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如此无耻!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章节名:第五章 如此无耻!

一手牌位,一手长剑。|ziyouge,com|

牌位稳托在胸口,长剑置于护卫喉!

从小秉性温和,性情温润的蔺家二公子蔺逸谨。此时,就那么握着两样让人心惊,心颤的东西。站在门口风轻云淡的看着他们。

蔺凝眉,眼眸暗沉,静默不语。

蔺恒皱眉,面带冷色,“蔺逸谨,你在做什么?”

蔺安眼眸瞪大,惊疑不定,“蔺逸谨,你是不是疯了?”

三人的反应看在眼里,蔺逸谨没开口,丢掉长剑,踢开护卫,举着牌位,抬脚走入书房。几个动作如行云流水,不但干净利索且透着无法无视的强势,举手投足间颇有一股,为谁喊冤的架势,及盗匪入侵的味道。

“蔺逸谨,你是不是中邪了?”蔺安紧紧盯着,忍不住又问。

“二叔,侄儿没疯也没中邪!”

“听着说话过挺正常的,怎么做的事儿就这么不正常呢?有什么事儿你就直接说。拿不定主意就问你祖父,你父亲。没事儿你抱着祖宗牌位做什么?还有,这祖宗的牌位是你一个小辈儿能动的?”

蔺逸谨无视蔺安嘲讽的话语,难看的脸色。走到书案前,把三块牌位放下一字排开,退后,既对着跪下,“曾孙儿今儿斗胆请三位老祖宗来此,扰了老祖宗清净了。曾孙在此,先送给老祖宗叩头谢罪。”说完,郑重的磕了三个响头,然后又把牌位抱在了胸前。

蔺安看着冷哼,看他能搞出什么幺蛾子出来。

蔺逸谨转头看向蔺,“祖父,孙儿有话要说。”

“说什么说!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方,你马上给我出去自行到祠堂反省去。”蔺恒沉怒,训斥,“强行闯书房,妄动牌位,蔺逸谨你这个嫡子做的可真够格!”

蔺逸谨眼里溢出一抹苦涩,苦笑,被父亲训斥着长大,他也该习惯了。

深吸一口气,压下心里的悲凉,看着蔺恒,平静道,“儿子会去反省。不过,有些话儿子今天一定要说。”

蔺逸谨的违背,让蔺恒怒,手瞬时就抬了起来。同一时间,蔺逸谨托着牌位的手往上举了举。

蔺恒的手掌,对上了那漆黑冰冷的牌位,眼眸瞪大,顿住!脸色青白交错。

蔺安看此,嘴巴歪了一下!娘的,原来蔺逸谨抱着牌位过来,不是来吓唬他们的,也不是来压他们的,而是给自己做挡箭牌,做护身符的。他…。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耻,不要脸了?

蔺看了一眼,开口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祖父,对于芊墨,孙儿不赞同二叔的话。”

“呵呵…。看出来了!”蔺安眼中满是讥讽,“大哥,你真是教了个好儿子呀!我第一次知道,祖宗的牌位除了供奉,原来还可以做护身符呀!”

“二弟…。”

“蔺安…”

“好,好…。我不说了!”蔺安摆手,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,“就让我听听我侄儿有什么高见吧!”

“无规矩不成方圆!蔺家的家规你应该知道。”蔺看着蔺逸谨开口,声音平缓却冷硬。

“孙儿知道。事后,孙儿愿意接受任何惩罚!”

蔺听了眼睛微眯,盯着蔺逸谨神色莫测,“如此,甚好!你说吧!”

“是!”蔺逸谨抬眸,正色道,“祖父,你刚说无规矩不成方圆。那么,你应该比孙儿更懂得,什么是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!就一个家族,一人功大,或可荣耀一族;然,若一人过大,却能祸连九族!”

“祖父,就这件事上。芊墨她无功,却也无过!但,她却注定被不容,只因…。”

“既然你也知道不能容下她,那还来这么多无用的话做什么?”蔺安嗤笑,还以为他能说出什么来呢!

蔺逸谨对蔺安的话充耳不闻,继续道,“祖父,这件事的关键不在于芊墨最后的结果是生是死!重点在于那一口气,那一个台阶。这口气不发出,这个台阶下不来,芊墨就是死了,蔺家也必定被迁怒,被不容…。”

“蔺逸谨,你少在这里危言耸听,混说,妄言。事因蔺芊墨起,只要她消失,就能够已她终了。我蔺家百年的荣盛,绝对不会动摇分毫。”蔺安沉怒道。

蔺逸谨听着,俊逸,温润的面孔溢出一抹从未见过的冷色,声音发沉,“蔺家百年!二叔也说蔺家荣盛已有百年。那么,二叔难道不知道百年的繁盛,带给蔺家的除了荣耀,还有其他吗?比如,那看似平静之下的云起暗涌,那处处潜藏的危机,冷箭?”

“暗涌?冷箭?说的跟真的似的,你看到了?”蔺安恼火。

“我是没真切的看到。但是,居安思危!富贵与险并存!这是我蔺家老祖宗,在挣下蔺家这份富贵荣华后,留给我蔺家子孙的第一条家训。所以,我却可以想象得到,就那朝堂之上,想踩下蔺家,看蔺家没落,并取而代之的人,绝对不在少数。”

蔺逸谨话出,蔺安想反驳,却发现竟然一时无言。

蔺恒看着蔺逸谨,本沉怒的眼眸染上一抹惊色。在他的印象里,他这个儿子温和到已趋于无能,怎么…。现在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?他很是有些意外。

蔺眼眸染上厚重,还有探究。

注意到他们神色的变化,蔺逸谨面色无波,声音染上沉厉,看着蔺越发冷硬的神色,铿锵有力道,“所以,这次的事,就是芊墨用命去抵,也抹不平,过不去!因为太多的的人不愿意,他们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或许可以打倒蔺家的绝佳机会。”

“不需要用什么手段,只要他们运用流言蛮语的力量,几句芊墨因何受伤,芊墨因何丧命,蔺家如何不满…。这些只要有一句传到宫内。那,蔺家…。别说安,就是保都难!”

蔺逸谨话落。屋内,无人开口。

安静,震惊,惊骇!

震惊于蔺逸谨一番话,还有他身上那种无法忽视的气势。

惊骇于那一句,别说安,就是保都难,或许会成为事实!

沉寂,压抑,紧绷。

蔺紧紧的看着蔺逸谨,看着他冷然,凛冽的眼眸。良久,开口,“那么,依你之见该怎么应对呢?”

“孙儿认为,与其等着被动的还击,为何不主动的出手呢!”

闻言,蔺眼眸微闪,“主动出手?”

“所谓了,流言能伤人,却也能助人!”

蔺眼中精光闪过,“你的意思是?”

“芊墨爱慕三皇子众所周知。既,芊墨仗着皇上的疼爱,恳请皇上在大寿之日,允她在贺寿之时,演一场舍身救情郎的戏码,试图感动三皇子,皇上恐有危险并不赞同。奈何,芊墨意已决,一意孤行策划了一切。不想,却反被刺伤。不但如此,还致使知道内情的皇上,在救她的时候不慎手臂受伤,三皇子也因此受到了惊吓。”

“这,才是真正的事实…。”

蔺逸谨话落,蔺安目瞪口呆,瞠目结舌!这么奸猾的人,他以前怎么就觉得他温润愚笨了呢?真是瞎了眼…

蔺恒神色怔怔。这,真的是他儿子吗?怎么这么陌生呢?

蔺冷硬的嘴角溢出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。这些,真的是他孙子想出来的吗?他,很怀疑…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