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流言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章节名:第二十六章 流言

听说,刘宝元在镇上当众向杨莹求亲了呢?听说还是杨莹要求的呢?

什么?那,宝柱怎么办?杨家那闺女不是许给宝柱了么?

什么?这…这是要一女许二男?

这应该是看上高枝儿了,嫌弃宝柱了吧!

杨家以前如果不是拿闺女晃柱子,柱子会那么尽心力尽力的帮着他们。|ziyouge.com|现在他们安稳了,就看不上柱子了!

啧啧…。太没良心了!

还有呢!其实呀!杨家那闺女经常去镇上卖绣品不过是幌子,真正的目的是勾搭王大善人的外甥。要不,镇上那么多绣庄她不去,偏偏就一直认定了王大善人的秀庄呢?那就是因为知道刘宝元只要来镇上,就一定会去他舅舅的秀庄上看看。

骇…。

这么说的话,杨家那闺女和刘宝元早就…。

可不是么!要不然,刘宝元会跟她求亲?

不过,刘家那样的家底,再加上王员外这个舅舅。刘家怎么就愿意娶杨莹这样一个连爹都没有的贫女为媳呢?

愿意个屁!刘家要是愿意,那就差媒人派派正正的来说媒了,怎么会由刘宝元一个孩子家的开口,还是那种做派。想来,这是被杨莹诱的昏了头了,想来个先斩后奏吧!

啧啧…。这么来看,杨家那闺女还真是够那个的!

呵呵…。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嘛!这下好了,那李氏有这么个有能耐的闺女,以后可是要跟着享福了。

唉,李氏母女平日看着挺好的呀!没想到…。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呀!

最可怜的就是宝柱了,掏心掏肺的对她们,结果…。唉!人心不古呀!

流言如刀,忽然而至!打的杨志措手不及。李氏发昏,杨英发懵,杨莹晕厥。家里瞬时乱作一团。

看着瞬时乱成一团,好似抄家灭族般惊慌失措,大呼小叫的几个人。蔺芊墨吐出了口气,开口,“杨志,你马上去镇上,把前两天都该做的事给做了。顺便,去见见那个柱子。如果可以最好让他过来一趟。”

看着昏怔的母亲,晕厥的妹妹,杨志脑子乱蒙蒙,既对于蔺芊墨的话,一时还有些发愣,“见柱子?做什么?”

“自己想!”蔺芊墨说完,不再搭理杨志,看向杨英,“昨天你娘喝的那个安神药,再去煎一碗来。”

杨英听了,抹了一把泪,转身往厨房跑去。就算心里恐慌的不行,可这个时候也知道,娘很重要!

“赢赢,你刚才说…。”

“你不是说柱子在镇上待了好几年了吗?”

“是,他…。”

“这就是让你去见他的原因,对于镇上他比你熟。另外,他也是流言中人,你不想看看他的对此的态度吗?要应对,最起码要看看他的反应!”

看着蔺芊墨平静的眉眼,杨志心口猛然拧成一团,他这是在做什么?前两天还给母亲和妹妹说,不用怕,有他!可现在,真正事到临头了,他竟然除了慌乱,该做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苦笑一声,神色却冷静了下来,看着蔺芊墨道,“我现在就去,家里麻烦你先照顾着。”

“嗯,去吧!”

“赢赢,谢谢你!”

“我会携恩求报的!”

***

杨志离开,蔺芊墨看着躺在床上脸色灰白的李氏,上前一步,走到她面前,缓声开口,只说了三个字,“刘宝元!”

三个字,李氏脸色刷的变了,眼神也不再发怔,流着泪,磨牙,“那个…。那个混帐…。”

看此,蔺芊墨勾唇,母为子刚。孩子被欺负了,护犊子那是母亲的天性。在这个时候,提提欺负她孩子的那个人,立马就有了生气,比安慰更凑效。

不过,也许并不是每个母亲都如此护犊子。最起码她这身体的母亲就不是。对于女儿的灾难,她选择了避祸就福。

在这点上,杨莹比蔺芊墨幸福。

“大娘,可以问你件事吗?”

“嗯!你问吧!”

“以前有人说过莹姑娘和柱子什么吗?”

这话出,李氏猛然起身,神色有些激动,“从来没有人说过什么。我们也没干那种让人不清不楚的事儿。宝柱他确实帮了我们不少,像我们的绣品,志儿的药材,还有一些海味,这些在最开始都是柱子帮我们卖的。那时候莹儿才十岁,柱子会帮着我们那也是因为和志儿两个人交好,跟莹儿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,这么多年来,柱子跟莹儿总共也没说过多少话,特别是在知道柱子的想法后,我就说,既然不愿,就别晃人家,从那以后莹儿他们两个基本都没再见过。呜呜…。真不知道在这个时候为什么会传出这样的话来。”

蔺芊墨听完,眼睛微眯,淡淡道,“既然以前从来没有,为什么突然在这么巧合的一个时间被人说呢?”

如果没有宝柱这个流言加入,只要处理的好,最后刘宝元开个口,结果就是误会一场。就算会被人议论,可对杨莹影响不会太大。

但是,现在就有些棘手了。就算刘宝元开口了,搞不好人家也会认为,那是因为刘宝元认清了杨莹忘恩负义,水性杨花,又贪钱富贵的本性嫌弃她了,所以就以一句误会不要她了。

在古代,一个女孩被冠上那种名头,可真会要命!

李氏这个时候也意识到什么,脸色越发难看,“是呀!为什么突然传出那样的话来。难道…。难道是我想让柱子和莹儿定亲的事被人知道了?”说着又摇头,否定,“不会呀,这件事就志儿,莹儿,我们四个知道,外人没道理会知道的…。”

“不,这件事不止你们四个知道。”

李氏抬头,看到杨英端着碗,脸色黑沉的站在门口,“英子!你刚才说…。”

“这件事周璃也知道。”

“她?她怎么会知道?”

“因为我姐一直跟她交好,昨天出去就去了她家。我去找我姐的时候,正好听到我姐把娘想让她跟柱子定亲的事说给她听。”

李氏听了,又是懊恼,又是憋气,“莹儿这孩子她怎么…。”

“娘,除了这个,我还知道一件事儿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周璃她中意柱子哥!”

闻言,李氏眼眸瞪大。

蔺芊墨扬眉!

***

傍晚的时候,杨志才回来,随着一起来的还有一个跟他年龄相仿的少年,一米七多的个头,古铜色的皮肤,浓眉大眼,透着一股憨厚,只是此刻,眉宇间满是焦灼,不安还有担心。

“赢赢,这是柱子!”杨志说道。

蔺芊墨点头,“我让你弄的东西弄到了没。”

“弄到了。”杨志把一个盒子递给过去。

蔺芊墨接过,打开看了一眼,道,“你去帮我准备一件男装,一会儿我跟柱子回镇上去。”

“可现在天都已经…。”

“天黑才好行事,快去吧!”

杨志抿嘴,“要不,还是我去吧!”

蔺芊墨瞟了他一眼,不想说太多废话,只道,“你这两天多在村里走动,让越多的人看到你越好。最好也到王大善人家里去一趟。那样,才能证明你的无辜。”

“赢浅…。”

“我只是去修渣,又不是去自杀,你磨叽个毛,死别呀!”

杨志:……不说话了,默默的去找衣服了。

柱子:……他觉得,他也少说话,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吧!

***

到了镇上,蔺芊墨喘着粗气,捶着跟灌了铅一样的双腿,想骂娘!十公里呀!奶奶的…

看看那气喘如牛的蔺芊墨,再看旁边的柱子,那是一个风轻云淡,还不忘问,“赢姑…。不,赢公子,我们现在做什么?”

“吃…吃饭!”

“嗄…。”柱子觉得这答案出乎他意料,这个时候还能吃下饭么?

“听说你在饭馆帮厨?”

“哦,是…。”

“就去那里吃!”

蔺芊墨的话,配上那语气,表情。有那么一瞬间,柱子生出一种,土匪进村,她要去吃霸王餐的感觉。看着蔺芊墨的身材,柱子那时不由摸了摸他兜里的银钱。心慌,不够…。

“赢公子到了,就是这里!”

“嗯!”蔺芊墨埋头疾步走了进去。

砰…。艾玛,好痛,捂着鼻子,眼泪哗啦!

蔺芊墨捂着鼻子,耳边响起柱子惊呼声,然却跟她无关。

“老板,你回来了!”惊呼,夹杂这惊喜。

“嗯!”声音淡淡,平缓,磁厚!

这惊喜,搞基呀!蔺芊墨呲牙,泪眼汪汪,抬头,瞬时,不知道是泪水模糊了眼睛,还是被眼前的人晃了眼,只觉得那一刻有些眼花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