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 准备挣钱 风波又起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章节名:第四十五章 准备挣钱 风波又起

蔺芊墨看着靠在榻上,脸色有些青白的杨志,问道。|ziyouge.com|“感觉怎么样?”

“死不了!”杨志瞪眼,心气不顺。

“没问你的伤。”

杨志听了,脸色更难看了。不是关心他,自作多情了!

看着杨志神色,蔺芊墨弯腰,盯着他,坏笑,“趴在地上装死的感觉不错吧!”

杨志:…。她是人么?她知道善解人意是什么么?她难道不知道,对于首次走歪门邪道的人来说,此刻正心塞的厉害吗?她这是赤裸裸的掀人家伤疤!

“虽说人性本善,可劣根性天生。你今天做的很不错嘛!”

这认同,这夸奖。杨志心堵的更厉害了,磨牙,“是挺不错,给你换了半年的荤食。”

闻言,蔺芊墨好似闻到一股蟹香扑面而来,咧嘴一笑,“军功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,好吃的也少不了你的。”

仰倒,杨志无力,“真是谢谢你了。”

“客气,客气!你这也算是首战告捷,以后大家也算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。所以,以后像是小人行径,无耻之徒这些话可是不要说了。不然,可是连自己也捎带上了。自己骂自己,太缺心眼,你可不能做,知道吗?”蔺芊墨谆谆善诱。

“你这是人话吗?”杨志差点咬碎了后牙槽。

“我这是金玉良言。”蔺芊墨拍了拍杨志的头,叹气,安慰道,“我知道你现在还有些不适应,不过,你这可不是学坏了,你这是开窍了呀!是好事儿。等以后这种类似的事做的多了,你习惯了,也就明白了。”

还做多了?习惯了?杨志:…。

他再也不想跟赢浅说话了。他都已经弱冠了,受她这种忽悠,实在是…。她这不是安慰他,她是想逼哭他!

蔺芊墨感觉她要是再说下去,杨志恐怕要吐血了。也就适时的停了下来,转移话题,正色道,“杨志呀!你身上这伤没有个三五个月怕是好不利索。所以,这采药卖钱,给人看病的活,你怕是干不了了。就单凭你娘和你妹妹卖绣品的钱,怕是维持不了生计呀!”

杨志听了,睁开眼睛,眉头皱了起来,“要那么久?”

“伤筋动骨还有一百天呢!你这可是伤了心肺,小命都差点丢掉。在没有好药材的情况下,养三五个月那是最基本的。你自己也懂医,你应该清楚。”

杨志垂首,他自然清楚,可…苦笑,“我养不了那么久。”

蔺芊墨点头,“所以,我们一起做点什么来赚钱吧!”

杨志抬头,“一起?我们?”

“当然!你动手,我动脑,一起挣钱,保管吃喝不愁。”

杨志听了,横了她一眼,这话听着咋那么坑人呢?不过,跟赢浅没什么好计较的,只是想到赢浅的秉性。杨志果决道,“一起挣钱我是没什么意见。不过,坑蒙拐骗的事我可是不干。”

蔺芊墨听了,哼了一声,嗤笑,“你趴在地上坑蒙周行的时候,怎么不这么跟自己说呀!”

杨志噎,脸冒火,“我那不是…。”

“别跟我说你是被逼的这种废话。要说逼迫,那勾栏院里的女人,那个不是被逼的。但,就算不是自愿的,做了也没有回头一说了。你也一样,坏事儿做了就别想着立牌坊。”

听到赢浅把他已经跟勾栏院的女人相提并论了,杨志心头火蹭的窜了起来,然后…。又瞬间熄灭了。突然就气不起来了。

看着赢浅说不出什么心情。

赢浅是好人吗?不是!她当初栽赃自己摸她屁股的时候,可是一点都不带犹豫的。

说赢浅是坏人吗?不是,自己的命都是她救回来的,她怎么是坏人。

所以…。赢浅是个有本事的。她说什么,他就听着吧!

杨志叹了口气,声音一点火气没有了,“那,你说我们做什么?”

蔺芊墨听了,看了杨志一眼,一脸孺子可教的表情。

杨志对于这种无声的赞美,只感浑身疼,移开视线不想再看。

“说吧!我们做什么?”

“卖药!”

“卖药?”杨志意外,也疑惑,“可我现在上山恐怕…”

“不用你上山采药,就用李大夫这里的药材,我给你说个配方,到时候你来配就行。”

杨志听了瞪眼,不赞同,“你是跟李大夫抢生意,这怎么行?”

“放心,这药不会影响李大夫生意。说不定,还会给他带来不少好处,他肯定会很乐意的。”

都是卖药,看病的,怎么会不冲突,杨志不明,“你要卖的是什么药?治什么的?”

“嘿嘿…。”

蔺芊墨一笑,杨志头皮一紧。这笑,她说弄软刘宝元的时候就是这么笑的。

“你…。”

“我的药呀!专治男人力不从心。吃了以后,保证金枪不倒。嘿嘿…。”

果然,赢浅要是走寻常路,她就不是赢浅。还金枪不倒?杨志脸色红了,青了,又紫了,捂着心口,低吼,“赢浅,你…你还是女人吗?”

赢浅听了,白了他一眼,“你不是摸过么,我是不是你不清楚。”

杨志眼前发黑,只感,只要赢浅在,他这心肺大概永远好不了。

“你放心,我这药只是养人的,不是什么猛药,不会留下什么麻烦的。等药出来了,就放在李大夫这里卖,让他看诊的时候顺便送人家两粒,等到那些男人尝到好处,嘿嘿…。我想用不了多久,我们就能吃香的喝辣的。”

杨志不说话,已经说不出话来了。

这就是默认了呀!蔺芊墨表示很满意,起身,微笑道,“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。我先去挑配几粒出来。到时候你先试试,看看效果怎么样?”

杨志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。

“光你一个还不够,让柱子也吃几粒。多一个人吃,得出的结果才能更准确。”

“赢浅…。”

“嗯!”

“出、去。”

“你要方便了是吧!好,那我就不打搅了。”蔺芊墨甩甩衣袖,飘飘然的离开了。

杨志使劲捶了捶胸口,他没被马踩死,却要被赢浅气死呀!他的命怎么这么苦呀!摊上这么一个救命恩人,既打不得,又说不过,呜呜…。真想哭呀!

同时也确定,赢浅她真的是女人。男人没这么祸害男人的,只有女人祸害起男人来才会如此毫不手软,尤其是赢浅…。

蔺芊墨跟杨志‘商量’好,挣钱的事后。就提着食盒准备去君悦轩一趟。对于那位能做出如此美味的大师傅,蔺芊墨表示,稀罕的紧呀!

可惜,这边她刚提着食盒出来,就看到王豪留在这里的下人冲了过来。

那架势,感觉不太好。

果然…。

“呼…呼…。赢大夫你赶紧过去看看吧!员外他晕倒了,家里的大夫说,是吃了你的药吃的…。”喘着粗气,把话说完。

蔺芊墨挑眉,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,现实诚不欺我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