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千万别迷恋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章节名:第三十八章 千万别迷恋

眼前那精致的面容,九公子晃了一下眼,有一瞬间的不确定,“赢…。ziyoUge.com公子?”小肉球眨眼变成了块耀眼的璞玉,这速度快了点。

“九公子!”

“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。赢公子变化之大,让人惊叹呀!”

蔺芊墨露齿一笑,仰头,抬下巴,满脸傲娇毫不掩饰,“只是惊叹吗?就没有惊艳?”

闻言,九公子眼波流转,温和一笑,“自然也很惊艳。”

九公子说完,就见眼前漂亮的小公子,用绝对嫌弃的眼神看了他一眼,然后,哼了一声,说道,“惊艳就好,千万别迷恋,我喜欢的是女人!”

“咳咳咳…。”杨志被呛的大咳,瞪着蔺芊墨,面目扭曲,捂着伤口咬牙,听她说话,这辈子伤口都别想好。

九公子:……温和的嘴角,抑制不住僵了一分。

看着杨志痛苦的样子,九公子无言以对的模样,柱子忽然感觉自己责任重大。

“呵…呵呵…”干笑着,扯着颤动的面部肌肉,干巴巴道,“赢…赢公子真…真爱开玩笑。”

说完,看着赢浅眼里都是紧张,还有祈求。赢浅呀!这可是我掌柜的呀!你可不能这么干呀,你这不是调戏他,你是吓唬我呀!呜呜…。九公子要是恼羞了,我饭碗可就丢了呀!

其实,这么几天,看着赢浅用一张嘴生生羞跑了二子,说服了王豪,吓住了刘大少。柱子对赢浅那张嘴真是又害怕,又佩服。

佩服她的牙尖嘴利,口如利剑。

却又害怕她的语出惊人,扛不住呀!因为知道她是一女人,所以,每次蔺芊墨各种惊言逆语,就那么自然而然,波澜不惊的顺嘴而出。柱子都觉得心跳不稳,很想问一句,姑娘呀!你真的是姑娘吗?

如果是,那么,什么短小,什么阳缩,什么软的,他听得都眼前发黑,可她咋就说的那么见怪不怪呢?

别人听到那些话是什么感觉,柱子不清楚。反正他,自从接触过蔺芊墨后,对于女人的认识,是彻底的颠覆了!什么含羞带怯,什么未语先羞,这些已经完全不存在了。

柱子的话赢浅不接,杨志痛的顾不上接,无人回应。自然某些人的台阶也下不来。

九公子看着赢浅,神色平和,不带丝毫怒色,纯粹略带好奇问道,“赢公子对我好像有什么误会?”

赢浅没回答,走到九公子身边,看着比自己生生高出一个半头的男人,抬头,“你觉得我们之间最大的差别是什么?”

闻言,九公子扬眉。最大的差别,自然是男女之别。

不过,看着一身男装的赢浅,这话九公子自然不会说出来,只道,“是什么?”

“身高,口袋。”

“赢公子的意思是…。?”

“你,身高比我高,口袋比我鼓,样貌还跟我不相上下。作为少年,对此我很不喜。所以,误会什么的不存在,只是单纯的不平衡。”

看着蔺芊墨那理直气壮的样子,九公子勾唇,“这,是我的错?”确定不是你太不讲理?

“确实不是你的错。所以,为了平衡,我也对比着找到了自己的优点。发现,我有的,同样是你怎么也赶不上的。”

九公子饶有趣味道,“比如?”

“比如年龄,我风华正茂,而你…。”蔺芊墨话未说透,只是看着九公子笑的怡然自得,可恨又可恶,“再比如喜好,我喜欢女人,而你…。呵呵,当然这些也都不是你的错,我很能理解。”

这是说他垂暮?又喜欢男人?

蔺芊墨那隐晦的意思,有脑子的人都听的明白。

杨志看着九公子仍然带笑的面孔,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。

柱子已经说不出话来了,丢饭碗什么的,都太正常了。

“赢公子,似乎…。”

“志儿,柱子药煎好了,你们赶紧…。”李氏母女三人进来,李氏话说一半,看到风光月霁,温和俊美的九公子后,李氏顿住。

杨英看了九公子一眼,而后垂首,不自觉的瘪了瘪嘴。

杨莹怔怔,一时无法回神。

“志儿,这位是?”

“大娘,他是我们君悦轩的掌柜,你称呼他九公子就好。”柱子赶紧开口,心里祈祷,刚才那些话都随风飘散吧!

“是掌柜的呀!您是…。”

“我来看看柱子!”

看着九公子脸上惑人的浅笑,听到九公子磁性,浑厚的声音,杨莹瞬时回神,赶紧低头,不敢再看,可脸颊上却不可抑止的染上一抹红润,拢了拢头发,有些局促,无措。

“掌柜的真是有心了!”

“呵呵…。应该的!”

“柱子这样都是受我们的连累…。”

李氏寒暄着,蔺芊墨没兴趣听,伸了个拦腰,抬脚往外走去。

杨英把药放下,也随着走了出去。虽然在外,规矩没那么多,可身为一个女子,无必要的原因还是不要跟外男接触的好,免得被人说闲话,惹一些不必要的是非。

杨莹看杨英,蔺芊墨离开,犹豫了一下,咬了咬唇,也无声的走了出去,有些心不在焉。

蔺芊墨身影消失,九公子收回视线,嘴角勾起一抹柔和的笑意,“柱子安心养伤,养好了再去店里,不用急!”

“掌柜的…我,我还可以在店里做?”柱子感动了,这是还要自己呀!

九公子浅笑点头,“店里的活,你做的很好,伤好了自然要回去,除非你不愿意!”

柱子听了差点热泪盈眶,“我怎么会不愿!掌柜的,谢谢你。”

九公子笑了笑,没说话。

***

院中,杨英拉着蔺芊墨的胳膊,随意道,“那就是柱子哥的掌柜呀!没想到那么年轻。”

“除了年轻呢?”

“长的也挺好看的。”

“你这口气怎么这么酸呀!羡慕嫉妒了?”

“我羡慕嫉妒什么?”

“他长的比你好看呀!”

“呸,长的好看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。”

蔺芊墨听了转头,看着英子愤然的样子,扬眉,这孩子不会有什么阴影吧!

“英子呀,你这话可是不对。”

英子冷哼,“哪里不对?”

“其实,长得不好的男人,也不见得都是好东西。比如刘宝元。所以呀…。”

“男人都不是好东西。”

“诶,你话对了!”

“不过,我哥除外。”

“你这话忒偏心。”

“我愿意怎么着。”

“有本事你长大了别嫁人!”

“哼!不嫁就不嫁,那些臭男人,谁稀罕。”

“行!有骨气。”蔺芊墨竖起大拇指,然后笑眯眯道,“一会儿我就把这话告诉你娘,你娘听了保管夸你。”

杨英瞬时不淡定了,“赢浅,你…。你敢说我给你急。”

“哎呀,我好怕呀!”

“赢浅,你…你真是坏的可以。”

“男人不坏,女人不爱。”

“呸,你是男人吗?”

“我不是男人,是什么?”

“你是女人,女人!”

“你见过的女人,有我这样的吗?”

杨英不说话了,看着蔺芊墨,沉默良久,纠结出一句让蔺芊墨不淡定的话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