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 凶手是谁?/相府贵女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章节名:第四十七章 凶手是谁?

“我知道不是你做的!”

王夫人这肯定的话出,蔺芊墨轻笑,“夫人之言,在下受宠若惊!”

王夫人神色淡淡,“在你没来之前,我想过你可能是跟刘宝元一伙的。ziyougecom不过,现在你来了,我就不那么想了。”

“哦!”

“如果你真的是收了刘宝元的好处害老爷。那么,你在拿到好处后早就跑了,哪里还会老老实实的等着王家的人去逮你。”

“夫人英明!”

王夫人嗤笑,满满的自嘲,不多说,转正色道,“老爷情况怎么样?”

“中毒。”

王夫人听了丝毫不意外,直接道,“可能解?”

“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”

“要多久?”

“不好说,要看员外对药物的反应。并且,就算清醒了恐怕也难恢复到最初的状态。”

“那这期间老爷他…。?”

“一直昏迷,没有意识!”

王夫人皱眉,活死人?

蔺芊墨抬眸,看着王夫人,淡淡道,“如果能找到下毒之人的话,或许一切都不再是问题。夫人,可已有思量?”

闻言,王夫人冷笑一声,一点不掩饰道,“要我来看,想老爷早死的人,除了刘宝元之外,无二人!”

蔺芊墨听了,勾唇,轻声道,“是与不是,想要确定其实并不难。”

王夫人神色微动,“赢大夫,其实我要的不是确定。我只想彻底毁了他,就如刘家千方百计的谋算王家的家财,谋害老爷一样。”王夫人说着,戾声道,“老爷在一日,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碍眼的存在。同样的,刘宝元在一日,我都一日无法心安。”

“夫人的心情,我倒是可以理解。”

王夫人听了,不由眼睛酸胀,满脸苦涩,“可惜,这些老爷他总是避而不见。要不然,凭着老爷的智谋,怎么会走到这一步。或许,老爷他心里什么都清楚吧!只是,王家无子,他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图个明面上的圆满罢了!可是老爷怎么不想想,人性淡薄呀!他给的那些疼宠,维护。在刘家人的眼里,哪里会有王家这万贯家财实在。”

蔺芊墨点头,很是赞同道,“夫人言之有理。”

王夫人苦笑,“我明白有什么用,关键要老爷想清楚才行。”

“所谓,祸兮福所倚。夫人,或许,这次就是一个机会呢!”

“赢大夫的意思是…。?”

“在最微妙的时候,人心总是会给出最诚实的反应。或忠诚,或背叛…。夫人想看,没有比现在更合适的时候了。”

“我亦有同样想法。只是,要怎么做,还请赢公子指教一二。”王夫人很是诚恳道。

“首先,夫人必须相信我。”

王夫人听了,垂眸,沉默。

蔺芊墨看此,也不言语,其实她也就是一问,王夫人如果摇头,她倒是可以立马闪人了,剩了不少她功夫。

当然,就算王夫人点头…。呵呵,坦白说,蔺芊墨也不以为然。

信任这种东西,再一切没有结果以前。可以说无论是说者,还是听者,都不太会放在心上的。这世上,谁能完全相信谁呢?

蔺芊墨沉默间,王夫人看着王豪,淡淡开口,“老爷现在这样,总是要一赌。我也没什么可豁不出去的。而你,最起码,可以确定跟刘宝元不是一伙的,这就够了。”说完,看向蔺芊墨,“赢公子,该怎么办,你请说吧!我一定照办。”

这回答,坦白说,蔺芊墨还真有些失望。不过,看在黄白之物的份上,倒也可以接受。

蔺芊墨微微一笑,低声道,“首先,夫人先把我给关起来,然后…。”

蔺芊墨说着,王夫人听着,脸色变幻莫测,神色不定。

**

各姨娘回到自己院中,心神不定,显然刚才王夫人那句杖毙,那种不顾一切的架势,让她们都感到有些畏惧。心里各种不安,也猜测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。

忐忑等待间,不过片刻,就传来了消息,一个让她们均感意外,也不明的消息。

那赢小大夫被夫人给关起来了。王夫人并言;不给出解药,就别想从王家走出去。

这…。王夫人刚才那架势,她们还以为夫人那是相信赢大夫了?怎么,眨眼,就又把人关起来了呢?想不通…。

孙姨娘听到消息后,皱着的眉头松开了,脸上的戾气变成冷笑,“还以为她有什么高招呢?原来也不过是唬人罢了!”

王欣也松了口气,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“只要她没信了那赢大夫就好,不然,父亲有个万一,我们都难持其咎。”

一边的嬷嬷点头,又道,“不过,刚才二妞说,夫人刚又派人去县里找大夫去了。”

王欣听了笑了笑,“父亲的病家里的大夫治不了,自然是要另找大夫的,这很正常。”

“三小姐说的是。”

“对了,家里的情形现在怎么样?”

“家里现在都被夫人的心腹守的紧紧的,进,出,都不准!”

孙姨娘闻言,嗤笑,“她倒是谨慎。”

“母亲这么做也是应该的。”

孙姨娘听了看了她一眼,没说话。

**

蔺芊墨坐在柴上,悠哉的啃着鸡腿。吃着摇头,这鸡腿跟君悦轩的大师傅做的可真差太多了。

“赢大夫,现在府里很安静。”王夫人派来的嬷嬷守在门口向蔺芊墨传递外面的消息。

蔺芊墨听了,没说话。

第二日,府中依然很安静,除了三小姐请求和王夫人共同照顾王豪。王夫人应。

第三日,第四日,第五日,府中都很安静。

第六日…

“赢大夫,夫人她照顾老爷病倒了。”嬷嬷声音染上焦灼。

蔺芊墨听了,点头,依然保持沉默。

第七日一大早,老嬷嬷就神色慌张的对蔺芊墨道,“赢大夫,刘家的人和孙姨娘的爹都过来了,现在在后院闹起来了。”

蔺芊墨听了,勾唇。好戏开锣,凶手是谁呢?呵呵…。可别都让她猜中了,那样就不好玩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