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0章 帝,驾崩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赫连昌病危,帝位新旧交替,胜负成败,最后一环。早有预备,早有准备。

“带着孩子在家等我,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“好,你自己当心些!”蔺芊墨看着凤璟,眼里难掩担忧,紧张。

这最后的关头,肯定有很多人要疯了,胜了,高兴疯的,败了,受不住疯的。那场面,不用想,赤裸裸的血雨腥风。点头,让男人步入其中,无法不担心。

凤璟低头,扶住蔺芊墨后脑,一个热吻…

唇离开,蔺芊墨抱着孩子,巴巴看着凤璟,“相公,我们手拉手去沐浴,然后,把亲吻以后,接下来的事儿也办了吧!”

蔺芊墨话出,凤璟瞬时笑出声来,低沉,磁厚,性感,“这等挽留的方式,为夫很喜欢!”

蔺芊墨听了,瘪嘴,“喜欢的停不下来,就是不愿意留下来。”

凤璟听言,在蔺芊墨身边坐下,“何为英雄气短,儿女情长,这就是。”伸手揉了揉蔺芊墨的头发,柔和道,“知道你和猫儿,狗儿在家等我,我就不会让自己有事儿。”

“算了,你去你的,我担心我的。反正,这一过场是必须要走的。”蔺芊墨绷着脸道,“全须全尾的去,毫发无伤的回。我和孩子在家等你。”

“嗯!”凤璟起身,“赫连帆那里在时局未稳之前,你就不要过去了。”

“我知道了!”

看着蔺芊墨紧绷的小脸,凤璟嘴角笑意不曾消失,抬手,捏了捏她肉肉的脸颊,“快鼓成包子了!”那模样跟小猫儿吃不着奶的时候,一个模样。

蔺芊墨白了他一眼,愤愤然道,“都宽衣解带了,男人还无动于衷。我的心都碎成渣了,我的脸面呀,丢了…”

凤璟听了,低低一笑,在蔺芊墨额头上亲了一下,顺便在已睡着的小猫儿脸上亲了一口,抬脚离开。

直到男人的身影消失不见,蔺芊墨抱着沉睡的孩子,再无睡意!

“夫人,小姐给我吧!您也累了一天了,歇会儿吧!”柴嬷嬷轻步走进来,低声道,说完,伸手欲抱过孩子。

“不用了,就让她在床上睡吧!把小狗儿也抱上来。”

看出蔺芊墨心情有些压抑,柴嬷嬷也没在说什么,把两个孩子放好,盖好被子,站在一侧守着。

“嬷嬷坐吧!”

“好!”柴嬷嬷坐下,看着蔺芊墨,道,“夫人你累了就歇着,老奴在这里看着!”

“我睡不着,嬷嬷陪我说说话吧!”

“夫人想听些什么?”

“什么都好!”这种时候,有点儿声音心里踏实些,不然,太过平静,沉寂的让人不安。

只希望这场风暴尽快的结束,早日恢复平静。

***

昏黑的夜晚,京城却人潮涌动,步履急匆,马蹄声忙。

朦胧月色,银光点点,人影晃动,御林军启动,寒光闪现,厚重,沉闷,压抑…

这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,这必然是一个血色漫溢的夜晚!

行走之中,路遇同僚,点头略过,连客套的心思都不再有。

今夜一夕变动,关系太多。家族荣耀,家族的存亡,自己仕途命运,是成,是败,都将揭晓。这个时候,谁还有心情寒暄。每个人心里都紧绷的厉害。

只是,看着骑马走在最前面的九皇爷,还有在其后的凤侯爷,看着这两个核心人物,一个面色沉重,一个眉头紧皱的,相比他们此时的神色匆匆,焦虑难安…。凤侯爷和九皇爷,却在表达着对皇上病重的担忧。

果然,人还是要跟人比呀!跟这两个…。他们是人吗?敢表现出点儿喜怒哀乐,贪嗔痴给人看看不?

皇宫

赶到皇宫,不意外的,灯火通明,该来的全来了,一众太医聚在太和殿,正在为赫连昌探脉!

皇后坐在赫连昌身边,看着面色黄白,虚弱不堪,呼吸微弱的男人,揪着帕子,眼睛通红,满脸担心,担心的身体都在发颤(会颤抖肯定是激动的)。

赫连昌就这么闭着嘴巴,永远的闭上眼睛吧!这样太子赫连珉就理所当然的继位了。

等到赫连昌一蹬腿,她要马上宣告天下,太子登基为帝,她为一国太后。熬了几十年,熬的血都干了,总算是等到这一天了。

“华太医,皇上情况如何?”见太医收回手,太子面色沉重,急声道。

华太医看着太子,神色更为沉重,“回禀太子,皇上脉搏虚浮的厉害,怕是…。”说着顿住,屈膝跪地,“下臣不敢欺瞒,皇上怕是,熬不过今晚了!”

华太医话出,瞬时跪倒一地,大殿之上,瞬时变得沉重而肃穆。

赫连珉抿嘴,缓缓闭上了眼睛,不想人们看到他眼中的悲痛。

皇后哽咽,泪水随着涌出,眼泪这个时候最能表达心情。虽然,她这泪水,完全是喜极而泣,喜极而泣呀!

皇上你终于要死了,阎王爷终于听到她的祷告了!总算是把你给收了。

皇上你安心的去吧,你不会寂寞太久的,你的儿女,为妻会逐一送他们过去陪你的,让他们在地府孝敬你。还有,你生前那些女人们,你也不用挂心,大瀚的男人很多,不会让她们寂寞的,等安抚过她们之后,为妻会把绿帽子给你烧了,以慰你在天之灵的。

呜呜呜…。所以,皇上你赶紧安息吧!不然,那些寂寞的人,可是快熬不住了!

静默,良久,太子压下心中悲痛,强忍悲切,看着殿内一众太医,沉重开口,“再去商议,无论如何,都要想尽一切办法,延续父皇生命。本宫…。本宫不能让父皇就这样离开!”哀伤的说话都大磕巴了,男儿泪若隐若现呀,孝顺的太子殿下悲痛不已呀!

皇后抹泪,随着开口,“请各位卿家尽份儿心里,力佑皇上逢凶化吉。本宫在这里,拜托众卿了。”说完,弯腰,虔诚,诚恳,皇后被自己感动了。

“请太子殿下,皇后娘娘放心,臣等一定竭尽所能,佑吾皇上大安!”

“好,好…。”太子尤为欣慰,“众爱卿有此心,是我大瀚之福。”

“都是臣等本分!”

一来一往,滴水不漏,一个表贤,一个表忠。

太子,皇后,大臣,均表完态,救治(弄死)赫连昌,争分夺秒的进行起来。

大臣们一脸沉重的守着,这种瞬息万变的时候,是如何也不能离开呀!

闭上嘴巴,满脸担忧的候着,最为合适。

赫连珉坐在一侧,视线不着痕迹在众人脸上划过,在凤璟和赫连逸脸上微顿,而后移开,垂眸,心头紧绷…。

赫连逸那边无任何动静,凤璟那里亦是!然他们这种平静,安静,却让赫连珉分外的不安。

他们若是在背后搞些小动作,赫连珉心里反而会觉得踏实些。可现在…暴风雨前的宁静之感。

啪……

突然起来的一声,在这极致紧绷的关头,乍然而起,惊的殿内的人,均是头一麻,一哆嗦…

华太医:…差点吓尿了,娘的,老了真是伤不起呀!

“谁在哪里?出来…。”赫连珉凝眉,声音沉戾。

皇后不由心里一凛。

太子话出,却没看到有人出现。

众大臣,神色不定。

啪啪…。拍打木板的声音,却是再次传来。伴随着的好像还有一声微弱的女声!

“救…救命…。”

这下不等太子开口,御林军自动防伪动作启动,箭上弦,长剑出…一致看向发声出。

百官心头发紧,感觉有什么即将呼之欲出,风暴终来!

凤璟,赫连逸几乎同时转眸,看向赫连昌龙榻,发声处…

“救…。救命…。”

赫连珉听着,面色发紧。

沉寂瞬间,赫连逸眉头微皱,看向赫连珉,“人好像在皇上龙榻之下!”

动静已出,众人皆听在耳中,既在殿内,自然要查探一番,掩过去,不可能!

但是,赫连珉这会儿却是分外想抹去。他只想赫连昌赶紧咽气儿,以一句国不可一日无君为由,立看群臣跪请他登基为帝。至于其他…任何骚乱,都是横生枝节,极有可能对他不利。

特别这殿内竟藏有人,这完全的意外,让赫连珉感到他像是傻子!眼皮子底下的事儿他竟然都不知道。

“皇兄,让御林军去查看一下吧!此事非同小可,或许跟父皇中毒一事有什么关联!如此,若是找到人,父皇的病情就不定就会峰回路转。”四皇子赫连玔纯良道。

赫连珉闻言,深深看了他一眼,眸色沉暗,“四皇弟说的是。御林军…”

“在!”

“轻移龙体,查看。”

“是!”

赫连昌被移开,床上东西全部拿开!

“救…救命…”声音清晰传来,听起来虚弱的厉害。人就在龙榻之下。

皇宫机关重重,特别是赫连昌的寝殿,更是秘密甚多,有密道,有暗阁都太正常不过。继而,龙榻之下别有洞天什么的,百官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,他们现在急于知道的是,龙榻之下的人是谁?她为何会在哪里面?

探寻,敲击,认真查找着,看起来完全一体的龙床!

众人提着心,静静看着,皇后心跳莫名开始不稳,随着御林军的动作,脸色越发的紧绷。

呼…。

手触龙形床头,忽然旋转,床,亦随着陡然而开!

打开,里面的人随着映现在眼前!

百官伸头看去,不由屏住呼吸!

“月妃娘娘…。”看清人,众人惊了。

皇后,太子眉头皱的像是打了结。

脸色死白,嘴唇干裂,虚弱不堪,枯瘦的可怕。看着那副衰弱的样子,今天若是没发现,很可能明天就死在里面了。

抖…床下睡个死人,想想都可怖。

不过,月妃娘娘不是应该在自己的寝殿吗?怎么会这里?

皇宫不止秘密多,诡异的事儿更多!

“把人抬出来!”赫连逸开口。

凤璟一直静静看着,不言不语。分外本分,他是武将,他的任务是动手,这种动口的事,事不关己,不予参与!

凤侯爷很是忠于自己。也就是因为这样,赫连逸特别讨厌他!赫连珉也是同样!

所以,结论就是,凤侯爷人缘不咋地,讨厌的人真的很多,因为除了他,无处下手,想拉拢他,无处着手,所以,很讨厌!当然怕他的人就更多了,谁让他们不幸目睹了凤侯爷撕人的那一幕了呢?

想想那血淋淋的一幕,不怕他的,要么是不怕死的,要么就不是人,比如那路边的马!

言归正传,月妃被抬出,抬的人面不改色,她却喘的厉害,人虚弱的厉害,看来,难活下来!

“月妃,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皇后心里不安,上前,紧声开口。

太子听了,看来皇后一眼,沉沉道,“母后,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,还是先让太医给月妃医治吧!”

皇后闻言,眼帘微动,快速收敛心神,越紧张,越容易出错,她心急了,深吸一口气,按下内心焦灼,“太子殿下说的是。”说完,看着宫内的少有的几个宫婢道,“你们赶紧把月妃抬回她的寝殿去,刘太医,你跟过去,即刻为月妃诊治,抓紧时间,不得有误。”

“是…。”

殿内的人,看着皇后一国之母的主持后宫事,心思百转,却均默默不出声。

有些事儿,他们想知道,可不代表要亲自开口问。自来都是祸从口出,特别这种要命的时候,少言是大智,是善待自己!

再说了,月妃的身体情况,明显弱的厉害,要是他们话多,让月妃有个什么好歹来。那,一个居心不良,延误宫妃病情,致使丧命的罪名,即刻就会落在头上。如此…。装死,装死,揣着明白,也要装糊涂。

这边,宫婢刚上前,刚碰触到月妃。

“我…我有话要说…”月妃虚弱的开口了。

太子闻言,随着开口,声音温和,却也强势,“月妃还是先治病吧,有什么话等到你身体恢复一些,有力气了再说…”太子说完,抬手,明显是想尽快把人清理出去。

“皇上为何中毒,我知道…。”

月妃话出,大殿陡然一静,静的厉害,但是…。不知为何,对月妃的话,不但不感意外,反觉意料之中…风暴有始起,这感觉得到印证。

太子手攥紧,脸色难看,直直盯着月妃,沉沉道,“月妃,你刚才说什么?”再次询问,看似不敢现行,其实,是想耗费月妃那已虚弱不堪的精力吧!期望着,这麻烦,赶紧晕死过去,也好顺势把人抬出去。

关于赫连昌是如何中毒的,中的是什么毒,太子,皇后,包括百官早就已经不好奇了。所以,月妃这话,部分人并不想听。

月妃听了太子的追问,却是一点儿弯都不饶,好像看透了太子的目的,继而,看着殿上人,撑着身体,直接了当道,“是我下的…”

话出,百官怔愣,因为这答案完全在意料之外。阴谋呢?诡计呢?月妃这是嫌自己死的慢吗?

太子听了眼睛微眯。

皇后神色不定!

赫连逸眉头轻皱,“你对皇上下的毒?”

“是!是我做的。”月妃脸上带着死气,眼眸却是分外平静,淡然,对生死已无所谓。人之将死,连说谎都变得不屑一顾。

看着月妃,对于她的话,百官信了大半儿!

不等他们开口询问,月妃继续道,“我在皇上每次宠幸我的时候,就把毒药掺入口脂中,涂于唇上,如此,毒药就瞬时进入了皇上的身体,呵呵…。从我进宫那天算起,也已有两年了!”

百官闻言,头皮发紧,蛇蝎美人,枕头边人,最为可怕。

“你涂在自己唇上,如此说来…。”

“我跟皇上一样,早已中毒。”

闻言,众人心头一凛。

“你为何要这么做?”四皇子赫连玔,很是不明白,沉声开口。

月妃扯了扯嘴角,带着怅然,复杂,“因为我若不这么做,贤妃就会杀了我!”

话出…。

果然没有自己主动寻死的人!

朝代交替,新帝登基,其中过程,果然没有一帆风顺,理所应当的,这一次或许也一样,血雨腥风少不了。

皇后看着月妃,神色变幻不定。宫内的人都知道,月妃是贤妃的一条狗,曾经,对于月妃,皇后也很是厌恶。可没想到,在这种时候,这条狗竟然反过来咬沈蓉一口,倒是帮了她!

呵呵…。难道这都是天意,是老天要她成其事,不用费一丝一毫的力气,就能够清楚沈蓉,赫连珏,包括沈家一门!

“你说,是贤妃逼你下的毒?”皇后开口,声音透着沉戾。

“是!”

太子听了,眼底情绪变幻不定。这事儿在他意料之外。

赫连逸再次开口,“来人,把贤妃带来。”

“是!”

对于赫连逸的命令,没人多言。毒既然是贤妃下的,自然要把人带来,询问解药,先行救治赫连昌!

那边去带人,这边继续追问。

“她是怎么逼迫你的?还有,既然知道是毒,你还往自己的嘴上抹,你这分明也是自寻死路。”皇后表情阴沉,怒火不加掩饰,对于谋害自己丈夫之人,完全难容之态。

不过,也只是愤怒,不再有其他!比如心痛,比如,想上前撕了月妃什么的。呵呵…。比起这些,皇后更想坐实贤妃的弑君的罪名吧!

后宫的女人们呀!或许在入宫的那天,已成魔!

月妃听了皇后的话,捂着心口,按下自己不适,道,“我是被贤妃的人强逼着入宫的,在入宫之前,已被喂了药,因此,我只能听她的,成为她手里的棋子,不然,我就要承受毒发之时,那非人的折磨,我经受不住那个,太痛苦。”

原来如此!贤妃这位宠妃的手,伸的够深,也够长的!

明了原因,不再追根,转而,进入正题,“贤妃给皇上下的是何种药物你可知道?”

“应该是种能令人神志不清,恍惚之中,受制于人的药物。我在服用那药之后,曾经出现过幻觉,然后听令于一个声音。”

闻言,恍然,贤妃这是想控制皇上,然后,试图这样给自己固宠,也让其子赫连珏顺势登上帝位吧!

皇后听完,沉怒道,“没想到,贤妃此人竟然如此恶毒,其心可诛…。”

皇后话出,百官明白,贤妃这罪名已定了。她承不承认都已不重要了。而且,她就算是不承认,皇后也会立马找到‘证据’给他们看,让大瀚的都知道,皇上是被贤妃害死的。

最后结果贤妃必死,沈家族人,必遭牵连。

恰时,御林军归来,手中却无人,百官看着神色不定。

“禀太子,贤妃死了!”

此话出…

皇后抿嘴,遗憾,死的真是快,太便宜她了。

百官:…真是死了的恰是时候,倒是少受折磨了,不过,这时死,即刻就会被定义成畏罪自杀吧!而一切罪名也随着成立。

皇后是不会放过任何能给贤妃加罪的机会,谁让她们十多年来一直水火不容呢!

太子叹了口气,神色有些疲惫,抬手,“本宫知道了,好了,把月妃也带下去吧!”

故事到处就够了!其他,已不需要。

“是!”

“还有,即刻把贤妃寝殿围住,给本宫找,看看手否能找到解药。”

“是!”

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吗?不…

“太子殿下,皇后娘娘,还有众位大人,既然我跟皇上中的一样的毒,我这个吞食最多的人都没死,为何皇上却先倒下了呢?关于这点儿,你们就不感到奇怪吗?”

他们当然奇怪了,只是没敢说出来而已!

凤璟依旧保持沉默,赫连逸看着月妃,温和的声音,也不由染上一抹沉色,“你还想说什么?”

月妃扬了扬嘴角,笑容带着一丝恨意,转眸看向太子,皇后…。

这一动作…

令人心惊肉跳。

惊涛骇浪,头发麻,脚发软,把赌注压在太子身上的,开始心跳不稳了,脸色随着变了!

不等他人开口,月妃好似突然有了力气,扶着地,颤抖着身体竟然站了起来。

或许是恨意支撑了她的精气,也或许是生命已到最后,回光返照使然,无论是哪个,他们这一刻清晰看到,月妃眼眸亮的有些渗人,里面的恨意让人毛骨悚然,也因此,不由让人相信了,她对皇后和太子的恨意绝不是假的,绝不是装出来的!

太子心一沉,皇后心一紧…

“你…。”月妃死死盯着皇后,脸白如血,眼红如火,两个极端,恨意滔天,“贤妃用毒牵制我,而你,大瀚的皇后娘娘也是当仁不让,我刚入宫,刚受宠,你就暗中给我下了绝育药,绝了我的子嗣,其心狠毒,残忍至极,你这样的人不配为一国之母…”

皇后听了,脸上却是一点儿起伏都没有,冷冷淡淡道,“来人,带月妃下去医治吧,她快疯了。”

皇后话出,月妃暮然大笑起来,笑的眼泪都出来了,“这金雕玉砌,至高无上的皇宫!看起来是那样的华美,雄伟,可内里却是那么让人恶心,夫妻不是夫妻,兄弟不是兄弟,父子不是父子,相互算计,互相残杀,为了自己,为了这帝王之位,你们恶事儿做尽…。”

“带出去…”

“我在里面呆了五日,这五日,我听到了很多。我知道了,原来当初凤侯爷会出事儿,竟然是皇上和太子一手策划,原来,我大瀚最大的叛贼不是别人,就是我们大瀚的皇上和大瀚的储君…。”

“来人…。”太子话刚出,身体忽然僵住,动弹不得,瞬时眼中燃起风暴,杀意蔓延。

“原来,皇上之所以会身中异毒,竟然是太子一手所为,为登基,暗中联合西域,对皇上种下毒药,致使皇上半死不活。心里极致盼着皇上死,面上却还极力装孝子,为登基为帝做铺垫,此等弑君杀父之人,怎陪为大瀚帝君…”

“月妃,你疯了…”皇后面色阴沉到了极致,煞气难掩,想抬手,抬脚制止,却发现,寸步难行,这一发现,令皇后心里陡然一沉,寒气由内而外蔓延,愤恨倾斜。

该死的,这是要在最后关头,给他们来一致命一击吗?

今日是赫连昌的死期,同时也是他们的吗?

“还有,五皇子的死也是太子授意,是让他让魏刚以无意之名做出来的,为的就是排除异己,防止他和三皇子赫连珏联合起来造反,对你不利。本来,你更想除掉的应该是赫连珏,可惜,被怂恿的从皇陵逃出的却是五皇子!”

“还有,太子殿下现在正在预谋除掉魏刚和赫连珏吧!咳咳…。”月妃说着猛咳起来,血色随着嘴角流出。

“你是如何知道这些的?”从来至今,一直沉默的凤侯爷开口说了第一句话。

“咳咳…。因为太子是孝子,每天晚上来看晚上的时候,总是要跟皇上耳边,耳语几句,我也自然的也就…。”话未说完,月妃眼前一黑,人倒下。

静…。

大殿上静到了极致!

皇家丑事,夺嫡弑杀,血色暗涌,在这一刻展现了…

就这时,宫内忽然响起一阵异动!

“主子,魏刚带人杀进来了,在外和赵家的人打起来了。”凤卫禀。

“太子,魏家谋反了!”

随着护卫的禀报,太子发现他能动了。可不等他开口,殿内的大臣,包括凤璟,九皇爷都起身往殿外走去。

走出大殿,外面场景,看的人心口一致。

厮杀已起,血色飞溅,火光冲天,刀光剑影,攻击搏杀,嘶吼,倒下…。

屠杀,惨烈,犹如战场。

文官看此,咽口水,直接一身冷汗。

武将上阵…

“凤和,调配凤卫即刻前来。”

“是!”

令下,凤璟随着飞身加入,赫连逸同时出手制止。

随着两人的加入,局势瞬时有了新的变化,刚居于上风的魏刚,即刻被压制。

不过,同时很多官员也发现,赵家竟然带了那么多人的进宫来…。这是早预料到了魏刚会造反,所以,早就做好了防御?还是…。早有预谋,做好了强推赫连珉上位的准备呢?

“赫连珉,我为你做牛做马,忠心一片,可你…。却明面上护我回京,暗中却派人暗杀我,此等心狠,不仁之人,不值得我魏刚守护,今日,我魏刚舍了命去,宁死,也要让大瀚之人看清楚,你是何等毒辣,虚伪之人…。”

在赫连珉出来的那一瞬间,魏刚既叫骂出声,表情扭曲,满脸愤恨!

很好!就算杀声四起,魏刚这话,还是清晰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。

“魏刚,你少在这里乱咬,乱喷。污蔑太子,带兵入京,意图谋反,狼子野心,昭然若揭!”赵桁(皇后兄长)怒火中烧,反击,“不杀了你,实天理难容,御林军,给我上,杀了…。”

“啊…。”

殿内突然一声尖叫,震的人心里一跳。顾不得眼前,疾步往殿内走去。

走进,看到眼前的场景,眉心猛跳…

眼睛瞪大,身染血色的皇上,倒在血泊中的月妃,还有满脸疯狂,杀气腾腾的皇后…。

“皇上,皇上…。”喜公公叫着上前,手碰触到赫连昌,脸色骤然一变,“皇…。皇上驾崩了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