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事清,事起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章节名:第三十章 事清,事起

王豪皱眉,“怎么回事儿?”

王豪开口,刘宝元就如竹筒倒豆子般的哭诉起来,“孩儿前两日不过是跟一个叫杨莹的开了个玩笑。ziyouge.com谁知道昨日夜里忽然就有一人闯进孩儿的住处,不但想掐死孩儿,还拿着一根针在孩儿的身上乱刺,扬言:如果孩儿不把杨莹的事给澄清,善了了,就绝不放过孩儿…。”

刘宝元嚎着,拉起衣服想让王豪看他身上被针刺的伤痕,谁知道被针扎过的地方,除了真真的疼过,那是丝毫的痕迹也没留下。

刘宝元看此,嚎的更大声了,“舅舅呀!这人太狠了,是杀人不见血呀!”

王豪听完,再看脚下鬼哭狼嚎一滩烂泥一样的外甥。眉头皱的更紧,脸色难看。和王家相连的唯一的血脉,竟然这样!让王豪平添更多挫败,最终叹了口气,俯身,把他拉起来,语气却仍然不好,“这么说来,你跟杨莹求亲是确有其事了?”

怪不得,昨日晚上杨志突然来访,欲言又止的说些有的没的,原来是真有其事!

刘宝元起身,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眼泪,瘪嘴,“是真的,不过就是一时玩笑罢了!”说完,不屑道,“她一贫女,就算有几分姿色,最多也就够格做个妾,孩儿正妻的位置可是轮不到她!”

“胡闹!”王豪斥,沉声道,“这种拿女儿家的名誉开玩笑,你如何能做?你可知道这事一个处理不好,那就是自找麻烦,万一黏上来,你不收都不成。或者要是人家不愿,做出什么寻短见之举来,破财不说,于你名誉也是一伤。”

刘宝元听了不以为然,“哪里有舅舅说的那么严重!”

看刘宝元的表情,王豪脸色一沉,冷哼,“既然不严重,那昨夜被人又扎又掐的人,是谁?”

话出,刘宝元一噎,抬眸,看王豪脸色实在不好。瞬时面色一转,语气一边,低头,乖乖道,“孩儿知错了,以后再也不这么做了。”说完,还言不由衷的加了一句,道“其实,事后孩儿也意识到有些不妥,本也打算去杨家道个歉的,可没想到…。没想到他们竟然连一句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孩儿,就那样羞辱于我。”

想到昨晚的事,刘宝元愤恨道,“舅舅,他们这样欺负孩儿,不能就这么算了。再说了,他们羞辱我,那也说明他根本不把舅舅放在眼里了呀!”

王豪听了,看了他一眼,对于他这怂恿的话,无动于衷,淡淡道,“这件事到此为止,以后不许再做这样的事,明白吗?”

闻言,刘宝元瞪大了眼睛,明显对王豪息事宁人的态度,感到意外,也感到不满,“舅舅,怎么能这么算了呢?”

“不然呢?依你之见该如何?”

“自然是要给他们一个教训,被一个宵小之辈欺辱,我要是忍了,那我以后还怎么在这清河混。更别提,这也有损舅舅的威望呀!所以,不能就这么饶了他。”刘宝元恨恨道。

“他?你看到扎你的人是谁了?”

“我虽然没看到,不过,我却都查清楚了。会这么护着杨莹的,又懂得医术的也就一个人。”

“你是说杨志?”

“除了他别无二人。”

王豪摇头,“不是他!”

“舅舅怎么肯定不是他?”

“你昨日几时被遭袭的?”

刘宝元想了一下道,“大概是戌时。”

“那时杨志正好在我这里,所以,袭击他人不可能是你。”

刘宝元听了瞪眼,意外道,“他在你这里?”

“嗯!”

“他在这里做什么?”

“让我问问你,突然对她妹妹求亲是怎么回事儿!”

刘宝元皱眉,“不可能呀,不可能不是他呀!”说完,想到什么,恼火道,“如果不是他,那就是那个柱子,反正绝对跟他两个脱不了关系。”

王豪懒得接他的话,反问道,“店里的那个小二说的那些话,也是你交代的?”

刘宝元不忿道,“我也是被逼的。不过,那些话却不是我交代的,我只是问了一句店里的人,如果谁接触过周璃,要是听她说了什么就传出去,就这样!”说完,讥笑道,“没想到那个叫周璃的也挺恶的,不知道杨莹怎么得罪她了!”

王豪听了,若有所思,不由琢磨。替杨莹出头的人,会是谁呢?

就如宝元说的,杨家在清河没有依仗。能如此护着杨莹的除了杨志以外,也就是那个跟杨志交好的柱子了。

可是杨志和柱子这两人,他也算的上了解,人以类聚,这两人都属于憨直的人。像这种背后出手,且干净利索地保全住杨莹名誉的办法,不像是他们能想出来的。

可,如果不是他们又是谁呢?

“宝元,把你遭袭的经过说给我听听。”

这问话,让刘宝元脸色不由更加难看,如果有经过还好了,那样最起码他还能看清楚他的样子。

“宝元…。”

“没什么经过!就是我刚回到厢房,人就忽然被人从背后掐着了脖子,然后对我就是一通乱扎。”刘宝元脸色青白道。

王豪听了凝眉,“你就没反抗?”

“我当然反抗了,可…。可不知怎地就是动弹不了。”

“你身边的小厮呢?”

刘宝元咬牙,“那个没用的,说;眼前一花,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。事后我就让他滚了,让这样的人护着,我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”

王豪听了眉头皱的更紧了,脸色变幻不定,沉寂,良久,郑重开口,“宝元,我再说一次,这次的事情到此为止,你什么都不许做了,知道吗?”

“舅舅…。”刘宝元不满,“怎么能这么算了呢?”受了这么大的暗亏,不讨回来他会连觉都睡不着的。

“那个偷袭的人恐怕并不是简单之辈。现在,人家在暗,你在明,不做罢,或许吃亏的还会是你。”

“哼!上次那是我大意,这次的话绝对比不可能。”

“我说的话你最好听着,不然…。吃苦的恐怕还会是你。”

刘宝元听了抿嘴,看来舅舅这次是不愿意为他出头了!

***

清河本就不大,在有心的推动下,流言以比上次更快的速度传到了清河村。顿时,在村里又炸开了锅。

李氏,杨志,杨英,还有杨莹即时就去了周家,要周家给出一个交代。

周家夫妇被这一突然的事打的有些发懵,可面对李氏的质问,就算不清楚事实,那也是坚决的站在自家女儿这边,咬定,周璃没说过这样的话,纯粹是杨家造谣。

杨志怒,扬言,既然不承认,那么就让里长来做主,如果里长管不了,那么就去县衙,无论如何周家要是不给杨莹一个说法的话,这事绝不善摆甘休,现在有人证在到哪里他们都不怕。

这话出,周家人坐不住了。

周璃果然大嚷,跟柱子定亲的事,是杨莹亲口告诉她的,她就算是说了,也不过是说了一句实话而已。并诅咒,她要是造谣,不得好死。

诅咒的话都说出来了,看客们不由信了几分,看向杨家的目光带着几分探究。

杨英却是冷笑一声,反击,明明周璃喜欢上了柱子,现在看柱子跟他们家走的近,心存了龌蹉的想法,就恶毒往杨莹身上泼脏水。并言;在这个时候,如果谁敢说假话,那就不得好死。

这话出,周家大惊之余,心也虚了一分。

周璃脸色瞬时雪白如纸!

周家飘逸的眼神,周璃当时的表情。真相是什么不言而喻!

即可,风向变了,前几日抨击,嗤笑,嘲讽杨莹的话,瞬时都转向了周璃。

李氏,杨志几人真正的松了口气。对蔺芊墨由衷的感激。

蔺芊墨欣然接受,啃着鸡腿,却对杨志提醒道,“刘宝元未离开清河前,记得多加防备,不讲理的小人尤其难缠,有时候他们不管对错,只管心里舒服,别让他找到机会到时候把气撒到你身上。”

“嗯,我明白,我会注意的。”

杨志听进去了,然,他那太过清正的秉性,决定了他无法明白,所谓的小人到底是什么!他以为,只要避着他些,光天化日下还是不会出什么事儿的。

结果证明他错了!

就是在一个青天白日,朗朗乾坤之下,他还有柱子倒在了血泊中…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