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身世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章节名:第二十一章 身世

杨家的日子过很简单,不过却也很忙碌。ziyoUge.com

平日里,有人来找的时候,杨志就给人看个病,没人的时候他就去地里忙活,偶尔上山采药或河里捕鱼,改善一下生活,不过也只限鱼,如果捕到好东西,比如虾啦,蟹啦这些都被拿去换钱了。

而,李氏,杨莹,杨英三个女人家平日里基本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偶尔忙的时候才去田里,平日里就在家绣个花什么的。当然,绣的那些东西也是拿去卖的。

所以,基本上每隔一个月半个月的,杨志就会去镇上一次,去卖些药材还有李氏她们的绣品。偶尔,李氏或者杨莹,杨英也会跟着一起去,不过次数极少,大多数也都是在家里需要添置米面,物件的时候才去。

在民间乡下为了生计,虽然对女人的要求,禁锢没有那么苛刻了。但是,这时代女人太过抛头露面还是会惹人闲话的。

特别是像李氏这种家里没有丈夫撑着的,更容易惹人闲话,惹出是非。

说到这里,蔺芊墨也好奇过,她在这里待了也十多天了,还真是一次都未见过李氏的丈夫。更是连提都未曾听他们提起过。难道是死了?还是…。?

各种猜测在蔺芊墨的脑子里转了一圈,然后就被她屏退了。连疑惑,好奇都没了,至于问一问的想法,她更是从来没有。不见人,总是有原因的。而这个原因她并不需要知道。

蔺芊墨自在的待着,好似这个家里没有男主人,她根本就没察觉到一样。

只是她这模样,偶尔让家里的几个心里犯嘀咕。她怎么就不问问呢?她就不觉得奇怪吗?

其实,蔺芊墨要是真的问了,她们一定不高兴。可她不问,她们又觉得很奇怪。最后,相比蔺芊墨的淡然,她们自己倒是纠结了。

蔺芊墨注意到李氏,杨莹看着她的眼神满是复杂,复杂的令她不解。想不通,她也懒得探究。

倒是杨英,那充满怨气,冤气的眼神,一看就知道她在想什么。那模样,蔺芊墨看到就不由想逗逗她。

嘿嘿…。当你得了便宜的时候,一定要做什么呢?自然是卖乖喽…。

所以…。

在一个春光明媚,蔺芊墨抚着上次渗血色的地方,看着杨英,满眼的敬畏,满脸的谄媚,躬身,哈腰,笑着问,“英子小姐,请问今天可有什么活计吩咐我做?”

这话出,正在扫地的杨英脸顿时黑红黑红的。

正在绣花的李氏和杨莹瞬时抬头。看一眼蔺芊墨,又看了看杨英。

李氏叹气,看来,英子上次是把人给吓到了。让人家现在对她说个话都这么小心翼翼的。

杨莹皱眉,一个女人做出这谄媚样还真难看。

“英子小姐…”

“你给我闭上嘴!”

杨英这厉吼刚出,李氏眉头就皱了起来,“英子,你怎么说话话呢?”

“娘,她…她…”杨英憋的脸涨红。

“给我扫你的地。”李氏瞪了她一眼,转头对着蔺芊墨,柔声道,“赢姑娘,英子她脾气不好,你别在意!”

“英子姑娘很可爱,我怎么会在意。”蔺芊墨微笑,好脾气道,“上次是我做的太过了,英子姑娘生气是应该的。”

蔺芊墨说的都是实话,可听在李氏的耳朵里那就是被吓得了。

“赢姑娘,你别怕,以后这丫头再欺负你,你就告诉我,我来给你做主。”

蔺芊墨听了转头,看到杨英扭曲的表情,咧嘴一笑,“我听大娘的,以后英子要是再欺负我了,我一定告诉您。还有,你叫我赢赢就好了。”

“好,赢赢!”李氏笑的和善。

一边杨英气的直喘粗气,用尽全力才压抑住没把扫把招呼到蔺芊墨脸上。

“对了,赢赢,我想有一个问题想问你?”杨莹忽然柔柔开口。

“莹儿姑娘有什么问题尽管问。”

“你遇到什么事儿了?怎么当初会受这么重的伤,还掉在那个…。”

“莹儿,没事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李氏皱眉,打断杨莹的话。

“娘,我就是…。”

“绣你的花吧!”

“大娘,其实没什么不能说的。”蔺芊墨淡淡一笑,眼底染上一抹忧伤,叹气,“我家世简单,我父亲是经商的,时常外出。母亲守着家,看顾着我和哥哥,虽然也有些艰辛,但是一家人却也和睦,安乐。”

“而我,虽然不是什么大家小姐。但从小到大却也衣食无忧,衣食有奴,行走有车。奈何…。”蔺芊墨说着顿住,垂眸,让人看不清她眼底的情绪。

落在她人眼里,蔺芊墨就是在掩饰她的哀伤。

“赢赢,不想说就别说了。”李氏面上不忍。

蔺芊墨摇头,低声道,“奈何,祸从天降且不单行。父亲带着哥哥行商外出,不知怎地竟客死他乡。而,母亲得知消息后便一病不起,最终忧伤过度撒手西去,徒留我一个人。”

“你没有祖父,外公,叔伯,舅舅什么的吗?”杨莹适时开口问道。

蔺芊墨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有没有,反正我从来没见过,父亲母亲也从不提起,我也没敢问过。”抹了一下眼角,“父母哥哥离开后,我一个女孩,撑不起家门,守不住家业,就想着找一个清净的地方,买些田地安稳度日,怎想,却路遇劫匪,又遭家奴背叛,不但抢了我财物,还把我给推下了山崖…。”

蔺芊墨的话刚说完,忽然就被李氏拥在了怀里,怔忪间,耳边就传来李氏痛哭的声音。

“可怜的孩子,呜呜呜…。苦命的孩子…。呜呜呜…。”

这哭声…。透着一股厚重的哀伤,好似发自心底深处的悲鸣。蔺芊墨听着皱眉,这痛哭中绝对不止是对她的怜悯。

想着,抬眸,看向杨英,杨莹两人。只见,杨莹看着她眼神复杂,带着一抹可怜。就连杨英眼里都没了怨气,反而闪烁出了泪花。

看此,蔺芊墨扬眉,这故事那个点戳中她们的泪点,伤心点了?

晚饭时,杨志从外回来,就看到了这样一幕。李氏不但眼睛红红的,并且看着蔺芊墨时,眼里满是怜惜,“赢儿,这些日子让你受委屈了。”说着把一块嫩白的豆腐夹在她碗里,柔声道,“现在你身上有伤不能吃鱼,等明日我让志儿上镇上买些肉回来给你补补。”

“不用,我这身材吃的清淡点挺好。”

“这个时候身材不重要,身体才是要紧的,一定要养好。对了,明日让志儿看看药铺里有没有卖去疤的药,女儿家身上可是不能留下伤疤。”李氏说着看向杨英,“英子,赢赢身体还没好,你以后可不能再指示她干活了,知道吗?”

“哦!我知道了。”杨英这回答里,没有火气,也没有怨气。

“还有,莹儿,昨日买回来的那块布,要不你跟英子先不做了,先给赢儿做一件衣服吧!她连件合适的换洗衣服都没有。”

杨莹心里有一丝不情愿,不过,到底没多说什么,只道,“只要英子同意,我没意见。”

“英子…。”

“都听娘的。”杨英很爽快道。

李氏听了眼里满是欣慰,“你们都是懂事的,等下个月卖了绣品,娘再给你们做。”

“我和姐姐有衣服穿,不做也没关系的。倒是娘和哥哥该做衣服了。”

“是呀!娘你和大哥做吧,我和英子不做了。”杨莹温柔道。

“你们都是娘的好女儿,娘,很高兴,很高兴…。”李氏擦了擦眼角,看着两个女儿,再看蔺芊墨,想起过往,一时百感交集。

蔺芊墨垂首,眉头不自觉的皱起,李氏她们态度的转变一定跟她编出的那个故事有关系。可是那个点引发的呢?

门外杨志更是疑惑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