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章节名:第六章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

从书房里出来,蔺逸谨后背是凉的,手心是湿的。ziyougecom可压在心口的沉重却散去不少。

“少…少爷,这…。这个赶紧放回去吧!”

“什么?”蔺逸谨听了,看着近身小厮柱子发白的脸色,一时候没反应过来。

“老祖宗的牌…。牌位呀!”柱子看着蔺逸谨手里暗黑的物件,本发白的脸色,又冒出一层冷汗。

“呃…。差点忘记了!”蔺逸谨答的那个无辜呀!

柱子听了差点栽倒,满脸哭色,声音都染上了颤音,“少爷,这您怎么能忘呢?”说着压低声音,紧张,担忧道,“小的一会人帮你准备两年厚实的衣服吧!”

“准备厚衣服做什么?”

“少爷呀!你想想今天的事儿呀!老爷他一定会生气的,到时候,万一…。厚实的衣服好歹挡着点,你也能少疼一点。”柱子哭丧着脸道,“小的一会儿也换件厚的!”

这一顿罚,少爷跑不掉,他作为小厮更躲不开。呜呜呜…。“希望小的只是一段日子不能侍奉少爷,而不是一辈子。”说完,眼里泪沁出泪花来。

蔺逸谨闻言,嘴巴抽了一下,本想说不会!只是看着柱子眼里的泪花,还有那如丧考妣的表情,不知怎地就…。

长叹一口气,拍了拍柱子的肩膀,沉重道,“去准备吧!把少爷我最厚实的衣服找出来…。”

听言,柱子嘴巴张大了,眼睁圆了,最厚实的?那…。他穿盔甲能保住命么?泪花变泪滴流出来了…。

看着柱子的傻样,蔺逸谨摇头,淡淡一笑,转身往祠堂走去!托着牌位,想到墨儿当时说的话,蔺逸谨笑容变得有些纠结!

“哥,你晚上去的时候记得把抱着祖宗的牌位一起去。”

“为…。为什么?”蔺逸谨满脸的惊讶,心里头第一冒出的就是这个。商讨不好,就抱着祖宗的牌位在他们面前上吊么?

“防身呀!”

“防…。防身?”蔺逸谨怔怔看着蔺芊墨,不明所以!就觉得,一直蠢蠢的妹妹,那时候怎么看都满身的邪气了呢?

“对,防身!要是他们不让你参与。或者,那个敢对你抬个手,抬个脚的,你就把老祖宗的牌位那么一举,一撂,让老祖宗先顶上。”

蔺逸谨:……

“这也算是提前预防。不然,你话还没说,口还没开,就先被爷呀,爹呀,叔呀的给揍一顿,踢出来了。那可就太堵得慌了。哥,出身未捷身先死的事儿,咱可不能干。所以,让老祖宗护着一些很有必要,想来,老祖宗休息了这么久也很愿意再为子孙做点事儿的,是吧!呵呵…。”

蔺逸谨:……

蔺逸谨现在觉得,他当时的样子一定跟柱子刚才的样子一样,傻呆了!

蔺逸谨想着不由轻笑出声。只是,想到芊墨这份缜密,脸上的笑容染上一丝朦胧,复杂。

书房

“大哥,你这儿子还真是深藏不露的。平日看着温吞寡言的,可今天,这一开口,一出手,真可谓是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不过,我看大哥刚才也挺意外,惊讶的样子!看来,大哥对自己的儿子了解的也不够透彻呀!”

蔺安这话说的颇有一股夹枪带棒的嘲弄味道。

蔺恒看了他一眼,不做回应,转头看向蔺,“父亲,对于逸谨刚才的话,你怎么看?”

蔺还未说话。

蔺安先一步开口,“父亲,儿子倒是觉得可行。不过,蔺芊墨却还是不能留。因为,就算这口气出了,这个台阶下来了。可芊墨却依然是个碍眼的存在。”

蔺听了,看向蔺恒,“芊墨是你的女儿,你怎么说?”

“父亲,就算芊墨再不堪。那也是我的女儿,我不想看她丧命。所以,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把她送离京城吧!”

蔺恒说的沉重,蔺安眼里满是讥笑,“大哥,还真是有心呀!”

送离京城!出京也就意味着永远无法再回来了。这跟送死又有什么差别呢?就算蔺芊墨能吃得了那个苦,受得了那个罪。可,也要有人给她那个机会才行。不说皇上,就是三皇子也绝对饶不了她。

蔺芊墨想保住性命,天方夜谭!

“或许,二弟有什么更好的提议?”蔺安的冷嘲热讽,连番挑衅,让蔺恒压抑的怒火涌了上来。

“我哪里会有…。”

“都给我闭嘴!现在这种时候你们竟然还有心情在这里打嘴仗?蔺家的安危,在你们心里是不是已经无所谓了?”看着两个儿子针锋相对,蔺皱眉,厉声打断。

蔺出声。蔺恒压下心里的怒火,蔺安按下脸上的冷笑。同时告罪,“父亲息怒!”

“出去!”

“父亲…。”

“去祠堂待着去,明早之前不许出来。”

这话出,两人同时闭嘴了,一句不敢再多说,默默转身走了出去。

书房静了下来。蔺眉头紧凝,就因为仕途上那一件事,让两个儿子有了过节,致使蔺安到现在还耿耿于怀,对蔺恒不满。唉…。蔺叹气,无奈,更无力。

蔺走神的瞬间,一个人影忽然闪现,在他跟前站定,“相爷!”

“呃…。你回来了。”蔺回神,收敛神色,看着眼前的全黑装扮的赵虎,开口,“说吧!”

“是!”赵虎恭敬,回禀道,“郡主出事儿后,二少爷未曾出过府。在这期间,二少爷去看过大夫人两次,两次待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。属下已暗中问过大夫人院中的婆子,那婆子说,二少爷去那里就说了些宽慰,安抚的话,并未有其他。”

蔺点头,“还有吗?”

“还有就是纤柔小姐主动跑去找过一次二少爷,也是为了郡主的事情。不过,没说两句,就跟二少爷吵了起来,说;都怨二少爷太护着郡主,才会使得她惹出这么大的麻烦…。等等,抱怨的话!并无异常。”

“二少爷也去见过大爷,不过,大爷没有见他。最后就是在郡主回来后,少爷去见了郡主一次…。”

“说了什么?”

“好像也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关心之言。不过…。”张虎说着顿了一下。

“不过什么?”

“不过,二少爷从郡主那里回来后,就把自己一个人给关在了房间里面。连贴身伺候的小厮都被关在了外面。就连大夫人身边的嬷嬷去请,也被他回绝了。直到大爷和二爷回来,少爷才出房门。然后,直接去祠堂托着牌位就来书房这里了。”

蔺听完,眼睛微眯,神色难辨。

静默,良久,开口,“郡主回府后,都做了些什么?”

“郡主一直待在房间里面没出来过。”

“对那些伺候的下人,她可有问过什么,说过什么?”

“除了要了些吃食以外,郡主没说过其他,也没问过什么!”张虎说着,眉头渐渐皱了起来,“相爷…。”

“你也感觉到了?”

“是有些不对劲儿。不过,会不会是因为郡主失忆的原因,所以才会有些反常?”

“呵呵…。如果你什么都不记得了,你最先做的是什么?”

“探听自己过往,了解身边人事…。”张虎说着顿住了,“相爷,郡主她…。”

“只要她还是她,那一切都好说。如果不是…。也不难处理。”蔺别有深意,“张虎,你去帮我准备一点东西。一会儿,老夫去看望一下墨儿…。”

***

蔺芊墨看着蔺,又看了一眼他手里的东西,嘴角溢出一抹清晰的笑意,姜果然还是老的辣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