各自期待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随着赫连冥,凤墨安,凤念墨进京之日的逐渐临近。影一清晰的发觉,赫连逸情绪起伏越发明显,一大症状,他开始时不时的走神了。

致使,朝堂之上的一些老臣,下朝之后,忍不住问他,颇为关心道,“影护卫,皇上可是龙体不适吗?”

“无,皇上身体康健,只是最近稍微有些疲累,各位大人无需担心。”影一很官方回答道。

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。”老臣们听言,脸上表现出放心来,不过,至于心里是怎么想的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影一不擅长,也没什么兴致跟他们打什么官腔,简单的回应之后,既去了御书房。

众大臣,也识趣不再多言,快速离开了。皇上的心思,太难琢磨,关于这一点儿,某些个自以为聪明,可现在坟头上已长满草的亡命之官,已很好的为他们证明了这一点儿。所以他们还是安分些好,那样才能活的更久。

御书房

赫连逸手里拿着奏折,可手和眼却停在一页,长时间未动。

不用费心探究,已然明了,赫连逸又在走神了。

而为何心不在焉,也并不难猜。

“影一。”

赫连逸忽然开口,影一抬脚上前两步,“主子!”

“他们现在走到哪里了?什么时候到?”

他们指的是谁,影一心里明了,开口,“今天下午应该就入京了。”

赫连逸听了没说话,手里的奏折却完全放下,视线移开,停驻在书案上的画轴之上,静静看着。

影一看此,静默,片刻,“主子,可要属下去迎迎?”

赫连逸摇头,“他们若愿来,自回来,若是不想…。我再不想去勉强什么。”

虽想见到墨安,念墨。但赫连逸却不想再给蔺芊墨一丝压力。更不想她再感到不安。

“一切顺其自然吧!”

影一垂眸,“是!”

虽说顺其自然,可主子依然十分期待吧!因为,凤念墨长的跟芊墨郡主很是肖相。

只是,看到她,主子不知道会是何种心情?应该是更加想念吧,对那个身在远方,此生无缘的女子!

午时,御膳房刚把饭菜送上,太监既来报,“皇上,冥王爷到,现在殿外候见。”

赫连逸闻言,拿着筷子的手骤然一紧,影一也莫名感到紧张。

“宣见。”

“是!”

太监退出,影一看到,他的主子在整理衣服。那动作落入眼中,影一不可抑止,心里难受的厉害。

少卿,人影晃动,然,只有一人!

“臣叩见皇上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赫连冥双膝跪地,以臣子身份,先行大礼。

看着只身一人的赫连冥,影一眼眸微缩。赫连逸眼中溢出一抹涩意,而后隐没,温和道,“起来吧!”

“谢皇上!”

赫连冥起身,看着桌上的饭菜,脸上扬起笑,“这荷叶肘子,侄孙可是一年没吃到了,想念的厉害呀!”

赫连逸闻言,淡淡一笑,“知道你会掐着点儿过来,早就让御膳房备着了。坐吧!”

赫连冥听言,脸上笑意加深,“还是皇爷爷疼我。”说完,毫不客气坐下,由内侍伺候着洗过手之后,拿起筷子就开始大快朵颐。

边吃,边叹,“嗯!还是那个味儿,真是百吃不腻呀!”嘴巴里还没嚼完,筷子又夹了一块放入口中,看着满桌的美味,看向赫连逸道,“皇爷爷可是想侄孙了?”

赫连逸抿了一口酒,随意点头。

赫连冥看此,笑开,“怪不得今年的菜色,比起往年都丰富!”

影一闻言,眼帘微闪,而后低头。

赫连逸放下酒杯,浅笑,“喜欢就多吃点儿。”

“好…”赫连逸吃的欢畅,毫不客气。

那吃相,严格的讲,很是御前失仪,不过,赫连逸却一点儿不讨厌。因为赫连冥那爱吃的模样,有某个女人的影子。

赫连逸看着,嘴角笑意浅挂,未曾消散。

吃到一半儿,赫连冥稍稍解了馋,灌了一盅汤,想到什么,道,“对了,臣这次进京,墨安和念墨也随着来了。”

赫连逸闻言,眼帘微动,而后点头,“我已知晓。”

“他们说,这会儿晌午了,不便叨扰皇上,所以,等下午再过来给皇上请安。”赫连冥说的那个随意,风轻云淡。

影一闻言,心头一紧。

赫连逸眼中情绪变幻,“他们…。说要过来?”

赫连冥看着赫连逸点头,“自然是要过来,并且还给皇上准备了礼物。”

“是…。是吗?”

“嗯,不过准备了什么臣倒是不知道。墨安和念墨这两个小家伙难缠的很,特别是念墨。我本来还想替皇爷爷打探一下的,可我刚张口,她就给我按了一个偷窥,肖想皇上物品的名头。”

赫连冥说着,轻哼,“那丫头长的跟蔺芊墨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可那性子,却是完全随了她爹,真是一点儿都不讨喜。”

赫连逸听了却是笑了,心潮涌动。思绪飘散,真的跟墨儿长的一样吗?

想着,看向赫连冥,“他们喜欢什么?你看,朕是不是要准备些什么?”

赫连冥听言,眼底划过什么,而后又消失无踪,摆手,“皇上就做好心理准备就好,其他都不需要。”

“这个,好像最不容易…”赫连逸笑的无奈,也期待。

赫连冥心情复杂。

凤家

凤墨安,凤念墨回来,凤家人围坐一团,对于他们的到来,表示热情欢迎。

墨安,念墨对于凤家众人,也表现的分外知礼。问安长辈,问候平辈,关心小辈儿。

看着脸上笑意不曾断,笑的温和又平和的两个人,凤肣心情一时复杂,比起寡淡的凤璟,古灵精怪的蔺芊墨,这两个孩子更为内敛,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再次体现。

不得不说,凤璟和蔺芊墨过去虽然多有磨难,可相对的,他们拥有的也是他人奢求不来的。

“安儿,墨儿,你们父亲,母亲可好?”张氏笑问,满脸慈爱。

凤墨安点头,那跟凤璟相似的面容,笑意盈盈流转,风华已现,“爹爹和娘亲均安,来时让晚辈问候大伯,伯娘安好。”

“好,好…我们都很好,就是特别惦念他们。不知他们什么时候能回京一趟。”张氏颇为关心道。只是此关心,却隐含深意。

凤墨安浅笑不散,“多谢伯娘挂念,只是爹爹和娘亲暂无回京的打算。”

张氏听言,心里一松,脸上却满是遗憾,“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看看就好了,你曾祖父和曾祖母很想念他们。”

这话听着,有那么些意味深长的味道。比如,两位老人这么想念他们,他们竟然不知道回来看看。这可是不孝呀!

张氏明明是不想人回来,却又因为看到国公爷和老夫人,对凤墨安,凤念墨两人那种喜爱,忍不住的又想刺一句。他们这些常年在跟前尽孝的,竟然不如这凤璟一家常年在外的。想着,心里不免就不平衡了。

凤念墨听了,转头看向国公爷和凤老夫人,“我怎么觉得,曾祖父和曾祖母更加想念的是我跟墨安呢?”

凤墨安点头,“我是同样感觉,所以,巴巴的回来了。”

两人话出,国公爷面色舒缓开来,凤老夫人顿时笑开,“当然更是惦念你们。”

凤肣看了张氏一眼,隐带凉意。张氏垂首,不敢再多言。

凤念墨轻笑,“孙女跟祖母心有灵犀。”

“那是,也不看看我的念儿是谁…”

“好了,都见过礼了,你们先下去吧!”国公爷开口。众人起身,简短的表示热切,而后离开。

屋内静下,凤老夫人伸手拉住墨安和念墨,脸上欢喜之意加深,眼里满是欣慰,“真是长大了,长大了…”

“嗯,已经可以孝敬曾祖父和曾祖母了。”

凤老夫人听言,笑开,眼中却溢出水色。曾经弱小的躺在她怀里的两个小人儿,现在也已对他们说孝敬了。

国公爷看着心里也颇为感慨,更是骄傲,果然是璟儿的孩子,看着就是顺心,让人不由就想偏心。

“你爹爹,他现在怎么样?”

“我爹眼睛好多了,虽无法恢复到未伤之前,不过,睹人视物眼无障碍。”

“真的?”国公爷和老夫人难掩喜色。

“是!”

“这可真好,真好…。”

虽然凤璟来信说,他已经好了很多,不过,他们总归是半信半疑,现在,听墨安这么说,凤璟应该是没有哄他们才是。

“不过,我爹眼睛虽好了许多,可心情却是不太好。”凤墨安叹气。

“怎么?又遇到什么事儿了吗?”国公爷皱眉。

凤念墨清淡道,“我娘有身子了,我爹…。正忧伤。”

忧伤的很是厉害,连带的看他们都开始各种不顺眼。而这,也是他们随同赫连冥进京的最大原因,不然,他们应该会等到春暖花开再来的,可惜,

父亲大人心情不好,他们只能退避。希望回去时,娘亲已经把火给熄灭。

国公爷和凤老夫人听言,面面相觑,一时惊疑不定。

***

青山绿树,碧海蓝天,山川瀑布,花鸟鱼虫…

处处景致,各种清幽,一处世外田园。

当初,凤璟,蔺芊墨带着两个孩子离开。没多久,蔺毅谨亦随其而来。其后,还有各处奔走扩充商途的阴嗜,也是时常在此停留,包括冷烨,赫连冥,赫连帆等人也会时不时的突然冒出。

所以,凤璟,蔺芊墨虽远离繁华处,但日子却仍然很是热闹。

面对这一境况,蔺芊墨道,“我们的家,你们的旅店。如此,住店别忘交钱。”

“这个没情义的女人!”阴嗜愤然的看着蔺芊墨。蔺芊墨则是淡笑的看着飞檐走壁,武功一流的众凤卫,对着阴嗜摇手,笑的意味深长,完全无良。

饮嗜绷着脸,哼哼着奉上银票。看蔺芊墨手指沾口水,眼睛晶亮,数银票。呲牙咧嘴…。

“凤夫人,我天南地北走动,结识了不少会做美味佳肴,各方风味的厨子。凤夫人若是有兴致的话,我每次过来的时候,带上一个过来,这样凤夫人稳坐家中不动,就可尝遍天下美食了。”冷烨看着阴嗜交出那厚厚一打银票,微笑开口,试图来个条件交换。

蔺芊墨听了,瞬时笑开,“这样极好!”

“那…”

“你不用交住宿费了,就只交伙食费吧!”

冷烨:…。

阴嗜哈哈笑,想从蔺芊墨这里占便宜,怎么可能!

今天各具魔性的人,再次重聚。明显感到院中气氛不对。

望着院中,相对而坐,大眼瞪小眼的男女。蔺毅谨,阴嗜,凤和,冷烨等缩在角落,静静的偷窥着,同时,还不忘嘀咕,打探。

“发生什么事儿了?凤璟怎么那表情?丢钱了吗?还是蛋碎了?”阴嗜靠近蔺毅谨轻声嘀咕着。

“凤侯爷没丢钱,而是要当爹了。”早一步到来,已经知道某个内幕的冷烨低声回答道。

阴嗜听言,一愣一惊,瞪眼,说话不经大脑,顺嘴蹦出,“蔺芊墨这是要老蚌生珠!”

这四个字一出,凤和脸黑了,蔺毅谨脸青了,两人一致转头,同时伸手,一个捂嘴,一个下狠手,对着阴嗜就是一通痛揍。

冷烨默默看着,淡定的袖手旁观,一点儿搭救的意思都没有。

要说蔺芊墨今年也才刚入三十岁,说老蚌那真是太过了。只不过,这时代女人,生孩子这种事儿一般在二十岁之前都完成了。

三十岁的女人,若是十五岁生娃,到了这个岁数,有的都做奶奶的了,所以,就时代来讲,阴嗜这话还真算不上过激。

只可惜,碰到了从来只懂得护短,完全不讲什么道理的两个人,所以…。阴嗜咬牙默默忍了。

这边蔺毅谨打够了,停手,凤和也随着松开了手。

怎知,阴嗜的嘴巴刚解放,就死性不改,又来一句,“有喜了这是喜事儿呀!凤璟为什么这种表情?”说着一顿,惊骇不定…。

那表情,透着怀疑,无声诉说着,难道孩子不是凤璟的?

这表情一出,蔺毅谨冒火了,凤和什么都没说,伸手提起阴嗜,飞身离开。蔺毅谨摩拳擦掌,大步的追了过去。

站在边上,看到阴嗜被带走的小厮,很有自知之明的站在原地未动,只是巴巴的看看着冷烨,满眼的求助之色。

对此,冷烨决定装死到底。虽然跟阴嗜是合伙人,但是,离生死之交还是差点,所以…。祸从口出,这话果然是真言呀!不过,对于阴嗜顽强不懈的探知精神,还有这不屈不挠的作死态度,阴嗜还是很佩服的。

十多年了,蔺芊墨再次看到凤璟对她黑脸,那感觉…。真是久违的亲切呀!不过,现在可不是表现酸爽的时候。

蔺芊墨摆正姿态,认真看着凤璟,开口,既倒打一耙,“种下种子的是你,跟地无关,所以,我真的是被动的一方。”

凤璟抿嘴,“我明明吃了药的。”

“是呀!你还因为对我不放心,给你吃假药,忽悠你,特别让华太医给了开了方子,自己去抓了药。对于这一点儿,还有你的做法,我是一直不太欣赏。”蔺芊墨直白道。

“你在药里动了手脚。”这话说的,完全的肯定,连怀疑都剩了。

作为辩方,这个时候讲话可是不能委婉,态度一定要强硬,“老爷,若是我想动手脚,早就动了,何必等到现在。”

“早些时候我眼睛未好,孩子们还小,你有此心,却无那份精力。可现在不同了,孩子大了,我眼睛好了,你就起心了。”凤璟直直看着蔺芊墨。虽眼中情绪不善,可眼睛那抹光亮,却分外让蔺芊墨心动。

为凤璟重拾光明,蔺芊墨努力了十年。纵然凤璟眼中冒出点点火光,蔺芊墨依然感觉分外良好。

听了凤璟的话,蔺芊墨瞬时笑开,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心情,“只能说,孩子跟我心有灵犀。我刚想,她就来了。”

说完,微微一顿,靠近凤璟,拖着下巴,赞叹道,“也说明,相公种子很是强大呀!用了药也阻挡不了。”

被夸奖,凤璟一点儿不觉开心。

“墨儿,你已经不年轻了!”

凤璟话出,蔺芊墨小脸儿瞬时耷拉了下来,悠悠道,“原来,在你眼中我已是人老珠黄了吗?这是嫌弃我了?”

夫妻十多年,凤璟对蔺芊墨已十分了解。继而,蔺芊墨故作忧伤的姿态,瞬时被凤璟给无视了。

“你的年纪,再生孩子,那是冒险!”

见凤璟完全不吃她那一套,蔺芊墨马上明白,看来在这件事上以柔克刚是不可能的了,既然如此…

忧伤的表情一收,开始耍无赖,双手抱胸,鸭霸姿态,“能怀我就能生,你等着做爹就好。”

“蔺芊墨…。”

凤璟话出,怀中瞬时多了一抹柔软,“相公,你好久没叫我全名了,真好听…”谄媚,奉承。

凤璟完全不为所动,“孩子不能生。”

“好,你说不生,那就不生。”蔺芊墨说完,干脆利索起身,“我这就去吃药去。”

凤璟听言,身体一紧,伸手把人拉住。看着蔺芊墨,“吃…。吃药会伤身。”

凤璟说这话时,眉头皱的那个紧,表情那个纠结。看得人…

蔺芊墨叹了口气,跪坐在他身边,抬手,抚过凤璟眼眸,“过去十年,你做我的依靠,我做你的眼睛,我们走了太多路,但却错过了太多的风景。现在,你好了,孩子大了,我想歇歇了。”

凤璟听言,眼眸微缩,看着蔺芊墨依然美好的面容。心口发疼,为那青丝之中,与他一样潜藏的点点银丝。

十年的时间,整个大瀚他们走过了一遍。但为的却从来不是路边的风景,而是为了凤璟的眼睛,是为了寻找各种药材。

“而这个孩子的来临,是意外,更是我们的福气。我想和你一起养育她长大,不再错过她的任何成长。”

那时,蔺芊墨养育凤墨安,凤念墨时,是一心二用。因为凤璟的眼睛占据她太多心神。所以,严格来讲她并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。而凤璟,因为眼睛看不见,孩子的成长,他亦是错过了许多。

这个孩子弥补很多缺憾。

“等到她大了,墨安和念墨也都成家了。那时,你带着我,我们就去云游四海,这一次,不为其他,只看风景。”

凤璟伸手把蔺芊墨拥入怀中,“怎样都好,只要你在。”

对于凤璟来说,只要蔺芊墨在身边,世上处处都是风景。而对她妥协,已成为一种习惯。

“只是对于孩子,我依然无法欢喜。”

准确的说是害怕大于期待。因为孩子的到来,承载着蔺芊墨的安危。

“你放心,我会很好的。而且,你也应该相信你女儿的医术,她在这上面很有天赋。”蔺芊墨说着,不由道,“也不知道他们两个现在在京城做什么?”

宫中

午饭之后,赫连逸与赫连冥边关的事刚谈到一半儿…

“皇上,凤公子和凤小姐来了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