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赫连珏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章节名:第九章 赫连珏



三皇子府

花园之内,百花绽放,青蔓妖娆,华美静谧!

月光之下,一人满身银光,抬首静观星月,慵懒闲适!

迷蒙的月光照亮,那翩若惊鸿的面容,一身的魅惑邪肆。ziyoUge.com

面若白玉,眉若飞剑,鼻若悬胆!

一头黑发随风飞扬,一身红衣肆意张扬。

酒壶手中握,青丝杯边绕,别样悱恻。

浓墨重彩,惊心,惊艳,堪可入画!

暗处的凛一,看着眼前的景象,脚步微微一顿,停滞片刻,才提脚,轻步上前。跟眼前人,距三步之处,停下,垂首,开口,“殿下!”

然,月下之人,不知道是被这华美的月色晃了眼?还是被那壶中的美酒迷了心?对于护卫的唤声,充耳不闻。望月品酒,姿态如旧。

凛一亦是垂首,静默,不再开口。

静默,良久…。

“说吧!”声音清清淡淡,透着一股漫不经心的懒散。只是熟悉的人都知道,你要是因此敢大意轻疏,那就离死不远了…。

凛一在赫连珏的身边待了十年有余,自然深谙这位主子的性情。既,赫连珏开口,凛一毫不敢迟疑,亦丝毫不隐瞒,如实禀报道,“郡主爱慕殿下成痴,贪妄得到殿下垂怜。既,在皇上大寿之上,罔顾皇上疼惜。胆大妄为,不惜用计谋算殿下。怎奈,天不遂人愿,郡主计谋未逞,却反被刺。伤己不说,还累及知道她谋算,却没能阻拦得了的皇上,在救她的时候受伤。也让殿下受到了不小的惊吓。致使殿下在皇上大寿后,就一直待在府中静养…。”

凛一说完,抬眸,看了一眼赫连珏,又慢慢垂下头来,道,“这就是今天京城之中,忽然流传开来的全部…。”

“哈哈哈…。”

凛一话未说完,清朗的笑声响至耳边。

赫连珏笑的不能自抑,一张俊美的面容都染上一层醉人的绯色,更添一抹风情,阴魅!

凛一却听得心头发紧,笑声里无笑意,有的只有阴戾。

好一会儿,笑声停下。赫连珏转头,一双和贤妃相同的凤眸,带着一丝趣味,满满的邪嗜,看向凛一,“原来,父皇是爱民如子的仁慈帝王?”

凛一听了,垂眸,沉默!因为这种带着讽刺,自嘲,大不敬的违逆之言,而他也不能回答。

赫连珏也不需要他的回答。继续道,“这么说来,本殿下也一夕之间,变成备受那痴傻郡主残害的芊芊弱者了?”

凛一隐晦道,“京城众人,对郡主表示万分唾弃。”

赫连珏听了又是一通大笑,“真是太有趣了!哈哈哈…。没想到一贯冷硬,自诩刚正的蔺,竟然也能使出这样不要脸的贱术!还真是令本殿大开眼界,刮目相看呀!”

笑过,赫连珏轻抚着酒盅,嘴角笑意残留,眼底闪烁不明暗光,“流言出来后,蔺都做了什么?”

“左相表示万分惊骇。当即就去了天牢,对着天牢里已奄奄一息的行刺者进行了询问。直到确定了流言为实后,带着万分震撼,痛心疾首的表情。即刻去了宫里向皇上谢罪,当时左相太过心痛,惭愧,请罪的时候几度哽咽,连不配为官的话都说了出来。”凛一几乎用说书的语气,平板的陈述着已扭曲的事实。

赫连珏听了,扬眉,“然后呢?父皇可准奏了?”

“皇上言;左相心情他可以理解,但是,大瀚不能没有左相。然后安抚了一番。才派人把感动的无以加复,又摇摇欲坠,几乎晕厥过去的左相大人送回了。”

赫连珏听了,嘴角又扬了起来,把玩着手中的酒杯,问,“那傻子呢?”

“左相没提,皇上也没问。不过,左相府那边已经传出,郡主伤了身体,左相欲把她送往一处清净的地方静养。”

闻言,赫连珏嗤笑一声,随手丢掉手里的酒杯,随意在身后软榻上躺下,不再开口。

凛一静默站在一旁。

君是明君,臣是忠臣,殿下亦无辜,只有那痴傻的郡主不负所望,终是自食恶果。这,就是一场刺杀后的最终结果。

虽然,事实真相是什么?君清,臣明!不过,没有人会反驳,亦绝不会有人去澄清。

因为,事实真相是什么从来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这天下悠悠之口所言,都将会是对皇上的赞美。还有,对那傻子郡主的唾弃。

而,所有的一切,也将会以蔺芊墨永远的消失,而结束,隐没,不会再被提起。

只是…。凛一看了一眼赫连珏,殿下好像忘了说,如何处置那个傻子郡主了?是已经不予理会,连处置都不屑了?还是,已经猜到她最后的下场了…。

皇宫

贤妃听完那和凛一一般无二的回禀后,清淡一笑,什么都没说。

好一会儿,才想到什么,开口,柔声问,“对于蔺芊墨,三皇子可有说什么?”

桂嬷嬷摇头,“殿下什么都没说。”

贤妃听了眉头皱了一下,只是瞬间就松开来,轻笑道,“殿下既然没心情。那,你去告诉凛一一声,剩下的事让他去安排吧!”

桂嬷嬷听了,神色一点变化都没,意外更无,早就预料到的。“是,娘娘。”

“哦!对了,找一个漂亮点儿的地方再动手。这也算是本宫对她的一点恩赐,也算是全了她对皇儿的一片痴心、妄想!”

“是,娘娘!”

“下去吧!”

桂嬷嬷离开,沈蓉缓缓躺在贵妃榻上,看着手指上精美,华贵的指套,嘴角勾起一丝浅淡的笑意,还是漂亮有价值的东西才能讨人开心。那丑陋恶心又碍眼东西,就该永远的消失。现在,她这心里终于算是舒服一点了。

如此来看,碍眼的东西也并不是全无价值。最起码消失的时候,还是能让人心情愉悦的。

左相府

事情尘埃落定,一直压在蔺府上头的那片乌云总算是消散了。蔺家人心里的这块大石头也总是算落地了。压抑,沉闷的氛围终于消散了。心不再忐忑不安,变得尤其松快起来。

蔺家无事儿了,蔺芊墨要被送走了。这,简直就是双喜临门嘛!没什么比这更能让人心情愉悦的了。

劫难过去,没了担忧。压在心里的东西,也总算是不再有所顾忌的可以发泄了。

气恨,痛快,幸灾乐祸,齐齐涌上蔺家大小姐蔺纤涟的心头。

“如兰。”

“大小姐!”

“听说我的郡主妹妹失忆了,我都还没过去看过。你过来给我好好装扮一下,本小姐要去探望我们这位即将离府的芊墨郡主…”

如兰听了,抬眸,正好看到蔺纤涟眼中闪过的阴恻,暗沉。心头一跳,赶紧垂首,应,“奴婢马上准备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