一语双关。

蔺芊墨笑了笑,也颇为期待道,“终于满月了,我总算是可以痛痛快快的洗个澡了!”

这一个月,无论怎么说,柴嬷嬷都不容许她砰一滴的水,门也不许出一步,想看看天,就让她站窗口,站门口,往外往往,反正绝对不许出去一步。

在坐月子的问题上,柴嬷嬷表现的很是强势,凤侯爷也表示大力支持。

柴嬷嬷一句,为夫人身体好。蔺芊墨那哀怨,哀求的眼神,统统被凤大爷给漠视了。

“我身上是不是都臭了?”蔺芊墨抬起胳膊闻了闻。

“一股奶味儿。”凤璟说着一顿,靠近蔺芊墨,耳语道,“涨奶吗?为夫可以效劳!”

蔺芊墨嘴角歪了歪,道,“你儿子,女儿都快没粮了,所以,就不需要夫君受累了。”

“没粮挺好!”如此,两个小家伙就没霸占的理由了。

蔺芊墨横了他一眼,刚欲吐槽一句…外面凤和的声音,传来,不可抑止带着一丝紧绷,“主子,宫里传来消息,皇上病危…”

蔺芊墨闻言,眉心一跳。

风雨终来…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