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蔺昦的试探,蔺芊墨的坦诚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章节名:第七章 蔺的试探,蔺芊墨的坦诚

蔺芊墨参汤,看着蔺微笑,“祖父,这是炖给我吃的吗?”

蔺点头,“嗯!让你补补身体。ziyouge.com”这话说的平淡且平常。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多关心她这孙女呢!

蔺芊墨笑容加深,“谢谢祖父。”笑的开心,却又透着一丝别有意味的狡黠,暗晦!

蔺眉头轻皱,她眼里刚才闪过的那是什么?取笑吗?

蔺芊墨拿起,喝了几口就放下了勺子。

“怎么?不合胃口吗?”

“不,味道很好。不过,这东西对孙女不需要太多,只要几口就能见到效果了。”蔺芊墨笑意盈盈道。

蔺听着却是眉心一跳,不再多言。只是,看蔺芊墨的眼神又沉,又暗。

蔺芊墨却好似看不到蔺慑人的视线一样,托着下巴,静待某些东西的出现。

张虎站在一边,看一眼蔺,扫一眼蔺芊墨。慢慢低下头来,不知为何,看着蔺芊墨对着相爷憨笑的样子,他莫名觉得,相爷在试探,而她在看戏。

不消片刻,蔺芊墨感到异样,拉起袖子看到胳膊上出现的点点红斑,扬眉,笑开。

蔺芊墨对参汤过敏,这是蔺家都知道的。既蔺拿参汤过来,不过是对她的一个试探,就如蔺逸谨一样,看出了她的异样。只是,蔺逸谨选择了相信,而蔺需要确定。

蔺看着蔺芊墨胳膊上的红点,眼中溢出一抹复杂。如果这已经不是他孙女。或者,还是以往那个蠢蠢傻傻的孙女。那么,他做任何决定,心里都会少一丝犹豫。可现在…。

“祖父,药…。”蔺芊墨把肥肥的爪子,伸到蔺面前晃了晃。

看着蔺芊墨那理所应当的样子,听着她讨债鬼一样没心没肺的语气。蔺皱眉,在蔺家没有那个人敢这么对他说话。看来,他这孙女改变最大的就是她的胆子。

蔺面色阴沉不定,蔺芊墨满脸无辜,眨眼,晃晃肥爪,“祖父,我知道你带了。”说的那一个肯定,那一个确定。

蔺脸色不由又黑了一分,这试探,莫名成了笑话。

“张虎…。”

“是!”张虎应,极快把一个小盒子递到了蔺芊墨面前。

蔺芊墨打开,抹上,瞬时一股清凉感袭来,让人舒服不少,“祖父,这药真不错。”说着,看了蔺一眼,“以前孙女过敏的时候,祖父怎么就没把这药给孙女送点呢?”说完,垂眸,不看蔺脸色。只是动作麻利的把盒子揣入袖袋里。

蔺被蔺芊墨刚才那明显责怪的语气给噎了一下。然后,又被她那犹如市井妇人一样贪物,怕被抢的动作,给抽了一下,脸色瞬时完全黑了下来。

张虎怔怔,这真的是郡主吗?就算是试探过了,怎么还那么让人不确定呢?

“祖父呀!这药再给我点吧!我多备点,万一嘴馋了,我也可以边喝参汤,边擦药…。”

张虎:……

蔺:……

森森的盯着蔺芊墨,静默,深呼吸,片刻,才开口,“我听胡太医说,你失忆了?”

“哦!胡太医说的很对。”

“是吗?这么说你是真的失忆了?”

“怎么可能!当然是假的!”

蔺:……

跟她说话,怎么这么折寿呢!

张虎嘴角抽搐,就算是假的,你要不要承认的这么理直气壮,轻而易举!

看蔺满脸消化不良,蔺芊墨呵呵一笑,“失忆症,只要管住自己的嘴。望闻问切,哪一种也号不出!既然如此,我为何还要记住那不该记住的呢?不但对我没好处,也有碍祖父行事。您老说,是不是?”

蔺听了,一时无言。只是眉头皱的更紧了,眼前这个大胆,通透,又狡诈的女孩,真的是他的孙女吗?

蔺芊墨面色淡然,目光平静,静静看着蔺。

她在蔺面前不能装失忆,因为,只有她记得一切,关于蔺芊墨的一切,才能更加有力的证明,她就是蔺芊墨。

她不能在蔺面前装蠢。因为,她需要让蔺看到她的价值,她需要他的犹豫,需要他的铺开前面的路,还有他那一点点的保驾。

两人对视良久,蔺终于开口,“选择不记得一切对你就有好处了吗?”

“我失忆了,某些人心里的膈应应该少一分,放心的人也会多几个。虽不足以保命,却也能暂缓几分。”

“看来这次的事,让你变了不少。”

“祖父,在鬼门关走上一遭的人,总是要开窍几分的。不然,阎王爷岂不是要为我忙上两次。”

蔺冷哼一声,开了几分?她是全开了吧!

“假装失忆这件事儿还有谁知道?”

“会喘气的就我们三个。”

这话,大不敬,粗鲁,难听。

蔺忍不住瞪眼,冷声道,“你没告诉你哥哥?”

“没有!”蔺芊墨摇头,垂眸,不过,他应该已经猜到了。

“为什么不告诉他?”

“他知道的越少越好。”

蔺听了,心里莫名别扭。难道她的信任,是建立在不在乎他的安危上的么?她这孙女可真有心…。这想法让人膈应,蔺屏退。

“今日逸谨给我说了些你可知道?”

“知道,那是我让哥哥说的。”说完,补充道,“当然了,牌位也是我让哥哥拿的。”

蔺:……

不知为何,跟这么痛快的人谈话,让蔺有些无言以对。

“既然主意是你的,为何不自己来说?”

“祖父这话就有些明知故问了吧!孙女突然开窍,连祖父都要试探一二,何况是父亲和二叔了。让他们接受太难。”

“难道你哥哥就没怀疑你?”

“我哥哥是跟我最亲密的人了,他又不是笨蛋怎么会不怀疑。只是,我哥哥仁善,最终还选择相信他妹妹。”蔺芊墨说的骄傲。

蔺听得恼火,难道试探她的人就是混蛋?“什么仁善,我看他是笨蛋,这么大的事情也敢随意相信?”

“我哥哥确实是笨蛋!不然,在人人对我避之唯恐不及,在很多人巴不得我立刻消失,去死的时候。也只有他还傻傻的想尽力的维护我。”

“你怪我们不维护你?”

“不,我不怪祖父。”蔺芊墨说完,看着蔺不以为然,也不相信的样子,淡笑,“我确实不怪祖父。因为,祖父背负着蔺家。蔺家和我,你选择蔺家理所当然。并且,祖父也并不是只有我一个孙女,损失一个没什么大不了的。要是我,我也跟你做同样的选择。”

这话怎么听,都像是在骂人。

“我也不怪二叔,因为没理由怪到他头上呀!呵呵…。要是没出这事儿。说不定,二叔比我父亲更想我长命百岁。”蔺芊墨说着,对着蔺眨眨眼,小声道,“因为,有我在,大房这边出丑的事儿才会更多,二房那边才有笑话可看,有状可告。要不然,就凭二叔对我父亲各种不满的样子,二婶她会对我那么好…。”

蔺芊墨说完,蔺恨恨的看着她,沉默!不是想沉默,而是,不知道该说什么!

张虎看着蔺无言以对的样子,低头,极力压下笑的冲动。告状,挑拨,拐弯抹角的见过很多。可这样简单粗暴直白的却是第一个。偏偏她还做出一副告密的样子,让人哭笑不得…。

“看透了这些,再看看我哥哥,那就更加难得了!至真至孝,在这个锦上添花易,雪中送炭难的世道。像他这样只为一抹亲情,不为回报而舍身相护的人,实在难得。想我父亲经常说他的庶长子蔺逸慎比我哥哥聪明,现在看看也确实如此,蔺逸慎知道避祸就福,而我哥哥却傻傻的只知道救妹…。”

“够了…。”

“好吧!祖父不爱听,我就不说了。”反正该说的也差不多了。

“你让你哥哥去说,只是单纯的因为你自己开口无法令你父亲,二叔相信吗?”

“那是其一,另外,我也是想让祖父看看,我哥哥他不比任何人差,他有魄力,有想法,敢作敢为,不但如此,他还比很多人都有‘心’。”

“只是给我看,不是给你父亲看?”

“呵呵…。已经长歪了的心,想掰正,很难!”

这话称得上大逆不道。然,却让人不知道该如何反驳。

“祖父,能力可以培养,可人心这东西,却是怎么能培养不来的。”

“他是你一母同胞的哥哥,自然护着你。”

“蔺纤柔还是我一母同胞的妹妹呢!”

蔺:……噎人!

“祖父,我是他亲妹妹,你也是他亲祖父,他能护着我,也能护着你。只是,现在希望你做哥哥的依仗,可以给他吃苦,但不要让他委屈。”

蔺听完,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

蔺芊墨看着蔺复杂的神色,垂下眼帘,掩住眼底变幻莫测的光芒。她要让蔺看到蔺逸谨的有心,也要让他看到自己同蔺逸谨同样有心。她是知恩图报之人…。这是一种态度。只是心里也确实希望蔺逸谨能好,毕竟,好哥哥可就一个。

良久,蔺开口,把正题给拉回来,“你哥哥的提议,我会考虑。只是…。”

蔺芊墨接过蔺的话,轻声道,“只是,这提议并不一定绝对能够全身而退。不说其他,祖父一个教导无方的罪名您必须担起。祖父也担心,在请罪之时,万一皇上就势而下,就此定了您的罪,削了您的权?”

蔺芊墨话落,蔺眼眸微缩,今天蔺芊墨给他的惊讶真的已经够多了,他也清楚的知道他的孙女已经不同了。然,在听到这种极致透彻,近乎违逆的话时,心惊,胆颤,抑制不住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