缘分妙不可言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少年似父,面容惊艳,犹如画中仙,绝色风华初现。只是相比凤璟的寡淡,少年眉目之间更为轻和,悠长,深远。

少女似母,容貌娇俏,花儿般的年纪。一眼看去,让人不由恍惚,熟悉的面容,让记忆重叠,遥记那一年,初次相见…

只是相比蔺芊墨的灵动,俏皮。眼前女孩显得很是沉静。如此,就算是模样那样相似,却也不会弄错。

赫连逸清楚的知道,站在他跟前的人儿,她不是蔺芊墨,而是凤念墨。

凤墨安貌若其父,性情却像其母。凤念墨容颜似母,秉性却肖似其父。赫连冥是这样说的。

“晚辈凤念墨给皇伯伯请安!”

“晚辈凤墨安见过皇伯伯,皇伯伯万福金安。”

两人屈膝跪地,行大礼,执的却是晚辈礼。

不是臣子,不是臣民,而是晚辈!

不是皇上,不是皇爷,而是皇伯伯!

那么,可以想成,他在他们的心里,其实是亲人?而不是恶人,不是令人仇视的人?是这样吗?

影一心口微动,紧绷的神色,舒缓下来。

赫连逸弯腰,伸手把两人扶起,脸上漾起温和笑意,心潮翻涌,“起来!”

“是!”

“来,坐!影一,上茶。”

“是!”

两人坐下,凤墨安看着赫连逸,率先开口,“皇伯伯身体可好?”

“嗯!好,我挺好。”若非经历过太多,赫连逸很难保证,他这会儿不会失态。看着他们,太多的过往涌入脑海,让人心潮起伏的厉害。

“你父亲,母…母亲可还好?”

“嗯,爹爹和娘亲都好,来的时候让我们问候皇伯伯。我娘还交代我们,有事儿一定要多多麻烦皇伯伯,不要客气,也不要客套。”凤墨安脸上带着笑,答的自然,透着着亲近。

赫连逸闻言,瞬时笑开,盈满怅然,带着怀念,“你娘亲说的没错,有什么事儿一定要来找皇伯伯。”

凤墨安听言,当即把不客套付诸实质,“皇伯伯既然开了尊口,那我们晚上可以留在这里用饭吧?”

“当…当然可以!你们喜欢吃什么,我让影一现在就去准备。”

“除了参汤之外,什么都行,我们不挑食。”

赫连逸听言,心头一动,“对参汤过敏吗?”

“嗯,这一点儿应该是随了我娘。”

是,确是随了她。

“影一,交代御膳房多做些好吃的。”

“是!”

影一领命离开,赫连冥亦是一言不发随着走了出去。他们之间应该有很多话要说,而那些,他不听为好。

不过,面对这样的墨安,念墨,还有这样的相处,赫连逸的心里肯定很复杂,但却也很开心吧!

但是,赫连冥却是闹心了。

“影一!”赫连冥直直看着影一道,“刚才那两个熊孩子竟然叫皇上皇爷爷,你听到了吧?”

影一点头,并道,“这样挺好!”

“好个屁!”赫连冥一不留神爆粗了。

影一一时不解,“冥王爷为何不快?”

赫连冥瞪眼,“对皇上,我还要叫爷爷。可他们竟然要伯伯。这么一来,他们岂不是成了我的长辈了。你说,我能高兴得起来吗?”说到最后,赫连冥几乎在吼了。

影一面皮抽搐,而后…。

“属下先去御膳房了。”说完,飞快的走开了。这事儿他作为下属的可是插不上口,更插不上手,所以,他会当做刚才什么都没听到。

赫连冥看着影一的背影,脸色难看,嘴巴绷成了一条直线。十分怀疑,“这两个熊孩子,不会是故意的吧?”若是,那是明目张胆的占他便宜呀!

这两个小混蛋!

还有…。可怜的帆儿,你从小喜欢到大的小丫头,来京一趟,已经成为你的长辈了呀!

赫连冥长叹一口气,无语望天。岔辈了,应该还能继续喜欢吧!

娘的,男女之情什么的,真是闹心。反正,他是懒得管了,爱咋地咋地。反正就算结不成亲家,他跟凤璟一家也绝不会成为冤家。一切都看赫连帆自己的本事吧!谁让他那么没眼色,偏偏喜欢上了蔺芊墨的女儿,活该他被折腾。

赫连冥拿出做爹的魄力,干脆利索的当了甩手掌柜!

赫连逸和凤墨安说着话,凤念墨一直静静听着,神色淡淡。

“墨儿,不…念儿…”

“我父亲曾经也喜欢叫我墨儿。”

赫连逸闻言,眼帘微动。

凤念墨淡淡一笑,伸手,拉起赫连逸的手腕,感觉他瞬间的紧绷,还有疑惑的眼神中,没有说话,手指放在了赫连逸的脉搏之上。

凤墨安轻轻开口,“姐姐在医术上颇有天赋,像我娘。”

赫连逸听了,点头,没说话。只是看着凤念墨,眼眸之中尽是复杂。不会认错,却会想念。

片刻,凤念墨把手放下,看着赫连逸道,“身无大碍,只是郁结于心,心病而已。”说完,微微一顿,又加了一句道,“皇上身体如此,我爹也应该放下所有心结了。”

“你父亲怨我,也是应该!”

“是应该!不过,若无皇伯伯这些年的相护,我爹和我娘亲,日子必然有不会现在这样安宁。所以,孰是孰非,都已是过去了。十多年的时间,皇伯伯已尽力在弥补,十多年来,我爹也在试着放下。现在,你们都已不再年少,不需要在揪着过去不放,以后,都好好过日子吧!”凤念墨轻缓道。

听到凤念墨这句话,本以快踏入大殿的影一,又默默的退了出来,静静守在门口,没再进去。

赫连逸听了,扯了扯嘴角,“有些事儿,你们不懂…。”凡事都是说起来容易,可做起来太难。若是能放下,他又何尝不想。只是,有些人,有些事儿已刻入心,想抹去太难。

凤念墨点头,“也许吧!毕竟我不是局中人,有些情绪我感觉不到。只是…。”凤念墨看着赫连逸道,“谢谢你,那么用心的喜欢过我娘亲。纵然其中你做错过,可这十多年已见证了许多。所以,就算犯过错的人,也该有获得幸福的资格,这个世界的一角,肯定有一个女人在等着爱你。”

那一下午,凤墨安,凤念墨陪着赫连逸,三人说了很多。

直到傍晚,两人离开,影一才踏入大殿。

“主子…”

赫连逸抬眸,眉目之间,溢出别样光彩,“影一,你听到了吗?”

“是,属下都听到了,一切都已过去。在他们心里,主子也是值得守护的人。”影一眉目舒缓开来,眼中满是欣慰,“他们很敬重主子,未有一丝怨怼。”

过往的是非对错,该担负的主子已经担负。如此,那些恩恩怨怨,不该在延续到下一代人的身上。

蔺芊墨是真心的希望主子能够幸福吧!不然,凤墨安,凤念墨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。

因为,主子就这样孤寂的过一生,对于他们来说才是最好,最有利的。

反之,赫连逸若是娶妻,生子。那么,他或许就会开始为自己的孩子打算。那样,曾经交付在凤墨安手里的虎符,或许就会被收回。

又或者,蔺芊墨留在他心里的位置不曾减淡。不过,那样也不见得会好,因为,他的妻子,他的孩子,或许就会因为赫连逸对蔺芊墨用情过深,对凤墨安,凤念墨更好,而致使他们产生不平,连带的对凤璟一家,因羡慕嫉妒而产生恨意。

更重要的是,

如此,在赫连逸退下帝位之后,在其子登上宝座之后,直接导致的就是凤璟一家安宁的结束。

所以,最好是赫连逸其后的几十年都继续孤单着,继续这样默默的为他们守着大瀚这片天,为他们守护着后方的安宁。

可是现在,他们舍去了那些弯弯绕绕的算计。来京一遭,愿赫连逸余生幸福。

其实这样是最好的,赫连逸毕竟是帝王,他们两个年少的孩子,仇视上赫连逸,对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事儿。

就这样吧!到底是真心,还是假意,时间会来证明。

而赫连逸余生是否还有情缘,也交给时间和老天吧!

凤墨安,凤念墨走出皇宫,李志即刻迎了过来。

“安儿,念儿!”

“李叔,怎么在这里等着呀?”

“在家里等得着急,索性就过来接你们了。”李志看着两个孩子,笑的柔和,“怎么样?可都好?”

“嗯,都好!”

“那就好,来,上车,边走边说吧!”

“好!”

坐上马车,李志看着凤念墨道,“皇上身体无大碍吧!”

“嗯!挺好。”

李志听了,未再多问,转而道,“你爹娘可都好?”

“都好!爹娘安好,舅舅,舅母也都很好。”

缘分妙不可言,蔺芊墨和李志一家的相识,最后促成了蔺毅谨和英子的缘分。

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”

“李叔什么时候得空也回去看看吧!舅母很挂念你。”

“好,等天暖和了,我就回去。你们呢?准备要在京城待几天?”

“我们过两天就走。”

“这么快,不再京城多玩儿几天吗?”

凤念墨摇头,“不了,我娘现在身体不方便,不在家里看着点儿,我不放心。”

蔺芊墨有身孕,李志已经知晓,继而也没再挽留,只道,“回去好好照顾你娘。”

“我会的。”

两天之后,凤墨安,凤念墨启程离开。赫连逸亲自把人送到了城外。

车内,凤墨安看着凤卫送来的信函,叹气,看着凤念墨,颇为无奈,“爹又进城了。”

凤念墨闻言,眉头微动,“又惹桃花了?”

凤墨安点头,凤念墨已经习惯了,“又该被娘修理了!”

“其实,有的时候我感觉,爹好像是故意的。”

凤念墨听了,勾了勾嘴角,“就是故意的!”

因为,凤璟就喜欢看蔺芊墨为他拈酸吃醋的模样。每当那时,孩子也必须排在了他的后面。

凤墨安听了,也是一笑。他的父亲,很是霸道,只是在他娘亲的跟前,却有分外的幼稚。连跟他们争宠的事儿也做过。可那又如何呢?

他和念墨依然很爱他,爱他对娘亲那全心全意的模样。也爱娘亲牵着父亲和他们的手,走遍大江南北的背影。

看着已行远的马车,赫连逸放下车帘,“走吧!”

“是!”

影一挥鞭,驱车往城内而去。

此时,宫内,一瘦弱的人儿站在净身房外,脸色苦的能滴出水来。扯着身上的太监服,无语望天,世上最惨的穿越,不是穿到青楼,也不是穿成乞丐,而是穿为太监呀!

“苍天呀,大地呀,求来一道雷,把我劈回去吧!哪怕回殡仪馆背尸我也愿意…。”

话未落,耳边陡然响起一道雷,“小豆子,你这奴才又在偷懒?你在发什么愣?不想活了是不是?”

这尖细的声音,听的人一哆嗦,随着鞠躬,哈腰,“小的这就来,这就来…”想到这时反抗会死,奴性不需要培养,信手拈来。

“赶紧的,不然,小心你的狗命!”

“是,是…。”

“皇上回宫。”

一声呼,随着跪倒一片。

随着跪在地上的伪太监豆子,咬牙,好死不如赖活着,古代生存第一准则,膝盖一定要软。

“平身吧!”

“谢皇上!”

皇上声音挺好听,求让抱大腿,抱大腿呀!

正文,番外,到此完全结束。

结尾之处,余想,尽可随意想象。

缘,妙不可言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