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 赢浅之黑,防不胜防。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章节名:第三十九章 赢浅之黑,防不胜防。ziyouge.com

“你不男人,也不像女人!赢浅,你是不男不女呀!”杨英满脸自以为恍悟的唏嘘,叹,“怪不得如此非同一般。”

蔺芊墨横了杨英一眼,却意的没有反驳,反而赞同道,“你眼神还真不错。看来,也就你看出了,我这女神般形象只是外表。其实,内在住着一个汉子般的灵魂!如此非同一般的结合,造就了非同一般的我呀!”

杨英听了翻白眼,“说你人妖,你都能得瑟,你真是不一般。”

“不错呀!你连人妖这个词都知道呀!”

“你都是一妖了,我只是知道一个词,大巫见小巫,不值的大惊小怪。”

杨莹走在旁边,看着自己妹子跟蔺芊墨亲近的姿态,心里莫名有些不是滋味。现在再听她们这口不遮掩的对话,眉头不经意的皱了起来,“英子,怎么说话的?”

看到杨莹皱眉,语气不喜,杨英挠头一笑,以为杨莹对她这么说蔺芊墨感到不高兴,以为这是杨莹对蔺芊墨的维护,“姐,我说的是事实嘛!赢浅本来就很妖。”

“英子…”

蔺芊墨看了杨莹一眼,淡淡一笑,“英子这觉悟也很不一般呀!”

“你这是夸我?”

“你想多了。”

“哼!我也不稀罕你夸。”

“这话说的真假!”

“赢浅你真的很可恶。”

“可你好像很喜欢。”

“是呀!我很喜欢。”

蔺芊墨听了扬眉,“真是让人意外呀!”

“其实,我自己也很意外。最初那么讨厌你,巴不得你赶紧从我们家离开。可渐渐的,看着仍然可恶的你,却不再讨厌!”

“不讨厌,是因为我救了你哥哥吧?”

杨英摇头,“救了我哥哥,我感激。可对你,除了感激,有时候还莫名的感到心酸。”

“心酸?”

“是呀!因为心疼,所以心酸。”

“心疼我?”

“嗯。”

蔺芊墨听了好奇,笑问,“心疼我什么?”

“心疼你的只笑不哭!”

话出,蔺芊墨脚步顿住,脸上笑意隐没,看着杨英,情绪不明。

杨英见蔺芊墨停下,转头,脸上带着孩子般的坏笑,“怎么了?是我说错什么了?还是被我感动了?”

那坏笑,带着一丝蔺芊墨的影子。一种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趋向。

蔺芊墨勾唇,“其实…。”

“赢小弟,赢小弟…。”

蔺芊墨话没说出,被李大夫打断。

李大夫疾步走上前,不等问,就先一步开口道,“赢小弟,王员外来了,在后院等你,你快过去吧!”

讨债的来了,“英子,你先回客房吧,我去见见王员外。”

杨英摇头,紧紧抓着蔺芊墨的胳膊,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“你去干什么?望闻问切,你一个不会。”

“我…我帮你们斟茶倒水。反正,我要跟你一起去。”态度很是坚持。

“英子,别添乱,跟我回客房。”杨莹凝眉。

“姐,你不懂,你先回去。”

杨莹听了抿嘴,脸色有些不好。

蔺芊墨低头,看了一眼抓住自己胳膊的手,再看杨英眼里的戒备,眼底划过一抹柔色,“斟茶倒水!没想到你有这嗜好。”

“你管我!”

“是,我管不了,所以你想去就去吧!”

“那走吧!”生怕蔺芊墨反悔似的。

杨莹站在原地,看着杨英的背影,心头涌上一抹无力。赢浅现在是男装示人,怎么都无所谓。可英子她一个女孩子,这么跟着往男人堆里跑,实在是不成样子,看来有必要跟娘说一下了。

想着,杨莹转身,又往杨志,柱子房间走去。脚步匆忙,有一些迫不及待之感。只是,这么急切,真的是单纯的急着见李氏?没有其他吗…。

***

蔺芊墨,王员外见面,相互寒暄过后,没耽误工夫,直接进入主题。

王豪看着给自己把脉的蔺芊墨,带着一丝好奇道,“赢小弟,这个有必要吗?”

对于又一位老夫叫自己小弟,蔺芊墨表示十分淡定,姐的绝色风华,不是一个称呼就能夺走的。

摆着高端的姿态,微微一笑,“员外,这孩子,女人自己可是生不出来。”

闻言,王豪一愣,既笑道,“赢小弟这话,在理!”

“呵呵…。就是粗了点。”

“哈哈哈…话粗理不粗,实在!你好好把,我这身体有什么不妥的,你尽管说。”

“员外这心态好。”

“唉!心态好,命不好呀!就怕老天不开恩呐。”

“员外,只要有心,人定胜天!”

“借您吉言,只要我能如愿,一定不会你大恩。”

王豪这话说了一半。如果不能如愿,也一定不会忘记我这份算计吧!

蔺芊墨呵呵一笑,不答话,松开王豪的手腕。

“赢小弟,我这身体…。?”

“员外身体底子还是很好的。不过,生孩子不单单是身体好就够了的,有些方面员外也是要注意一下的好。”

“你说,你说!”

“少饮酒,少食肉,多食素。”

“这个,多吃肉不是对身体才好吗?”

“肉食吃的多了,会造成你身体负担。老话说,胖了就喘,员外也不想晚上的时候力不从心吧!”

王员外听了恍然,“原来如此!”

“所以,员外最好是控制一下体重。除了吃这方面,平日也要多活动一下,强健的体魄才是生儿子的基本嘛!”

“好,我听你的,往后多活动,活动。”

“最好是爬爬山。”

“爬山?”

“爬山最能锻炼腰,腿,对男人最好。”

“好,那就爬山。”王豪想着儿子,咬了咬牙,应下。

蔺芊墨笑了,“那很好。等一下再给员外抓点补药,你配着吃吃。”

“行!”

“等过几天,我去你家里给家里的女眷把把脉,看看她们身体状况。”

“赢小弟想的周到,那我就在家里候着了。”

“好!”

正事说完,王豪也没多待,留下一张银票,又说了一些客套话就离开了。

王豪离开,杨英松了口气,放松了,不由吐槽道,“就王大善人那身板去爬山,他上去了能下来吗?”

蔺芊墨听了,看着手上面值五百的银票,悠悠道,“他这银票如果先拿出来,我刚才肯定会说,比起爬山,其实走路才是最好的锻炼呀!”

闻言,杨英怔,而后抽,“你…你…。”大忽悠!

“唉!有钱非要藏,累死他,不怪我。”

杨英倒!赢浅之黑,防不胜防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