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六章 王家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章节名:第四十六章 王家

蔺芊墨来到王家,刚进大门就受到了无比热烈的…眼刀欢迎。|ziyouge.com|

对于这种完全伤不到分毫的眼神攻势,蔺芊墨表示,你不怕眼疼,随便瞪,要是真的能把她瞪瘦两斤,她倒很是乐见其成。

“赢公子,我家夫人有请。”老嬷嬷大步走上前,对着蔺芊墨上下打量了一眼,态度倨傲,眼神透着一股显而易见的不屑。

蔺芊墨站定,背着手,会以同样的眼神,而后点头,“不错,藏獒呀!”

老嬷嬷皱眉,听不懂。只是看蔺芊墨那眼神,肯定不是什么好话,“你刚说什么?”这下连赢公子都不叫了。

蔺芊墨不答,转问,“员外现在怎么样了?”

老嬷嬷抿嘴,冷嗤,“老爷可是吃了你的药才昏迷不醒的。老爷好不好你不清楚?”

老嬷嬷话落,蔺芊墨脚抬,对着老嬷嬷的脚,一个平地铲,瞬时…。

噗通…。地面都抖了抖。

老嬷嬷蹲坐在地上,痛,怔,一时无法反应。

所有家仆,一惊,一愣,反应过来赶紧低头,遮唇忍笑。

蔺芊墨弯腰,勾唇,声音轻柔,“嬷嬷,那问罪,定罪的活,不是您老该费心的。留着劲儿含饴弄孙多好,少操心,才能少担事。不然,这耽误救员外的罪名,可就要落你身上了。”

老嬷嬷脸色黑青,“你竟敢…。”

“架就别吵了,赶紧去告状吧!不然一会儿就没时间了。”蔺芊墨好心提醒完,不再搭理她了,起身,伸手,拉过一个丫头,沉声道,“带我去员外哪里。”

“是…是…。”小丫头见她两句话没说完,就抬了脚,哪里敢说不。

蔺芊墨跟在后面,面无表情。恶犬事多,软柿子才好捏,带个路,绕太多,人死了,太麻烦。

小丫头胆子小,速度快,带着蔺芊墨很快到了员外的房间。

蔺芊墨进去探脉的时候,那老嬷嬷也捂着屁股,一点不让蔺芊墨失望,嚎着果然去找王夫人告状去了。

结果…。却是没讨到一点好,反而被狠狠的斥了一顿。

王夫人这个时候正心焦,哪里会有心情听一个老奴说那些废话。

一边王家二姨娘,对这老奴很是厌恶,冷笑一声,神补刀,“姐姐,这老奴跟那赢大夫在门口耗着。看着是为老爷鸣不平,可其实,那是陷姐姐于不仁不义呀?”

王夫人还没开口,那老嬷嬷已经先恼了,“孙姨娘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孙姨娘冷笑,“你这么做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姐姐授意,让你拦着不许那赢大夫进来呢?这可是…。”

砰…。王夫人拍桌子,怒,“都给我闭嘴!”狠狠瞪了一眼孙姨娘。

对于王夫人的威慑,孙姨娘一点没所谓,她爹可是里长,她自己也是生了女儿的。对着一个娘家比不过她,同样的也只生了女儿的王夫人,孙姨娘才不怕她。

看孙姨娘那副有恃无恐,明显不把她放在眼里的样子,王夫人面色冷凝,却无太大波动。这些年,她已经习惯了。气什么的,早就已经生够了!

“孙姨娘,你不要血口喷人,我们夫人…。”

“你给我闭嘴!”

“夫人…。”老嬷嬷的维护被王夫人厉声打断,孙姨娘嗤笑。

王夫人深深吸了口气,“那赢大夫现在在哪里?”

“他…他让一个丫头带着去老爷哪里了。”

话出,王夫人起身,疾步往王豪房间走去。

孙姨娘看了连忙跟了过去。现在可是紧要的时候,她什么都不能错过,那样才能什么都不耽误。

**

王夫人等人走进去,小厮,姨娘,站了一屋子。其中,最显眼的莫属坐在椅子上,被两个小厮按着动弹不得的漂亮小公子。不用想,他应该就是赢浅。

看着赢浅,王夫人眼神微闪,无论是年轻,还是长相,均超乎想象。

“夫人。”

“姐姐。”

“母亲。”

一干人看到王夫人松了口气,赶紧请安。

只有王家的三女儿王欣(孙姨娘所出),坐在王豪床边没动,只是满脸火气,横眉竖目的瞪着赢浅,

“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王夫人凝眉。

一干人没回话,眼睛都看向王欣。

王欣还未开口,身边的丫头,就跳了出来,明显护主道,“禀夫人,三小姐说,不能让害了老爷的人靠近,所以就拦了一下。结果…”说着,指着赢浅很是愤慨道,“他上来一句话不说,抬手就狠狠的推了三小姐一下。”

“什么?”孙姨娘脸变了,疾步走到王欣身边,上下打量着,紧张道,“我的儿,你伤到哪里了?”

“姨娘,我没事儿。”王欣声音带着满满的委屈,抬头,看着王夫人,却很是坚定道,“母亲,明知道他是谋害父亲的人。所以,我断断是不会让他再靠近父亲一步的。”

“我的儿呀!你这么有孝心,你父亲如何能不宠你。”孙姨娘先是感动了。

“姨娘,说这些做什么?这还不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“是,知道你最有心。”说完,看向王夫人,脸上柔和不再,带上一股咄咄逼人的味道,“夫人,一个泥腿子出身毛还没长齐的大夫,现在谋害老爷,现在又对家里尊贵的三小姐动手。你可是家里的主母,怎么也得给个说法吧!”

王夫人听了没说话,转头看向赢浅。却见他神色淡淡,眼神更是平淡如水,完全看不出一丝情绪。

脉搏她已经把过了,确定人是死不了,赢浅很是淡定。

看此,王夫人眼底划过什么。

“夫人…。”

“你们都先出去。”

“什么?”这出乎意料的回答,让孙姨娘意外,同时更是不满,“夫人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王夫人看了孙姨娘一眼,懒得跟她多做纠缠,面无表情道,“王五!”

“小的在。”

“送几位姨娘和三小姐出去。”

“母亲…”

“谁要是不听,无论是谁,都给我拖出去,一律…。”王夫人微微一顿,神色冷戾,缓缓吐出两个字,“杖毙!”

杖毙两字出,所有人脸色都变了,王欣的话卡在喉咙了。

赢浅扬眉,转头,看向王夫人,看着她沉戾的眼神。赢浅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。王家很有趣!

“李兆兰,你敢!”孙姨娘连夫人都不叫了,惊怒道。

王欣难以置信道,“现在父亲还昏迷不醒,谋害父亲的人还没处置,母亲怎么可以这样呢?要是…。要是父亲有个三长两短…。”

“我刚才那句话既然说得出,就一定做的到。至于结果…。”王夫人冷冷一笑,带着一股决绝的味道,“最多也不过是,以命抵命而已。王五,送人!”

“是,夫人!”王五心惊,动作却丝毫不迟疑。老爷晕倒之前,是他在跟前伺候的,现在出了事,夫人还愿意信他,他没什么可犹豫的。

“李兆兰,你疯了…”

“母亲,你不可以这样呀!…。”

除了孙姨娘的叫器声,王欣的抗议声,其他人均是一言不发,迅速的离开了。

屋里静下来,王夫人看着赢浅,开口。

说出一句,让赢浅略感意外的话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