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白痴郡主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章节名:第一章 白痴郡主

四月芳菲,桃花盛开,摇曳多姿,香溢漫天,如诗如画!在这样一个艳阳高照,景色宜人的日子里。ziyoUge.com

大瀚七十六年,大瀚王朝第二任帝王,成宣帝迎来了他四十八个寿辰。

京城热闹之中增添一抹喧哗!马车如流水,百官携带家眷往宫内赶去。

宫内

帝王寿辰,这让本肃穆的皇宫,变得热闹,喜庆起来。

早早到达的官员相互寒暄着,女眷们也聚在一起满面笑容的客套着。

“你们看,芊墨郡主来了!”少女眼睛发亮指着不远处,犹如看到什么惊喜一般,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兴奋,眼睛里却闪烁着莫名的光芒,好似恶趣!而这一句话,也让本热闹的气氛陡然出现片刻的凝滞,一致转头,顺着少女所指的方向看去。

一身艳丽的玫红色,张扬,绚丽!

珠华,金簪,堆砌在高耸的发髻上,闪烁,耀眼。

这身装扮…。就像是那低贱的爆发商户。

再配上她那肥硕的不堪的身体,肥胀的连无官都看不清的面孔。那模样看看起来蠢闷,愚笨至极。

所有人看着抑制不住嘴巴抽了一下。不少高门小姐,已经忍不住低低笑了起来。只是顾忌蔺芊墨的身份,在加上这样的场合,不敢太过露骨而已。

很多人嫌恶蔺芊墨这样的装扮,可那些高门的小姐们却也很喜欢她这样。因为,有她在,总是能够让她们显得更加出彩,纤细,柔美。

所以,看到蔺芊墨到了,不少千金闺秀,高门小姐就迎了过去,屈膝,请安,声音透着欢喜,“臣女见过郡主。”

蔺芊墨抬高下巴,端着郡主的架势,淡淡道,“都起来吧!”

“谢郡主!”一众人起身,笑眯眯的围在蔺芊墨身边,亲切道,“郡主,怎么就你一个人过来了?公主还有蔺家几位小姐呢?”

“她们在后面,我跟哥哥先过来了!”

小姐们听了,对视一眼,心照不宣的笑了。这是迫不及待的过来,想见某人吧!

“郡主,臣女听说,三殿下马上就要过了呢!”

这话出,所有人清晰的看到蔺芊墨那被肉挤成线的眼睛,瞬时睁大了,眼中的爱慕,喜悦,期待,激动清楚可见。

蔺芊墨脸上带着满满的笑意,高兴道,“三殿下还没过来吗?”

“没有呢!郡主来的刚刚好,这里可是通往大殿的必经之道,一会儿三殿下准要从这边过来。”

蔺芊墨听了脸上笑容更大,手不自觉的开始整理衣服,首饰。

看着蔺芊墨这样,身边的人都笑了,带着满满的嘲弄,不屑。

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就她这肥猪一般的样子,也敢肖想三殿下,真是可笑至极!

在场喜欢三殿下赫连珏的小姐也不在少数,不过,她们却一点不介意拿蔺芊墨爱慕赫连珏的事开玩笑,逗乐子。因为她们知道赫连珏是绝对不会看上蔺芊墨的。所以,乐的一笑。

“郡主,臣女还听说,三殿下今天也是穿红色的衣服呢?”

“这么说来,还真是巧呀!郡主今天穿的也是红色的。”

闻言,蔺芊墨脸上染上一抹红霞,垂首,抚着自己红色的长裙,“真巧,嘿嘿…。”

那含羞带怯的样子,看的一边的人差点反胃。

“皇上驾到,皇后驾到,太子,贤妃,三殿下…。”

太监尖细的声音猛然响起,所有人不敢迟疑,疾步往大殿走去。

蔺芊墨愣了一下,三殿下已经在大殿了么?心里有些失落,不过,随即想到在大殿上一直能看到他,马上又开心了起来。

进入大殿,一番拜见。

帝王致词,后宫嫔妃,朝堂百官,大贺大拜,一片喜庆,一团祥和。

蔺芊墨坐在下面,周围的热闹都跟她无关,她能看到的只有高台上那个慵懒,俊美,邪肆的男子。

蔺家这边的人看着蔺芊墨那样子,只觉得丢脸。

其他人是一点不意外,只觉得可笑。

“皇上,三殿下也给你准备了贺礼呢?臣妾听说,为这寿礼,他可是花费了不少的心思。”坐在皇后下首的贤妃,千娇百媚,笑盈盈道。

“哦!是吗?皇儿如此用心,朕可要好好的看看。”

赫连珏听了,扫了他母妃贤妃一眼,才缓缓起身,“儿臣…。”

赫连珏的话没说完,这边,蔺芊墨猛然起身,“皇…。皇上,臣女也准备了贺礼。”说着,不等上位帝王回应,就疾步往上边走去。

左相蔺看此脸色一黑,快速伸手,却还是晚了一步,手只擦过蔺芊墨衣角,眼睁睁的看着她往高台上走去。

大殿上的人也为蔺芊墨大胆的举动惊了一下。不过,也就一瞬就淡定了,蔺芊墨这是想跟三殿下近距离的接触一下呀!

看来,这傻郡主爱慕三殿下已经入魔,痴狂了!

大殿上,皇上看着蔺芊墨眉头皱了一下。

皇后却是抿嘴一笑,“郡主准备了什么贺礼呀!这么迫不及待的来献给皇上。”皇后说着,眼睛却是扫了一眼赫连珏。

贤妃眼眸沉了一下。

“那个…。我…。我准备了…。”蔺芊墨看着身侧的赫连珏,手心开始冒汗,说话开始结巴!

“芊墨…。”

“啊…。”

一句话未说完,尖叫声陡然而起来。

所有人一怔,也就在怔忪间,长箭,利剑,飞驰而过,带着绝对的力道和戾气,向着高位上的皇上,皇后,太子,贤妃,三殿下几人飞过。

“有刺客,有刺客…。”

“护驾,护驾…。”

御前侍卫,贴身宫婢太监做出反应,大呼护驾的瞬间,箭已先一步飞出。

箭到眼前,身退已迟,赤手空拳之下,你怕死,我怕丧,自保本能,冷血性情使然。三皇子和皇上同时拉过眼前人蔺阡陌。

蔺芊墨怔怔,看着胳膊上的两只手,第一反应就是去看赫连珏。面对眼前景象,眼中不是惧,而是惊和喜。第一感觉,他是要护着她吗?

想着,挣脱着皇上的手,往赫连珏身边靠拢。

成宣帝眼眸一沉,眼中溢出煞气。

赫连珏手收紧,眼眸微缩。

各自心思千转百回。

箭飞逝身边…。

呜……

胸口猛然的剧痛,止住了蔺芊墨迈向赫连珏的脚步,脸上那欢喜的笑意也凝滞在嘴边。人,看着赫连珏已入了骨的俊美面孔,倒下,陷入黑暗。

大殿乱作一团。赫连看着倒下的人,神色莫测难懂!

***

一场寿宴最终以,皇上受伤,蔺芊墨重伤,皇后等人受惊而结束。

蔺芊墨因受伤颇重被留在宫里。

蔺芊墨重伤,让所有人心里唏嘘。当然不是为她心疼,而是为她感到可悲。

因为,他们清楚,当时皇上和赫连珏,当时同时抓住蔺芊墨,当然不是因为救她,而是都想用她来挡箭罢了!

更重要的是,她这条命就是救回来了,大概也活不成。因为,她活着太膈应人了。

她的存在,会令人无法忘记…。

危机之时,皇上不顾他人性命,决绝用她人挡箭的一幕。

还有,危险之时,赫连珏当仁不让,罔顾他人性命且不顾父危一事。

她活着,让本就称不上仁善的皇上,如何下台?

她活着,也时刻提醒着三皇子是多么,不孝,不仁,不善。

这,不说皇上,就是贤妃和三皇子也容不下她。

***

琉璃宫(贤妃寝宫)

贤妃沈蓉半倚在贵妃榻上,没有以往的威慑,闲适。此时,脸上带着一丝疲惫,心绪不佳。已经第三次了,皇上还是拒绝见她,看来珏儿在寿宴上的举动真的让他恼火了。

“娘娘,老奴让人炖点参汤,你用点吧!”桂嬷嬷轻声,体贴道。

沈蓉摆手,睁开眼睛,“蔺芊墨醒了没?”

“回娘娘,还没有!”

“太医院那边怎么说?”

“太医说;该用的药都给用了,他们只尽力救治,至于活不活那就不是他们的事儿了!”

沈蓉听了,忍不住嗤笑,“一群老狐狸!”

“娘娘,老奴觉得太医说的挺对的。这世上没有包治的病,也没有包救的命!现在,该用的药都用了,郡主她最后还是没保住命,只能说她命数如此与他人无干!所以…。”

桂嬷嬷微微一顿,别有深意道,“娘娘只要点头,老奴现在就去找人侍候郡主,让郡主立刻结束这痛苦的煎熬。或许,这也是皇上乐见其成的…。”最后一句几不可闻,可沈蓉还是清楚的听到了。

沉默!良久摇了摇头,“有些东西你想得到,其他人也都想得到。现在,暗处不知道有多少只眼睛在盯着本宫的一举一动,就等着看本宫如何收场,去毁了那本不该活着的人。所以,越是这个时候,越是不宜轻举妄动。至于皇上…。”

沈蓉眼中划过一抹幽冷,嘲弄!他或许是乐见其成。只是,帝心难测,宠你时,你是他手中珠。嫌你时,你即可就会成为替罪羊。

“那,娘娘的意思是…。”

“娘娘,娘娘…。”

桂嬷嬷的话未说完,一个宫女疾步走了进来。

桂嬷嬷皱眉,训斥,“娘娘正在小憩,你…。”

“娘娘赎罪,奴婢太急着禀报,一时莽撞了,请娘娘赎罪,娘娘赎罪!”宫女用力磕头,急声道。

“你…”

沈蓉摆手,“什么事儿这么急!”

“回娘娘,芊墨郡主她…。”

“她怎么了?”沈蓉皱眉。

“她醒了!”

闻言,桂嬷嬷眼中满是失望。

沈蓉眼底闪过戾气,瞬间无踪,而后慢慢起身,嘴角扬起,呢喃,“这可真是太好了!走,琦去玉宫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