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生气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章节名:第八章 生气

蔺看着蔺芊墨,沉吟良久,开口,“难道你就不知道什么话能说,什么话不能说?”

蔺芊墨听了眨眼,低语,“祖父,说一句不该说的话,总比干一件不该干的事儿,罪名要轻多了吧?”

“牙尖嘴利!”

“呵呵…。ziyouge.com孙女身体不利索,如果嘴巴再不利索些,那不太磕碜了么。有这么个孙女,祖父该多丢脸呀!”

“过去你让我丢脸的次数还少?”

“祖父,不是有个词叫‘既往不咎’吗?您老呀!可太爱较真了,这可不好!”说着,抬头,挺胸,拍着自己自豪道,“您看我,过去我受委屈,你都没怎么护过我,可我还不是照样对你崇敬有加,敬爱不已…。”

“你给我闭嘴吧!”蔺脸色发青,咬牙切齿。孙女开窍了,却是来气自己的!没有什么比这更恼人的了,一点欣慰的感觉都生不出!

“孙女说的是事实嘛!”

“闭嘴!”

“好!”

蔺芊墨听话,干脆的闭嘴了,可蔺心里却一点没觉得舒服。

“相爷,属下去门口守着。”说完,不等蔺点头,就转身,疾步,闪身走了出去。

“祖父,你看到没,张虎的肩膀在抖。他一定在偷笑,这是快忍不住了就急忙躲出去了。”蔺芊墨看着张虎的背影,认真分析,认真告状,“他一定是在笑我刚才的话,笑你对我这孙女不够维护…。”

听到蔺芊墨前面的话,张虎脚步踉跄了一下差点栽倒。而听到后面几句的时候,那是差点吐血,如果不是自制力强,当时都要真要回来替自己辩解两句。

狠狠的吐出一口气,用力捶了捶胸口。郡主呀!相爷可是让你闭嘴了,你也应了呀!你怎么就忘了呢?

以前的郡主傻傻的,可也知道告状背着人。可现在你怎么可以明着来呢?这是要气死人呀!

“你看,张虎连一句辩驳的话都没有,这是默认了孙女的话呀!看来,过去祖父对孙女是真的不够包容。”蔺芊墨摇头,叹气,看着蔺满眼委屈。

蔺看着蔺芊墨的那个眼神,脸色是黑青黑青的,气的是连话都说不出了。这孙女没开窍的时候是傻,现在开了窍是混。他蔺养了几个孩子,看了那么多孩子,就没有见过一个这样的。

说话那是,嘴巴上带刀,句句带刺,挖苦了他,讽刺了他,结果,还落得她是委屈的那个,而他这个祖父是做错的那个!真是堵心,太堵心…。

门里,蔺心里堵的厉害。门外,张虎那是也是要咬碎了牙齿,捏碎了玉佩,他冤呀!

“祖父,你脸色怎么难看呀!是不是哪里不舒服…。”问的那个无辜。

气的那个肺疼,“我没被你气死都是命大…。”

“祖父,宰相肚里能挣船。孙女刚才那些话最多算是小舟…。”

“蔺、芊、墨,你个混账…。”

听到蔺的吼声,张虎心里忽然舒服不少。蔺芊墨也不再扯皮,老实了,“好吧!咱们说正事儿。”

蔺芊墨这话出,蔺脸色瞬时黑的能滴出水来。是呀!他是来说正事儿的。在这里跟她扯这些没用的干什么?蔺气恼,关键是他还扯输了…。

蔺芊墨无视蔺的黑脸,收敛脸上嬉笑的神色,正色道,“祖父,孙女认为只要右相还姓沈。只要沈贤妃,三皇子仍旧还受宠爱。只要宫里的姑姑依然没有皇子。那,左相的位置就非你莫属,无人可以替代!”

“皇后,太傅之女,三代朝臣,树大根深。所以,才有了突然而起的沈家,才有了受宠的沈贤妃。只是现在,沈家风头太盛,三皇子又逐年长大,威势太过。所以,就有了祖父的左相之位…。”

“同有女为妃,同位列相位,势均力敌,却又过节颇深。”

“牵制,抗衡,没有比蔺家更合适的。”

“更重要的是,贤妃有子,而姑姑无。”蔺芊墨声音逐渐低下,几近不可闻,“帝衰,子盛,威胁感渐生。蔺家会因此更得圣心,不是因为相信,而是因为需要,最起码在姑姑有皇子前…。”

蔺芊墨话落,蔺心里惊涛骇浪。看着蔺芊墨,眼中是隐不住的惊骇,颤动。

他在朝为官十三多载,有些事事他怎么会看不透。只是,这些敏感,精锐的言辞,从蔺芊墨一个才十多岁的女孩,还一直蠢笨的孙女口中说出,他无法不惊骇。震惊之余,只剩下遗憾,芊墨他要是男儿该多好…。

芊墨看得透的这些,连他的父亲都看不透。要不然,也不会总是遗憾他妹妹生下的为何不是皇子!可他怎么就没想过,树大易招风,盛极终必衰的道理呢?

蔺无声的叹了口气,看着芊墨,开口,声音染上一抹沉重,“你既然看透了这些,那么,想必也应该清楚。就算祖父按照你的提议做了,最多也就保蔺家脱身,可你…。”

“我明白!京城已无我容身之地。所以,事后祖父就以静养为名把我送走吧!到时候是生,是死,就看孙女的造化了。”蔺芊墨说完,想到什么,赶紧又补充一句,“不过,您老要多给我点银票。这玩意儿,不论是阴间,阳间,都用得着,少不了的!您老可不能抠,不说多,你给孙女塞十万八万两的也就够了!”

蔺心里本升起的那一丝歉疚,沉重。在听到蔺芊墨后面的这几句话后,瞬时变得七杂八乱的,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只觉得嘴里发苦呀!

什么是语出惊人,他活这么大岁数,今天算是真正的见识到了。你没看清的,人家已经看透了。你还在担心的时候,人家已经在琢磨后路,还惦记着你该给多少黄白之物…。

遇到这么一个祸害,你想表现关心,那都显得多余呀!此时,蔺不由又不免庆幸,幸亏这不是一个孙子呀!不然,他肯定早死…。

“祖父…。”

“你给我闭上嘴。老老实实在这里给我待着,剩下的我会看着办。”蔺狠狠的瞪了她一眼,甩手起身。

蔺芊墨听了点头,不忘提醒,“祖父呀!给我挑一条易逃的路线,还有,别忘了准备我的路费…。”

砰…。

蔺芊墨看着被摔的直颤抖的门,眨眼,这老头生气了…。

蔺府的下人,见蔺从蔺芊墨房间出来时,那黑漆漆的面孔,要吃人的眼神。忍不住心里发颤,郡主又做了什么呀?惹得相爷生这么大的气?

知道内情的张虎,跟在后面。捏了捏手里碎掉的玉佩,叹气!见识过郡主气人的本事后。忽然就觉得,二少爷拿牌位做护身符的事,还真是不算什么了。

哦!忘了,那也是郡主教的!

难道,二少爷对郡主多年的维护,最后得到的回报就是要由郡主把他教坏?如果最后二少爷也变成郡主这样,那……

折寿哟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