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逝的时光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,缓如流水,又似白驹掠过。

赫连逸登基,凤璟,蔺芊墨离京,眨眼之间,已进入十三个年头。

十三个春秋,时光转变,事过境迁,样貌微改。唯心不变,往事犹在昨天,不曾褪色,心中想念亦然渐浓。

宫中

曾经年少的影一,随着时间的推移,也变得越发老练,沉稳了,唯一不变的是,依旧静静的守在赫连逸的身后,尽心尽力,忠心不改。

太阳西下,红霞蔓天,夕阳余晖,为整个皇宫都镀上了一层绵软的鲜红,娇艳却也凄美,如此景色,难免惹人心生感慨,一丝叹息。

视线从落日上移开,转眸,看向站在城墙上的主子。

如今,赫连逸也已年逾四十了。四十岁,一个男人辉煌的时段,身体仍强健,心里更强悍。

而身为大瀚最高统治者,经过时间的沉淀,赫连逸反而越发温和,儒雅,雅人深致,举手投足之间,优雅,尊贵,尽显王者气度。

只是,端看这些,若你以为赫连逸是一个温软可欺帝王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因为,他只是把为帝者那种冷嗜,威慑潜藏于心罢了!

关于这一点儿,在赫连逸登基最初,就意图讨巧卖乖,讨伐凤璟的人,已用他们的性命,给了大瀚人一个血色的告诫。

让人明白,他与凤璟,蔺芊墨之间的缠扰,纠缠。这些,没有任何一个点儿是你们可以参与,评论的。

所以,别试图利用他的情绪,妄图达到自己所图。那样做的结果,某大人全家覆灭的结果,你,将重复!

一次震慑,永久平静。关于凤璟,蔺芊墨朝堂之上,再无人敢随意提及。

除此之外…。

眼中溢出沉重,看着身染红霞,遥望某处的高大男人,影一心口钝钝的发疼。

身居最高,心却寂寥。

为帝十三载,宫中无一妇,膝下无一子。这些,曾经亦是朝堂众人奏折之上热议的重点,只是,随着叫器最欢的人,家族的快速没落。赫连逸的态度,完全显露。

大瀚国事,可随议,而皇上家事,若还想继续戴着这乌纱,那么,就请慎言,最好是无视,否者,后果自负!

如此,朝堂之上,几番换水,时至今日,大家都懂得了闭嘴,学会了沉默。大殿柱子上的血气终于散去了。以头撞柱子,确实是会死,而皇上不会拦着。所以,消停吧!

反正,就算赫连逸不娶妻生子,大瀚的江山也不会垮掉。为着自己的老命,仕途,他们还是别咸吃萝卜,淡操心了。

君有令,臣不得不从。这才是为臣的基本,更是身为忠臣的基本呐!继而,老臣们都去装死去了。

倒是国公爷私下,明确的向赫连逸提过几次,不过,也都被否了。

影一真担心,再这样下去,赫连逸真的要一生孤寂下去。

“影护卫。”

突然的声音,打断了影一的思绪,转头,看到来到眼前的李志,面色微缓,“李太医。”

十年前,李志被赫连逸接到了皇宫。原因,自然不是因为他医术了得。只是因为,在山崩之后,在蔺芊墨失踪的那几个月,李志能跟主子说的有很多。而那些,是赫连逸想听的。

不过,李志既然来了,担着一份职,也在努力的尽那份心。

自山崩之后,赫连逸被凤璟打成重伤,虽性命无碍,可心肺却遭受重创,尽管已精心调养多年,可每逢天冷,还是会时常感不适。

“皇上今天可咳了?”李志问道。

“今天早起,咳了几声,咳声倒是不重。”这些年来,影一也算是半个大夫了。

李志听了,点头,“那就好!”说着从药箱中,拿出一个小瓶子递给影一,“这个,按时让皇上吃。”

“好,我会记住!”影一接过,习惯性的打开,拿出一颗,放入口中。

就算是李志,但凡关系到赫连逸,影一也无法给予绝对的信任。对此,李志已习以为常,并理解。

“味道…。好像不对?”影一眉头不由皱起,看着李志道。

李志如实道,“因为比以前多加了几味药。”

影一听了,直接道,“是什么?”

李志拿出药方,交给影一。

影一看着,药名都很熟悉,也均是一些对身体好的良药,但是合成以后,药效如何,影一却是不敢确定。收起,等下给影五看看。

“李太医去忙吧!”

李志听了,却是没动,有些欲言又止。

影一看此,道“李太医可是还有什么事儿吗?”

李志沉默了一下,看了一眼城墙上的赫连逸,而后上前一步,看着影一低声道,“药方,是墨儿让人送来的。”

李志话出,影一面色骤然一变,不可抑止,心头猛跳,“你…你刚说是…是…”

这十多年来,赫连逸,凤璟,蔺芊墨从未主动联系过,亦是不曾打探过什么。不是因为怨恨什么,只是因为那样最好。

凤璟对赫连逸的那股火气,需要时间才能缓和,释怀。

而赫连逸,亦需要一个时间忘掉蔺芊墨,重新开始全新生活。

所以,于蔺芊墨来说,她能做的就是沉默,这样对两个男人都好。宫中良医众多,并不差她一个。

现在十多年过去了,凤璟对赫连逸,心里应该已平缓许多。而赫连逸,却未曾忘记,仍旧守着回忆在继续。

现在,蔺芊墨让人送来一张药方,也算是凤璟的一种态度,彼此之间,试着放下,相互守护。

“真的是芊墨郡主吗?”影一心潮起伏,心头百味复杂。

“是,真的是…。”

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赫连逸不知何时已从城墙下来,俊逸的面容依旧,只是更添了气韵,双眸越发深邃,悠远,触之心悸,望而生畏。

只是,此刻,眼中却是波澜重重,是紧张,是忐忑,是喜悦,是盼望。显然,他们刚才的话,赫连逸或已听到些许。

影一看此,心头发紧,那种酸酸胀胀的感觉,骤然而生,涩涩发疼。

李志看着赫连逸,一时沉默。

赫连逸伸手拿过影一手中的药方,直直看着李志道,“这药方是谁给你的,再说一遍。”声音低缓,似怕错听什么。

李志看着赫连逸轻轻一笑,恭敬道,“回皇上,墨儿说,十多年了,听说皇上不爱红颜,爱美酒了!可是真的?”

“咳…咳咳…”心潮起伏,肺部波及,李志话出,赫连逸瞬时咳嗽出声。

“皇上…”

赫连逸看着手里的方子,嘴角上扬,幽深的眼眸,沉黑不在,柔和溢开,点点波光晕开,眼帘轻颤,“爱红颜,也爱美酒…”

李志听了没说话,影一默默把药瓶子双送递给赫连逸。

赫连逸伸手接过,摩挲着,良久,抬头,“墨儿…她可好?”久违的名字,再次出口,心中悸动,直至发疼。

“嗯,墨儿挺好!”

赫连逸点头,“那就好…。”说完,长长的沉默之后,开口,“凤璟,他眼睛可好些了?”

山崩之时,地宫坍塌,身处其中的凤璟,眼睛被利物所伤,致使眼盲。这也算是赫连逸间接造成,因为,若非他劫持蔺芊墨,凤璟也不会地宫走一趟。

李志摇头,“这个墨儿没说。”

赫连逸听了,没再多问,伸手打开药瓶,拿出一粒药放入口中,却没有直接咽下,而是任由苦味让口中蔓延开来。

“李志!”

“臣在!”

“墨儿坠落之后的事,再说一遍吧!”

“皇上…”

“我想听!”

李志垂眸,“是!”

“当初墨儿掉落,身上多处划伤,腿受创…。”

掉落,昏迷,自救已是天方夜谭。但庆幸的是,崖下四处逃窜的来京商人看到了蔺芊墨,当即把她给救走了。

但不幸的是,救她之人,并不是因为她受伤了,秉持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才救的,而是因为看她长的还不错。

因为蔺芊墨当时太过狼狈,匆忙之间,也没人会仔细分辨,再去联想她是哪个谁。继而,当时救她之人并未认识到她就是凤璟满天下寻找的那个。

不然,早就带着她去领赏钱了。而不是累死累活的把人救出之后,还费尽心机的想着养好了,给自己做小妾,他做老爷,被伺候!

结果,他享齐人之福的愿望还未实现,蔺芊墨就先遭到了原配夫人的各种恶待。

蔺芊墨曾这样形容她那段遭遇,就如练功走火入魔的小龙女,遇到了公孙止。那路线是差不多,只是剧情有所差异。

小龙女遇到公孙止,懵懵懂懂之中,差点做了公孙止的继室。而她,是完全清醒之中,因为双腿无法行走,差点成某商人大爷的小妾,连带被正室夫人各种揉搓。

任凭她怎么游说,那醋意大发的夫人,只那钢刀般的眼睛看着她,兼带拧一把,掐一下,就是对她的话完全不予理会。那感觉,真是抓心挠肺,有木有!

更悲催的是,本还想商人大爷会来个英雄救美,然后,谈谈条件,双方互惠互利,来个双赢什么的。

可没曾想,那货竟然是个短命的。瘟疫来袭,他巴登儿就这么阵亡了。好嘛,瞬时一个克星的名头铛铛的落在了她的头上,这下正室夫人更有虐待她的理由了。

扬言要把她塞入棺木中,让她跟那死鬼一同埋了!当时蔺芊墨听到这提议…。真心给她点不了赞。

好在这家孩子不同意,心思玲珑的女儿尖着嗓子,如此说道,“让她给爹一起下葬的话?那我们祭拜的时候,岂不是连她都要一起祭拜了吗?哼…。她一贱婢,哪里有资格受本小姐的膝盖。”

猛虎夫人一听有理,但若不处置蔺芊墨,实难消她这心头之气,遂问,“那你说该怎么处理这贱货。”

女儿眉头一挑,手帕一挥,风轻云淡道,“看她模样还不错,妓院老鸨肯定喜欢,应该能卖个不错的价钱。如此,也算是抵这些日子她吃的粮食了。不过,在此之前先让她送爹一程吧,也算是了了爹的心愿。”

这主意,取得了一片掌声,猛虎夫人更是叫好连连。而腿仍然不能动弹的蔺芊墨,只能是无语叹望苍天!

就这样,她嘴巴被封住,人被绑在了棺材下面。这样近的距离的跟尸体接触,不但能虐待她,还能让死了人如愿。

如此一来,蔺芊墨真是忧伤了,本来还指望着,凤卫能找到她,这么一来,可能性可就微乎其微了。果然…。

途中她听到了,有士兵检查棺木,都开馆了,但她却被忽略了。那近在咫尺的距离…差点哭瞎了,有木有!

如此,几番周折,直到腿能动弹,蔺芊墨才得以逃脱。

在身无分文,腿伤未痊愈的情况下,那真是举步维艰,更是毫无速度可言。再加上那时瘟疫蔓延,想乞讨都没人给你。艰难前行,连带寻觅凤卫。没曾想,凤卫没碰上,反而遇到了行医施药的李志。

“现已是人妻,无法强嫁了,不知道李侠士还愿意伸手一救不?”

蔺芊墨一句话,李志把什么难民都抛到了脑后。当即带人回家,闭不出户,成为蔺芊墨一个人的专属大夫。并连带送人回京,路上不忘寻觅凤卫!

就这样,等到回到京城,也已是几个月之后了。

每次李志说起这个,心里总是诸多庆幸,庆幸蔺芊墨够坚强,庆幸她够坚韧。

而赫连逸…。

“若非是我,她也不会经历这么多磨难,几近丧命。”

“皇上,都过去了!”

赫连逸摇头,事情过去了,可心里永过不去。那个在危难关头,曾经舍身挡在他前面的人儿。他给予了什么呢?伤害大于守护。

蔺芊墨是赫连逸迈不过去的存在。有时影一忍不住想,这到底是缘分呢?还是劫数呢?

“主子…”

听到声音,抬眸,影二身影映现眼前。

“主子,冥王爷的信函。”

冥王爷,赫连冥!十多年来镇守边关,但每逢赫连逸寿辰却必回京。

冥王爷这称呼,喻意,对赫连逸俯首称臣,永是殿下臣,是他赫连一族人,绝不背叛。

赫连逸伸手接过,展开,看到上面内容,脸上表情,波澜起,复杂,难辨…

“主子,可是边关有什么事儿?”

赫连逸摇头,轻缓道,“赫连冥要进京了…”说着,微微一顿,“同行的还有墨安,还有念墨…”

赫连逸话出,影一神色不定,“他们…。”

“回来看望凤国公和凤老夫人…”

影一听了,垂眸,眉头轻皱,心里不由难安。

凤墨安,凤念墨他们…他们对主子,会是怎么一种态度呢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