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同命相连,冤呀!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章节名:第二十章 同命相连,冤呀!

“你…你…你做了什么?”杨英指着蔺芊墨,手指发颤,张口结舌,被蔺芊墨那粗蛮又恶心的举动给吓到,也气到了。|ziyouge,com|

“吐口水呀!你不都看到了。”蔺芊墨答的那是一个风轻云淡,说完,还是很自然道,“赶紧烧火,火起来不来烧出来的菜不好吃。”

“你…。”杨英脸色黑了,又红了,这孩子快被蔺芊墨给气晕了,“你竟然吐口水,你还是不是人?”

“嘿嘿,我当然是人了,还是聪明的人。你看,这下菜只有我自己能吃了。以后呀!你要是再威胁不给我饭吃,我还这么干…。”

“啊啊…。”杨英听下去了,嚎一声,抄起灶堂一根龙火棍,向蔺芊墨挥去。

“喂喂…。你干嘛?”

“你说我干嘛,我抽你,不打你难消我心头火。”杨英瞪着蔺芊墨,喘着粗气,撸起袖子,那样子恨不得把她给就地正法了。

“孔子曰:君子动口不动手,你这样可不是君子所为。”蔺芊墨说着,眼睛不住看着门口。

“张口往人家锅里吐口水的人,也敢说什么君子,屁的君子,你个肮脏的家伙,还有脸提孔子,你也不怕气活人家孔子。”说着,又向蔺芊墨了一下。

“我刚才就是呸了一下,没有真的吐…喂…。”

“呸一下也不行,做出这种事的人一定要打…”

“喂喂…。你这么粗蛮小心嫁不出去。”

杨英听了,胳膊挥的更快了,“你就这张嘴,最欠打…”

“喂,我可告诉你,你把我打伤了,小心我赖在你家不走了。”

“那我直接打死你算了…”

“唔…你这倒霉孩子,真下手呀!”一个不小心,没躲过,背上被敲了一下,虽然说不上特别痛,可蔺芊墨还是忍不住呲牙。

“不然你以为我在跟你耍杂耍么?”

“喂,你再这样,我可不客气了。”

“你都已经吐口水了,还想怎么不客气呀!”说着,杨英火气更大了一分,“怎么有你这么混账的女人,不打你,我都对不起锅里那么多油。”

听到这话,蔺芊墨不由咯咯乐了起来,“其实你更不甘心,那么多油都只能进入我肚子里吧!”

“你…你还说。”杨英感觉心,肝都疼了。

“哈哈哈…。”

蔺芊墨大笑,杨英大叫,“你还笑?”

“想到我一个人吃那么多香喷喷的菜,我就合不拢嘴,嘿嘿…。”

“啊…你个坏女人,我今天一定要抽你一顿…你别跑,你给我站住…”

“屁话,你棍子都挥出火星来了,我不跑等着被你打呀!傻妞…。”

“你个坏女人…”

“你个小傻妞…。”

李氏,杨志,杨莹三个人从镇上回来,看到就是这么一幕。

两个女孩,你追我跑,你叫我笑,鸡飞狗叫,好不热闹。

三人怔愣面色各异。李氏怔怔,“她们这是…。?”

杨莹摇头,同样满脸不明所以,只是看着自己妹妹抡着一个烧火棍满院子疯跑的样子,眉头不由皱了一下,跟个野蛮丫头一样,真是太难看了。

杨志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让让英子追着蔺芊墨打。不过,直觉感到一定又是那无耻的女人,做了让人难以忍受的事儿,才惹得英子这么生气的。

不论原因,单看秉性,跟蔺芊墨相比较,他家妹子可是太讲道理的一个人了。

不得不说,杨志真相了。不过也是,当初杨志不也被蔺芊墨气的差点挥拳头嘛!

“英子,你做什么呢?赶紧停下来。”

杨莹这柔柔的一声,半分没有传到已经暴走的杨英耳朵里。

“英子…。”

杨志开口,杨英动作一顿,转头,看到院子里的三个人眼眶一红,眼泪差点掉下来,“娘,哥…”

“怎了这是?怎么了?”李氏看到女儿几乎要哭的样子,疾步上前,急声道。

“娘她…。”

噗通…。

一声响。打断了杨英告状的话,惊的三人心头一跳。看着躺在地上,闭着眼睛的蔺芊墨。

几人一怔,院子里一静。也就是眨眼的功夫,都反应过来了。不过,只有李氏最先跑到蔺芊墨身边,蹲下,看着她,急切道,“赢…。赢姑娘,赢姑娘,你怎么了?”

“痛,晕…。”吐出这两个字,蔺芊墨头一歪,再次闭上了眼睛,这次任凭李氏怎么叫,都没反应。

李氏急了,“志儿,快,快…过来看看她这是怎么了?”

杨志皱眉。

“志儿…”李氏见杨志不动,更急了。

看着李氏的样子,杨志最终上前,满脸不情愿道,“先把她扶进屋里吧!”

“哦!好,英…不,莹儿,你过来帮忙。”本想叫英子的,可想到她刚才追着蔺芊墨跑的凶恶样子,李氏不由开口了。

就这样,杨志在前,李氏和杨莹两人连拖带抱的揽着蔺芊墨往房间走去。

经过杨英的时候,李氏忍不住道,“英子,你…你是不是打到她哪里了?”

“我…。”

“你这孩子,让娘怎么说你好呢?”李氏说完,叹了口气,满脸担心,不会打的哪里不好吧?

杨英张着嘴巴,呆呆的站在原地,一时还回不过来神,不明白,刚才还精神得了不得的人,怎么一下子就晕倒了呢?而且,她就算气晕了头,也知道分寸没往蔺芊墨头上挥呀!就想着抽她几下屁股而已。

杨英看着蔺芊墨失去意识的背影,正疑惑,忽然眼睛骤然瞪大了…。她看到了什么?那个…那个被她娘和她姐姐搀扶着,晕倒不省人事的丫头,刚…。对她抛了一个媚眼…。

瞬时,杨英表情扭曲了,心里的泪水,愤怒逆流成河,娘呀!她烧火熏个死人,炒菜倒半壶油,她还往锅里呸口水,现在她还装晕呀!呜呜呜…。怎么有人这么可恶,这么奸。

娘呀,你女儿冤呀!明明只是想让她干点活而已,怎么到了最后反而是她自己,受累又受冤的。呜呜…。

就这样…。

会哭的孩子有奶吃,会晕的孩子有理在。

蔺芊墨晕倒了,并且身上真的有些地方渗出了血丝。这样一来,任凭杨英怎么解释,怎么说,李氏都觉得她不对,还言:“你这孩子,你明知道她伤还没好,怎么能让她干活呢?”

“还有,她伤口都出血了,怎么是装晕?你这孩子,以后可不能这样,你不喜欢她,娘不强迫你。可你自己说谎,那可是不对,一定要改,知道吗?”

杨英欲哭无泪呀,真是满身是嘴都说不清了。

嘴里发苦,心头冒火,还发不出。就这样没两天,杨英嘴巴上出了几个火炮。

见过蔺芊墨无耻一面的杨志,跟李氏不同,他对杨英说的话,基本都是相信的。现在再看到杨英嘴巴上的火炮,直接深信不疑了,叹了口气,拍了拍自家妹妹的肩膀,生出一股同命相连的感叹,带着无奈,“忍忍吧!反正再有半个月她就走了。”

一句话说的杨英泪汪汪,“哥,我真的没说谎!”

杨志听了叹气,望天,他也真的没摸她屁股呀!他也冤呀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