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 二更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章节名:第三十五章 二更

“公子,那王豪未从仁药堂出来,刚刚刘宝元一家人又匆匆赶了过去。ziyoUge.com小的看,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”

九公子慵懒的靠在软榻上,看着影一眼里那隐含的兴奋,神色淡淡,“意想不到的事情?你觉得会是什么呢?”

“小的猜测,或许是有人拿住了王豪,然后用王豪来威逼刘宝元,来达到某个目的!”

“比如,替杨志,柱子报仇?”

影一听了,垂首,“属下是这样猜测的。”

九公子淡淡一笑,“如果真如你所猜测。那么,杨家几人包括…。”九公子说着,顿了一下才道,“包括那小肉团,不用你出手,都将不会存在了!”

“公子您的意思是…。?”

“王豪身边那些人虽然只是一些不入流的虾兵蟹将。但就凭一个完全无内力的小肉团,还有杨家那几个手无缚鸡之力之人,想拿住王豪,无异于天方夜谭。”

闻言,影一抹汗,是呀!自己怎么就没想到,那几个人根本就不可能拿的住王豪呢?

“是,属下想的太简单了。”

“脑子简单,这是你最大的优点。”

影一:…。感觉被公子调侃了。

九公子看着影一汗颜的表情,淡淡一笑,聪明的人他见过太多了。所以,身边的人还是简单一点才讨喜。当然,二子那种太过憨直,近乎傻子的除外。

“如果好奇,就去看看吧!”

影一眼睛一亮,“是,公子!”

“万一事情真如你所猜测的那样,你就去把王大善人给本公子救出来。算是本公子对小肉团表达的一个谢意。毕竟,要不是她本公子又如何能知道自己有隐疾呢!”

影一听了,眼睛更亮了,“是!公子放心,属下一定把这份谢意送到。”

“嗯!去吧!”

“是。”

影一离开,九公子放松身体躺在软榻上,表情淡漠。如果小肉团只是牙尖嘴利,而无脑的话,那留着也没太大意思。

***

“舅舅…舅舅…。”

“大哥,大哥…。”

刘宝元等人叫了几声,看王豪一丝反应都没有,脸色难看,转头看向一边的蔺芊墨,怒道,“我舅舅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

“这个…我也不是太清楚,只知道王大善人好像伤到头了。”

“怎么会伤到头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一问三不知你在这里干什么?李大夫人呢?”

“他和王大善人的随从一起回王家了,去取什么千年人参了…”

“千年人参?我大哥伤的这么重?”跟王豪有五分相似的种中年妇人,惊呼道。

“应该伤的不轻。”

妇人听完,脸色难看,口气很冲,“既然伤的这么重,为何还让我大哥躺在这里?你这是干什么吃的?”

“夫人,王大善人伤着的是头,不比其他地方。李大夫交代了,在没醒之前,不能轻易移动,要是不小心加重了伤势可就不好了。”蔺芊墨轻声解释道。

“严重了会如何?”刘宝元紧声问。

“这个…。应该会没命吧!”

蔺芊墨话出,那妇人顿时嚎了起来,“哎呀,大哥呀!你这样可怎么办才好呀!”

“娘子,大哥他吉人自有天相,不会有事儿的。”中年男子,声音温和,满脸沉重的安慰道。

蔺芊墨听了,抬眸,看了中年男子一眼。怪不得刘宝元长的人模狗样的,看来是随着爹了。

“相公,大哥真的不会有事儿吗?”

“嗯!李大夫医术不凡,一定可以医好大哥的。”

“呜呜呜…。相公…”哭着,依在刘相公怀里。

那声调,配上那作态,再配上那褶褶脸。蔺芊墨默默移开视线,除了油腻,没一丝美感…。

边上,刘宝元也皱着眉头看向别处,不忍直视!

“唉!前两日,李大夫还说找到了一个好方子要给王员外,没想到还没来得及给,王员外就发生这样的事了,真是…。”

刘宝元听了,皱眉,“什么好方子?舅舅还有哪里不适吗?”

蔺芊墨摇头,看着他们,低声道,“那好方子,是能让人生儿子的…。”

蔺芊墨话未说完,就被三人同时的惊呼声打断,“什么!”

“你…你刚才说什么?”刘宝元瞪大眼睛道。

那王家妹子这会儿也不哭了,看着蔺芊墨厉声道,“你刚才说什么?生儿子的方子?什么生儿子的方子…”

刘相公倒是没说话,只是紧皱着眉头,看着蔺芊墨,眼神深沉。

看着他们的反应,蔺芊墨嘴角勾起一抹似有所无的弧度。听到王豪会死,他们都没这么激动!

看来,所谓亲情终究抵不过那黄白的世俗之物!多正常的反应呀!

垂眸,看着躺在地上的王豪。十多年的维护,最终只得一片孤凉!

见蔺芊墨不说话,刘宝元不耐,抬手在她肩膀上用力推了一下,戾声道,“问你呢?怎么不说话!”

蔺芊墨眼底闪过一抹暗色,再抬头,已无踪,表情憨憨,“生儿子的方子,就是能让王员外生儿子呀!”

“方子呢?”

“你要方子干什么?那是给王员外的。”蔺芊墨皱眉,疑惑道。

“少废话,拿过来!”

“哦!”蔺芊墨起身,在柜台里一个抽屉里拿出一个方子递过去,“你看了还给我,我还要…。”

话未说完,方子已在刘宝元手里变成碎片。

“你…。”

“方子的事不许再提。还有,告诉李大夫,有些事儿识相一点。舅舅命中无子,这是佛祖给过的预示。让他不要多管闲事,以后再给舅舅乱七八糟的方子。这清河镇恐怕就再没他能呆的地方了。明白吗?”

蔺芊墨脸上染上一丝怒色,不平道,“我就算不给,谁又能保证王员外这辈子不会生儿子?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李大夫说了,世事无绝对,只要人活着,谁又能保证那个万一呢?”

蔺芊墨话出,刘宝元抿嘴,面色一沉。

王家妹妹看着王豪面色复杂。

刘相公转头,看向自己身后的老仆,淡淡道,“你出去等着吧!要是李大夫还有王家的人过来了,你也好迎一迎。”

迎一迎?这是让他去把风,等人到了提前知会一声吧!

老仆垂眸看了一眼王豪,无声的叹了口气,“奴才知道了。”转身,离开。

屋内剩下刘家一家三口,还有蔺芊墨四人,瞬时沉寂了下来,你不开口,我不说话。

一种森凉诡异的沉寂,透着紧绷,让人心跳。

良久,久到刘宝元额头上沁出了汗珠,身体颤动,脸上溢出无法掩饰的激动。

久到,王家妹妹脸色越来越白,神色越来越复杂。

久到,刘家相公面色不再平静,开始抖动!

久到那根弦终于崩开,刘宝元突然出手,猛然扣住蔺芊墨脖子,表情扭曲,声音暗哑,发颤,阴冷,“是你动了我舅舅。所以,是你,害死了我舅舅!”

说完,在刘相公猛然乍亮的眼睛中,在王家妹妹流着泪,却沉默的态度中,刘宝元猛然抬脚,用力向着王豪头部踢去…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