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离开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章节名:第十五章 离开

为离开准备防身的东西,蔺芊墨夜里忙活到三更。|ziyouge,com|第二天,起床已日上三竿。

打着哈欠,伸着懒腰,揉着眼睛,打开房门,睡意未散,精神不济,含糊不清开口,“张青,我饿了,帮我拿点吃的过来吧!”

“郡主…。”声音压得低低沉沉,带着一丝紧张。

“墨儿…。”声音轻轻柔柔,却少了温和,染上一抹紧绷。

“嗯!”蔺芊墨应着,心思却全在咕噜咕噜的肚子上。既,一点没发觉什么异样。只是眯着眼睛,软绵绵的斜靠在门框上,吩咐道,“给我拿点包子,要韭菜肉的还有青椒茄子的,让她们把包子做的小巧点,最好是一口一个…”

“郡主…。”

“再给我熬点雪梨银耳粥,一定要熬的浓浓粘粘的,入口即化的那种。”

“墨儿…。”

“另外,再给我备点小菜,量不要多,但是一定要精。好了,去吧!”说完,摆手,回转,准备再爬回床上醒醒神去。

看着说完吃的,又转回去的蔺芊墨。院中一静,随之一个带笑的声音响起,“郡主胃口这么好,看来本殿是真的不用担心了!”

这声音?!还有,本殿?…。蔺芊墨脚下一滞,刚才那一点迷糊立马不再,瞬时眼明脑清。不过,只是瞬息就恢复刚才含含糊糊的模样,回头,皱眉,脸上满是不耐,“谁在说话?”

蔺逸谨无声的深吸了一口气,想依此缓和脸上紧绷的表情,抬脚,走到蔺芊墨身边,大手张开把蔺芊墨胖胖的小手全部包裹在手心,声音暗沉,“墨儿,三殿下早上就过来探望你了,不过知道你身体不适就没叫醒你。现在…现在过去给殿下请个安吧!”

蔺芊墨听了挑眉,早上就过来了?一直等到现在么?如此看来,三殿下是真的很有诚意呀!这个安她也是一定要请的了!

不过…。

蔺芊墨垂眸,看着紧握住自己手的大手。手心全是汗水,他在紧张?还是在担心?

“哥,三殿下是谁?”

看着蔺芊墨完全茫然,又好奇的神色,蔺逸谨眼神微闪,紧绷的神经却未舒缓一分,避过不答,只说道,“一会儿墨儿听哥哥的,乖乖跟殿下请安,知道吗?”

“哦!好…。”

蔺芊墨低眉顺目的跟着蔺逸谨走出去。

“墨儿,给殿下请安。”

“给殿下请…。”

“起来!”

“呃…。”

“抬头!”

一个指令个动作,让抬头,就抬头。

迷茫的小眼对上邪魅的凤眼。

对视的一瞬间。

她在他眼里看不到任何颜色,也看不出任何情绪,只有那上挑的眼角,好似在笑。

赫连珏在蔺芊墨的眼中没看到过去熟悉的爱慕,喜悦,执着。有的只是惊讶,惊艳,还有平静!

看着,赫连珏眼睛微眯。

看到赫连珏眼中一闪而逝的幽光,蔺芊墨眨巴眨巴眼,嘟着包子脸嘿嘿一笑,带着天真,透着纯白,“殿下长的真好看!”

这妖孽是来此,是来探究她是真失忆,还是假忘记的吗?

“墨儿,不得无礼。”蔺逸谨听了,轻斥,上前,对赫连珏弯腰,躬身,“墨儿不是有意对殿下不敬,还请殿下赎罪!”说着,伸手,不着痕迹的把蔺芊墨拉到自己身后。

“凛一。”

赫连珏开口,身边玄衣护卫上前,面无表情,出手,轻而易举把蔺逸谨带离蔺芊墨身边,并隔离开来。

“殿下,呃…。”一句话未说完,顿住,眼眸紧缩,穴道被封,再开口无声。

赫连珏闲适的坐在软椅上,伸手把蔺芊墨拉到对面的椅子上坐下,俯身,靠近,嘴角带笑,“墨儿觉得本殿长的好看?”

“嗯!好看!”

“跟你哥哥相比呢?”

“殿下好看,不过,我哥哥长得也很好看。”这是事实。而她一个失忆,却智力不变的人,说话从来只说实话,跟从前一样。没了记忆,不能颠覆的本性。

赫连珏听了眼神幽深,嘴角淡笑不变,忽儿伸手,在蔺逸谨紧张至发白的脸色中,在凛一惊疑不定的眼神中,在蔺芊墨疑惑不解的目光中。手慢慢在蔺芊墨脖颈上划过,又抚上她的脸颊,手心中柔腻的触感,让赫连珏眼神微闪,继而勾唇,笑的魅惑,“其实,墨儿也很可爱!”

凛一眼眸瞪大,而后急速垂首。

蔺逸谨心颤,脸色更白。

蔺芊墨笑开,纯纯的开心,“真的吗?”

“嗯!”赫连珏点头。眼里的那一抹柔光,蔺芊墨看不懂,也不想探究。

“凛一。”赫连珏伸手,凛一上前,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放在赫连珏手上。

赫连珏转手,递给蔺芊墨。

蔺芊墨看着眼前的盒子,意外,惊讶,“给我吗?”

“嗯!”

“是什么?”蔺芊墨满脸好奇。心里琢磨,是暗器?白绫?还是鹤顶红?

“礼物!”

“谢谢殿下!”蔺芊墨笑的开心。

“打开看看!”

“呃…。好!”蔺芊墨听话的打开盒子。

一对耳环,一个珠簪,还有两个小瓶子。蔺芊墨扫过盒子里的东西,视线在那两个小瓶子上停留一瞬,即略过,伸手拿起精美的珠簪,笑的欢喜,“好漂亮!”

看着蔺芊墨拿起的东西,赫连珏不意外,浅笑道,“喜欢吗?”

“嗯!喜欢!”

看着蔺芊墨眼中的喜悦,赫连珏伸手拿过她手中的珠簪,抬手,轻轻给她戴上。

那动作,那表情,蔺芊墨有那么一瞬间恍然感到了一抹多情的味道。

“很漂亮!”

“嘿嘿…。”这漂亮说的是簪子吧!

“明天离开的时候记得带着。”

“好!”

听到蔺芊墨干脆的回应,赫连珏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直看的她有些局促不安时,缓缓起身,几不可闻开口,“希望,本殿还有机会再次见到这个发簪!”说完,抬脚,离开。

蔺芊墨看着他的背影,眉头轻皱,若有所思。

赫连珏离开,蔺逸谨穴道被解开,呼出一口气。看着蔺芊墨皱起的眉头,误认为失落,叹了口气,“墨儿,其实,忘记了挺好!”

蔺芊墨听了挑眉,而后明白蔺逸谨指的是什么,笑了笑,“是挺好!”

“墨儿能想明白很好。”说着,看了一眼蔺芊墨手里的盒子,眉头皱了一下,“这个…。”

“三殿下送的礼物…。”蔺芊墨拿起两个小瓶子打开,分别闻了闻,嘴角扬起,笑的意味深长,“这礼物,我很喜欢!”

“墨儿…。”蔺逸谨凝眉。

“我明天离开。哥,你不准备送我点什么吗?”蔺芊墨打断他的话。

“明天,我送墨儿离开,看着你安顿下来!”

闻言,蔺芊墨笑意微敛,抬眸,看着蔺逸谨眼底的那一抹沉重。静默,良久,淡淡一笑,开口,“那,哥哥也先去准备一下吧!明日,我们一起离开。”

“好!”蔺逸谨点头,笑了笑。

蔺逸谨离开,蔺芊墨伸手拿下头上的发簪,把玩。

“郡主,饭摆好了!”

“哦!”蔺芊墨应,却没动,心不在焉的翻转着手里的发簪。

良久,把发簪丢到盒子里,起身,“张青!”

“属下在!”

“从明日起,看好二少爷,一步不许离开,哪里都不许他去。”

“是,郡主!”

“相爷回来记得告诉我一声。”

“是!”

晚上,蔺芊墨去见了蔺,并在书房待了很久,至于说的什么没人知道。

翌日

蔺芊墨由十人护送,坐上马车离开了左相府。

在离开前也见到了,那位在她出事后就一直病倒在床的母亲。

拖着虚弱的身体,满脸心痛,满眼泪花,看着她似有千言万语,最终只说了一句,“好好保重!”

蔺芊墨听了淡淡回了一句,“母亲也好好保重!”

至于蔺恒脸上没表情,眼里没情绪。

蔺纤雨一片平静,一言不发。

蔺芊墨看着这几个在血缘上跟她最亲近的几个人,看着她们的表情,浅浅一笑,转身,出府,坐上马车,往那未知又生死未卜的地方,疾驰而去!

宠妻之夫人猛于虎文/七萌主

擦,上市公司老总变不受宠的窝囊小媳妇儿!老天爷,你开的神马国际玩笑!

靠,夫君不但三妻四妾还有个痴恋红颜知己!去你的,这种男人老娘不要了!

不过在离开之前,她也不能白白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,得一笔一笔的讨回来!

然而,真实的情况居然是……

小妾见了她,敬畏有加漏胆怯!

红颜见了她,欣喜落泪兼道歉!

婆婆见了她,嘘寒问暖关怀显!

夫君见了她,宠溺疼爱真情现!

太诡异了!

原来一切的一切,不过是虚幻

他们所求的,不过是她身上背负的重大秘密

哼,他们要她就要给吗?

夫人回来了,牛鬼蛇神统统让道!

总之,这是一个善于伪装的小女人纸老虎变母老虎的故事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