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回府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章节名:第二章 回府

琦玉宫

“芊墨郡主,你感觉怎么样?”两个御医站在床前,看着床上的少女,问。ZiYouGe.com

床上的人没说话,只是皱眉看着那完全古化的床帘出神,面皮不自然的抖动着。

“郡主…。”

蔺芊墨转头看着面前两个老头,静默,良久,皱眉,开口,声音透着无力,“疼…。”

“呃…郡主伤到了心肺,现在肯定会有些疼的,过几天应该就会好了!”老御医淡定回应。

苏浅听了脸上布满恍惚色,心里却狂躁的厉害。妈的,姐我是蛋疼!

姐我在现代第一次做好事儿,结果穿了!

来古代宿主替人挨了一箭,做了挡箭牌,结果还让人膈应她。

真是够坑爹!惨痛的厉害告诉咱,雷锋精神要不得,无耻的活着才是正道。

“郡主,除了心口疼,可还有哪里不舒服?”

“浑身不舒服…”

“呃…。”这个应该也是正常的。

“你是谁?”

“回郡主,下官姓胡!”

“哦!那,我是谁?”

“呃…郡主是…。”顿住,两御医对视一眼,又即可看向睁大眼睛,看着他们的白痴郡主。不知道自己是谁?真的痴了…。

“贤妃娘娘到!”

太监一声,屋里瞬时跪倒一片。“见过贤妃娘娘。”

“都平身吧!”贤妃柔声开口。

“谢娘娘!”

“胡太医,本宫听说芊墨醒了?可是真的?”

“回娘娘,郡主刚醒!”

“太好了。”沈蓉说着,疾步走到床前,坐下,看着已睁开眼睛的芊墨,脸上露出放松的笑意,“菩萨保佑,终于醒了。”

芊墨静静看着沈蓉,脑中回忆关于她的记忆,沈蓉,大瀚王朝第一贤妃,赫连珏那个渣的母妃!果然花容月貌。

凭着记忆,赫连珏的样貌就很肖似这位贤贵妃,渣不流外表,流于心呀!这位母亲应该亦是。

芊墨眨眼,此刻笑的这么友善,是对自己救她儿子感到感激吗?不,她更多的应该是膈应吧!因为,往后自己的存在,就是他儿子曾经无耻渣的证据呀!

“芊墨你醒来,本宫就放心了!”

看着沈蓉脸上的笑意,芊墨满眼好奇,满脸疑惑,“你是谁呀?”

芊墨话出,沈蓉脸上笑意顿住,皱眉,“芊墨,不认得本宫了?”

认得你,记得你儿子做的渣事,你不怕膈应死,我还怕你恩将仇报呢!还有那皇帝老儿…。苏浅吐出一口浊气,芊墨已经搭了命,以后她就是芊墨,这后续的杀身之祸就要她来面对了。想让她再死一次,三个字,不可能!

收敛心思,芊墨摇头,“不认识!”

沈蓉听了眉头皱的更紧,转头,“胡太医…。”

“回娘娘,郡主好像忘了所有人事,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。”

闻言,沈蓉眼底闪过精光,“忘记了所有人,事?”

“就现在看来是这样,不知道是因为刚醒,神智还有些混乱的原因。”

“是吗?”沈蓉听了,转眸看向芊墨。

芊墨咧嘴一笑,纯真,蠢白的,完全一干净的失忆少女。

沈蓉看着,眼睛微眯。

皇后宫

“娘娘,您说蔺芊墨这是真的失忆了,还是…。那人的一计呢?”皇后身边的林嬷嬷,跪坐着给皇后轻轻捶着腿,轻声问道。

皇后听了,淡淡道:“真的假的,重要吗?反正,最后都是个死!”

林嬷嬷听了,看殿内无其他人,低语小声道,“娘娘,老奴觉得如果可能,这芊墨郡主还是活着的好!只有她活着,才能让皇上不断的记起,三皇子夺他挡箭牌,置他性命于不顾的事呀!那样…。”

“她不可能活的了。因为,她会让皇上想起的不止是三皇子,还有…。”皇后说着,顿住没往下说。

不过,林嬷嬷却也明白过来。是呀!蔺芊墨还会令皇上想起,他自己在朝堂百官面前,置他人性命于不顾的凶恶。

林嬷嬷叹了口气,“看来,这蔺芊墨是难逃一死呀!”多好的一把刀呀,可惜却用不了。

“这件事以后不要再提起了,免得惹得皇上不快。”

“是,娘娘!”

琦玉宫

皇后清楚蔺芊墨的境地。同样的,蔺芊墨自己更清楚,她四面楚歌的处境。

所以,她现在最需要的是时间。不过,在真切的看清自己的身形,样貌后…。确实该闭嘴了呀!

水桶腰,大象腿,胳膊堪比纤弱美人大腿。至于脸芊墨对着镜子揉揉,五官挤的用手都掰不开呀!唯一确定的是,五官俱全,万幸不差什么,也没多什么。至于长什么形状,难以分辨!

最要命的是这身形,不提美观,逃命时是绝对的负累!

唉!看来,嘴巴的功能她最好全部都不用了。话别说了,饭别吃了。至于亲吻功能。嗤不想说什么贬低自己,只能说,咱年纪尚小,分享口水的事,咱没到年龄!

谁敢说咱自我安慰,那就是嫉妒咱嫩!十四岁呀!太水灵了,除了身材。

一边的伺候的宫婢绿意,看着蔺芊墨那个镜子盯着看了一早上,脸色变幻莫测的,忍不住开口,“郡主,镜子有哪里不对吗?”

“没有!我就是先熟悉一下自己的长相。”

“呃…。”宫女腹诽,失忆后好像更傻了!

“原来,我长这个样子呀!”蔺芊墨抚着脸颊,笑,“真是又白,又富态!”

蔺芊墨话出,绿意面部扭曲了。刚走进殿内的喜公公,胡太医等人,抽了。肥的已经人神共愤,竟然敢说自己是富态!

喜公公暗腹。以前,蔺芊墨对自己的容貌还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卑。没想到伤了以后,她连自知之明都没有了,都开始不要脸了,夸自己的话都说得出来了。如此来看,或许真的是失忆了!如此,不知道她那花痴的毛病有没有加重?

想到蔺芊墨看到三皇子时,那火热垂涎恨不得扑过去的眼神。喜公公抚着自己那细白,自我感觉跟三皇子不相上下的脸蛋,抑制不住的庆幸着,幸好他是一个太监呀!

轻咳一声!

蔺芊墨,绿意同时转头。看清来人。绿意赶紧俯身,“喜公公,胡太医!”

蔺芊墨神色微动。喜公公皇上身边的近身太监。他的到来意味着那位的一个态度。不知道是赐她速死,还是缓刑?

如果皇帝老儿真的因为心里太过膈应,反正拿她挡箭,这等凶残的事都做了,索性做的更彻底点,速速的赐死她。那,就凭她现在的状况,想脱身无意于以卵击石,毫无活命的胜算呀!

“郡主!”

“你是谁?”

“郡主叫我喜公公就好!”

“喜公公!”

喜公公颔首,浅笑,微躬身,算是一应。看着蔺芊墨臃肿的身体,肥蠢的面孔,再次庆幸他是一个太监。

注意到喜公公那嫌恶又庆幸的眼神,蔺芊墨挑眉,“喜公公来见我有什么事儿吗?”

“呃…。”喜公公收回心神,浮尘甩出一个优美的弧度,“左相知道郡主已经醒来了,未免府中人挂念,特向皇上请奏要把郡主带回府中照顾。皇上已经应下了。老奴过来特别帮公主打点一下。”

蔺芊墨听了,无声的松了一口气,看来不是速死了!左相?如果记忆没出错,应该就是她便宜祖父吧!

“那就有劳公公了!”

“不敢!”

喜公公指挥人收拾着,蔺芊墨坐在床上低头抠着手指,看不清神色,更无法探究她此时在想什么。

收拾途中,贤妃娘娘来了一次,对着蔺芊墨说了一些关切的话。至于救他儿名,她受箭伤,这样的字眼连提都没提。

蔺芊墨呵呵应着,笑着接受着贤妃的关切,而不是感谢的关怀。

贤妃离开后,蔺芊墨坐在软娇上,由喜公公带着往宫外走去。至于那位来接她的祖父,只听到他跟喜公公寒暄的声音,并未见到人。

良久,轿子停下。

“郡主,到了!”

蔺芊墨闻言,掀开轿帘,抬眸,左相府!三个大字,庄严肃立在上。看来确实是死缓,没有把她直接到阴暗的地方干掉。

“墨儿!”

“蔺公子,来迎接郡主呀!”

喜公公话出,蔺逸谨面上僵了一下,看着蔺芊墨眼里染上一抹歉疚,还有沉重。

蔺芊墨扫了喜公公一眼,他这是在提醒自己,她厉劫归来,迎接她的人,多的一个手指头都可以数的过来吗?

“墨儿,家里的人对你都很挂心。”

“哦!”蔺芊墨点头,看着蔺逸谨,她这身体的一母同胞的大哥。

看着他俊逸的面孔,清秀的身姿,低头,再看一眼自己!闭眼,如果人都是泥塑的。那,蔺逸谨一定是用心捏出来的。而她,是用力摔出来的,跟甩饼似的,把她全面摊开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