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二章 难道怀孕了?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章节名:第四十二章 难道怀孕了?

周璃看到杨志几人,视线定在那风华招人的九公子身上。ziyougecom若有所思的打量着,还不时看一眼脸色愈发惨白的杨莹。

眼神打了几个转,像是确定了什么,忽然就咯咯咯的笑了起来。

那笑声,有些刺耳!

杨莹脸色更加白了,身体晃了晃,眼中的惊惧怎么都压抑不住。

蔺芊墨抱胸站在一边,看着杨莹的表情,摇头,看来闺密这生物,有的时候真的是太危险的一个存在。

所谓,知己知彼,百战不败。跟闺密分享过多少秘密,让她了解你有多透彻,当一日反目,她枪头一旦反过来对准你,你分享多少,你就输多惨。

“柱子哥,我今天就让你看看,你心中那高洁的人儿,其实,内在是有多么的肮脏。”周璃笑的满面春风,双眼璀璨,犹如那扑火飞蛾,迫不及待展现出最后火焰!

“周璃,你到底准备闹到什么时候?”宝柱声音发紧,神色紧绷。

这话,蔺芊墨翻白眼,真是不开口则已,一开口就往火上浇油呀!

周璃飞蛾扑火,自我感觉为情豁出一切。可心上人,却觉得她在无理取闹。啧啧…。蔺芊墨默哀,柱子呀!果然是生瓜蛋一枚。

果然,听到柱子那话,要豁出去时都只是红了眼眶的周璃,瞬时掉出串串泪珠,哽咽中带着极致的愤怒,心伤,“好,你说我闹是吧!那我今天就闹个够。”

“周璃…。”

周璃充耳不闻,抬脚,走到九公子身前,抬头,“请问公子贵姓呀!”

九公子扬眉,不答,垂眸,拱手。然后,抬脚往后先退了一步,隔开与周璃之间的距离。

那知礼的动作,那避嫌的举动,看的蔺芊墨蛋疼,呲牙。多温和的男人呀!不用开口,抬抬脚,就给你一软刀子。

男人都知道避嫌,身为女人的你张口就问人家姓名,你是有多豪放!

看着的人一瞬间,思想神同。瞬时脸色各异。

周璃脸色发青,咬牙,冷笑,“公子如此知礼,怪不得惹的人那么惦念了。”说着,看向杨莹,眼里是满满的恶意,“莹莹,这位公子话都不屑于我说,可当初却能对你却能出手相助。你果然是好命呀!我跟你可真是比不了。不过,看着这位公子,我也算是彻底明白了,你为什么看不上柱子哥了…。”

周璃说完,杨莹反射性的看向九公子,却见他眼帘都未抬。好似根本未听到周璃的话,又或是…。根本不记得。但,这连一丝好奇都未有,那说明什么…。

杨莹心口一窒,脸色几近透明,摇摇欲坠。

“哈哈哈…。柱子哥,你看到了吧!有些事情说透了,人家最先紧张的还是心上人的反应,而不是你!”周璃脸上带着泪珠,大笑。

杨志,李氏包括杨英,柱子均是有些懵,有些惊。莹儿和九公子?莹儿认识九公子?九公子帮过莹儿?那是什么时候的事?他们…。

各种不解疑惑在脑子里过了一遍,不过没有一个人会在这个时候去问。现在不是探究那个的时候…

“周璃,你再在这里浑说一句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杨志阴着脸,沉声道。

“你不客气,我们还不客气呢!”周行瞬时站出来,对上杨志,哥哥与哥哥的对决开始。

九公子没兴趣看,转眸,看向角落处,看到那一抹晃动的影子,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。抬脚,转身,无声的退出眼前这场跟他无关的争闹。

“赢公子…”

似怕惊到眼前人,又似怕被不远处人注意。压低声音温柔似水,轻柔似风,又低低,沉沉。

浑厚的男声,柔柔的声调,配上这暗暗的角落。莫名透出一股暧昧不清,偷情未满的味道。

蔺芊墨看了他一眼,淡淡道,“九公子,你的戏份还没完呢!”

“呵呵…。我现在退场还是君子,再待下去,搞不好会变成登徒子,所以,我还是不凑那份热闹了。”

蔺芊墨摇头,表示不赞同,“对待女人,九公子肯定是君子,什么时候也变不成登徒子。”

九公子挑眉,“赢公子这话,我受宠若惊!”

“没理由怀疑呀!”

这话,九公子听着,莫名就有那么一点不开心呢?这话深分析,不会是在说他无能吧?

微微一笑,饶有趣味,“赢公子,对我如此相信,倒是让我没想到。”

蔺芊墨听了,抬眸,看着他,轻轻一笑。

那笑,坏的不加掩饰。

九公子眉头一跳,忽然不想听了。

蔺芊墨却已笑着开口,声音清清凉凉,吐字清晰无比,“因为你有二子呀!”

九公子:…。不该问。

“所以呀!女人入不了你的眼。你要做登徒子,对象肯定是男人。”说着,看了他一眼,紧了紧自己的衣服,毫不掩饰的往后退了一步。

九公子看着差点笑了,气都气不起来了。他刚退一步,羞了别人。现在,有人对着他退了一步,还是个男人,虽然他知道是伪男,不过这心情…。报应不爽,无语呀!

蔺芊墨却感觉良好,什么是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,她用这一步完美的解释了。这词语,原来要这么用。

坏心眼一动停不下来。斜靠在墙壁上,看着九公子那风华无双的俊脸,蔺芊墨眯着一双带笑眸子,疑惑着开口,“掌柜的,最近怎么没看到二子。”

这话头,九公子不想答。

九公子不接招,蔺芊墨也一点不急,眨着一双坏笑的眼睛,满脸惊讶道,“难道怀孕了?”

噗…。如果嘴里有东西,九公子一定喷。

风轻云淡的面孔,出现龟裂,九公子有些不淡定了,忍不住咬牙,“赢公子,二子他是男人!”说完,既悔!这话不该接。

“是呀!所以,我才这么惊讶!”说着,满脸好奇道,“九公子,你是怎么办到的呀?太神奇了。”

九公子:…。

“不想回答就算了。反正我喜欢的是女人,知道了也没用。”

九公子:…。暗咬牙,是呀!你需要知道的是女人跟女人!

这心念一出,九公子抚额。她什么都敢说,他竟然也什么都敢想了!近朱者墨,不二解释。

“对了,九公子呀!你希望二子生个什么呀?男孩?还是女孩?”

还生男?生女?二子他要是有能‘生’这本事。就是生颗蛋!他,当然也不喜欢。

九公子觉得,他要是在这里跟她讨论这话题。那,不是她有病,就是他神经!

“赢公子,前面动静可是越来越大了。你确定,要在这里跟我讨论那种无意义的话题?”九公子微笑提醒道。

看着九公子的笑脸,蔺芊墨不笑了,对着棉花挥拳,没意思!

一个连喜怒,情绪都控制的波澜不起的男人,让人不想接触。

“赢公子…”

蔺芊墨收回视线,不搭理他,弯腰,伸手,随手捡起一颗石头,眼都不眨的向着某个人打去。

瞬时,咚的一声,某人应声倒地,这响声听在九公子耳里,觉得肉疼。

再看倒下的人,九公子看着蔺芊墨笑了。

不按道路出牌的人,总是能做出,出其不意的事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